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張曉東只是一個化名,他的真實名字是薩德.安東尼,是薩德帝國的二皇子,也是最有可能成為下一任薩德帝國皇帝的皇子,因為,其母深得現在的皇帝寵愛,而大皇子雖然名正言順,卻因為皇后早年去世,加上大皇子性格陰沉,並不為現任皇帝所喜……

不過,因為羅麗君的出現,徹底的改變了安東尼的未來,在一次私人的舞會上,安東尼結識了羅麗君,兩人頻頻約會,這卻犯了皇族的禁忌,因為,羅麗君出生卑微,而且習武,皇帝知道后大發雷霆,之後,安東尼索性和好友林雲天出來遊歷。

林雲天的身份也非常尊崇,在薩德帝國為名門望族,根基深厚,雖然說不上富可敵國,卻也是薩德帝國排得上號的家族,在幾次的私人酒會上和安東尼結識,因為都崇尚自由,便結伴遊歷,當然,林雲天也起著一個保鏢作用,保護著安東尼的生命安全。

……

聽著張曉東慢慢的說清楚原委,鄒子川看了一眼林雲天和羅麗君,陷入了一陣沉默。

「你有什麼打算?」終於,鄒子川說話了。

「沒有。」張曉東搖了搖頭,一臉淡然,他似乎對皇權看的很平淡。

「你們呢?」

「我們……」

林雲天和羅麗君互相看了一眼,都愣了一下。

「現在五大帝國聯邦因為斑斕殼蟲的出現而風雨飄搖,很多星球的淪陷已經引起了五大帝國民眾的分裂,這近千年,人類最大的帝國聯盟已經出現了分裂的趨勢,這種趨勢勢必蔓延……」

「不可能,五大帝國聯邦雖然是五個國家,卻歷經了千年血與火的考驗,而且,五大帝國的皇室雖然能夠左右自己國家,卻並沒有直接參政,雖然互相有著猜忌,並不會影響到聯邦的團結!」張曉東赫然站起,斷然否決,這關係到五大帝國的未來,每一個帝國的皇帝都清楚,如果五大帝國分裂,這對人類聯盟來說,無異於是異常災難,這近千年的世界,五大帝國實際上是起著一種宇宙警察的作用,平衡著各方的勢力,沒有了五大帝國聯邦的制約,整個人類必然成為一盤散沙,很多小國家也將失去庇護,一些軍事強國肯定聞風而起。

戴著面具的鄒子川目光顯得無比的深邃,鄒子川沒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光腦的控制板前面,打開一副全息屏幕,全息屏幕的無數的全息星圖,鄒子川的雙手在主控板上不停的跳躍著,很快,星圖上很多星球變成了赤紅色。

「這些星圖都是五大帝國聯邦殖民領空,而這些赤紅色的星球都是被斑斕殼蟲佔領淪陷的星球,你仔細看看,這些星球有什麼特別的?」鄒子川淡淡道。


「有特別的嗎?」張曉東看著全息星圖,眉頭緊鎖。

「很明顯,所有淪陷的星球都屬於天龍帝國,東日帝國,還有薩德帝國和東尼帝國四大帝國,而沒有爾曼帝國。」

「大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請明示,大人!」張曉東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梅沙大將軍雖然剛正不阿,但是,其內心依然藏有私心,梅沙大將軍原籍爾曼帝國……」

「不用說了,團長大人!」張曉東突然暴躁的打斷了鄒子川的話。

「言論雖然被封鎖,但是,民心如潮,是無法封鎖了,當到了爆發的臨界點,將是五大帝國分道揚鑣的時候了,殿下!」

「你到底是誰?」張曉東渾身的氣勢暴漲,猛然之間,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鋒芒畢露,居然有一種權掌天下的氣勢。

鄒子川沒有動,只是冷冷的看著張曉東,但是,鄒子川沒有動並不代表沒有人動,七劍客如同鐵桶一般包圍了過來,那精純的精神力更是緊緊鎖定張曉東,那澎湃的精神力彷彿實質一般,七人雖然不是精神力高手,但是,初級的精神力卻無比的精純,完全能夠把握住三人的一舉一動。

氣氛赫然變得緊張起來,林雲天和羅麗君都有一種措手不及的感覺,兩人勉強能夠抗衡七劍客同時散發的壓力,但是,最強的鄒子川還沒有釋放壓力。

當然,還有一股力量也不容小覷,那就是吉桑率領的十幾個手持武器的大漢,這幾個大漢全部是屍山血海裡面爬出來的軍人,雖然遠遠的圍觀著,散發出的氣勢卻如同銅牆鐵壁一般。

「曉東,念你跟隨我也有了一段時間,現在,是你回家的時候了,你們的家族能否在這一次的危機之中生存下去,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鄒子川輕輕的一舉手,劍拔弩張的七劍客都退後了一步,那無比壓抑的氣氛突然消融,不過,遠處的吉桑依然警惕的看著三人。

