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趙二彪的發問,鬼陳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對着趙二彪說道:“你不是一直問我最近在想什麼嗎?”

鬼陳最近確實是一直在想着什麼事情,趙二彪一直想知道,可是,見鬼陳前些日子沒有要說的意思,趙二彪也就沒有追問,而此刻鬼陳竟然主動提起了這件事情,趙二彪自然是十分的願意瞭解了。

“對呀!對呀!鬼陳前輩,你這些日子到底在想什麼呀?”鬼陳稍稍有些興奮。

鬼陳想了想,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我最近一直在想的事情就和你有關!”

“你就別吞吞吐吐的了,到底是什麼事兒,趕快說呀!真是急死人了!”趙二彪在這件事情上表現的很是性急。

“其實自從上次受過傷之後,我一直在默默的整理着腦海裏面的本事••••••”

聽到鬼陳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滿是吃驚的對着鬼陳反問道:“什麼?這麼長時間,你就一直在整理腦海重的本事,到底有多少本事需要你整理呀?竟然整理了這麼長時間!我雷門的本事要想整理一邊的話可遠遠用不上這麼長時間!”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鬼陳嘿嘿一笑。然後對着中啊二彪說道:“那能一樣嗎?雷門的本事對你來說都是新鮮的,學習的時間都不長,想要整理一下自然是很簡單的,可是,我就不一樣你了,我們石門的本事我學習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有許多本事能夠自然而然的使用出來,可是,想要整理成能夠讓其他人懂的言語卻是十分麻煩的••••••”

聽到鬼陳說到這裏,趙二彪還沒有反應過來,而是繼續對着鬼陳問道:“整理那些本事幹什麼呀?能夠很好的使用就行了嘛!”

鬼陳嘿嘿一笑,然後在趙二彪的腦袋上面重重的打了一下說道:“你怎麼這麼笨!我是想把我的本事教給你!”

一聽鬼陳這樣說話,趙二彪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看着鬼陳茫然的說道:“交給我?爲什麼要把石門的本事••••••什麼!鬼陳前輩,你說你要把石門的本事交給我這個”

見趙二彪瞬間癲狂的樣子,鬼陳哈哈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繼續說道:“不僅是石門的本事,風門的本事順便也交給你吧!你知道的,我可是偷學過風門的本事的,前一陣其實也實在是回想風門的本事,所以時間長了些••••••”

原本能夠學習到石門的本事已經是“受寵若驚”了,此刻又聽到鬼陳說可以教自己風門的本事,趙二彪實在是狂喜不已,在不大的石洞裏面上躥下跳的。

“我要是都學會的話就能夠掌握雷門,石門,風門三門的本事了,一共就五門,我自己就能夠學習到三門的本事,這實在是太酷炫了!啊••••••啊••••••啊••••••實在是太爽了••••••太爽了••••••”

“想要掌握風門和石門的本事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你可不要高興的太早!”見趙二彪狂喜的樣子,鬼陳不得不得趙二彪潑了一盆冷水。

此時的趙二彪哪裏管那些,只是聽到有機會學習到石門和風門的本事便狂喜不已,根本不去想自己能不能掌握的事情。

“管它呢!只要是能夠學習到就好!哈哈••••••哈哈••••••哈哈••••••鬼陳前輩,真是謝謝你呀!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哈••••••”

歡喜了好一陣兒,趙二彪好像想起了什麼,對着鬼陳咧着嘴問道:“鬼陳前輩,五門之間的本事是不許互通的,你也就是因爲偷學了風門的本事才被抓進除魔牢裏面的,我再除魔牢裏面這樣明目張膽的學習其他兩門的本事是不是太招搖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鬼陳白了趙二彪一眼,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我都敢交,你有什麼不敢學的!再說了,咱們都已經被關進這除魔牢裏面了,還能夠壞到哪裏!真是的!我還真就不信邪了,我就教了,能怎麼的!而且,這樣的生活實在是無聊,教你學學本事我也能夠有些樂趣••••••”

聽到鬼陳已經這樣說話了,趙二彪自然是更沒有什麼顧慮了,對着鬼陳堅定的說道:“鬼陳前輩,太好了,我一定好好學,太好了,太好了,對了,鬼陳前輩,咱們什麼時候開始呀?”

