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陸浩紅着臉推開308包房的門時,李麗麗已坐在包房的沙發上,嘴裏叼着一根菸,神情悠閒極了,如果她不是坐在KTV的包房裏,她哪性感優雅的姿態,誰也想不到,她就是一個帶小姐的媽咪。李麗麗一見陸浩,就輕聲細語的說道:“陸浩先把門關上,到我這邊來坐,記住,以後到這裏來要先敲門,沒有允許千萬別進來“

這聲音把陸浩的骨頭都聽酥了,心裏想,這又不是什麼軍事要地,用得着這麼嚴肅嗎?就在他轉身就要坐下時,靠牆邊傳來了換衣服的聲音,房間裏因爲開着哪種唱歌時用的燈,光線有點暗。陸浩聽到聲音後,這才定睛一看,天哪!原來就在沙發的另一端,有兩個小姐正在換衣服,她們只脫的剩下了胸罩和內褲,看到陸浩後一點緊張的神色都沒有,有一個還對陸浩做了個鬼臉。

把陸浩弄得有點不好意思了,他在離李麗麗一米左右的地方坐了下來,他這才明白了李麗麗剛纔的一番話。“喲!你比大姑娘臉皮還薄啊,看把你給羞的“李麗麗輕笑着,把屁股朝陸浩坐的地方挪了挪,陸浩感到李麗麗身體的某些部位已碰到了他的胳膊,心裏不由得一顫。

衣服很快就換完了,兩小姐一出去,李麗麗就發起了嗲來。“我說陸浩啊,姐難道長的這麼嚇人,你從進來到現在,沒正眼看我一眼,雙眼盯着黑乎乎的牆幹嗎,那上面又沒有花。你小子真沒良心,姐爲了你,捱了彪哥兩記耳朵,你不會裝做不知道吧!那我這打捱的可太不值了“

陸浩聽李麗麗這麼說,心裏覺得還真有點過意不去,忙收回了視線,輕輕的一回頭,和李麗麗的目光撞了個正着,這目光對在一起,陸浩覺得就像是兩條高壓電線碰在了一起,馬上放出了藍光。這麼近距離,陸浩總算是把李麗麗這個人看了個清清楚楚。一張算不上很美的臉,五管確是排列的很到位,尤其是她一雙會說話的眼睛,再加上一張嬌豔欲滴的小嘴,讓她有了一種不一樣的女性美。

陸浩兩隻眼睛一動不動的盯着李麗麗的臉,畢竟是女人,更何況她們還是第一次真正見面,李麗麗含羞的低下了頭。陸浩這才感覺到自己有所失態,忙把光目向下一移,天哪!這裏也是禁區,他看到了李麗麗快要撐破衣服的兩團豐滿。接着再往下把光移,他又看到了李麗麗裸露在旗袍下面的一條美腿,年青氣盛的陸浩差點兒沒有把握住自己,只覺得混身的血液直往腦門子上竄。

李麗麗在這方面是江湖老手,她看到了陸浩的窘態,英雄難過美人關,這句話用在陸浩身上也不爲過,看來她的哪兩巴掌沒有白挨。這一兩年來,她都一直在物色能鎮的住彪哥的人出現,哪天陸浩的閃亮過招,加上龍哥的狼狽敗回,她頓時感到陸浩就是她找了多年的哪個人,但她沒有必勝的把握,她還是抱了試一試的心態。

沒想到,事情竟然朝着她有利的一方發展了下來,她從心底裏偷偷的笑了。 陸浩慢慢的把心平靜了下來,他爲自己這種行爲感到不屑,他這人爲人剛正,但從小就嘴乖,陸浩把持着禮貌,把頭微微一偏,對着李麗麗說道:“麗姐,上次的事不管是你有意還是無意,我都要謝謝你,現在又要在你的手下做事,還請多多關照。今晚你找我過來不知有什麼事情,你儘管吩咐,我一定照辦”

李麗麗一聽,哈哈大笑道:“還真看不出來啊,你不但功夫好,人也長的帥,就連這張小嘴也討人喜歡,怎麼沒事就不能找你過來聊聊。哎呀!這個彪哥,真是上年紀了,膽子也小多了,包間裏有什麼事,對講機上一呼,不是全知道了嗎,還按排你巡什麼邏,以後不用這樣做,太累了,有空就到這裏來,這裏美女多,大家說說話,時間也會過的快點”

陸浩心裏清楚,這李麗麗不可能是爲了找他光說這麼幾句話吧,不過他從李麗麗的話語裏聽出,她對彪哥心裏多少有點看不起的意思。果不其然,李麗麗話鋒一轉“哎!我說陸浩啊! 你真是小菊男朋友嗎,感覺有點不像?你就實話實說嗎!“陸浩不清楚李麗麗爲什麼忽然問這個事,他說不是嗎,他都和小菊睡在一起了,這該怎麼回答纔是好呢?

