“低等屍丹五百一十枚,每枚兌換三十點貢獻值,共計一萬五千三百點貢獻值。”

“中等屍丹一千五百六十枚,每枚兌換四十點貢獻值,共計六萬二千四百點貢獻值。”

“屍鬼頭領屍丹五十八枚,每枚兌換八十點貢獻值,共計四千六百四十點貢獻值。”

“劍靈級屍王屍丹一枚,每枚兌換五千點貢獻值。”

“合計屍丹兩千一百二十九枚,共兌換宗門貢獻值八萬七千三百四十點宗門貢獻。”

任務長老很快統計出最後的宗門貢獻兌換點。

“八萬多貢獻值?足足八萬多啊!”陳達陳遠激動道。

“我還有五百貢獻值,你們各有多少?”許安問道。

許安之前領取的迷霧森林任務,曾經獲得過五百宗門貢獻。

“我有五千多。”


“我有四千多。”

“我有三千多。”

“我入門時間比你們久,比較多點,有一萬二千多。”

…………

“天吶,你們五人身上的貢獻值加起來,竟然有十一萬之多!” 在許安展現實力震懾下,任務長老也不敢有中飽私囊的舉動,任何尊天才身後,都有着其他長老的密切關注,憑他小小一個任務長老,卻是不敢得罪。

經過一番清點,五人的宗門兌換值竟然有十一萬之多,這大大出乎許安意料。

“長老,實不相瞞,我們這次全力擊殺屍鬼,就是要累積貢獻值,然後全力衝擊境界,不知道有沒有可以快速提升實力的東西供我們兌換?”許安微笑着問道。

“有!”任務長老一口回答道。

“偌大宗門自然有提升實力的物品,其中有可以直接提升境界的丹藥,還有就是可以加速提升境界的靈石,丹藥可以直接服用,而靈石則需要自己煉化吸收,不知道你們要兌換什麼?”任務長老笑道。

看許安等人着急着要提升境界,他心中也是有了譜,提升境界最快的,莫過於直接吞服丹藥。

“丹藥是不錯,但我們要兌換靈石,不知道靈石的兌換比例是多少?”許安問道。

“哦?靈石?下品靈石的兌換比例是500:1,即五百宗門貢獻值,可以兌換一枚下品靈石,中品靈石的兌換比例是1000:1,即一千點宗門貢獻值兌換一枚中品靈石。”任務長老解釋道。

“嗯,那好,現在將我們所用的貢獻值兌換下品靈石。”許安淡淡說道。

“全部兌換成下品靈石?不兌換丹藥嗎?丹藥可以直接提升境界。”

“不用了,煩請長老爲我們兌換吧!”

“我將你累積的貢獻值一柄扣除了,等着,我這就去取靈石。”

任務長老見許安心意已定,也就不再多說什麼,轉身拿了這些屍丹進了一個偏門,很快便拿出了二百二十枚白瑩瑩,靈氣縈繞的下品靈石交到許安手上。

靈石,許安也曾聽說過,但這還是許安第一次親眼見到。

足足二百二十枚靈石,就算是許安都爲之心跳加速,更何談薛月等人了,他們做夢都沒到會有這麼多靈石。

“長老給我們講解了這麼多,我們不會讓您白忙活的,這十枚靈石就權當是我們弟子孝敬您的。”

說着,許安從中拿出十枚靈石,遞到了任務長老手上。

任務長老此時正憋着一口氣呢,忙活了這麼長時間,卻沒從中撈到一點好處,此時許安主動拿出十枚靈石相贈,立刻便是笑逐顏開,對許安好感倍增。

十枚靈石,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收起了靈石,許安五人很快便離開了任務大廳。

“剛纔沒徵得大家同意,擅自將你們的貢獻值全部兌換了靈石。”

“那有什麼,我們這貢獻值本來也打算兌換的,正好許兄代勞了。”

“大家都是兄弟,還說這麼幹什麼,不就是宗門貢獻值嘛,沒了我們再做任務掙就是了,再說你還兌換回來這麼多靈石,有了這些靈石,我們何愁實力不精進啊!”