「我想知道,你倒底是什麼人?!」張曉東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第一次,他感覺到了面前這個年輕人的可怕,他並不是有著恐怖的武力,還有著敏銳的觀察力,這並不是一個還沒有畢業學生的表現。

很多事情,說出來容易,實際上,沒有上位者的心態,根本無法知道天下大勢,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位置的不同影響著一個人觀察力,很難想象,一個才建立冒險團的團長所考慮的事情居然會是整個宇宙。

鄒子川沒有再說話,緩緩走到主控台邊,打開全息影像,和美人魚號宇宙飛船連接上信號。

鄒子川下達了一連串的指令。

在漆黑如墨的星空之中,美人魚號和米雪號緩緩的停了下來,開始了進行艦船對接,這是一種非常細緻的工作,因為,任何一點誤差都會引起飛船相撞,在太空之中,飛船相撞造成的後果是災難性的,所以,在一般的情況下,都會派小型飛船溝通,而不會採取大型宇宙飛船對接的方式。

全息影像上,兩艘飛船緩緩的對接上了,艦橋接通。

「曉東,一個男人,要面對困難,而不是迴避,作為一個家族的男丁,有責任帶領家族度過危機!」鄒子川走到了張曉東的面前,輕輕的拍了拍張曉東的肩膀。

「我……」

「從現在這一刻,你不是張曉東了,你是薩德.安東尼殿下,記住,你的責任並不是保護一個女人!」

安東尼沒有說話,和鄒子川緊緊的擁抱了一下。

「雲天,喜歡一個女人,也不用跟隨在她的身邊,何況,這個女人已經有了心儀的男人,你還年輕,如果在男女之事上過於糾纏,等待你的將是無盡的煩惱,這個世界上,優秀的女人,還有很多很多,回去吧!」鄒子川走到了林雲天的身邊。

林雲天臉上露出尷尬之色,避開鄒子川的目光,沉默了一陣,終究還是點了點頭。

「羅小姐,你美麗賢惠,不過,因為你出生卑微,造成了目光短淺,一個優秀的男人背後,都會有一個默默無聞的女人在付出,安東尼殿下的未來,不應該是陪伴著你遊歷天下!」

「我……」羅麗君一臉羞紅,低垂著頭。

「你要安東尼家族的人知道,你不光漂亮賢惠,還有能力,你能夠讓安東尼帶領家族走出困境。」

「我會的!」羅麗君赫然抬起頭,臉上露出莫名的光輝。

「很好!」鄒子川大步朝艦橋走去,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后默默跟隨在了鄒子川的背後。

……

「安東尼殿下,美人魚號就暫時交給你了,這裡面,可是有我們兄弟很多寶貝啊……」海盜老大心痛的看著安東尼。

安東尼沒有說話,只是安撫的拍了拍船長老大的肩膀,這幾個月來一起戰鬥,他們自然明白這美人魚號在這群海盜心目中的地位。

「一路順風!」

「一路順風!」

……

鄒子川一群人看著送到米雪號的三人,揮了揮手,眾人莫名的感覺到了一絲傷感,這幾個月在一起,雖然交流的時間並不多,但是,因為一起出生入死,卻是建立起了一種無法言喻的友情,都有一絲不舍。

「我有一個問題!」

安東路和林雲天,還有羅麗君互相看了一眼,他們居然異口同聲的說出了一句話。

「嗯,你先問。」鄒子川面具裡面深邃的目光落在了張曉東的臉上。

「你是什麼人?」這是張曉東問了幾次而鄒子川沒有回答的問題。

艦橋裡面突然變得安靜起來,這個問題不光是張曉東想知道,每一個人都想知道。

「洗牌的人!」鄒子川回答后,目光落到了林雲天的臉上。

「為什麼不讓我們留下?」林雲天看著鄒子川那黝黑髮亮的面具,這個年輕人充滿了一種神秘的氣息,還有一種奇異的人格魅力。

「你們不會忠於我!」鄒子川的目光從林雲天的臉上落到了羅麗君的臉上。

「每一個男人背後都有一個默默支持的女人,我很想知道,大人的背後是否有一個默默支持的女人。」羅麗君緊緊的抓住張曉東的手臂,顯然,她對自己的未來有一絲惶恐,作為一個出身低微的女人即將進入皇室,她希望能夠從鄒子川的答案裡面找到信心。

「有!」鄒子川肯定的點了點頭,目光之中充滿了鼓勵之色。

「謝謝!」羅麗君朝鄒子川深深的鞠躬。

……

艙門關閉,艦橋緩緩的收了回來,看著米雪號和繁霜好一前一後的消失在廣袤的星空,林雲天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在他們的心目中,雖然他們提出的問題都得到了答案,卻反而給他們留下了無數的謎團。

「洗牌的人?」

為什麼是洗牌的人?張曉東,也就是安東尼殿下一直都在思索這個問題,他無法找到答案。

至於林雲天,他想不通鄒子川是從哪裡看出他們不會忠於他,當然,這是事實,以他們的家族背景,斷然不會忠於區區一個冒險團的團長,加入冒險團,也只是遊歷而已。

而羅麗君則一直在思考鄒子川背後的女人會是誰?