陸浩略一思考,他怕時間長了引起李麗麗的懷疑,忙說:“是的啊,我們是老家裏定的娃娃親,這次她出來是就把我給帶了過來“

“不是吧,既然你們是這種關係,爲什麼聽她們幾個小姐妹說,晚上你們房間裏一點動靜都沒有“李麗麗打斷了陸浩的話,兩隻眼睛盯着陸浩的面部表情,生怕陸浩說假話似的。

陸浩把眼睛一眨,問李麗麗道:“要什麼動靜,晚覺嘛!還要什麼動靜!“

李麗麗看陸浩這麼的傻,把她笑了個前附後仰,兩隻手不由自主的就抱住了陸浩的一隻胳膊,兩隻大豐滿在陸浩的胳膊上一蹭一蹭的。

隨着時間的推移,生意一下忙的不可開交,李麗麗哪有心思和陸浩坐在一起開玩笑,她要帶領小姐們去撈金了。於是陸浩也走出了308,開始了自己的工作,不管是有必要還是沒必要,反正都是自己第一天上班,他要好好表現一下自己,少得被別人說閒話。

陸浩剛換下自己的工作服,正準備下班時,小紅走了過來“咳!怎麼樣,感覺如何?我們一起回吧,正好和你搭個伴,要不我又要打車回去了“

陸浩點了點頭,笑着說:“還行吧,要說感覺嗎?就是美女多,特點嘛?就是你們這些美女的衣服穿的都特少,是不是爲了省布料“陸浩今天的心情還不錯,所以就逗小紅多說了兩句。

小紅沒想到這陸浩也有幽默風趣的一面,逗的她是笑聲不斷,就在快要出帝豪的大門時,陸浩這才發現小菊不在,就忙問小紅“哎!小菊人呢?怎麼沒有看到她“

小紅把嘴一撇,說道:“哼!她早都回去了,這會兒恐怕睡的正香呢!不是我說她,小菊這人太死板,既然選擇了這一行,就應該放開點,不讓哪些人在你身上佔點小便宜,他們哪肯捨得化錢,這不我今天晚上都出臺三次,客人來了都點我,她可倒好,就出一次臺,要不是麗姐照顧她,她今天晚上就白來了。人長的漂亮不會利用,那也是白瞎”

一個晚上下來,陸浩基本上明白了這些所謂的小姐所從事的工作,小紅這樣一說,陸浩就基本明白了她說的意思,真是人和人不一樣,爲了錢,有些人就寧願付出一切,而那些較少數的人,還在死守着她們心裏的最後底線。小紅和陸浩走在大街上,陸浩這時才發現這個城市真的好大,尤其是沒有了車的馬路,現在看起來空曠極了。

小紅走着走着,手就很自然的挽在了陸浩的胳膊上,還把自己的頭輕輕的倚了上來,路人還以爲她們是一對午夜散步的小青年呢!陸浩想推開小紅,但還是忍住了,他不想傷了小紅的心,一個大男人,借臂膀給女人靠一下又能怎樣,他還沒有小氣到這種地步。

小紅見陸浩沒有拒絕她的樣子,心裏多少有點高興,她不由得脫口而出:“陸浩,要不今晚我們別回去了?“

“別回去了,那到哪兒去呀,這麼晚了“陸浩有點摸不透小紅的意思。

小紅假裝生氣的摔了一下陸浩的胳膊,幽幽的說道:“真是一個呆子,我們就不能去開個房,反正你和小菊之間是假裝的,通過我的觀察,你們之間沒有任何的關係,而我又是自由人,良辰美酒,機會不是常有的,你說行嗎?小紅有點撒嬌的把臉在陸浩胳膊上蹭來蹭去,陸浩還真有點招架不住了。

開房,多新鮮的事,沒吃過豬肉還沒有見過豬跑啊,陸浩對這事心裏還是清楚的,他有點動搖,但很快就勸服了自己,因爲他覺得自己還沒有到這一步,這方面他不想這麼隨便。小紅見陸浩這種態度,心裏難免有點生氣,“哼!什麼人啊,要是別人,第一還要我看上,第二,我不會白付出的,給你小子這麼大便宜,你都不撿,只能說明你笨”

小紅不好意思的放開了陸浩的胳膊,兩個人一路無話。回到住處,陸浩小心翼翼的打開了房門,這才發現房間裏的燈是亮着的,小菊已經睡的很死了,這丫頭今晚是怎麼了,平時睡覺拉上的布簾,今晚竟然一點都沒有拉。陸浩輕輕的走了過去,想把布簾替小菊拉上時,這才發現,小菊一條雪白如藕的玉腿,竟然蹬出了被子之外。

