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然將令牌扔給了任務博士,似笑非笑的說道。

任務博士接過令牌,仔細探查了一番,而後拿出了一卷書卷仔細查看了一下,這才深深吸了口氣,帶著一抹冷意的說道:「這的確是李全嘯的令牌!」


「什麼……」

歩知秋的臉色更加的陰沉,不由退後了兩步,心頭沒由來的一慌。

周圍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歩知秋,他必須給眾人一個交代。

咳!咳!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咳嗽打破了僵局,眾人不由紛紛扭頭,但見試煉閣門前一個布衣老者拄著拐杖緩步走來,在所有人驚異的目光中,來到了歩知秋和鎮閣博士的身旁。

「閣主,您怎麼回來了?」

歩知秋從發楞之中清醒過來,和周圍的諸位博士,紛紛拱手執禮,話語頗為敬重。

「浩然!這是咱們試煉閣真正的做主之人,步十二!也是歩知秋的父親!」

正待李浩然遲疑的看向那老者的時候,腦袋裡面傳來了丹丘生的話語,聽的他眼神微微一變。

「嗯!沒想到啊,我才離開半年的時間,試煉閣就出了這麼大的簍子!若非我提前算到顏師神像不保,及時趕了回來,也不知道要出多大的簍子!對了知秋,雷靈珠你們應該已經煉成吧?」


步十二點頭,威嚴的掃視了一眼眾人,將目光在李浩然身上略作停頓之後,這才看向了歩知秋和四位鎮殿博士問道。

歩知秋五人聽后,臉色一變,紛紛跪倒在地,凝重的說道:「閣主,雷靈珠被一個精通幻術的大妖給奪了……」

接著,歩知秋等人將今日雷靈珠被搶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講述了出來。

「哎!我說什麼來著?你們將雷靈珠放的太高了,以為將它藏在亂石之內,別人就發現不了么?……算了!算了!此事,我自會向大祭酒交代,不過你們五個仍舊要受到學府的懲罰……」

步十二長嘆了一口,接著當著所有人的面,解除了歩知秋五人的職位,更是收繳了五人的身份令牌。

看著步十二的做法,大殿中的眾人都是一笑,臉上紛紛浮現了久違的笑容。

李浩然看的眉頭皺起,卻是輕輕一嘆,暗道好不容易布的局,只差歩知秋狗急跳牆,他便可以名正言順的拿下歩知秋,沒想到竟被步十二的到來,攪亂了他的布置,且還借著雷靈珠被搶之事,幫助步知秋免去了一劫,當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閣主,還請您處置李浩然……」

歩知秋眼中泛起了深深的不甘,在步十二交代完了所有一切之後,這才拱手說道。

步十二搖頭一笑,直接看向了任務博士:「既然是李全嘯做的,那麼就發布試煉閣的追殺任務,追殺叛逆弟子李全嘯!」

「而歩知秋和丹丘生泄露安樂王修鍊功法的事情,本閣主便讓他們每人從各自的藏書裡面,出珍本兩百冊!另外,為了表達我對安樂王的歉意,特別贈送給安樂王一枚百獸血丹。安樂王,你認為本閣主的處置如何?」

歩十二接著又看向了李浩然,先是對著李浩然一笑,不僅給了李浩然交代,且還送上了一份厚禮。 第七十二章警告

嘩啦啦!

