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別年餘,燕七郎的容貌和氣質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體格更爲強壯,整個人站在那裏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劍。

秦陸神念一掃,發現他已經是宗師太玄境界。

見到秦陸,燕七郎單膝跪地道:“恩公在上,受七郎一拜!”

秦陸趕緊將他扶了起來,寒雪衣在一旁說道;“七郎從一個沒有根基的武者到武宗少玄境的高手,他很用心也非常能吃苦。”

燕七郎神色堅毅的說:“恩公對七郎有再造之恩,七郎定要抓住這難得的機會,用心習武,回報恩公!”

貧家子弟,不怕吃苦,怕的是沒有出人頭地的機會。

燕七郎這樣的人就像荒漠中的樹苗,只要給他一塊適合的土壤,就能迅速長成參天巨木。

秦陸很高興看到這種變化,他鄭重的說道:“七郎,武道一途要不斷磨礪。另外,恩公二字不要再提起,我長你幾歲,就叫我大哥好了!”

“大哥!”燕七郎恭敬的叫了秦陸一聲,然後再走到寒雪衣跟前,響亮的喊了聲“大嫂!”

寒雪衣面若桃花,心裏卻帶着幾分甜蜜。

燕七郎給兩人行過禮,知趣的退到林子外面。

寒雪衣靠着秦陸道:“這次宗主率領一干高手出了劍聖谷。”

劍無心百年來避居劍聖谷,率領一干高手出谷,定然有要務。秦陸輕撫着寒雪衣的頭髮,等待她說下去:“宗主臨行前,撥付十二名金鷹殺手,二十名銀鷹殺手歸我管轄,現在他們都在茂源客棧。”

金鷹殺手相當於武尊巔峯境界的高手,如此多的高手聚集京城,難保不會引起宗人府的注意。

秦陸疑惑的問道:“宗主爲什麼要這麼做?”

寒雪衣答道:“宗主出谷之事我也不太清楚,我要率領這批高手前往雍州。”

秦陸心中一緊道:“什麼時候走?”

“現在!”寒雪衣咬着嘴脣道:“不過走之前我順便想去看看你那位未婚妻!”

這三個字說的很重,看來寒雪衣還在生自己的氣。

兩個魔女相見,指不定搞出什麼大事來。

秦陸急忙擺手道:“不行,你不能去見她,你身上還負有宗主的重要使命,不能耽誤!”

“咯咯!”寒雪衣笑得花枝亂顫,她身子前傾,吹氣如蘭,玉指蓋住秦陸的嘴脣,冷豔無比的說:“不管我走到哪裏,你心裏一定要有我!”

說着,寒雪衣的手指在秦陸的下巴上輕佻的抹了下。

“哈哈- – -”嬌笑聲中,寒雪衣的身影消失在密林中- – –

好險,差一點就過不了這一關!

秦陸出的密林,獨孤方已經趕往青州,和兩位兄弟閒話幾句,秦陸趕到了西城峪。

這個地方是一個隘口,刑部大獄就設在這裏。

監獄大門外聚集了數百人,大多數老弱婦孺,他們都是入獄將士的親人,今天是出獄的日子特來迎接。

刑部大獄沉重的鋼門橫在狹窄的山隘口,就像一把巨斧橫空隔斷。

鐵門上方 ,出現數名身材健壯的紅衣力士,渾身肌肉虯結,走動間山搖地動,頗具威勢。

十二名紅衣力士站在絞盤處,發一聲喊,用力轉動着絞盤。

重達數萬噸的鐵門緩緩開啓,外間的人齊齊踮起腳、伸長脖子張望着。

大門裏間,一羣身穿囚服的將士走了出來,他們大多形容枯槁,面容憔悴,只是目光還帶着沙場征戰時的悍勇。


親人相見,抱頭痛哭,三三兩兩的簇擁着回家。

在相聚的隊伍中,秦陸也見到了邱少龍和王方,還有自己的親兵隊長李大以及部分失散的親兵。

兄弟相聚,少不得要敘敘舊。

秦陸包下了太白樓一層酒樓,爲出獄將士洗塵壓驚。

爲了這次聚會,秦陸花費不菲,他硬逼着金胖子給打三折,金胖子肉痛的叫了半天最終屈服。

兄弟重逢,感慨萬千,一干人喝着酒,從始自終氣氛很凝重。

“啪!”王方重重的拍着桌子道:“我們這般出生入死,卻身陷牢獄,甚至連親人都不能保全,征戰沙場到底爲了什麼!”