看着小菊如此誘人的睡姿,是男人就會動心,陸浩不由得嚥了咽口水,真想用手在小菊的玉腿上摸上一把,但他還是沒有這樣做,他一狠心,一把拉過了布簾,關了燈,倒頭在沙發上,用被子把自己的頭包了起來,他想把自己的**就這樣的熄滅。

慢慢的他進入了夢鄉,睡夢中他彷彿聽到了小菊的哭泣聲。 時間不經意間就從手指縫溜走了,陸浩到帝豪上班也有半月天氣了,這裏的一切,他也慢慢的熟悉並已習慣了。這項工作對於他來說,確實也太簡單了,在他上班的半個月裏,基本上沒有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小紅和小菊照舊從事着自己的工作,在她們眼裏面,能賺到錢是最實在的事。

倒是李麗麗這個女人,對陸浩格外的照顧,時不時就讓陸浩到308包間躺會兒,有時她還不知從什麼地方弄來些水果之類的小吃,偷偷的送給陸浩吃,有時也會開點帶渾的玩笑,大有挑鬥陸浩的意思。陸浩雖然表面上沒動聲色,但弄得他心裏還是有點癢癢的。

耳濡目染,陸浩也明白了這裏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他不能再清高了,如果再不隔入這個環境,他有可能被這種環境所淘汰掉。陸浩想到這裏時,手不由得摸了摸口袋,這裏有小菊借給他的五百塊錢,現在又剩不多了,還好住房他沒有掏錢,要不他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八點多,這種地方的生意算是剛剛起步,陸浩例行公事的在各個房間裏走了一遍,看看沒什麼事,就站在通道里看美女。這些天,李麗麗不知從哪裏又弄來了幾個小姐,人長的確實沒的說,再加上李麗麗的親手包裝,這幾個小姐到帝豪沒幾天,就搶足了風頭,客人一來就點她們的藝名,什麼點點,小小,都是些一聽就讓人愛戀名字。


陸浩剛從通道的轉角處過來,就碰到了哪個叫小小的小姐,她今天來的有點晚,看樣子剛從換衣室出來,一身黑色的迷你超短裙,領口低到了極限,略一彎腰,裏面的寶貝就可以一覽無遺,尤其是哪裙子,下邊剛好遮住她那迷人的圓胴。陸浩的眼睛一掃到她那雙雪白的玉腿時,心跳好像都加快了速度。

小小一碰到陸浩,馬上止步,紅紅的小嘴脣一動:”喲!帥哥,忙着呢,問你個事怎麼樣“小小說着,看身後沒有人,就上前一步,把她那條粉嫩的小手搭在了陸浩的肩上。

陸浩經過這些天的鍛鍊,已經習慣了這些,但小小這麼性感的人,又是這麼親密的接觸他,心裏還是不由得一顫。他強裝鎮定問小小道:“什麼事美女?“跟人說人話,跟鳥學鳥叫,陸浩已學會了這裏的口頭用語。

小小把身子往陸浩身上又湊近了一點,頓時陸浩鼻子裏飄進一股很濃的香水味,小小把小嘴往陸浩耳邊一貼道:“麗姐今天的心情好不好,她現在在哪個房間“小小這種舉動,差點讓陸浩發狂。

“還好吧,她好像剛進了316“陸浩說這話時,聲音都有點發抖。

“謝謝你!“小小轉身離開時,在陸浩的臉頰上輕輕的親了一下,陸浩就像被電擊了一般,整個人傻在了哪裏。

就在這時,小紅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把胸前的兩團豐滿弄的上下直顫,大有一躍而出的感覺,“哎!傻看什麼,叫你看你又沒膽看,316包間出事了,麗姐叫你快點過去“小紅一臉的正經,陸浩這才收起了笑意,一個箭步就竄了出去。

316包房,屬於大包房,裏面坐十幾二十個人,一點都不覺得擁擠。陸浩衝進包房時,裏面已經亂成了一團,看形勢是兩拔人,靠牆邊站着五六個年齡參差不齊的男子,看樣子是老闆之類的人,而在門口,有四個穿着亂七八糟的青年男子,每人手裏還拿着一個啤酒瓶,欲往裏面衝,看樣子是想打裏面的哪夥人。

李麗麗夾在中間大喊着,可是門口的哪四個人根本不買她的賬,還有幾個小姐被圈在了裏面,出又出不來,只有大叫的份,陸浩一眼就看出,這些人裏面還有哪個小小。情況危急,不容陸浩胡思亂想,他一步衝了進去,站在了李麗麗的身邊,李麗麗一看陸浩來了,就像落水的人抓住了救命草,雙手死抱着陸浩的胳膊不放。