“好,既然如此,現在我們就來分配一下這些靈石,靈石總共二百一十枚,我,薛月,陳達,陳遠沒人四十枚,逸飛兄獨自出了一萬多宗門貢獻值,理應多分得一些,所以剩下這五十枚,全部歸他,你們看如何?”許安說道。

許安的分配很公正合理,衆人都沒有意見,二百一十枚靈石很快便分配到五人手中。

“這靈石的靈氣太過濃郁,我好像不能吸收啊!”

“我也吸收不了,恐怕只有淨勝大劍師後才能煉化吸收。”

很快,薛月,陳達陳遠三人都發現了,即使是下品靈石,他們依然沒辦法煉化吸收其中的靈氣。

“這一點我早就想到了,我們趕快會住宿區閉關,有我來煉化吸收,再傳送給你們,這樣一來你們就可以藉助靈石的靈氣,一舉衝擊大劍師境界了。”

許安早已經料到了這一點,不過他卻並不擔心。

衆人立刻明白許安的心思,這是要全力幫助他們衝擊大劍師境界啊!

…………

青雲宗外門住宿區。

五人盤腿坐在房間內,圍成了一個圓圈。


許安和胡逸飛手中各握着兩枚靈石,真氣運轉,靈石中的靈氣如同溪流一般,被倆人緩緩煉化抽取了出來,再經過倆人體內功法淬鍊,成爲最精粹雄渾的靈氣本源,然後才源源不斷輸入薛月和陳達陳遠兩兄弟體內。

感受到靈氣傳來,三人都是功法運轉到極致,將所有靈氣再度煉化吸收,注入自己丹田液態真氣中,源源不斷充實,衝擊着它的極限。

許安和胡逸飛無私的煉化傳送之下,一天時間轉眼便是過去。

到達第二天晨輝灑落大地之際,整個房間中,突然,劇烈的真氣波動傳出,真氣滾滾,無邊威勢擴散出去,就連隔壁相鄰兩個房間中,正處於修煉狀態的弟子都是同時睜開眼睛。

又有人突破境界了!

這裏是外門住宿區,上萬外門弟子都集中居住在這裏,大家平日裏除了日常任務,就是閉關修煉,這樣的突破波動每天都會發生,所以這點動靜倒是沒有引起太大的關注。

“哈哈哈哈!我也突破劍師九階了!”薛月雙眼睜開,精芒四射,興奮的說道。

薛月也不敢得意,許安胡逸飛尚且如此專注,自己又豈能放鬆?再度沉入修煉之中。

第三天晚上。

許安五人所在的房間裏,又是一道比先前強大數倍的波動傳出,氣勢驚濤駭浪,拍滅一切,一直傳出數裏之外,這次終於在住宿區引起了小小的轟動。


只有晉升大劍師才能造成這麼強烈的轟動啊!

劍師境界的提升稀疏平常,但大劍師的晉升就不同了,這是質的飛越,是尋常武者到高手的轉變。

這次,早已進入劍師九階的陳遠,終於晉升大劍師了!

第五天中午時分。

這樣的波動再次傳出來,這下住宿區終於是轟動了,就連負責住宿區的趙長老都驚動了,他們都感覺到,在短短五天之間內,同一間房間內,竟然先後傳出三次晉升波動,而且其中兩次還是晉升大劍師的波動。

“我勒個去!那房間裏住的是什麼人?這,這,難道是一羣妖孽嗎?” “就是啊!這三五天時間內,竟然連續三次晉升,也太變態了點吧!”

“大概是得到了什麼提升實力的丹藥,我纔不羨慕呢,可是我嫉妒啊啊啊啊!”


“也沒見他們出來活動,不知道里面究竟是誰,要不然,要不然,我就是抱大腿去!”

