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正是柳巖,柳巖很準時,一個月的時間。

這次來,不用林越說,他也是猜到了,定然是爲了檢查自己有沒有偷懶修煉。

“看來你並沒有將我的話當作耳旁風,過來,我看看你的修煉進度。”柳巖依舊一副淡然的模樣,不過林越卻是能夠發覺,他的臉上神色比起第一次見到自己已經變得柔和了許多了。

林越裝作一副惶恐的模樣,快步走上前,雙手不知道放在哪裏,站在柳巖的身前。

柳巖並不在意林越的反映,就在林越心中緊張的時候,一股強大的氣勢突然從面前的柳巖身上涌出,林越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此刻都是不能動彈了,正在他想着該如何的時候,這股強大的氣勢又突然之間消失無蹤了。

“嗯,一個月的時間提升了便是從普通人修煉到了練氣兩層,天賦倒是一般,不過修煉一途最重要的乃是有一顆恆心,你懂嗎?”柳巖有恢復了一派的嚴肅神色,問道林越。

林越腦袋點的跟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謹遵師傅教誨。”

柳巖似乎很滿意林越的態度,之前對於林越的一絲不滿意也是徹底的散去了,在看林越也感覺並不是那麼的討人厭了。

“當然修煉一途也需要勞逸結合,來這內府之中也有一月之久了,沒事的時候也可以出去逛一逛,當然,回去看看武一也可以。”柳巖又說道。

聞言,林越雙眼一亮,輕聲詢問,“師傅,不知道我有多少師兄師姐?”

柳巖看了一眼林越,說道,“爲師收徒不多,只有四人,你是第五個也是最後一個、”林越哦了一聲,點了點頭,表面上一副平靜的樣子,心中卻是早已經急不可耐了。

突然柳巖看向林越,說道,“有時間我帶你去見一見他們吧、”

林越聽到這話,心中激動的不得了,表面上卻依然裝作一副恭敬的模樣,說道,“師傅,外面弟子們都是傳聞師傅最近收了一個關門弟子,被尊稱聖女,據說這位師姐天資極高,乃是千年難得一見的修煉奇才、”

林越說完話雙眼便是盯着柳巖,在見到柳巖並沒有表現出不耐煩的神色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嗯,外面傳倒也不假,你這位師姐乃是爲師出門歷練的時候遇見的,爲師看她資質不錯,便是將她帶了回來。時間不早了,爲師也不打擾你修煉了,這是二品丹藥聚靈丹,修煉的時候服用,速度大大增加、”說着,一個白色瓶子漂浮在林越的眼前。

林越小心翼翼的接過手,對着柳巖行了一禮,說道,“謝謝師傅。”再次擡頭時,柳巖早已經離開了、

柳巖剛剛離開,林越便是將那瓶子丟向了一旁,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說道,“當我是乞丐啊,二品丹藥也拿得出手。”說完,林越便是有些氣喘的坐在了地上,林越爲了隱匿自身的氣息可是將自身的實力都是壓制到了練氣兩層,精神力消耗的極爲嚴重,若是柳巖在呆上一會的話,林越的實力就要暴露了、

不過這也令林越得到了柳巖的一絲信任,至少在短時間內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而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得到自己這位師姐的確切位置了,聽柳巖的話中之意,林青兒現在的實力應該挺高的,千年難得一見的修煉天才,怕是天賦不比自己差到哪裏啊。林越砸吧着嘴想着。

內府之中的房屋一座緊挨着一座,此時已是夜晚,其中的一個房間內燭光依舊閃爍着,一個曼妙的身影在燭光照耀下緩緩的拉長,紙窗中的人影輕嘆一聲,轉過頭去、

“林越,你在哪裏?你可知道我很想你。”屋內,一個女子一襲青衣的做在木凳上,烏黑柔順的秀髮披散與肩後,一雙幽怨的大眼含着些許水霧。

一縷清風突然從窗外吹拂而來,吹起她的一絲碎髮、

“青兒,”一個令林青兒日思夜想,在熟悉無比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令她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嘴中不斷的唸叨着、

“青兒、我是林越、”這一次,這個聲音更加的沉穩了,林青兒循聲望去,轉過頭看去,一張令他日思夜想的剛毅面孔出現在破開的紙窗外。

望着這個熟悉的面孔,林青兒雙目頓時涌出淚水,豆大的淚滴劃落而下,打在地上,侵溼了衣領。

林越此時也是激動不已,強忍着心中的衝動,輕手輕腳的打開了窗戶,一個健步跳進了屋內,直接保住了林青兒。

“青兒,我來了、”林越一隻手溫柔的在林青兒的後腦撫順着她的秀髮,一邊輕拍着她的背部。輕聲的說道。

林青兒哭的梨花帶雨的,猶如一個淚人似的,她緊緊的抱住林越,深怕這只是一個夢、

“越哥,我是在做夢麼?如果這是夢的話,我不要醒過來、”林青兒哽咽着說道、

林越雙眼此時也是有些泛紅,說道,“青兒,這不是夢,我來了,我來救你了。跟我走吧、”

