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桀桀……」

猙獰的怪笑響起,這兩人還沒反應,就被裂天刃劈成兩半,偷襲成功,抱住他們的喜樂兩鬼同樣沒能倖免,可接著就從陳青的身體里又飛了出來。

這時那些實力最強的仙家人在想包圍陳青已經來不及,有的還被邪家人糾纏住,陳青人刀合一,又是狠狠劈向另外一個敵人,這人被同伴的死震驚的一愣見,已經被鎖神鏈捆住,陳青從他身邊衝過,一顆大好頭顱衝天而起。

「殺了邪青,殺了他啊……」

轉身台外邊的那個仙家人還在大吼大叫,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陳青將他們最得意的子弟一個個斬殺,兇悍的樣子無人可比。

「呸!」

轉生台上到處都是靈魂之火,喜鬼嘴饞的要吃一個,可卻發現根本吞不下去,所有靈魂之火都被轉生台保護了,輕啐一聲,接著怪叫著就沖向了敵人。

「土鱉,老子先走一步,下輩子再找你死斗。」

那個之前跟陳青鬥嘴的傢伙大喊出聲,陳青扭頭一看,只看到他周圍躺了一圈的屍體,身上卻插著好幾把武器,正沖自己慘笑,身後衝來一個仙家人已經舉起了刀,他連看都沒力氣扭頭,接著頭顱就被砍斷,打著滾落到了陳青腳下。

看著頭顱上還帶著慘笑的表情,再一看轉生台上,邪家人已經死了大半,陳青心裡就像打翻了五味雜瓶,一刀砍碎了一個想要偷襲的傀儡人,仰頭就是一聲咆哮。

「吼……」

魂技青龍吟暴吼出聲,接著多數鎖神鏈回歸體內,本不打算使用的星屠就從身上爆開了。

科學家日記 。喜樂兩鬼,三匹魂力野狼,加上剩下的幾條鎖神鏈開始偷襲,並且頻頻得手。


最兇殘的莫過於陳青,鎖神鏈將一個個措不及防的仙家人拽到他的近前,接著就被一刀砍斷了脖子。

慘叫聲連續不斷的從黑霧裡響起,嚇得其他人趕緊躲避,可轉生台雖然很龐大寬廣,但面積畢竟有限,仙家人只好想用大威力的魂技將其擊散,可卻無能為力,只得再次向邊緣跑去,就連邪家人也是如此。

「別推我!」

眼看避無可避,最邊緣的仙家人大喊出聲,台下的邪家人已經抽出武器,獰笑的等著他掉下去,轉生台的規矩是,只要戰鬥沒完結,誰下去誰死。好幾個人最終沒能逃的厄運,被硬生生的退了下去,接著就被邪家人亂刃分屍,他們才不管在下面殺死後靈魂會不會完整。

整個轉生台被星屠的黑霧全部吞沒,陳青卻放緩了偷襲斬殺仙家人的速度,這都是因為數十個身影根本不被星屠影響任何東西,到方便了他們屠殺邪家人,陳青正在忙著擊殺這些不受影響的金屬人,好解救那些倒霉蛋。

轉生台上除了黑霧就是慘叫,魂技劇烈的爆炸聲根本掀不起波瀾,不時還有人亂跑之下掉了下來,觀戰的人全都鴉雀無聲,等著看到結果。

黑霧很久之後才散去,人們已經預感到了結果,可當看到轉生台上的場面后還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轉生台上還有兩千多邪家人,而仙家人倒是死了個乾淨,只要是擂台戰,陳青從來不懼,這次也大多是他的功勞。

只見他一臉冷酷的站在一堆屍體上,腳下還有十餘身體殘缺在掙扎的傀儡人疊在一起,更有一個看起來就是人,可雙臂被砍斷,並沒有流血,斷臂處閃現出金屬的光澤。 仙主現在的臉色很難看,陳青此舉等於當眾揭露了他與金屬帝國有勾結,還派金屬人出戰。人們看到這一幕議論聲大起,陳青又抬起了裂天刃,一刀砍開了腳下金屬人的頭顱,從裡面掏出一枚黑色金屬水晶,又一腳將頭顱踢飛到台下仙家人面前,將屍身收了起來。又接連砍開其他金屬人的頭顱,捏碎裡面其他顏色的金屬水晶,慢條斯理的向轉身台下走去。