鬼陳想了想,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現在就開始吧!”

“你說現在就開始!?好的!好的!現在就開始!開始!我是不是要準備一下,我有點緊張,開始吧!開始吧!哈哈••••••哈哈••••••哈哈••••••”趙二彪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 鬼陳控制了好一會兒纔將趙二彪的興奮勁兒給控制下來,而趙二彪稍稍平靜下來之後,鬼陳趕快將石門所有本事的口訣全都告訴也給了趙二彪。

趙二彪本來還覺得鬼陳的年歲太大了,回憶石門的本事竟然用了那麼長得時間,可是,一學習上,趙二彪才知道自己小看鬼陳了,並且心中由衷的佩服鬼陳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將所有的本事回憶起來。


鬼陳教給趙二彪的石門本事趙二彪用了好長時間才記住,確切的說是很長時間,混混沌沌的,具體多長時間趙二彪也不知道,趙二彪只知道自己的鬍子長長了好幾回。

對於石門的本事,單單隻會這些本事口訣心法還是遠遠不夠的,必須需要有人在旁指導,而鬼陳則是義不容辭的擔當了這個角色。

在除魔牢裏面的時間是漫長的,可是,因爲學習了本事的緣故,趙二彪覺得時間好像好過了許多,不過,趙二彪的鬍子卻已經在告訴着趙二彪,時間過去很長時間了,因爲趙二彪的鬍子已經變的足足有30釐米那麼長,可能有練習本事的原因,不過,更多的還是時間的痕跡。

因爲有練習雷門本事的基礎,趙二逼在鬼陳估計的時間之內便早早的熟悉了石門所有的本事,這一點,鬼陳也不得不表示驚歎。

將石門的本事掌握熟悉了以後,鬼陳又把風門的本事全都交給了趙二彪,而趙二彪也是沒有絲毫停歇的便把風門的本事掌握的極爲熟練。

等到趙二彪告訴鬼陳已經將所有的本事全都練熟悉了以後,鬼陳吃驚之餘,很是滿意。

不過,趙二彪卻好像並沒有鬼陳那樣滿意,面無表情的對着鬼陳說道:“鬼陳前輩,我雖然已經把雷門、風門、石門的本事全都練習的極爲熟練,可是,我卻感覺不到一點的變化••••••”

“在這除魔牢裏面不能使用五門的本事你也不是不知道,等到從這除魔牢裏面出去了就好了,那時候你的本事就會大大的出乎你的意料的!”

шшш● Tтkā n● ¢o

聽到鬼陳這樣說話,趙二彪還是滿臉的鬱悶,自言自語。

“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從這除魔牢裏面出去!”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鬼陳倒是淡定的很,哈哈的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不着急!不着急!機緣到了自然就出去了!”

就在趙二彪想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小萌忽的在趙二彪的腦海裏面出現了。

“小萌,你出來了呀!”已感覺到小萌出來了,趙二彪很是興奮,對着趙二彪問道。

趙二彪剛剛這樣對着腦海裏面的小萌問道,鬼陳便滿臉不解的看着趙二彪,滿臉疑惑的問趙二彪怎麼了。

趙二彪哈哈一笑,然後對着鬼陳說道:“沒怎麼!沒怎麼!我有雙重人格,難道你不知道嗎?哈哈•••••••”

這樣說完話後,趙二彪便出了石洞,朝着自己平日裏練功的岩漿石柱走了去,一邊走一邊跟腦海裏面的小萌對話。


“小萌,你好些了嗎?”趙二彪對着腦海裏面的小萌問道。

“還是老樣子,所以這麼長時間纔出來!嘻嘻••••••”

“小萌,不好意思,最後一棵赤靈草讓我給鬼陳前輩救命了!”趙二彪說這話時帶着滿滿的歉意。

“沒事!沒事!對了,我發現你身體裏面似乎起了變化!”


一聽到小萌說自己的身體裏面起了變化,趙二彪趕快對着小萌追問道:“變化?什麼變化呀?”

“我也說不好,不過,你的身體確實是起了變化••••••”

“肯定是我練習石門和風門的本事導致的!”