原本林越只是打算出來碰碰運氣的,整個內府都是被他摸了個大概,就在他準備回去的時候,卻是發現這裏有一個房間依舊亮着,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便是落了下來,遠遠的在看見房間中那有些熟悉的身影時,他的心中便是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抹悸動、

於是便是強忍着心中的激動之情走近了窗邊,再聽見林青兒自言自語後,那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聲音傳進他的耳朵裏時,林越終於是忍不住的喊出聲了。

此時的林越早已經忘記了無垠交給他的任務了,直接的將面容變回了原來的模樣,帶着林青兒便是準備逃出柳善府。

柳善府在怎麼說也是十二邪道,豈是那般的說來就來,說走便走的了。

兩人剛剛踏出房門,一陣爽朗的笑聲便是響徹了整個內府,與此同時,被黑暗籠罩的內府也是瞬間變得通亮了起來、

“小子,要走先將命留下、”一聲炸雷般的聲響在兩人耳邊響起。

突然升起的光亮照在兩人身上,林青兒躲在林越的懷中,但是一雙眼睛之中卻是沒有絲毫的懼意。

“哼,想要我的命,那便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來取、”林越怒哼一聲,頓時生出一股豪情。 要說林越心中一絲驚慌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若是獨身一人面對尚且還沒有什麼好忌憚的,大不了就是一條命,可是現在卻不一樣,剛剛見到林青兒,便是將她也陷入了這等的局面,若是林青兒真的出了些事情,他可會發瘋的。

“青兒,你怕麼?”林越目光溫柔的看向懷中的林青兒。

林青兒此時臉色有些蒼白,想來也是被這些突然出現的大批強者驚嚇到了,但是她的雙眼之中卻依舊沒有一絲的懼意、

“越哥,不要丟下我、”林青兒的聲音細若遊絲,可是那語氣卻異常的堅定。

林越聞言,心中那絲擔心也是咽回了肚子裏了。身上氣勢陡然爆發,鬆開了抱着林青兒的雙臂,丟下一句,“在這裏等着我。”然後踏前一步,通天魔笛已經握於手中,一絲絲淡淡的光彩不斷的流轉着、

天空上的數道人影見到林越面對這般的局面下竟是沒有一絲的懼意,還敢主動。都是有些驚訝。

“是無垠那個老傢伙派你前來的?”林越循聲看去,發現問話之人竟然是柳巖,而此時柳巖正一臉怪異笑容的看着自己了,就好象是在看待一個將死之人一般。絲毫不擔心林越有什麼能力能夠在這種環境下逃走。

此時林越最想知道的就是自己到底是如何被發現的,在面對柳巖的時候,他沒有一絲的尊敬,直接問道,“你是如何發現我不是阮才的。”林越眼神炯炯,分毫不讓。

柳巖一愣,旋即笑道,“武一與我說的。”

林越心中暗暗罵道,這個老頭果然不是一般人啊,不過短短几天便是發現了自己的不對勁,不過這柳巖倒是也挺能忍得住的,不僅沒有立即對自己動手,反而給予了自己一個月的時間,不過現在想來,柳巖那時估計也不太肯定自己不是阮才,而這些天想必他也是一直的跟蹤着自己。那現在這般的局面倒也能夠解釋的了了。

柳巖輕搖了搖腦袋,說道,“可惜了啊,這麼一個天賦俱佳的人才竟然不能爲我柳善府所用、”

林越眉頭微皺,他知道,柳巖已經對自己動了殺心了,這種局面自己若是在不主動出手的話,那就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嗡、、、”林越脣角微動,對着魔笛輕輕吹起,魔笛身上頓時爆發出一股奪目的光彩,然後一聲嗡鳴聲便是迴盪在內府之中,看見林越使用了魔笛,柳巖不屑的笑了笑,對着身旁的幾人說道,“殺了他、”

話音剛落,黑暗中便是竄出數道人影,人影幾個閃爍間,便是來到了林越的面前,數道強大的氣勢頓時生出,與林越相抗衡了起來。

林越一驚,他能夠感覺到,這些人的實力竟然都是比自己強上不少,大概在宗者左右,不過全部都是初級宗者,就算是不實用魔笛,林越也有着信心可以擊敗他們。

林越眼神凝重,笛聲瞬間轉變,變爲悲傷的曲音,幾人剛剛落下,便是對着林越發出一波波猛烈的攻擊,可就在這些攻擊即將落到林越的身上時,卻是突然的被阻隔住了,那樣子就像是觸碰到了一個無形的屏障一般。

從這幾人能夠站在柳巖的身旁便是可以看出,幾人都是有着一些手段的強者,一擊不中,沒有絲毫的遲疑,便是快速的變換身形,然後又是發出攻擊。

而自始至終,林越都是閉着雙眼的,只是吹着魔笛,沒有做出一絲的防禦。

可就是這般,那些人的攻擊卻總是不能近到林越的身邊一米。林青兒在後面提心吊膽的看着這一切,這些年來,林青兒的實力也是在柳巖的教導下成長到了三階宗者的地步,這般實力就算是比起林越來都是強上不少,由此可以見林青兒的天賦究竟有多麼的恐怖了,不過她這般的實力提升也與柳巖不間斷的提供靈丹和修煉場所風不開的。而反觀林越,卻是數次差點喪命,不斷的戰鬥然後憑着堅強的毅力一步一步得到的實力。