很明顯,不是米雪就是繁霜,米雪是羅蘭的愛女,而繁霜是誰?女人都是好奇的,特別是像鄒子川這種不苟言笑的男人,背後的女人會是怎麼樣呢?

「殿下,您有什麼打算?」一陣漫長的沉默后,林雲天緩緩道。

「回家!」安東尼的回答很簡潔,那眉宇之間充斥著一股逼人的英氣,這讓身邊的羅麗君臉上露出一絲迷醉的眼神,原來,男人有了目標的時候更吸引人!

「可是,大殿下……」

「有母后支持,我可以輕易的拿到屬於我的權利!」安東尼充滿了自信,不過,旋即臉上露出了一絲惆悵。

「有問題?」林雲天心神一緊。

「沒有問題,只是,要苦了麗君,我現在無法給她一個名分。」安東尼一臉深情的看著羅麗君。

羅麗君沒有說話,只是把抓住安東尼的手臂輕輕的用了用力,這個時候,任何話都是多餘的,這個動作,足夠體現了她的決心,她願意著一個默默付出的女人。

安東尼欣慰的握緊羅麗君的手。

「殿下,你對鄒大人有什麼看法?」

「敵人!」安東尼立刻回答。

「敵人!」林雲天和羅麗君兩人一震,他們想不到安東尼居然把鄒子川當成敵人,這是他們沒有想到的。當然,這也是他們的身份和地位束縛了他們的目光,安東尼作為皇室成員,而且有可能奪嫡,一旦進入角色后,其目光和思想自然不是他們能夠企及的。

「當然,目前不是!」安東尼走到酒櫃邊,為自己倒了一杯酒,整個人突然變了一個樣,不光是眉宇之間充斥著那種權勢滔天的氣息,舉手投足也露出了濃濃的貴族氣息。

……

就在美人魚號上說到鄒子川的時候,米雪號上面也在閑聊。

「大人,嗚嗚……我的美人魚啊……我的美人魚啊……為什麼不在盤龍星讓他們下去?」海盜老大嗚嗚的哀號著,而其他六個海盜也是一臉凄凄之色。

「在哪裡讓他們離開,他們就不會欠你們的人情了,而且,薩德帝國的大皇子在盤龍星,把他們留下很不安全。」鄒子川緩緩拿掉臉上的面具道。


「哦……」

眾人都是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們雖然失去了一艘破飛船,卻讓安東尼欠下了一個天大的人情,這小小的投入,獲得的將是巨大回報。

「嘿嘿,下次找他要一艘戰艦作為補充。」

海盜老大一臉怪笑,而其他的幾個海盜也是一臉振奮的表情,能夠換一艘先進的宇宙飛船一直是他們的夢想,這一次,終於可以夢想成真了。

「安東尼的事情就到這裡,也別對他做太多的指望,他能夠著的也就是為颶風冒險團提供一些方便而已,現在,颶風冒險團需要舉行一個小小的會議了。」鄒子川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啊……大人,你不會是要把我們也趕走吧?」瓦鐵一臉緊張的看著鄒子川。

「不會,因為,我需要你們,你們很重要,比安東尼重要得多,所以,我讓安東尼離開,留下你們!」

鄒子川深邃的目光在眾人臉上掃過,眾人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激動,顯然,鄒子川沒有把他們當外人,而是當成了真正的部下。

被人重視的感覺非常好,這種感覺很奇妙,很多人為了這種感覺而拋頭顱,灑熱血!

「吉桑。」

「在,大人!」吉桑赫然站起,身體站得筆挺。

「你將是颶風冒險團的指揮官!」

「啊……大人……」吉桑身體猛然一震,心臟一陣急劇的跳動,指揮官就是最高長官,如果他當了指揮官,鄒子川呢?

「這段時間的磨礪,你已經具備了一個指揮官的條件,颶風冒險團唯一的目標就是不停的營救倖存者,強大武裝力量,你做得到嗎?」鄒子川制止了吉桑說話。

「做得道!」吉桑大聲道。

「很好。」鄒子川點了點頭,目光落到了七劍客的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