「跟真人一樣的鐵浮屠,你們誰見過?」

「沒啊,那得問老祖了,老祖參加過上一次的萬年大戰。」

嘈雜的議論聲再次大起,類人的鐵浮屠也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陳青這是故意的,自己現在是生命樹的守護者,早已成了金屬人的獵殺目標,千防萬防也會留下蛛絲馬跡,也有防不住的時候。乾脆就將類人鐵浮屠的事情挑明了,讓那些對金屬人有戒心的人們心生警惕,估計會有大批人樂意主動對金屬人進行獵殺,就算沒人出手反正對自己也沒壞處。

此戰算是勝了,可走下轉生台的邪家人又被要求集合到一起,並且還有新的人補充進來,弄得陳青心裡很不舒服,看來事情還沒結束。

不過轉念又一想,這事不對啊,仙緋兩家明明有大批傀儡人和金屬人,可以前為什麼不多派進生命樹世界爭奪前幾名,偏偏自己成為了守護者后,他們又在外界亮出底牌開始爭奪。

要知道在轉生台上殺的邪家人越多,邪家下一次參加千年峰會進入生命樹世界的人也就越多。間接等於仙家放棄了自己擁有金屬人的優勢。

陳青越想越心驚,自己殺光生命樹世界金屬人的事情無法隱瞞,這些金屬人也絕對跟仙緋兩家有聯繫,估計仙緋兩家猜出了生命樹擁有了新的守護者,這才著急把第一的名頭拿下。往更深里想,仙家敢這麼做,那肯定還有底氣,難道?

但願我是杞人憂天!

陳青都不敢往下面想了,都感覺自己快成了一個陰謀家,也許這一切都是巧合而已,正好被自己趕上了。

當雙方準備完畢,準備登台時,陳青鬱悶了,不論邪家還是仙家人,全都帶上了一種特殊的面具,這種面具正是防止邪氣入體的魂器,只要帶上這東西,就不用分心在抵抗那濃濃的邪氣。陳青剩下的唯一優勢,就是其他人看不清楚,可這他也不敢掉以輕心,星海中的寶物多如繁星,能看穿邪氣黑霧的寶物也不是沒有。

「都準備好了沒有?」


當蹬上轉生台,陳青就大吼出聲,邪家人齊聲應若,這次一開戰陳青就首先爆出了星屠,根本就沒給雙方任何其他機會。

黑霧中的雙方還是亡命的對沖而去,雖然大多數人看不清楚,但可以用聲音辨別方向。陳青則是成了黑霧中的幽靈,又開始了偷襲擊殺。

突然間一束紅光射穿黑霧向著陳青襲來,陳青只得向旁邊一閃身,可那紅光像是射中了什麼東西又開始反射,逼著陳青又是一躲,將一個邪家人直接就射穿。可那紅光沒完沒了的開始反射,很快就形成一張大網。

身在網中活動範圍越來越小的陳青心中一驚,來不及提醒其他人,猛的就趴在了地上,那紅色大網果然是危險之物,突然間光芒大盛急速收縮,將網內的所有人全部攔腰切斷,連自己人都沒放過。

「怎麼安靜了!」

陳青趴在地上躲過了紅光的攻擊,可他下一刻卻聽不到任何喊殺之聲,當他抬起頭掃視轉身台,立刻心中一驚,轉生台上的人竟然全都死了,只有幾股晃動的紅光想自己正在靠近。

目光透過黑霧可以看到,這些紅光正是從一些金屬人的眼睛中發射出來的。他們開戰後就佔據了轉生台的邊角,眼中的致命射線組成一張奪命大網,將除了陳青的所有人全都一網打盡了。

細數一下一共十二個高等鐵浮屠,這十二個鐵浮屠可大有來歷,上次萬年大戰曾經闖下了赫赫凶名。

轉生台上已經沒了活人,只剩下這十二個黑霧都沒任何影響的鐵浮屠,在維持星屠已經沒了意義,陳青立刻將其收起,背後多飛出幾根鎖神鏈嚴陣以待。

「天啊!怎麼會這樣!」

「該死,我們上當了,仙家派出來的都是炮灰!」

「老天,怎麼會是黃金十二宮!」

驚呼和邪家人的咒罵聲暴起,只有仙家人在洋洋得意,用一萬炮灰坑了邪家一萬精英族人,怎麼看都是划算的買賣。要知道邪家太自大了,這次根本就沒帶太多人來,再有幾輪,就能將他們斬盡殺絕。

