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幾點了,我還得去公司呢!”韓峯揉了揉眼睛,拿過手機看了看,“啊——!都九點了,完了,完了!我得趕緊去公司!”

說着,他就從牀上蹦了起來,飛快的穿着衣服。三下五除二,整個過程大概不到一分鐘,就完成了。那速度,堪比爲了應付檢查的失足女青年的速度!

楊偉也被他給吵醒了,睜着惺忪的睡眼,問:“你幹嘛呢!幾點了?”

“來不及了,我去公司了!”韓峯的話音未落,人已經衝出了房間。

韓峯趕到公司,擡頭看看牆上掛的表,才九點十五。他這才喘了氣說:“還好,沒有晚多少!不然麻煩可就大了!”

他迅速的打開電腦,發現從開盤到現在,還是那樣半死不活的平衡市!


但他,還是快速的翻看了一些品種的K線圖。他的預感告訴他,今天的震動幅度明顯的加大了!

“難道是要打破平衡市了,這下可好了!今天終於可以大賺一筆了!”韓峯迅速的操作着,手指飛速的擊打着鍵盤!

他剛剛把最後一個賬戶操作完畢,就見市場像是發了情的瘋狗,一下子就竄了上去!只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裏,就成交了近百億的金額。隨後不斷的爆出大量,市場也不斷的向上絕騎而去!

韓峯又根據預感的提示,不僅提前在高點處掛出賣單,而且還在高點處放了空單!他這次要來玩兒個大的!

很快,市場一鼓作氣就達到了全天的最高點。隨後,又像斷了線的風箏,瘋狂的向下狠砸!期間居然沒有半點停頓,猶如拋出的石子,直接掉到了水裏。

在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裏,市場就玩兒一次過山車。

韓峯也在這次的波動中,賺了了盆滿鉢滿。他剛纔一供投入了1200萬,就在這半個小時的時間裏,翻了一倍還不止。他剛纔又加了一下,現在所有賬戶裏的錢一共是2800萬。也就是說,除去300萬的本金,他已經賺了2500萬了。

“看來我的任務,是有望完成了!”韓峯鬆了一口氣,他今天是不打算再操作了。因爲根據預感提示的最高最低,就在這半小時之內,都已經達到了!他也不知後市會如何的波動,那樣的話,還不如休息呢!

這時,陳雅璐穿着職業套裝,一搖一擺的走了進來。碩大的雙峯,使得那套裝的扣子都系不上,她豐滿的屁股,似乎也想掙脫那短裙的束縛。再加上她特有的風流氣質,風情萬種的眼神。一進屋,就把日內部的所有目光,都吸引住了!

“這是要玩制服*誘惑嗎?我滴個親孃啊!”吳有德忍不住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這是神馬情況?”連李曉霞,都被這氣場給驚呆了。

日內部所有的小夥伴們,都注視着她。她居然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韓峯!

韓峯還沒反應過來,就見眼前多了兩團白花花的東西。他甚至能看清,白花花頭上的花生米的輪廓!誘人的香氣,頓時衝進了韓峯的大腦!他已經不會思考了,因爲他幾乎把臉埋到了那白花花的中間!

這可不是韓峯的錯,是陳雅璐故意貼上去的!但是別人可不是這麼想的,尤其是吳有德!

“尼瑪,這貨也太特麼色了,見着女人就走不動步!誰他都想霸着!我怎麼就沒這機會!這騷娘們,早晚上了她!”吳有德這麼想。

此時的韓峯,沒有任何想法,他正陶醉在這雪白當中!

陳雅璐俯下身,幾乎都貼着韓峯的臉了。在別人看來,就是陳雅璐正摟着坐在那裏的韓峯。

韓峯都能感受到,陳雅璐呼出來的熱氣,一股一股的吹在臉上,無比的誘惑。

“再過兩週,我們公司要舉行投資知識講座,到時候你就代表日內部,給那些客戶講解一下日內交易,你先準備一下。”陳雅璐的聲音溫柔無比的說道。“我還要告訴楊經理一下,先走了!”

說完,踩着那高跟鞋,一步一搖的走了。

“尼瑪,至於麼,不就是個通知,打個電話不就得了?非得跑過來,整的老子心裏翻江倒海的!”韓峯在心中腹誹着。

韓峯心裏還在糾結陳雅璐的時候,他的電話響了。

是夏武打來的,說是大眼人有了重大的發現,讓他趕緊到一品軒茶樓。韓峯正好也沒什麼事,跟楊小春請了個假,就打車來到了一品軒。

“老大,你來了!”大眼人一見韓峯,立馬迎了上來。“我聽夏武說了你的事,老大不愧是老大!現在您可是紅衣會的紅人啊!到時候黑子也過來,咱幾個聚聚!”

“好啊!好久沒見着你們了,是該聚聚!怎麼樣,最近過的還快活吧?”

“韓峯,可以啊,連大眼人都認你當老大了!”夏武見大眼人和韓峯好像不是一般的熟,他居然還叫韓峯老大,那還真不簡單!