這話若是被錦衣衛聽見,只怕立刻誅滅九族。

不過在這層樓內,設置了極其隱蔽強大的隔音屏障,外間的人是聽不到的。

邱少龍也有同感,他出身武將世家,對於朝廷的做法雖然不認同,卻不像險些痛失妻兒的王方般悲憤。

幾十名親兵都是貧家子弟,他們當兵不過是爲了混口飯吃,雖然有些氣憤,但仔細想來,不當兵又能做什麼?發幾句牢騷,也就繼續喝酒。

秦陸拍着王方的肩膀道:“王兄,如果不當兵,我們又能做什麼?”

一句話問的王方啞口無言。

北漢軍制,一旦入了兵役,不到一定的年紀是絕不容許退役的。


王方嘆了口氣,他反問道:“秦兄弟,難道你心裏就不氣憤?”

秦陸道:“我當然氣憤,可是憤怒不能解決問題,只能增加更多的煩惱。”

王方有些失望,但也無可奈何,見他情緒低沉,秦陸朗聲道:“王兄,我們從軍也可以爲了活得更好!”

“怎麼個好法?”王方說出了在場衆人的疑問,一干人的目光都聚集到秦陸身上。

秦陸右手舉起,握成拳頭道:“征戰沙場,有人死去,有人最後功成身退。走上這條路,我們活着的人就應該爲死去的兄弟奮鬥,揹負他們的希望上路,關懷他們的遺孤,這樣才能讓生者和死者都活得更好。”

秦陸更多的是在說自己,這段時間他安置了不少陣亡將士的遺孤。願意回鄉的,發給盤纏路費,願意留下的,秦陸根據各人所長,安置到當鋪、錢莊、裁縫店等行業中去。與此同時,秦陸也和金胖子一道建設釀酒坊,將傷殘的將士安置到酒坊中去。

這些事情,在場的將士也有所耳聞。他們的秦將軍現在是一介草民,若是日後能重上戰場,立功封侯,就能有大塊的封地,能夠爲麾下將士尋得一塊庇護的土地。那些世襲的武侯之所以勢力強橫,就在於此。

秦陸的聲音如同洪鐘在衆人心裏激盪:“弟兄們,若是天下太平,要我等武人何用?亂世風雲,正是建功立業的大好時機,熱血男兒就是要一刀一槍爲自己拼出個未來!”

語氣鏗鏘有力,令男兒熱血沸騰。

秦陸爲衆人勾畫了美麗的藍圖,這就是浴血沙場的意義所在,也是人生的希望所在。懷揣着希望的奮鬥,纔會令人精神振奮,奮勇向前。

氣氛漸漸活躍起來,衆人觥籌交錯,很快酩酊大醉。

酒宴完畢,秦陸將一干將士送到東陽書院名下的驛館安歇,自回東陽書院練功。

興建酒坊、安置孤兒,秦陸忙活了半個月,平靜的日子終於被打破。

兵部緊急徵調,所有的將士必須在半個月內到京城北大營集合。

這次徵調非比尋常,秦陸本是一介草民,此次不但官復原職,還加了一個前軍將軍的頭銜比起普通的將軍要高上一級。

北大營每日喊殺震天,三十萬精銳日夜操練,只等統兵大帥風寧侯董存義一聲令下,即可開拔。

與此同時,邊塞重鎮雁門關大軍雲集,戰雲密佈,大有一觸即發之勢。

休整了三天,糧草齊備,大軍準備於次日開拔。

秦陸憑藉從軍的經驗感受到這一戰與以往大不同。

以往征戰,都是邊關將帥與對方的小衝突,這一次不但武侯親自出徵,還動用了上百萬的大軍,這是一次重大的軍事行動。

墨鐵龍也參與了這次征伐,他在秦陸麾下擔任偏將軍,而獨孤方在大軍開拔前一日,也趕到了秦陸的軍營。

獨孤方的臉色很難看,是那種沒有血色的白,他的精神也有些疲憊,整個人像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戰陣之上,分心可是大敵,秦陸和墨鐵龍再三追問,獨孤方纔道出原委。