小萌想了想對着趙二彪說道:“你練習石門和風門的本事的事情我知道,不過,看樣子似乎並不是那麼簡單••••••”

就在小萌這樣說話的時候,趙二彪忽的聽到身後似乎有些響動,不過將自己全身的感覺放出去探查好一會兒,趙二彪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便只道是自己多心了,然後便順着洞口來到了岩漿石柱之上。

就在趙二彪剛剛站在岩漿石柱上,想要繼續和小萌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的覺得自己的後背受到了重重的一擊,然後整個人重心不穩,直直的朝着岩漿之中掉了下去。

WWW ¤Tтká n ¤c o

還沒等趙二彪叫出來便已經掉進了岩漿之中,不過,趙二彪反應急速,在慌亂之中病急亂投醫,把能夠一瞬間想到的本事急速運行起來。

趙二彪只覺得全身一陣發熱便沒有了意識。

就在趙二彪剛剛掉進岩漿之中後,一個身影忽的落在了石柱之上,呵呵冷笑。

“以爲躲到除魔牢裏面就沒有事情了嗎?殺徒之恨怎可不報!”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被趙二彪和冷美人聯手殺死的杜磊的師父,柏弒刃。

就在趙二彪掉進岩漿之中不久之後,石洞裏面的鬼陳也被重擊至昏,只不過,就在柏弒刃想要對鬼陳再做什麼的時候,兩隻黑魔蛟卻忽地出現了,而兩隻黑魔蛟一出現就發了瘋的撞擊着石洞。

兩隻黑魔蛟一起發力威力可想而知,石洞之中的柏弒刃站立不穩。

柏弒刃見兩隻黑魔蛟這樣,心中實在是不爽,猛的回過頭去對着洞口的兩隻黑魔蛟怒聲吼道:“你們兩隻畜生給我消停點!一會兒再收拾你們!”

柏弒刃的聲音之大實在是恐怖,洞口外的兩隻黑魔蛟瞬間便“偃旗息鼓”了,不過,我不知道,兩隻黑魔蛟好像是和柏弒刃槓上了,只是稍稍頓頓便又開始瘋狂的撞擊洞口。

就在柏弒刃想要速戰速決,趕快把鬼陳解決的時候,洞口忽的被公黑魔蛟給撞開了,而剛剛一撞開,公黑魔蛟的大尾巴便已經掃了進來,瘋狂的朝着柏弒刃砸了過去。

一見公黑魔蛟這樣,柏弒刃眉頭一皺,身形一晃便躲過了。

柏弒刃躲過了公黑魔蛟的一擊便趕快身形互轉,從破裂的洞口鑽了出去,想要和兩隻黑魔蛟好好的打上一架。

剛剛站穩身形,站在巨石之上的柏弒刃便對着面前的兩隻黑魔蛟狠狠說道:“上回進來的時候你們兩隻畜生就夠張狂,這回你們兩個是逃不掉了!”

就在柏弒刃這樣說話的時候,手裏面忽的慢慢的多出了一樣東西,這個東西和平日裏家庭使用的鍋蓋沒有什麼兩樣,唯一不同的就是,這個東西的外緣佈滿了倒刺,和清代血滴子有些相像。

兩隻黑魔蛟剛剛見到柏弒刃手裏面的東西都下意識的朝後推了推,而柏弒刃見到兩隻黑魔蛟這樣,哈哈狂笑。

“上回出去以後我就一直打探,終於被我知道,這世界上一共有三樣東西能夠威脅到你們,分別是崩山弓、斬龍劍和獵魔鎩,蒼天不負有心人,終於被我找到了獵魔鎩,你們的好日子是到頭了!”