要知道,這個大眼人,雖然人混的不咋地。但可是個眼高於頂的,極其自傲的一個人。一般的人,他看不上!如果不對脾氣,既然你再大的能耐他也不屌你!如果他看你順眼,哪怕你就是個要飯的,他也把你當朋友看,他就是這麼個人!

“哪裏是什麼老大,就是一個稱呼,稱呼而已!”韓峯謙虛到,然後話題一轉,問大眼人:“怎麼樣,發現什麼祕密了?”

“是這樣!”大眼人喝了一口茶,“今天一大早,我就見施澤勳揹着個包出去了,也沒有開車。我就覺得不對,於是我就跟着他。正常情況下,他都是開着車去上班的,今天沒開車,說明今天不正常。”

其實,還真就是這麼回事!今天施澤勳約了一個人見面,這個人是他的學姐,也是他大學時追求的對象,更是他現在的相好,她就是曹玉珍!

他們其實經常見面,不過這次卻與以前不同。以前見面,是爲了解決心理上的思念和生理上的滿足,這次見面是爲了實際的工作!

昨天晚上,他陪王副市長跟一個大老闆吃飯,無意中聽王副市長說起的。

“聽說,新來的王書記,要把自己的祕書調到下面,擔當個實職!看來,他也馬上就要當咱市的一把手了!這是在排兵佈陣呢,關鍵崗位還是得有自己人!”王副市長這樣對那個老闆說。

雖然王副市長只是隨口那麼一說,但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施澤勳立馬感受到了裏面的機會。既然王書記要把祕書調走,那麼就要另外配祕書,那不就是機會了嗎?

這個王副市長幹完這一屆,馬上就要退休了,根本沒有再進步的可能了。跟着他死磕,到頭來自己很可能是竹籃打水。 閃婚成愛:前夫請出局 ,自己幹什麼?

現在王副市長都沒有什麼實權,何況到時候?那隻能,隨便給自己找個破地方一扔,沒人管了!那還不如趁現在,趕緊找好下家,拍屁股走人!


現在最好的下家出現了,那就是王書記。他可算是年輕幹部,馬上就是一把手了!只要不出現什麼失誤,幹個一屆兩屆,再往上進一步的可能性很大!那作爲他的祕書,你說能不進步?

施澤勳的小算盤,打的啪啪直響!

這不,他一大早就趕緊約了老相好曹玉珍,出來見面。雖然,他們夫妻關係不怎麼好,但是最起碼還是有信任的!當然,這不是指生活上的信任,而是說在工作上,他們肯定會互相幫助的!不然,對誰都沒好處!

“勳哥,什麼事這麼急啊?”曹玉珍今天看起來,氣色不錯!她雖然比施澤勳大,但還是喜歡叫他“勳哥”。

一見面,曹玉珍就問了起來。

“玉珍,來我們找個地方說!”說着施澤勳就拉着她,往一個早餐店走去。“在外面說不方便!”

“要不咱們去開個房間吧!我正好也想了!”看來曹玉珍還真是慾求不滿啊,昨天也不知跟降龍長老要了幾次,估計把降龍都榨乾了!現在居然又想要,看來真是如狼似虎啊,根本喂不飽!

“一會兒,我還有事,來不及!”施澤勳說着,在曹玉珍的臉上親了一口,“到下午吧,我要有時間,給你電話!”

“是這麼回事!”施澤勳剛剛坐下,就把昨晚聽到的消息,和自己的打算,都告訴了曹玉珍,“所以呢,我要你覈實一下。如果是真的,一定要力薦我來當這個祕書。”

施澤勳說到這裏,還重重的拍了下桌子。然後接着說:“要是我當上了,那咱們也方便多了不是?”

看着一臉***的施澤勳,嬌嗔道:“死相!那你下午來找我,還在老地方!” “哎哎哎,等一下!”施澤勳趕緊攔住了她。

“幹嘛?”

“玉珍,你今天的氣色真的很好!是不是吃飽了?”施澤勳追上去,調笑的說到,還用手在她那肥臀上,使勁摸了一把。“昨天又去找那老道了吧!”

“去你的!再說把你閹了!”曹玉珍也不甘示弱,在施澤勳的褲襠前狠狠的抓了一下。

大眼人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裏。直到施澤勳與曹玉珍分開,去了市**。他這纔打電話,通知夏武。

“看來這個撞車事件和毒品事件,果然是出自賤男之手!如此鼠肚雞腸之人,能做成什麼大事?”韓峯若有所思的說,之後又問大眼人:“你把這些都錄像了吧?”

“那必須的!”大眼人晃了晃手中的手機,“你說,他們下午的幽會,我要不要去!”

“去是最好!不過你能錄到他們嗎?”

“老大,你就放心吧,這對於我大眼人來說,簡直就是小菜!”大眼人得意的說,“像什麼入室偵察、跟蹤、盯梢、喬裝打扮等等,反正技術含量比較高的,一般的偵察兵都比不上我,這可不是吹!”