陸浩感到了她胸前的柔軟,但在這種場合,豈容他有這種享受,陸浩回頭對李麗麗說:“沒事,你放開手,站一邊去,別防礙我手腳“李麗麗一聽,明白了陸浩話裏的意思,迅速的退到了一邊。

陸浩這才一抱拳,衝那夥人說道:“朋友!請給個面子,大家有事說事,別動武傷了和氣,有話好好說“

“你丫的誰啊你?滾一邊去,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嗎?小心我一酒瓶給你開個瓢“這四個人裏面,有一個身材微胖,留着平頭,露着一口大黃牙的傢伙,氣焰很囂張,看來他是這些人裏的一個頭。

陸浩強壓着心裏面的怒火,他知道來者肯定不善,弄不好會出大亂子,所以他還是滿臉微笑的說道:“朋友話說遠了,這裏的安全由我來負責,所以我必須說話,如果你們想鬧事,哪就請到外邊去“陸浩的話說的心平氣和,但話裏面已帶有了不客氣的成分。

“軍哥,和這小子費什麼話,管他是幹什麼的,擋咱弟兄的路,一就是滾,二就是躺在這裏,他既然不識好歹,那我們就先廢了他現說。好霸道的口氣,好像他們就是這個世界的主宰着。這話是站在大黃牙身後,一個個子瘦瘦的傢伙說的。

陸浩從瘦高個話裏聽出了點門道,軍哥,這是道上人對老大的稱呼,看來這些人確實不是善類。但陸浩就是彪哥派在這裏看場子的,這裏有事,他豈能不管,這不是他陸浩的爲人。這時就是他想撤都來不及了,大黃牙就是這夥人所稱呼的軍哥,衝了上來,掄起酒瓶,就朝陸浩的腦袋上砸。真是心黑手辣,這一瓶下去,如果打實了,沒幾個人能站着走出去。

陸浩身後的小姐們,發出了一聲驚呼,就在酒瓶帶着一股勁風,呼嘯着奔陸浩頭上而來時,精彩的一幕出現了,不明白這裏情況的人,還以爲這裏是在拍電影呢! 只見軍哥手裏的酒瓶快要砸到陸浩腦袋上時,陸浩站在原地未動,把他身後帝豪的小姐們嚇的出了一身冷汗,李麗麗當時就叫出了聲,她不相信陸浩的腦袋比酒瓶還要硬。在大家爲陸浩正在擔憂時,陸浩的身子忽然向後直直的倒了下去,那速度也不是一般的快。

軍哥原以爲這一瓶就可以把這傻小子搞定,沒想到他竟然有此一招,酒瓶沒有擊中預定目標,上面的力量頓時卸去了大半。陸浩的身子向後倒到九十度的樣子時,猛的一下停在了半空,緊接着雙手交叉着朝上一遞,剛好把軍哥的手碗夾在了中間,一翻身,雙手一用力,酒瓶已到了陸浩的手中。一肘搗出,正中軍哥胸口。

只聽得軍哥一聲尖叫,往後直退三四步,臉色蠟黃。陸浩這招快如閃電,外行的人根本沒有看到軍哥是怎樣中的招。陸浩這招下手有點重,因爲他徹底惱火了,因爲他痛恨像軍哥這種心黑的人,一交手就想制人與死地。一不做二不休,陸浩不等軍哥的那幾個手下先動手,他就先衝了過去,一陣乒乒乓乓過後,軍哥的三個手下,除一個跑出了門外,剩下的兩就直接躺在了地上。

沒想到事情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原本強勢的軍哥,在陸浩一陣強攻下,全敗,而且敗的是很狼狽。他帶着他的弟兄們退出包間時說:“這事沒完,你等着吧!”陸浩看着他哪泛着兇光的眼睛,就知道這個樑子又結定了。

李麗麗一看這夥惡神走了,又頓時恢復了她的常態,她對那幾個嚇的臉色蒼白的男子說道:“王總,這裏沒事了,一場意外,擾了你們的興,我給你們換幾個剛來的小姐,陪你們唱唱歌,也有會跳舞的,反正讓你們盡興就好“李麗麗不虧是幹這行的,三意兩語就把那夥人給安定下來。

那幾個人隨機坐了下來,有一箇中年男子對李麗麗說:“李小姐這裏不虧是藏龍臥虎之地,小姐是漂亮的一塌糊塗,而且這小夥子的身手,在整個A市也找不出幾個,看來在你這裏消費還是很有安全感的嘛。來小夥子,這張名片拿着,以後有什麼事,儘管來找我“這王總說着,把一張名片老遠的遞向了陸浩。