橫都山的雨仍舊下個不停,試煉閣的事情,因為步十二的到來,也順利的解決。

他不僅給了眾書生、博士一個交代,也給了李浩然一個交代。

吵雜的試煉閣,也因此又一次恢復了平靜。

李浩然從閣內走出,持著一把木傘緩步走向了營地,此事雖然未曾達到他想要的效果,可也讓他看到了敵友。

現在丹丘生等眾博士,被步十二召集起來,正商量著試煉閣的大事。

閣內其他的書生,也都是百忙一閑,借著這個機會,相互結伴去橫都山的一些奇美之地宿營,其中嶽大海還相邀過李浩然,不過卻被李浩然以需要休息為由拒絕了。

走在細雨淋淋的山林之中,李浩然不斷的將封竅內充盈的元氣引出,以修復破裂的經脈和滋養血氣。

這一次他修鍊成了力量之源,在封竅位置成功的凝聚出了一個佔據了整個封竅的泉眼,此泉眼呈現墨色,內中卻澎湃著深厚的元氣。

且在他的試探之下,他驚愕的發現,泉眼雖然能夠將元氣轉化為精神,可轉化的速度卻十分的緩慢。不過,倘若轉化精神為元氣的話,反倒是十分的迅速。

「呼!可能是我以元氣為主的原因……不過,這一枚百獸血丹,倒是送的恰逢其時!」

李浩然手中光芒一閃,看了眼被他從藏玉中拿出來的玉盒,眼中閃爍出了一抹精光。

此百獸血丹,並不同於李浩然先前服用的任何藥丸,乃是由修鍊出武道元火的武宗,以百獸之血,經過七七四十九日煉製,方才煉成的一種修復自身,增強力量,強化血氣的丹藥。

這種丹藥十分寶貴,比砂鍋熬煉的葯湯、滋補的補藥葯勁要更為強大,且效果更為明顯。

像這等的被稱之為丹的葯,在武者之間極為寶貴,至少是以萬金為單位進行出售的。

丹藥等級和武技的等級相同,都分為天地玄黃四大階位,每一個階位又分為次品、精品、極品和絕品之分。

不過,此百獸血丹乃是最為低等的黃階次品丹藥,對於高階的武者並無作用,最適合武徒階段的武者服用。

不多時,李浩然走到了營房前,淅瀝瀝的雨水,讓營地顯得吵雜無比,李浩然正要開門之時,卻忽然發現,房門根本就沒有關,且透過縫隙,他還從屋內乾燥的地面上看到了絲絲藍色的熒光。