「小心,那是黃金十二宮,不要被他們的眼裡的紅光碰到!」

邪家長老邪宏在擂台邊沖著陳青就是大喊,陳青額頭滴著冷汗,正在不斷躲避掃射而來的紅光。就連鎖神鏈都收縮了回來,幾次試探都被擊碎了。

這黃金十二宮是六男六女的形態,身上全都穿著金黃的盔甲,開始混在人群里還沒事,只剩下他們就顯眼了。

包圍圈不斷縮小,紅光也越來越密集,這些紅光擊打在其他十二宮成員身上還能反射,陳青知道再不反擊自己很可能會死,壓低身形向著一個就沖了過去。

見到陳青發起攻擊,黃金十二宮成員全都發起了進攻,眼中的紅色射線經過反射更加密集,弄得陳青只能快速躲閃根本就沖不到近前。

拼了!

陳青一咬牙,讓鎖神鏈將自己緊緊包裹,加速沖了過去。

鎖神鏈不斷被擊碎,又被不斷補充,邪氣消耗的十分巨大,弄得陳青心疼不已,乾脆又亮除了一個底牌,那就是變成金色的八字銘文。

金色的八字銘文從額頭飛出,急速變大護住陳青周身,將射到身上的紅色射線再次反彈了出去。一連串的變故早就看得人們目瞪口呆,當八字銘文一出現,立刻引起了驚呼,就連很多邪家高層都坐不住了。

「邪神的八字真言,這小傢伙怎麼可能學會!」

陳青這時已經顧不上其他,見八字銘文一出,紅色射線無法再傷害自己,他嘴角露出個獰笑,衝到對面金屬人的近前劈頭就是一刀。

對方根本就不閃躲,手掌變成利刃同樣向陳青砍來。

「咣當!」

金鐵交加之聲響起,裂天刃狠狠劈在這金屬人的頭盔上,讓陳青大感意外的是,不但金屬人的頭顱沒事,就連頭盔都沒砍碎。

「好硬的外掛盔甲!」

金屬人的外掛盔甲跟人類的不同,但這堅硬的金黃色頭盔足以堪比仙器。陳青雖沒殺死對方,可周身環繞的八字銘文也將對方手掌變成的利刃彈了回去。

雙方都沒受傷,陳青不甘心的又是一刀橫掃,想要砍斷對反沒被盔甲保護的脖子,可這時黃金十二宮的其他成員也衝到了。陳青一咬牙沒有逃避,裂天刃繼續砍下。

「咔嚓!」

裂天刃沒能將脖子砍斷,僅僅砍進去三分之一而已,眼見著後邊的攻擊已經砸到,陳青飛起一腳踹向對面被砍的金屬人,這金屬人向炮彈一樣就飛了出去,直接掉到了轉生台外面。

脖子都被砍斷了三分之一,可這傢伙竟然還沒死,爬起身就要再衝上轉身台,卻又被人從背後踹倒,接著還有人按住了他的頭不讓射線傷害大家,其餘人拔掉他的盔甲就是一陣亂剁。

踢飛了一個金屬人的陳青順勢也衝出了包圍圈,可卻面臨了個更大的危險,被十一個金屬人逼到了轉生台的角落。

不拼就是死!陳青已經無路可退,爆吼一聲一蹬地面就再次衝鋒,十一個金屬人也毫不畏懼,呈半月形的繼續想要將其包圍。

「咣當!」


裂天刃和一個金屬人的武器狠狠對碰一擊,陳青也不指望能砍碎對方的武器,喜樂兩鬼突然出現死死抱住對面金屬人的胳膊,陳青又是一刀直接就插進了他的嘴裡,刀尖上挑,狂暴的魂力爆出,直接將腦內的黑色金屬水晶轟碎。

再次擊殺一個金屬人,黃金十二宮僅剩十個,陳青還沒來得及高興,後背就被一柄重鎚狠狠擊中,一個銘文直接被砸的消散,陳青更是噴著血就飛了出去。

「該死的!」

這陳青咒罵出聲,這下倒是試出了八字銘文的防禦極限,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軀就要被另外一個金屬人的長矛刺中。