李麗麗哈哈大笑着,替陸浩接住了名片,隨手又遞給了陸浩,陸浩在擡手接名片時,才發現自己的手指不知是撞到了什麼利物上,被劃開了一條小口子,而且還滲出了血。李麗麗也看到了,臉上露出了愛惜的神色,她安排好包間的事,就帶着陸浩來到了308包間,這個時間是生意最好的時段,所以包間裏沒有一個人。

李麗麗找了一塊創口貼,很溫柔的給陸浩貼好了傷口,這才把屁股朝陸浩坐的地方挪了挪,身子緊挨着陸浩坐了下來,並把一隻手伸了過來,攔在了陸浩的肩膀上,這種溫柔之鄉,陸浩何曾有過,他明顯得感到了李麗麗胸前的豐滿,緊貼在他後背的感覺真好。

李麗麗把她那張迷人的小臉朝陸浩一偏,說道:“今晚多虧你了,姐在這裏謝謝你,今後遇到這種事,你就放手去幹,出了事姐扛着,沒你什麼事“陸浩這纔想起,今晚到底爲什麼和人家打架,總該有個原因吧,就在他正想問時,小小推開門走了進來。


李麗麗不好意思的把手從陸浩的肩上放了下來,但身子沒動,依然緊挨着陸浩。“你發什麼騷啊,一個晚上不出來你就受不了哪!說好的不讓你出來的,這下可好,你滿意了吧,如果今晚不是陸浩出手,這會兒他們不弄死你纔怪“李麗麗忽然對小小發起了威,聽的陸浩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頭。

小小嚇壞了,上前一步,差點沒有跪在李麗麗的面前,平時的美麗與嫵媚頓時蕩然無存,小小帶着哭腔說道:“麗姐,是我不好,今晚沒有聽你的話,但是那個王老闆打我電話,我沒法就趕過來了,沒想到軍哥他們就追了過來,你可不能不管,我是衝着麗姐的面子,才從麗華跑你這兒的“

“你她媽的費什麼話,我說不管了嗎,以後好好幹,聽話着點,今晚的事就到這兒結束,可是人家陸浩爲了你的事都受了點輕傷,你還不去弄點小酒過來 ,我們倆陪他喝兩杯。長點記性,下次進來時敲門,破了規矩,小心我打斷你的狗腿“李麗麗發起威來就像一隻母老虎,完全沒有一點女人味。

剛步入社會的陸浩,對女人沒有太多的瞭解,尤其是出入這種場合的女人。在他的心裏面,女人就是一團溫柔的火,會慢慢把男人熔化,他現在就是。李麗麗對陸浩顯出了過分的親密感,又是摟又是抱的,讓陸浩感到既剌激,又可怕,他怕的是,這可是彪哥的女人,這點道理陸浩還是明白的。

陸浩一邊享受着李麗麗的溫柔,一邊試探性的問道:“麗姐,怎麼這麼長時間了沒有看到彪哥,今天的這事,是不是該讓他知道一下,要是明天這夥人還來,這事恐怕就有點不好辦了“

“哼!這個老傢伙,光知道玩女人,我在這裏拼死拼活的爲他掙錢,他卻過的逍遙自在,這會兒不知又醉在哪個娘們的懷裏了。這事肯定要他出面去解決,要不我們要他還幹什麼,那還不如我們自己幹了“李麗麗一聽到陸浩提彪,氣就不打一處來,看來她跟彪哥只是利益關係,沒有一點真正的感情在裏面。

一會兒,小小弄的酒菜回來的,還順便把小紅也帶了進來,李麗麗一看見小紅,就對她說:“今晚你幫我去看看姐妹們,沒事的早點讓她們回去,你要留到最後,不可以開溜“

“喲!麗姐,你這是帥哥加美酒,這麼好的事就沒有我的份,也太令人傷心了吧“小紅嘟噥道。

“你這丫頭,光知道帥哥,你忙你的吧!姐今晚對你有獎賞“李麗麗說着,對小紅眨巴了一下眼,陸浩看在心裏,覺得有點怪怪的,怪在哪裏,他一時還真說不清楚。 美酒佳人,說不上的愜意。陸浩不想和這些女人攪在一起,他心裏清楚,他在這裏上班是爲了一個義字,他不能一走了之,再者他也想給自己一個發展的跳臺,外面工作真的是不好找。第天上班時,陸浩心裏都暗下決心,等身上稍有點錢,他都要儘快的離開這裏。


可是隻要李麗麗這個女人一出現,陸浩就像是着了魔似的,自己完全不能控制和自己,被她身上一種說不出的魅力所吸引着。這不三個人已經開始喝了起來,李麗麗和小小分別坐在陸浩的兩側,那個親密勁讓陸浩的呼吸都有點變得急促。