就在柏弒刃這樣說話的時候,手裏面的獵魔鎩已經飛了出去,就在飛出去的同時,獵魔鎩的周圍忽的被一陣淡淡的藍色光芒所籠罩,詭異異常。

眼看着獵魔鎩朝着自己飛了過來,公黑魔蛟趕快側身去躲,而眼看着公黑魔蛟已經避開了獵魔鎩的攻擊範圍,可是,公黑魔蛟還是一個勁兒的朝着旁處躲去。

就在獵魔鎩飛到公黑魔蛟身邊的時候忽的發生了變化,而這樣的變化險些要了公黑魔蛟的名。

飛着飛着,獵魔鎩周圍的淡藍色光芒忽的瞬間變強,然後整個獵魔鎩在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瞬間變大,而變大的獵魔鎩直直的朝着公黑魔蛟的脖子抵了過去,這要是就這樣抵過去的話,公黑魔蛟瞬間就會變成一個血葫蘆。

就在瞬間放大的獵魔鎩馬上要傷到公黑魔蛟的時候,母黑魔蛟猛的出擊,將公黑魔蛟重重的撞擊出去,使公黑魔蛟倖免於難。

不過,獵魔鎩的攻勢卻馬上又凌厲了起來,瞬間朝着兩隻黑魔蛟轉了回來。

一見獵魔鎩朝着自己轉了過來,公黑魔蛟馬上一聲巨吼,而這聲巨吼之後,母黑魔蛟馬上掉頭便朝着洞穴處狂奔而去。

一見母黑魔蛟逃走了,柏弒刃哈哈一聲狂笑,然後哈哈的說道:“沒想到我能夠找到獵魔鎩吧!有了獵魔鎩,你們可就別想像上次那樣囂張啦!哈哈••••••哈哈••••••哈哈••••••”

母黑魔蛟是朝着巢穴處逃走了,可是,公黑魔蛟爲了掩護母黑魔蛟還在對抗着柏弒刃。

此時的公黑魔蛟發瘋一樣的四處亂撞,不過,公黑魔蛟這樣的行爲確實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因爲公黑魔蛟的亂撞,石壁四處滾落下大大小小的石頭,一定程度上阻擋了獵魔鎩的攻擊。

眼見這樣,柏弒刃不屑一笑,然後猛的手掐法訣,瞬間之後,獵魔鎩的速度變得極爲快速,四處跌落下來的石塊沒等實實在在的砸在獵魔鎩上便被彈飛開去。

掙扎了幾下之後,公黑魔蛟還是沒能夠逃脫得了獵魔鎩的攻擊,肚子處被獵魔鎩重重的劃了一下,鮮血直流。 公黑魔蛟被獵魔鎩傷了一下後身子向着旁邊一歪,作勢便要倒下去,不過,就在倒下去的一瞬間,公黑魔蛟瞥見了母黑魔蛟,此時的母黑魔蛟並沒有逃離多遠,而一見母黑魔蛟沒有逃多遠便暗暗的一用力,重新的站了起來。

一見公黑魔蛟重新的站了起來,柏弒刃惡惡一笑,然後對着公黑魔蛟方向說道:“你以爲你能夠救的了那個畜生嗎?你們的死只是早晚的事情!”說這話時,柏弒刃看了看母黑魔蛟逃走的方向。

說來也怪,獵魔鎩雖然厲害,可是卻也只是對公黑魔蛟造成了一下攻擊而已,而且,這個攻擊還不是發生在重要部位的,按理說不會有什麼大事,可是,公黑魔蛟此時的狀態卻還好像奄奄一息的樣子。

就在公黑魔蛟重新站穩了身形之後便瘋狂的朝着柏弒刃的方向撞了過來,一邊朝着柏弒刃方向奔來,公黑魔蛟一邊巨聲的嘶吼着,同時,巨大的尾巴也沒有閒着,瘋狂的擺動着,瞬間,整個除魔牢都在晃動,好像片刻之間就會倒塌一樣。

看着眼前的龐然大物朝着自己瘋狂的衝擊過來,柏弒刃輕蔑一笑,然後手中暗暗掐訣,控制着獵魔鎩再一次的朝着公黑魔蛟擊了過來。

公黑魔蛟似乎是抱着必死的決心,只求能夠爲母黑魔蛟爭取一些時間和機會,所以,眼看着獵魔鎩朝着自己擊了過來,公黑魔蛟不躲不避,就好像是沒有看見一樣,只是一味的朝着柏弒刃攻擊過來。

