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陽一步上前,與千年屍王來個了驚天大碰撞,解救了陷入絕境的張烈三人。

「逃!」

看見葉陽幫他們擋住了千年屍王,張烈三人並沒有半點感激,而是對視一眼,狼狽而逃了。

「葉陽。」


龍晴是萬萬沒有想到,葉陽這個時候不但不逃,反而還迎上前去,在她眼裡和找死沒什麼區別。

「葉陽,你救了我,我怎麼可能扔下你獨自逃離?」

龍晴咬了咬貝齒,似乎豁出去了,她並不是那種忘恩負義之人,做不出張烈三人那種小人之事。


在她眼裡,葉陽幫張烈三人擋住了千年屍王,而張烈三人連感激的話都沒有說一聲,直接就逃了,和小人沒什麼區別。

「好,龍管事,既然你想留下,那就留下來看看我怎麼收拾這頭妖孽吧。」

葉陽長嘯一聲,臉上升騰出了衝天戰意。

千年屍王出現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絕對遇見對手了。

或許這頭千年屍王,就能讓他經歷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

「人類少年,你確實很有本事,神氣境的修為,居然能擊敗三名一次蛻凡的武者。」

千年屍王盯著葉陽,嘴裡發出來了令人感到很不爽的陰笑:「不過讓我感到不解的是,剛才那三人要殺你,你為什麼還要幫助他們?讓我吸光他們的血多好?你不也可以出一口惡氣?」

「哼。」

葉陽冷哼一聲,「像你這種妖孽,人人得而誅之。」

眼前的千年屍王雖然和他沒有什麼仇怨,但從千年屍王出現的那一刻,他就打定主意,絕對不能讓對方逃了。

一頭千年屍王若是逃了,要是到處為非作歹,整個萬葯空間都將會是生靈塗炭。

萬葯空間,是狩獵大會的試煉空間,到裡面來的人,都是各方勢力的精英弟子。

但這頭千年屍王,除了葉陽,也只有那些大勢力的二次蛻凡武者才能將其擊敗,這種級別的武者,兩個巴掌都能數的出來。

而參加狩獵大會的弟子有三千餘人,單獨的一次蛻凡若是遇見千年屍王,都有可能飲恨當場,更別說那些還沒有蛻凡的弟子了。

因此,為了避免千年屍王禍害那些弱小弟子,葉陽不得不站出來,當場將其鎮壓。

雖然他並不是什麼聖人,但他一個人類,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一頭殭屍出去禍害人類的。

「說得好,像你這種殭屍,已經死了也要出來為非作歹,人人得而誅之!」

龍晴一臉的贊同,同意葉陽所說的話。

但是,她眼裡卻是充滿擔心,眼前的千年屍王跟普通的一次蛻凡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甚至連二次蛻凡的武者也能戰鬥,僅僅只有築基九重神氣境的葉陽,真的會是對手么?

突然,她取出來一枚傳音玉簡,發出一道信息后,才鬆了口氣。

「葉陽,我已經通知我同門的師兄師姐了,一次蛻凡巔峰的張泉師兄,二次蛻凡的飛雨師姐,半個時辰內就會趕來這裡,將這頭千年屍王擊殺!」

龍晴盯著遠處的葉陽,暗暗在心底道:「你我聯手,要纏住這頭千年屍王半個時辰,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葉陽,我來助你!」

龍晴嬌喝一聲,要上前幫助葉陽,葉陽卻是搖了搖頭,道:「龍管事,你還是好好休息吧,上次我欠你一個人情,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讓你動手了,這頭妖孽,交給我一個人就行。」

「好吧。」

看見葉陽似乎十分自信,龍晴終於點了點頭,她也是從此時葉陽的身上感受到了衝天戰意,那種戰意,猶如上古戰神,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害怕,這不是無畏,而是真的擁有強烈的自信。

擁有這種自信的人,往往都能成就大事。 「哈哈哈。」

千年屍王突然大笑起來,看死人一般看著龍晴和葉陽兩人:「到了這個時候你們兩人還有閑心爭來爭去,以為聯手就能對付我?今天你們兩個人,都要成為本王的祭品!」

「大言不慚。」

葉陽冷哼一聲,嘴裡雖然如此說,但他眼眸里卻是帶有凝重。

眼前的千年屍王,和他在群魔山殭屍山谷里遇見的那頭淡金毛女殭屍,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那女殭屍身上雖有金毛,但顏色暗淡,頂多**百年,並不是真正的千年屍王。

而眼下這頭殭屍,渾身上下的金毛亮的跟黃金一樣,戾氣滔天,絕對是那種達到了一千**百年的存在,再有一兩百年,就能二次蛻凡。

殭屍,是由死人的屍體常年吸收地底的陰冷屍氣誕生而出的怪物。

殭屍的年齡越高,修為就越強。

一些人死了萬年,轉變為殭屍,就是萬年屍王。

這種萬年屍王,大陸上並沒有出現過,人類是不可能允許有殭屍成長到這種地步的。

若是出現萬年屍王,整個神州大陸都是一場災難。

眼前的千年屍王,再有一兩百年就能二次蛻凡,如果能離開萬葯空間,走到外面的人類世界,也是一場災難。

葉陽現在站出來,就是為了阻止災難的發生。

「大言不慚?」

千年殭屍聽見葉陽的冷哼,嘴裡發出來令人心悸的冷笑:「是不是大言不慚,等會兒你就知道了,死吧,成為我的祭品吧。」

咚咚咚。


兩米高身軀的千年屍王腳踏大地,彷彿一頭巨象進行踐踏,大地都在顫抖,向葉陽橫衝而來。

在衝來的同時,千年屍王布滿金毛的手臂一張,出現了強烈屍氣,凝聚出來一口長矛氣兵,對葉陽進行刺殺。


千年屍王這口所凝聚出的氣兵長矛,是那種最濃烈的屍氣凝聚而成,如果洞穿在人身上,就算不會立即要人命,被屍氣入體,也要身受劇毒,輕則慘死當場,重則被同化成殭屍,成為被人控制的行屍走肉。

被屍氣入體,人死了還好,什麼都不知道,若是成為人不人鬼不鬼的殭屍,那真的就墜入地獄了,造出來的殺孽九死都不能超生。

眼下的千年屍王一出手,就是歹毒的攻勢,對葉陽抱了必殺之心。

轟!