“陸浩哥哥,你就放開量喝吧,麗姐能親自陪你喝酒,這可是你天大的面子,不就一杯酒嗎,就算是毒藥,你也得喝下去吧!”這小小拿出了招待客人的哪一套,整個胸脯在陸浩的身上蹭來蹭去,這邊又有李麗麗的夾擊,陸浩這個毛頭小子,幾乎有點把控不住自己了。

酒這玩意兒,好處就是能讓人變得誠實。酒後吐真言,這句話一點都不假,當第二瓶白酒喝下一半時,這兩個風騷的女人,就沒有了剛開始時的那種衝動,紅着臉,前言不搭後語的亂講着話,她們完全低估了陸浩的酒量,本來是想把陸浩放倒,從他嘴裏得到一點她們想要的信息,可沒想到的是,陸浩沒喝大前,她們倆卻喝多了。

“陸浩兄弟,不是姐說你,你也太膽小了,一個大男人,在女人堆中還扭扭捏捏,太沒面子了。彪哥哪個老王八蛋,他就聰明,玩女人,用女人給他賺的錢,姐就被他白玩了兩年,姐現在想清楚了,姐要自立門戶,你就跟我幹吧,姐絕對不會虧待你的,弟如果喜歡,姐整個人都是你的”天哪!這女人真是喝多了,連這種話都敢說,陸浩有點擔心的看了一眼醉眼迷離的李麗麗。

酒精不斷在陸浩的體內發揮着極大的能量,陸浩雖然沒被灌爬下,但人也有點迷迷糊糊的感覺。他儘量控制自己不說話,酒是喝多了點,但他心裏跟明鏡似的,越是這種場合,越不能多說話,言多必失。小小見陸浩油鹽不進,她和李麗麗算是用上了全身的解數,這小子高興了只是笑笑,雙手抱在肩上,生怕碰到她們身體似的。

“陸浩哥,不夠爺們,麗姐都對你這樣說了,你也該表個態吧!”小小說着,往陸浩身上一撲,胸前的兩隻渾圓被擠的變了形,就差沒有從低低的領口上跳出來。

女人的心思原來在此,李麗麗看來早有準備,是想拉他反水,如果是這樣,這女人從給他解圍時,就計劃好了這一切,他不過是計劃中的一粒棋子而已。陸浩緊閉着雙眼,他根沒有想到,自己一到A市,就接連二三的遇到了這麼多難纏的事,他總覺得這些事不是偶然,而是有人精心安排的,如果這是真的,這李麗麗可真不敢小瞧她。

李麗麗把頭斜靠在陸浩的肩上,眼睛裏充滿了迷亂的神情,在酒精的作用下,她有點迷糊。陸浩心裏有點犯難,他不知道李麗麗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和彪哥是否能夠搞衡,但對於他來講,這兩個魔頭,哪一個他都惹不起,尤其是他得罪了這樣的女人,將來他的日子會更加不好過。

兩難中的陸浩,忽然心生一計,他何不裝醉,到時就說什麼也不知道。陸浩半眯着眼,偷看了一眼撲在他身上的小小,由於她身子前撲,本來剛好蓋住屁股的迷你短裙就上移,把大半個圓圓的豐胴就露在了外面。陸浩藉着酒勁,壞笑了一下,手就輕輕的撫了上去,第一次摸女人如此性感的屁股,陸浩心裏多少有點忐忑。

當他的手接觸到小小豐滿而又滑潤的屁股時,一股無名的衝動勇上了心頭,他不由得用力在小小的豐胴上狠狠的捏了一下,半迷糊的小小,忽然被人襲擊,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當她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時,她嬌媚的在陸浩肩上用粉拳輕輕的捶了一下“麗姐,陸浩哥好壞,他吃我豆腐”這丫嘴就是甜,張口閉口都是哥,還不知道到底是誰大。

這麼一鬧,李麗麗也坐直了身子,嘻笑着說道:“我還以爲你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原來不過如此”

這時小紅走了進來,她看到這三個人面紅耳赤的樣子,不禁笑道:“陸浩啊!你可真是豔福不淺,左摟右抱的,而且陪你的可是咱夜總會最有名的兩朵花,她們的出場費可不少啊”

‘死丫頭,說什麼呢?我和陸浩兄弟之間能用錢兩字嗎,太俗了。你來是不是有什麼事?“李麗麗打斷了小紅的調笑。

小紅笑着說道:“是啊,肯定是有事,要不怎麼好意思打擾你們的好事。彪哥剛纔打你手機,打了好幾次,你都沒有接,所以就打我手機上了,你快回個電話吧!聽口氣他好像火很大的”