“好,那下午你就再辛苦辛苦!要不晚上,咱們聚聚?”

“行,到時候我讓黑子也過來!”

幾個人又喝了一會茶,就走出了一品軒茶樓。

大眼人又去準備下午要用到的東西了,韓峯和夏武都沒什麼事,就慢慢往回走着。

“這**就是好啊,連挨着的街道都寬些,也乾淨的多!看來,衙門和百姓還是有點差別啊!”韓峯感慨的說道。 閃婚老公太粘人 哎,夏武,你畢業了準備幹什麼啊?”

“我啊,準備考個公務員!”夏武迅速的答道,“朝中有人好做官嘛,我也不能浪費了這個資源啊!”

“到時候你當官了,我還能跟着沾點光!哈哈。”

正走着呢,見前面一家字畫店開張。巨大的彩虹門,還有鼓樂隊的吹打,使整條街道都知道又開了一家新店。

這條街上的高檔菸酒店最多,其次是各種茶葉店、補品店,還有幾家字畫店。

看來,開店也是有學問的。你看這條街上的店面,都是適合當禮品贈送的。你前來辦事沒有買禮品,沒關係,這條街上就有很多嘛!

“走,咱也進去看看!看有啥好玩的麼!”韓峯拉着夏武進了這家字畫店。


這家字畫店的面積不大,也就二十幾個平方,牆上掛滿了各種字畫。不過看上去,好像都是當代的,韓峯也不懂,轉了一圈,感覺也沒啥好玩的,就準備出來。

剛要走,就見一個戴着耳釘的傢伙,那耳釘還不少,最少有五顆。他居然拿着一幅畫要買!正在那打聽價錢呢!

“真是奇了怪了!我咋就看不明白了呢?這啥人都能欣賞字畫了嗎?”這一幕把韓峯給搞蒙圈了。

“我們這幅畫不定價,是一個客戶放在這裏展示的。”那個女店員說道。

“那我想買怎麼辦?”那個耳釘說。

“那你先出個價,我再跟他聯繫!如果他覺得可以,那你就可以拿走了!”

“哦,這樣啊。那我出十萬!你打電話吧!”

那女店員看了看那個耳釘,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韓峯也看了看那個耳釘,又看了看那副畫,他也沒覺得有什麼好啊?莫不是這個耳釘瘋了,有錢沒地方花?

“你知道這畫值多少錢不?是名畫嗎?”韓峯問夏武。“我咋看不出有什麼好呢?”

“我也不會看這些東西,看看落款!” 夏武搖了搖頭,兩人都偷偷的瞄着人家那副畫。

“那都是小篆,不認識!”夏武看了看,頭更大了。

“等一下,我給拍回去。林子瑜肯定認識,她就研究這玩意的!”韓峯說着,偷偷拿出手機,把那落款給拍到了手機裏。

這時,那個店員捂住了話筒,問耳釘:“請問您尊姓大名?”

“樑振天!”耳釘頭都沒擡,便答道。

“樑振天!”店員給電話那頭重複了一遍。過了一會,店員對着電話一邊點頭,一邊“嗯,嗯”的應着。

店員掛了電話,擡起頭,對耳釘說:“他說可以,您可以拿走了!他還說,非常感謝您的賞識,如果不介意的話,希望和您交個朋友!”

那個耳釘一聽,從他背的那個大包裏,拿出了一沓一沓的百元大鈔,一共十沓,遞給了那個店員。同時拿過一支筆,寫下了自己的名字,也遞給了那個店員。

韓峯看清了那個人的名字:樑振天。

“他可真傻,還用現金,刷卡多方便!”韓峯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感覺很奇怪!竟然還有這種做買賣的方式,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走吧,人家都走了,咱看熱鬧的也走吧!”夏武催着韓峯。

“走!”兩人剛剛邁出那個店面,就見那個耳釘又折回來了,走近了一看,“這不是樑文博麼?”

“韓峯?!你怎麼在這兒?”樑文博似乎嚇了一跳,驚訝的問。

樑文博自從上次,被韓峯教訓了之後,他可老實了一段時間。幾乎在校園裏銷聲匿跡了。其實也不是他變了,是因爲他老子快要換屆調整了,還想再進一步。所以嚴令樑文博,不許惹事,否則就不認他這個兒子了!所以,他纔有這麼乖的表現。

沒想到,今天居然在這裏碰上了,怪不得, 异世田園

“我看他剛開業,過來湊湊熱鬧!”韓峯跟他又不熟,而且還教訓過人家,所以隨口說道。

“哦,我也是!我還有點事,再見!”樑文博說完,就又走進了店裏。

韓峯一邊走,一邊對夏武說:“剛纔我明明看見,他寫的是樑振天。爲什麼不寫自己的名字樑文博?難道他改名了?”

“樑振天?”夏武拍着腦袋,皺着眉頭,“別,別動,我好像聽說過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悉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