滔天屍氣,閃現在長矛的周身,帶著烏黑光芒,直奔葉陽的腦門。

砰!

葉陽一掌打出,雷光閃爍的掌印出現,轟擊在了那口刺來的長矛身上,立即爆炸而開,連石頭都能震碎成齏粉的爆炸力,卻連千年屍王手中的氣兵毫毛也沒有傷到。

「哈哈哈,螻蟻,我的氣兵是由我體內最純凈的屍氣凝聚而成,豈是你一個小小螻蟻就能擊破的?」

千年屍王得意大笑,長矛一刺:「你還是躺下吧。」

砰砰砰!

葉陽冷哼一聲,雙掌齊發,像打沙袋般瞬間打出十幾掌,要對千年屍王的氣兵進行連連轟擊。

一道掌印不行,積少成多,也是一股無法抵擋的大力量。

「瞬息十幾掌?」

千年屍王臉色一變,發出來陰冷的笑聲:「的確是小看了你,不是普通的神氣境,就你這一手段,已經堪比一次蛻凡了。可惜,你遇到了我,再有手段也是困獸之鬥!」

「給我刺殺了!」

千年屍王暴吼一聲,手裡的烏光長矛連番刺出,瞬息間就刺出了十幾下。

每一刺,它的矛尖都準確的刺在了掌印之上,葉陽所打出的十幾道掌印,頃刻間就完全被千年屍王刺爆了。

掌印雖然爆了,但卻炸裂成了漫天的雷弧,形成一片雷海,順著千年屍王的長矛,企圖向千年屍王的身上蔓延。

「我可不是那些小殭屍,雷霆之力對我沒用。」

千年屍王洞穿了葉陽的企圖,手中長矛一震,烏光一閃,雷弧就被震散在空中,噼里啪啦的聲音消失。

「死!」

千年殭屍沒有半點停留,在破掉葉陽掌印的下一刻,長矛就帶著衝天屍氣,向葉陽刺殺過來。

這個時候,千年屍王的長矛已經到達葉陽身前,下一個呼吸,就能將葉陽的身軀洞穿。

突然,葉陽手裡也出現了一口長矛,是一桿青銅長矛。

狼神之矛,被他取了出來。

葉陽是要用這口靈器,來和千年屍王進行近距離的拼殺。

「啊啊啊,葉陽,你小子竟敢把本王關在儲物袋裡這麼久,可憋死本王啦!」

狼神之矛一出現,就傳來了千年狼妖的怒罵聲:「現在本王已經恢復傷勢,看你小子還能追住本王。」

狼神之矛一出來就想逃離,但是,它駭然的發現,無論它如何用力,吃奶的勁都使用了出來,還是不能掙脫葉陽的手心,彷彿葉陽的手掌,就好似巨鉗,狠狠將它夾住,沒有半點逃離手心的可能。

「怎麼會這樣?這才過去多久,這小子又變強了?」

千年狼妖氣得大罵,「小子,趕緊把本王放開,本王那是要成為神器的存在,怎麼可能屈居於你一個小小人類手裡?」

它的話才剛剛說完,一口烏光長矛,忽然出現在了它的視線里。

本來狼神之矛出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葉陽的身上,現在才發現自己的身體,正朝一桿長矛撞去。

而且那長矛的主人,居然是一頭千年屍王。

「千年屍王?」

發現千年屍王的千年狼妖,嘴裡發出了慘烈的叫聲:「葉陽,果然你小子只要將本王拿出來,肯定就沒有半點好事。什麼人不去招惹,你小子居然招惹一頭千年屍王?難道你小子已經成功蛻凡了?」

「什麼,你小子還是神氣境,神氣境你居然招惹這頭眼看就要二次蛻凡的千年屍王,嫌命長啊?」

「啊啊啊,本王還不想死,你小子趕緊把本王放開。」

狼神之矛對葉陽連連怒罵,對面千年屍王刺來的長矛將它嚇破膽了。

「再聒噪,信不信我將你神智抹去?」

葉陽拋出來千年狼妖最怕的殺手鐧,果不其然,他的話一出,手裡的狼神之矛立即就老實了,哪裡還敢有半點不滿。

「咦?會說話的兵器?

對面刺來的千年屍王,盯著葉陽手裡出現的青銅長矛,舔了舔嘴唇,有毫不掩飾的貪婪:「居然是一件靈器!簡直是天助我也,剛好本王就使用的是長矛,有了這件靈器級別的長矛,本王實力又會暴漲一個層次。」

「什麼?你一個醜陋的殭屍說什麼?」

狼神之矛突然怒了,「你一個小小殭屍,居然在本王面前自稱本王?是不是活膩了?老虎不發威,你還真將本王當成病貓了?還想使用本王?本王就是給葉陽這小子用,也不會給你一頭殭屍使用。」

「一件靈器也敢如此囂張?」

千年屍王被千年狼妖那『醜陋』兩字氣得不輕,當即就冷笑起來:「等將你搶到手,直接抹去你的神智,看你一個小小的器靈還敢不敢如此囂張。」

「驚天矛法,給我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