酒精還在起着作用,李麗麗努力的搖了搖頭,她那白晰的美臉,被白酒調上了一層紅暈,略帶有彎曲的燙髮,經她一搖擺,朝四處撒開,這女人確實很美,她的魅力是無形的,怪不得她能跟着彪哥混這麼長的時間。陸浩假裝醉了,半靠在沙發上,一隻手還把小小摟在懷中,手不老實的有小小胸前亂動,弄得小小咯咯大笑。

李麗麗醉眼迷離的看了一眼陸浩,搖晃着站了起來,抓起沙發頭上的小包,掏出手機,打開一看,失聲痛罵道:“這個老王八,打這麼多電話催魂啊。小小你跟我出去一下,這個人就交給你了小紅,今晚就便宜你這個丫頭了”李麗麗說着,又附在小紅耳邊一陣小聲嘀咕,她蠻以爲陸浩真的醉了。

便宜小紅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管它哩!既然演戲,那就演的像點,就在小小剛要起身時,陸浩冷不防又在小小的豐胴上抓了一把,弄得小小尖喊了一聲。小紅狠狠的瞪了一眼小小,一臉的醋意,這些都被半閉着眼睛的陸浩看了個一清二夢。 小紅看着李麗麗和小小坐上了一部出租車,這才上了樓,推開了308包間的門,見陸浩躺在沙發上,已打起了呼嚕。這小子看來是確實醉了,但麗姐走時交待,讓她把剩下的酒想法全灌進陸浩的肚子,難道這小子裝醉被麗姐發現了。小紅走了過去,在陸浩英俊的臉上身不由主的摸了一把,這小子也太氣人了,上次的事小紅還記在心裏,女人有時候就是這麼小心眼。

一場架影響了整個晚上的生意,好多客人都早早的離開了,現在還不到午夜零點,客人走的都差不多了,剩下幾個不要命的楞頭青,還在包間裏死命的乾嚎,小紅就把小菊特意安排在了這個包間,因爲她不想讓小菊今晚先回去,她有任務在身,她怕小菊在不經意間壞了麗姐交給她辦的事。

在迷迷糊糊中,陸浩覺得自己被人攙着,又是上樓,又是下樓的,最後自己好像躺在了一張大牀上,哎呀!這白酒的後勁確實也太厲害了,剛開始,陸浩還強撐着,但當他一閉上眼睛,自己就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意識了,他感覺自己時醒時迷糊,再後來就什麼也不清楚了。

一陣女人的爭吵聲把他從美夢中拖了回來,好久沒有這麼舒服的睡一覺了。陸浩一睜眼,就感覺到有點不對,腦子昏沉沉的很痛,胃裏也覺得非常噁心,他努力的想坐起來,這麼一動,他自己驚呆了,他發現自己竟然是一絲不掛,而且他感到這牀很柔軟,身上蓋的被子也有一股幽幽的清香。陸浩這才覺得,這裏不是小菊的沙發,也不是308的包廂。


他猛的一下坐了起來,眼前的一幕,讓他差點叫出了聲。就在他睡的牀邊上,小紅背朝他坐在牀沿,一眼看去,這女人好像只穿了個非常性感的小內褲,靠房子的正中間,站着穿着整齊的小菊。聽到陸浩起牀的動靜,小紅回過了頭,陸浩差點沒把眼睛閉上,小紅原來上邊戴了個胸罩,帶子是隱形的,所以陸浩從後面看過去,像什麼也沒有穿的一樣。

小紅見陸浩醒了,先發制人,“小菊,咱們可是多年的朋友了,我的爲人你是知道的。昨天晚上我回來的早,你是知道的,我睡覺從來不關門,誰知剛一睡着,就發現有人上了我的牀,他本來就力大無窮,再加上喝了點酒,我那能是他的對手。再後面的事我不用說,你也該聽到了,可把人折騰死了”小紅說着,嬌嗔的看了一眼在牀上發呆的陸浩。


小菊沒想到大清早小紅喊她,卻是讓她來看這一幕,她一時間委屈極了,爲什麼?每次受傷的都是她,不覺得兩行淚水順着臉頰流了下來。小紅一看小菊這樣,心裏冷哼一聲,這傻丫頭還真暗地裏喜歡上陸浩裏,看來李麗麗分析事情確實有一手。

小紅和小菊在一起畢竟也有兩年多的時間了,她不能對小菊太狠,於是小紅笑眯眯的對小菊說道:“你哭什麼啊,我又沒有追究他什麼責任,我只是想告訴你,他上我的牀,不是我勾引他,而是他自願的,聽明白了嗎?“