那日獨孤方趕到青州並沒有見到白雪兒,侍女琴兒給了獨孤方一封書信。

信是白雪兒親筆所寫,原來在獨孤方走後兩年,白雪兒迫於家族的壓力嫁給了南宮世家的南宮無雙。

出嫁那天,白雪兒也曾動過逃婚的念頭。可是以南宮世家的勢力,不是她一個人所能抗衡。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女,最終選擇了屈服。

南宮無雙是南宮世家的世子,英俊不凡,對白雪兒甚爲疼愛。白雪兒嫁到南宮世家之後,也就漸漸的將昔日的戀人忘卻。留下這封書信,是不想讓獨孤方惦記。

“奶奶的!”墨鐵龍揮動着流金鐺道:“咱們這就點齊人馬,把南宮世家殺個雞犬不留,那個小娘子也搶回來給獨孤兄做老婆!”


“不必!”獨孤方淡淡的說,他眉宇間的傷痛猶在。

“爲什麼?”墨鐵龍不解的問:“你不是喜歡那個白雪兒嗎,難道你就看着她嫁給別人?”

獨孤方冷靜的說:“起初我也傷心難過,氣得對天拔劍,恨不得立刻衝到南宮世家。可是我仔細想來,白雪兒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選擇,何況她說的也很明白,現在的她過的很快活。”

“不能理解!”墨鐵龍一下子糊塗了。

獨孤方長嘆道:“愛一個人就是要讓她幸福,她已經適應了現在的生活,我的出現只會打破她現有的寧靜。無論如何,我獨孤方曾經愛過,就已足夠!”

說着,獨孤方掣出了腰間的鐵劍。

這柄鐵劍加入了星辰鋼後沉重許多,鐵劍劍身泛着黝黑的光芒,就像獨孤方重燃的鬥志:“秦兄,墨兄,這場大戰我不想錯過,就讓這柄劍飽飲突厥人的鮮血吧!” 雁門關,北漢重鎮。

百丈雄關雄踞在萬仞高山之間,猶如一把鐵鎖牢牢的鎖住北漢皇朝的北大門。

雄關以南,是一望無際的遼東平原,距離上京城不過一千里之遙。

一旦突厥人的鐵騎突破雄關,上京城將無險可守。

風寧侯董存義的三十萬精銳就駐守在雁門關,西突厥百萬大軍則在關外三十里的地方紮營。

中軍大帳內,一干將領分坐兩旁,幾名校尉將旗幟在沙盤上標註出來,敵我雙方的兵力部署,相距位置一目瞭然。

當然,這些只是大體的推測。兵家推崇詭詐之道,有些暗地裏的動作只有兵法大家才能一目瞭然。

風寧侯董存義,武聖級數的高手,曾隨同人皇劉豫征伐多年,戰陣經驗豐富。


西突厥百萬大軍在七賢王鐵木辛哥的率領下兵臨城下,根據斥候來報,還有另外一支約二十萬的大軍在鐵木辛哥側後方出沒。

鐵木辛哥兵臨城下已經兩天,遲遲不見行動,他到底在等什麼?

與西突厥的歷次征戰,北漢皇朝都是堅城據守,奇兵偷襲,這幾乎成爲了慣例。

突厥人喝狼奶長大,彪悍異常,突厥騎兵靈活機動,北漢軍隊很難正面硬撼。這一次,董存義率領百萬大軍出征,他仍然選擇穩妥爲上。

三十萬精銳駐紮在雁門關內,都督韓楓、冷超羣、楊再興等悍將率領本部兵馬共計四十萬人把守雁門關東西兩側的山隘。整個佈防以雁門爲主體,形成一道綿延交錯的防線,就等着鐵木辛哥來攻。

在第三天凌晨的時候,雁門關外傳來驚天動地的怒吼,鐵木辛哥終於發動了進攻。

黎明前的時刻最黑暗,鐵木辛哥的進攻就選在這一刻。

黑色的鐵流席捲而來,在距離雁門關三裏遠,鐵木辛哥的前鋒騎兵停了下來。

一名萬夫長手持三尖刀縱馬而出,在下方用突厥語大聲的叫罵。

兩軍對陣,通常會派一些中低等級的將士出陣挑戰,用以鼓舞士氣。

這次出城的鐵木辛哥帳下有名的悍將阿古兒,身爲武尊天罡境高手的阿古兒曾經斬殺過數百名北漢將士,是有名的殺人狂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