「嗚嗷!」

陳青及時的召喚出了三匹魂力野狼,這三匹魂力野狼的任務不是殺敵,而是狠狠撞向陳青讓他不受控制的身軀停下來。陳青的身形剛剛停下,又有兩把武器劈頭蓋臉的砍下。

趕到身邊的喜樂兩鬼直接用身軀迎向這兩把武器,下一刻就被砍的消散,陳青趁機一刀砍斷了這倆金屬人的手腕,並把他們的武器奪了過來。

一把大劍一把重鎚,兩把武器被鎖神鏈緊緊纏繞,陳青嘴角露出陰狠的笑容,以彼之道還治彼身,一錘一劍砸向了他們之前的主人。

「咔嚓!」

兩聲脆響同時響起,這兩把金黃色的武器雖然不是仙器,可攻擊力並不差,甚至比裂天刃還要強上一籌,只不過無法使用魂力而已。

大劍直接砍碎了一個金屬人的腦袋,重鎚將另外一個金屬人的頭顱砸的凹進去一塊,又是一捶后就被砸的稀巴爛。

黃金十二宮已去其四,陳青的壓力大減,又知道了這些金屬人的武器正好克制他們自己。下一刻鎖神鏈亂掃,砍死了那個使用長槍的金屬人,陳青一踢槍柄,長槍急速竄出穿透另外一個金屬人的胸膛。

這金屬人眼中光芒一閃,伸手就將那長槍拔了出來,可剛剛拔出長槍,被鎖神鏈揮舞的大劍也到了,在這條鎖神鏈被紅光被擊碎前,已經砍斷了他的頭顱。

轉眼間又死兩個,金屬人的合擊陣型已破,陳青暗中鬆了一口氣,鎖神鏈再次包裹全身,就像一隻蠕動著觸手的多爪怪物,冒著紅光的打擊,又衝到了一個金屬人面前。

鎖神鏈猛然暴漲將這金屬人也包裹進去,陳青將其幹掉后收進了儲物戒指,接著又沖向其他金屬人。

隨著鎖神鏈不斷被擊碎,邪氣的消耗讓陳青心裡直滴血,之前被打碎了一個銘文更讓他心疼的想罵大街,都捨不得再用。

還好的是剩下的金屬人已經構不成致命威脅,被陳青一個個斬殺,當最後一個被殺死,響起了衝天的歡呼聲,可陳青也癱倒在了地上,心神一直高度緊張的他已經疲憊不堪。

「陳青少爺您沒事吧?」

耳邊傳來話語聲,陳青一歪腦袋,就看到邪宏趴在地上正跟自己說話,趕緊坐起身子回答。

「沒事,休息兩天就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你現在可是邪家的大英雄,若不然這局就輸了。」

邪宏一臉討好之色,陳青卻滿臉的不爽,「為了保命而已,我這次算是虧大了!」 陳青確實虧大了,由於邪氣不足,八字銘文的顏色現在極其暗淡,而且還碎裂了一枚,必須要尋找邪氣補充才行。說完之後,陳青站起來就要走,就算有第三輪比斗,打死也不想參加了,卻被邪宏擋住。

「邪青少爺,還請把那些鐵浮屠的屍骸還回來,轉生台的規矩是只論生死,不講究奪人物品。」

「尼瑪的,那他們仙家用金屬人出戰就沒人管?」

陳青鬱悶的咒罵出聲,接著將繳獲的東西都扔了出來,邪宏搖頭苦笑沒有過多解釋,等於默認了就算仙家勾結金屬帝國,也沒人會管的事實。

陳青走下轉生台,這次沒人在攔他回到自己人身邊,草兒一臉擔憂的緊緊抱住他的腰就是不撒手。當轉生台被收拾乾淨,仙家果然沒有善罷甘休,再次集結了第三批隊伍。

這次邪家卻沒了動靜,正當人們以為邪家難道會放棄時,一個人影動了,他獨自一人慢慢的走上了轉生台,傲然站立在那。人們張大嘴驚訝的發現,這人竟然是窮凶極惡的邪魔!

「邪魔你要不要臉,你這是逼老夫上台嗎?」

見到竟然是邪魔上場,仙主大吼出聲,怎麼聽聲音里都有些氣急敗壞,邪魔卻沒吭聲,而是向著仙主招招手。那意思很明顯,有本事你來啊,老子照樣幹掉你。氣的仙主的臉色都變了,對戰邪魔,他的心裡還真沒底。

「殺了我,邪家就認輸,你們隨便來多少人都可以。」

邪魔終於出聲,語調極其平淡,卻透露出強大的自信,而且他有資格這麼囂張霸道。仙主很想殺了他,可心裡一點把握都沒,邪魔的凶名可不是吹出來的,而是用無數的強者屍骨堆積而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