陸浩聽小紅這麼說,腦子頓時漲的都要爆炸了,他努力的回憶着昨晚發生的一切,打架,喝酒,時間就停止在了308包廂,後面的事他確實一點都想不起來了,他怎麼會跑到人家小紅的牀上來了,到底都幹了些什麼?爲什麼自己一絲不掛,他和小紅之間……陸浩無論怎麼回憶,腦子裏始終是一片空白,他懊悔的倒了下去,一把扯過被子,把自己包了起來。

他聽到小菊哭着跑出了房門,小紅扯了扯被子“哎!別不好意思了吧,是你把人家給上了,感覺是姐上了你似的“陸浩現在聽到這些話,覺得對自己沒有一點的誘惑,反而他覺得小紅說的真噁心。

恰在這時,小紅的手機叫了起來,小紅拿起牀邊手機“喂,麗姐啊!好,好,我馬上打車過來“小紅聽起來很着急,一會兒就聽到她出去關門的聲音。

陸浩回到小菊的房間,看到小菊躺在牀上,一直隔着她們倆的布簾,沒有拉上,小菊兩隻眼睛茫然的盯着天花板,陸浩的進來,沒有引起她任何的反映。陸浩根本想不起,他哪裏讓小菊如此傷心,男人有時候就是比女人笨,要不怎麼說女人是敏感的動物,而不是男人呢。

陸浩極力的找着說詞,就是找不到,出了這麼醜的事,他覺得很是無光,自己等於是被人暗算了,到底有沒有和小紅髮生關係,他真的說不清,這不是冤死自己了嗎!陸浩坐在了沙發上,只有唉聲嘆氣的份。

屋內的氣氛沉悶的可怕,倆個人沒有一個人說話,陸浩畢竟是男人,而且這種不光彩的事是由他而起,想到此,陸浩終於打破了僵局,“對不起小菊,給你丟人了,但我不是故意的,我昨晚喝多了,後面的事我真的不知道,可能不像小紅說的那樣“

小菊呼的一下從牀上坐了起來,臉上還掛着兩顆晶瑩的淚珠,她用手一左右一擦,狠狠的說道:“丟我什麼人,反正你們是你情我願,但讓人覺得不爽的是,你太沒品位了,上了這樣一個人的牀,反過來還被她嘲弄“看來小菊真的是生氣,她已不顧自己和小紅曾有多年的情分,大有一副撕破臉皮的架勢。

陸浩極力的陪着小心,把昨天晚上的事,從頭到尾給小菊說了一遍,小菊聽着陸浩慢慢的敘說,臉上逐漸有了笑容,她也不是很笨的人,看來這件事是一個陰謀,這後面肯定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祕密。小菊忽然想起,她昨天晚上從帝豪離開時,有一個認識她的小姐妹告訴她,小紅扶着陸浩上了出租車,這和小紅說的她一個人先回來,根本就對不上口。

小紅爲什麼要騙她?她到底想幹什麼?小菊一時迷茫了,她覺得帝豪已不是她的好去處了,這裏面的事太多,太讓人不解了,尤其是陸浩來了以後。 陸浩來小菊這裏,也有一段時間了,但倆個人像今天這樣坐在一起談話的機會卻是很少。小菊逐漸平靜了心情,走到桌子邊,從包裏拿出一瓶礦泉水,遞給陸浩,舉手投足間充滿着溫馨與關懷,陸浩面對面享受小菊這種待遇,還真是第一次,每次小菊都是把給陸浩的東西留下,然後壓張紙條就走人,她是個倔強的女孩,她內心的一點意思,不想讓別人看穿。

“陸浩,可能是我害了你,本想幫一下你,沒想到把你卻帶進了這種事非之地。我知道,我不應該對你有什麼想法,因爲我清楚我的身份。說實話,我把你留下來跟我一起住,我多少存了點私心。火車上你的仗義深深的感染了我,讓我一時間感覺到自己找到了依託,但我知道你不屬於這間小屋,可是隻要你多留一天,我睡覺都會感到踏實”

看來是自己太不瞭解女人了,陸浩蠻以爲,他和小菊充其量不過是萍水相逢的好朋友而已,他根本沒有想到小菊心裏會對他多出一分感情,這份萌芽了許久的感情,要不是昨晚這荒唐的一幕,陸浩憑他自己的知覺,小菊和他這樣相處下去,也就是一個最好的異性女友。長這麼大了,只一個人,他才把她歸納到了女朋友之列,那就是大學同學李靜然。

小菊見陸浩一直髮呆,沒有言語,就接着說道:陸浩,你還是離開這個地方吧!這事已過去了,她們不能把我怎麼樣,真正動手的人是小紅,而小紅和麗姐的關係不同一般,這些天我一直都在想這個問題,感覺怪怪的,好像這裏面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陰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