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可好,徹底的暴露了!

隨後他憤憤地伸出手,在空中隨意一拍,三道符籙化成的攻擊瞬間被拍散。

“這怎麼可能?”龍元霸愣住了,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符籙,腦中浮現出許多問號。

這不是築基期的最強一擊嗎?

怎麼會被人像拍蒼蠅一樣一巴掌拍散?

難道是這些符籙過期了?

可還沒等他回過神來,一道黑影就從觀衆席上一躍而起,向他撲來。

“吼”

黑色的大狗身上死氣沖天而起,一股死亡的氣息籠罩在龍元霸的身上,龍元霸身上的汗毛一根根立起,亡魂大冒!

“什麼東西!”龍元霸急忙用僅有的左手格擋。

可就在下一刻,一股難以抵擋的巨力傳來。

“轟”

龍元霸被撲倒在擂臺上,滿臉是血,說不出的狼狽。

一隻巨大的黑犬伏在他的身上,正像打量獵物一般看着他,兩隻眼睛散發着血紅色的光芒的,格外滲人。

“小黑,咬他!” 寵妻無度:權少的閃婚新娘免費線上閱讀_凉冰心尚_95總裁小說 ,在看臺上指揮着,一副兇巴巴,火辣辣的樣子。

“啊!”

緊接着,小黑的血盆大口咬下,龍元霸發出一聲慘叫。

“快看,龍舵主被一隻狗給撲倒了!”觀衆席上,有人叫道。

“這隻狗似乎在咬龍舵主的脖子。”

“龍元霸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觀衆席上的世家代表驚的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這好好的決鬥打着打着,居然上來了一條狗。

而最關鍵的是,龍會長似乎還打不過這條狗!

一條金丹中期的狗有多強?

決鬥場上的小黑完美地給出了他的答案。

龍元霸被壓在地上毫無還手之力,就如同一個被成年人欺負的孩童,眼中除了絕望,什麼都沒有。

金丹中期,看起來只比金丹初期高出一個層次,但在力量上的差距卻是天差地別。

更何況,龍元霸已經斷了一隻右手,反抗起來,更急力不從心。 龍元霸的喉嚨被小黑一口咬碎,嘴裏吐着血沫,發出嗯嗯呀呀的慘叫聲,說不出的悽慘。

“我這是惹到了誰?有什麼仇什麼怨,至少告訴我個理由,怎麼一上來就放狗咬我?”龍元霸委屈地快要哭出來了,心裏有一千隻草泥馬奔過。

只不過,他的聲帶已經壞了,他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只見小黑張開血盆大口,瘋狂地撕咬着龍元霸的身體,周身死氣滔天。


擂臺上,龍元霸的鮮血和碎肉被啃得到處都是,整個會場裏瀰漫着一股血腥的氣味。

觀衆席上,許多世家代表忍不住胃裏的翻騰,吐了出來。

“這丫頭,是不準備留活口了?”葉蕭的眼睛一亮,眼中滿是興奮。


玉鈴兒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她的下手卻一點都不輕。

照這樣子下去,龍元霸什麼都還沒有說,就得死在擂臺上了。

這不是一個完美的背鍋俠嗎!

想到這裏, 紅妝十里長亭 ,心裏默默地給小黑助威。

一時間會場上,一陣死一樣的寂靜,安靜到可以聽到小黑啃咬發出的牙齒與皮肉的撕扯聲。

“你們怎麼光看着啊,元霸可是要被咬死了!”舒子墨回過神來,大聲向着裁判席叫嚷道。

可是,裁判席一片安靜。

三個裁判,像商量好的一樣,誰也沒有做出迴應,似乎沒有聽到舒子墨的呼喊。


開玩笑,這可是一條金丹中期的狗?

先不說打不打得過,跟一條狗大戰三百回合,贏了的話,不會有人說什麼,但是一旦輸了,那可是會被人嘲笑一輩子的。

“輸給過一條狗!”

這句話一出,讓他們這些宗師、大宗師的臉往哪裏放?