「藍蝶!」

李浩然眉頭微微皺起,輕輕將門推開,疑惑的看著空蕩蕩的房間,沉聲的喊道。

房間內的藍色熒光一點點的蔓延到了內室,將房間映的一片淡藍。

「呼……呼…」

正待李浩然遲疑之時,在內室中忽然傳來了一個厚重的呼吸聲,緊接著李浩然便聽到藍蝶在內中喊道:「公子,我在換衣服!還請……請你……將房間的熒光用水洗掉……」

斷斷續續的聲音,聽得李浩然心中更加的疑惑,他大步走入了房間,只覺得藍蝶今日有些奇怪。

「……不對,這藍色熒光有一股血腥味?……莫非……」

藍色熒光破難情理,李浩然蹲在地上,一點點的擦拭著,當他來到一片最濃的熒光前時,不由眉頭一皺,心中的疑惑更為濃烈。

就這樣,李浩然不動聲色的擦拭著房間的熒光,當他將熒光都情理乾淨之後,內室的門才悄然打開,藍蝶穿著一身藍色的長裙從內中走了出來。

「藍蝶,你受傷了?地上的熒光,是不是你的血?」

李浩然將抹布扔入了水桶,看著面色有些異常泛白的藍蝶,言語之中帶著一絲關切的說道。

藍蝶盈盈一笑,來到門前,將房門輕輕關閉:「公子,在說些什麼,藍蝶怎麼聽不明白啊!」


「呼!藍蝶,這一枚百獸血丹,你拿去用吧!」

李浩然深深看了眼藍蝶,封竅內的元氣漸漸化作了精神之力,讓他感知到了周圍空氣之中的精神力量。


他愕然發現,藍蝶的精神力量變得虛弱無比,猶如一團熒光之火一般,弱的極為可憐,和之前的精神相比,顯然是精神耗盡,受了重創所致。

藍蝶遲疑的看了眼李浩然手中盛放著百獸血丹的玉盒,眼中的光芒一閃,嘴角立馬勾起了一抹微笑:「還是公子心疼人家!也不枉人家為公子奪得了此物!」

說著,藍蝶笑顏如花,輕盈的走到李浩然身前,右手一揮,一枚散發著電光的紫色寶珠送到了李浩然的眼前。

李浩然心神一動,不可置信的看了眼藍蝶,又看了眼藍蝶手中的寶珠,喃喃的沉聲問道:「這就是雷靈珠……」

到了此刻,李浩然在猜不出這顆珠子,也就枉費了他兩世為人了。

他先前在試煉閣初聽雷靈珠三個字的時候,還十分好奇,到底是什麼妖怪會這般的大膽,敢去搶奪試煉閣的東西。

他也曾懷疑過藍蝶,可藍蝶在他面前展現的都是輕柔一面,可他萬萬沒有想到,藍蝶竟然如此的膽大。

「不錯!此靈珠對於妖族近乎無用,對於人族卻有著不可想象的好處!……」

接著,藍蝶一轉身坐在了李浩然的身前,看著手中拿著的雷靈珠,為李浩然介紹了起來。

雷靈珠乃是天地奇物,內蘊雷電精華,可通過元氣為引將此珠的雷電之力引出來淬鍊武者的肉身。

亦可以作為防身之物,在危險之時,引爆內中的雷電之力,給予敵人意想不到的傷害。

「藍蝶,你真傻!這一切值得么?」

李浩然看著藍蝶,心中百感交集,關切的問道。

藍蝶一笑,認真的看著李浩然說道:「當然值得!此物雖不是什麼厲害之物,可尋常的武者也是極難擁有,我取這一枚雷靈珠,送給公子修鍊,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呵呵!傻丫頭,以後可不能在做些傻事了!這等寶物雖好,可哪裡比得過性命重要,你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那公子我……」

李浩然呵呵一笑,話說道最後,忽的臉色一紅,竟不知道該如何去說。

藍蝶聽的心頭一片暖呼呼的,只道是這一切都值得了,也不猶豫一把拿過了李浩然手中的百獸血丹:「公子好壞……」

說著,藍蝶一動,起身逃一般的躲到了自己的房中。

李浩然看著放在桌前得了雷靈珠,又看了眼內室,不由一笑:「這丫頭……」

說著,李浩然將雷靈珠收入了藏玉之內。

而後李浩然平復心情之後,這才開始專心的運轉體內的元氣,藉助墨元氣的力量,將因修鍊力量之源而受到創傷的經脈一一修復。

在修復之中,李浩然發現,他的經脈比先前要寬廣了許多,且韌性十足,能夠蘊含更多的元氣流通。

砰!砰!砰!

大約傍晚十分,一個敲門聲將修鍊的李浩然驚醒。

「誰啊!」

說著,李浩然收回墨元氣,抬腳來到了房門前。

吱呀!

房門打開,但見細雨之中,丹丘生正安靜的等著。

「丹先生?……快快請進!」

一看是丹丘生,李浩然不由一愣,緊接著趕忙將丹丘生迎入了房間。

丹丘生也不見外,徑直走入了房間裡面,看了眼周圍的擺設,這才說道:「我是來給你送書的!」

「多謝先生先前的幫助,若無先生,浩然恐怕……」

李浩然拱手一抱,認真的說著。

不等李浩然說完,丹丘生微微一笑,抬手之間,將四百多本珍本一股腦的從藏玉內拿出,堆在了李浩然的身前:「你也不必謝我!我這麼做,乃是為了完成老師的遺願!……不過,這一次你得罪了歩知秋,可是一個大大的錯誤!」

「從何說來?」

李浩然從不後悔他的作為,就算是他知道試煉閣的閣主是歩知秋的父親,他仍舊會如先前那般的去做。

「哎!歩知秋為當朝太子的老師,頗受太子看中,也是有名的小氣鬼和暴脾氣!他的父親,步十二更是一代強者,乃是朝廷培養的文武大員,更是學府實權者!你這一次得罪了他們,歩知秋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的。你別看步十二今日給足了你臉面,可他們步家的人,向來都是有仇就報的……」

丹丘生一嘆,眼中閃過了一絲無奈。

李浩然聽后微微一笑,他雖沒有想到步知秋的力量如此強大,可也並不在乎。此番一路行來,他對於進入九鼎學府的執念弱了許多,進不進的去他看的也沒有先前的那般重了。

更何況他手中還有一枚五行聖皇宮的令牌,倘若學府去不得,他還可以去聖皇宮。

所以,不管步家人在朝廷有什麼力量。李浩然不信,他們步家人能夠隻手遮天。

「多謝先生之言,讓浩然可以提前防備!不過,還請先生放心,浩然此行勢在必得,管他什麼浪濤洪水,山崩地裂,我的路沒有人可以阻擋!」

李浩然自信的說著,他的話更是讓丹丘生微微動容。

聽了李浩然的話,丹丘生一笑,心裏面仍舊不看好李浩然:「好了!話我已經說了,你以後小心一些就是!從明日開始,試煉閣便要搬家了,我也要離開了!這是我專門為你要來的推薦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