許多外門弟子都被晉升動靜引了出來,遠遠的觀望着許安他們所在的房間,議論紛紛,但房門緊閉,沒有一點收穫。

負責住宿區的趙長老站在閣樓上遠遠眺望,他心中自是清楚,那房間不正是當初“東明五魔”刑通等人被揍到半死的房間嗎?如此說來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許安五人中的倆人晉升大劍師了,而且看目前的情況,這種晉升還沒有停止。

“老大,那不是我們曾經住的房間嗎?”精瘦少年低聲道。

“廢話,這還要你說啊,你能看出來的老子看不出來?”刑通怒罵道。

這精瘦少年正是以刑通爲首的“東明五魔”中的一員,不過卻是刑通的跟屁蟲而已,見刑通怒氣衝衝,自己自己是碰了釘子,立刻閉嘴不在說話。

刑通的堂哥是誰?上雲柱排名第四十八的高手,東明黨的高層人物刑蒙,他可是惹不起。

“那五人中一連倆人晉升大劍師,據說前兩天那小子晉升內門弟子了,還有那個叫胡逸飛的小子,也在上個月晉升內門弟子了,如此一來他們中已經有四名大劍師高手,這對我們威脅很大呀!”白袍荀鵬淡淡說道。

這荀鵬的身份顯然不是那精瘦少年能比的,精瘦少年,刑通想罵就罵,但這荀鵬卻不行,他不但已經晉升劍師八階,實力強橫,是他們“東明五霸”中的支柱,而且他身後還有個一個大家族,旬家,就算他們刑家都不敢輕易得罪。

聽到荀鵬這話,刑通也知道其中的輕重,不過他並不在意。


“荀兄不必擔憂,有我堂哥在,他們就算是全晉升大劍師了,也不用怕他們。”

“再說了,那小子拒絕了東明黨的邀請,已經被東明黨視爲眼中釘,我們只要在其中煽點風,自然有人出面對付他們。”

“在青雲宗想和東明黨對着幹,就算是一個長老都不行,更何況他們這種螻蟻?”

刑通神色冷厲的說着,許安等人竟敢對他們動手,還兩次把他們揍得半死,在牀上躺了兩個月才復原,對許安等人自是恨之入骨。

“既然刑通兄這麼說了,我就放心多了。”荀鵬邪笑道。

現在許安五人早已經知道了外面的動靜,但他們卻不予理會。

隨着陳達陳遠兩兄弟的晉升,許安和胡逸飛也是同時向薛月輸入靈氣,因爲薛月實力最低,底子最弱,晉升也比幾人要慢許多,不過在許安和胡逸飛的聯手下,精純龐大的真氣灌注入薛月體內,無異於對薛月全身進行洗筋閥髓,進步神速。

又是五日光景過去。

啪啪!

兩枚靈石爆裂開來,最後一絲靈氣被盡數煉化。

許安和胡逸飛同時散去真氣,薛月眼睛緩緩睜開。

“怎麼樣?耗盡了所有靈石,還是能辦法突破嗎?”胡逸飛道。

“現在我的實力已經到了劍師九階巔峯,離大劍師只差臨門一腳,但這一腳怎麼也跨不過去。”薛月有些沮喪道。

現在兄弟們都晉升大劍師了,但因爲自己沒晉升,拖着他們也不能進入內門,讓他感覺自己成了衆兄弟的累贅。

一份愧疚。

“就差臨門一腳嗎?那有了它應該就不差了吧?”

許安從納戒中掏出一個玉瓶,玉瓶上真氣繚繞,芳香四溢,這氣味他們都很熟悉。

凝形丹!

當初胡逸飛衝擊大劍師,許安曾以凝形丹相贈,所以這丹藥的他們見過,也非常熟悉。

“這?許兄你哪來這麼多凝形丹啊?”胡逸飛驚歎道。

這每一枚可都是寶貝,因爲它的獨特效用,是衝擊大劍師境界,真氣凝形外放的至寶,拍賣會上至少能拍出數十萬金幣,數百萬金幣,而且是有價無市。

“哈哈哈!兄弟們有所不知,去年坦商帝國舉行俊才大會,我運氣不錯,奪得了第一名,坦商帝國皇室曾獎勵了一枚,後來我們領取迷霧森林任務,回來之後江卓大長老不是找我過去嗎?爲了獎勵我,又贈與了我一枚。”許安笑着解釋道。

“原來如此,只是都給了我們服用,這不太好吧!”薛月不好意思接受。

“拿着,我現在晉升大劍師了,這凝形丹對我沒用,而你現在正需要它,只有給你,才能展現出它的價值來。”

許安不由分說將凝形丹塞到薛月手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