獵魔鎩不出所料的擊中了公黑魔蛟的身子,不過,公黑魔蛟只是趔趄一下,然後便繼續朝着柏弒刃怒吼着襲了過來。

見公黑魔蛟這樣,柏弒刃冷冷一笑,然後繼續控制着獵魔鎩朝着公黑魔蛟擊了過去,只是短短的一段路,公黑魔蛟便又被傷了幾下,身上又多了幾個口子。

就在公黑魔蛟的速度一點點的慢下來,柏弒刃以爲公黑魔蛟的戰鬥力就此喪失的時候,公黑魔蛟忽然暴走,用盡全身的最後一絲力氣。弓着身子,朝着柏弒刃奔了過來,而瞬間之後,公黑魔蛟就已經來到了柏弒刃的面前。

柏弒刃一見這樣,心中暗暗告誡自己不可大意,然後控制着獵魔鎩朝着公黑魔蛟繼續襲過來,不過,這次獵魔鎩的速度更快,面積更大,攻勢更爲凌厲。

眼看着獵魔鎩就要攻擊到公黑魔蛟了,柏弒刃嘴角不禁露出了一個冷笑,不過,就在柏弒刃嘴角的冷笑剛剛在嘴角產生的時候,公黑魔蛟忽的主動出擊了。

感受到獵魔鎩距離自己的身子不願,公黑魔蛟猛地用自己巨大的尾巴捲起了地上剛剛被自己震落的一塊巨大的石頭,朝着自己身邊的獵魔鎩猛的扔了過去。

電光火石之間,巨大的石塊轟然的撞在了獵魔鎩之上,此次,捲起的巨石對獵魔鎩造成了威脅,剛剛和獵魔鎩接觸便發出了一聲巨響,緊接着,巨石迸裂,獵魔鎩瞬間改變了方向,朝着遠處跌落。

一見這樣,柏弒刃心中不免吃驚,暗暗思想着公黑魔蛟此時竟然還有體力,不過,這樣疑慮只是瞬間的事情,因爲柏弒刃還要去控制獵魔鎩。

雖然柏弒刃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要控制獵魔鎩繼續形成攻擊,可是,就在柏弒刃這樣反應的時候,公黑魔蛟的二次攻擊便已經來到了,一塊巨大的石頭瞬間又被巨大的尾巴捲了起來,朝着柏弒刃急速飛了過去。

剛剛公黑魔蛟那樣左搖右撞並不是只是壯大聲勢,還是爲了現在做準備,爲了能夠撞下些大石頭以作攻擊之用。

沒來得及控制獵魔鎩,公黑魔蛟用尾巴扔過來的巨大石頭便已經攻擊到了面前,而此時的柏弒刃不得不騰出手來迎接對面的大石頭。

柏弒刃左腳向前,右腳向後猛地一蹬,然後右手果斷出擊,朝着扔過來的巨大石頭便擊了上去,瞬間,巨大的石頭應聲而裂,紛紛掉落,不過,石頭雖然是碎了,柏弒刃卻也不好受,手臂一陣陣**,而這也完全出乎了柏弒刃的意料。

就在柏弒刃一抖手臂,將面前的細小石塊全都給震落開去的瞬間忽的覺得面前一陣恍惚,然後便看見黑暗中一塊塊巨大的石頭好像是下雨樣朝着自己砸了過來。

眼見這樣,柏弒刃徹底的放棄了控制獵魔鎩,而是一心一意的對待眼前紛紛砸落的巨大石頭。

雖然用不了五門的本事,可是,柏弒刃本事的外在本事卻還是有的,身體的靈活度,堅硬度都還是一流的,所以,面對紛紛而落的巨大石頭,雖然越來越吃力,柏弒刃卻還是一一的應對了。

就在柏弒刃感覺面前的石頭越來越少的時候,柏弒刃趁着躲避的空當,再一次的將獵魔鎩控制了起來,而再次**縱的獵魔鎩變的前所未有的大,周圍的藍色光芒也越來越明顯,顯然,柏弒刃動怒了,柏弒刃想要今早的解決戰鬥。

將最後一塊石頭擊落之後,柏弒刃再次用力,控制着獵魔鎩加快速度朝着公黑魔蛟襲來,不過,就在石頭掉落的一瞬間,公黑魔蛟的巨大透露瞬間從石頭後面出現,張着血盆大口,朝着柏弒刃便重重的咬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