因此,三個裁判都頗有默契地無視了舒子墨的叫嚷。

“你們倒是快出手啊!”舒子墨又喊了一聲,聲音嘶啞,眼中滿是恐懼。

在臺上,龍元霸的掙扎動作變得越來越小。

看起來隨時可能有生命的危險。

“龍夫人,你的丈夫在擂臺上可是簽了生死狀的,我們不好出手干涉。生死狀一簽,除非分出生死,或者主動投降”文會長裝作一臉爲難的樣子,搖了搖頭,開口拒絕道。

“那條狗,又不是決鬥對象!這是在干擾決鬥的秩序。”舒子墨目眥欲裂,指着場上大喊道。

“剛剛是誰說的,就算場上的葉蕭就算用仙器,你們也沒有意見?”榮小雅氣鼓鼓地說道。

“可那是一條狗!”舒子墨說道。

“狗又不是人,怎麼不符合決鬥的規定了?”榮天仇笑着說道。

見到擂臺上的大局已定,他本來一直陰沉着的臉色,總算是緩和了下來。

“龍夫人,擂臺之上,只規定了不能他人幫忙,至於狗能不能,我們還是需要討論一下的。”一個裁判說道。

“是啊,讓我們討論一下。”另一個裁判附和道。

隨後三個裁判把頭偏向一邊,裝出一副熱火朝天討論的樣子,不再看舒子墨一眼。

舒子墨心裏咯噔一下,手腳冰冷。

她心裏明白,就連之前賄賂過的裁判,此時也已經放棄了龍元霸。

她緩緩地回過身,對着身後十幾名龍城正氣盟的弟子說道,

“你們都是會長一手帶出來的學生,你們也想袖手旁觀嗎”

沒有人回答她,所有弟子都低着頭,迴避着舒子墨的目光,不少人渾身都在發抖。

“我們要救會長!”

突然一個人叫道。

但他的聲音卻沒有人附和。

救人?

怎麼救?


連金丹期的龍會長都不是那條狗的對手,他們這羣人衝上去難道就有用了?

很快,那個喊着要救人的弟子,也沒了聲音。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地上的鮮血已經染紅了小半塊擂臺。

此時,擂臺上的龍元霸全身都是觸目驚心的傷口,整個人就像一個破麻袋,悽慘地躺在冰冷的石板上,氣若游絲。

看到這一幕,舒子墨再也控制不住情緒,紅着眼睛,撲通一聲向着葉蕭跪下。

“葉蕭,我求你救救元霸,你要的東西,只有元霸知道,他死了你就什麼都得不到了。”舒子墨淒厲地說道。

“舒子墨,你還要不要臉!”榮小雅無比鄙夷地說道。

剛剛叫囂着要殺葉蕭,現在居然求着葉蕭救人。

臉皮未免也太厚了吧!

可下一秒,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小黑,差不多得了吧。”

這時,在擂臺上的葉蕭對着大黑狗說道,順便看了眼看臺上玉鈴兒的位置。

從小黑出手的那一刻起,這個小蘿莉就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聽到葉蕭的話,大黑狗很有靈性地停止了攻擊,從擂臺上一躍而下,幾個閃身就不見了蹤影。

“這就結束了?”

活在論壇置頂的NPC[網游]

一想到那個迷糊的小蘿莉,葉蕭就有些頭疼。

她果然不能按常理推測。

“我靠,葉大師居然真的救了龍元霸!”看臺上,有人叫道。

“以德報怨,這是怎樣的一種情操!”

“爲了救人,不惜以身犯險,喝退殺人惡犬,這樣的行徑,實在是太感人了…”有人留下了感動的淚水。


“我要爲葉大師寫書立傳,讓後人都以葉大師爲榜樣!”



從觀衆的角度看來,是葉蕭出手救下了龍元霸。

這樣的行爲,簡直可以來評選感動華夏十大人物!

就連舒子墨也愣在了原地,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葉蕭居然真的會出手!



趕走了小黑之後,葉蕭轉過身子,立刻察覺到看臺上有無數崇敬目光聚焦到自己身上。

“我做了什麼嗎?”葉蕭也是一頭霧水。

不過他並沒有怎麼在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