所以說,林越的基礎比起林青兒來說要堅實的太多了,就算是越階戰鬥,林越也是不會落與下風的,九階皇者,卻是能夠爆發出宗者的戰鬥力,這等變態的實力,怕也就只有林越做得到了。

“喲….”笛音突然變得高昂無比,攻擊林越的幾人此時心中也是有些不耐煩了,對付一個實力比自己地上這麼多的小子,而且還是幾個人攻擊人家一個,竟然還沒能將他拿下,這可夠丟人的了。


幾人怒火之下,都是爆發出了全部的實力,甚至比平時發揮出來的實力還要強上幾分。

可是林越在面對他們這般的搶攻之下,卻是沒有絲毫的慌亂,一襲黑色衣衫在月色的傾灑下卻是讓林越多出了些許的鬼魅之意。

眼看幾人的強大攻擊便是要落到了林越的身上,笛孔之中突然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氣勢,六道光芒瞬間從笛孔之中對着幾人射去,所有人都是隻看見眼前光芒一閃,然後那剛剛還閃電般衝上前去的幾人便是突兀的停下了腳步,而在他們的身上,已經沒有了一絲的生機了。


剛好這個時候林越一曲終了,但是林越並沒有就此停住,只見他雙手擺出一個奇異的姿勢,然後迅速的騰出一隻手,一曲高山流水又是徐徐吹出,騰出的一隻手手掌心中光芒閃爍,一面三角小旗立刻出現掌心,正是諸神之怒。

而一直以來對林越輕視的柳巖在林越拿出諸神之怒的時候,臉色也終於是變得凝重了幾分。

“想不到連諸神之怒都是在你的手中,我現在開始對你有些興趣了。”柳巖聲音中帶着一絲危險的氣息,對着林越說道。

林越繼續吹奏着魔笛,並沒有理會柳巖,突然,他瞳孔一縮,遠處的柳巖身體竟是突然的消失了,林越心中生出一絲危機,雷閃頓時使出,憑空的橫移出去數十米,就在他剛剛站穩時,一把閃耀着絲絲寒光的長劍突然刺穿了那片空間,柳巖握着劍柄冷冷的看着逃過自己一擊的林越。


林越心中大爲驚駭,這柳巖的實力不過是尊者巔峯,可是爲何讓他感覺比當初對付武破天他們的時候還要難以應對了?難道柳巖隱藏了實力?不可能,武破天的實力已經是站在了大陸的巔峯了,這柳巖就算是在天才,也不可能比得過武破天的。

那就只有一個解釋,武破天他們當時是裝的,裝作一副被自己魔笛壓制的模樣。可是,這又是爲什麼了?難道他們不像得到通天魔笛嗎?不,這也不可能,通天魔笛的確是神器中最爲強悍的幾件神器之一,若說他們不像得到那肯定是假的。可是這一切又該怎麼解釋了?

林越此時腦海中一片漿糊,一大團的疑問環繞着他的腦海,甩了甩腦袋,林越決定不在去想。

眼下最重要的是該如何帶林青兒逃出這個鬼地方。柳巖實力比自己可是高了兩階之多啊,雖然自己身上擁有不少神器,可是在好的神器也要看是什麼人使用啊。

“就算我使不出神器的全部威力,那我就要數量來彌補吧。”林越心中暗道,手臂輕甩,諸神之怒便是被甩向了空中,一道道靈力匹練瞬間在空中凝聚,然後發出一聲尖嘯,對着柳巖射去。

柳巖也不敢託大,畢竟,這可是諸神之怒,神器之主啊,在柳巖招架的時候,林越手中又多出了一把黃金長劍,柳巖剛好向這邊蔽了一眼,在見到林越手中的黃金長劍之時,嘴角不禁微微扯動了一下,心中有種想要罵人的衝動。

因爲他在這黃金長劍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異常強悍的氣息,這股氣息就算是比之諸神之怒都是不弱,也就是說林越現在手中握着的這柄黃金長劍又是一劍神器。

“哼,神器再多你也發揮不出他們的全部實力。”柳巖趁着抵擋的空蕩,還不忘打擊一下林越。

林越看了一眼柳巖,笑了笑,說道,“那這樣了。” 極品妖孽至尊 ,緊接着,一道又一道的光芒不斷的發出。

在柳巖及天空上隨時準備出手的人的驚駭眼神下,一件件形態各異的器具緩緩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鎮妖塔!封天印!神農鼎!….”柳巖嘴中不斷的蹦出一個又一個名字,而林越則是有些驚異的看向柳巖,他沒有想到,柳巖竟是能夠認出這些神器。

十一件神器一個個的漂浮在林越的身旁,圍成一個圓,像是在保護着林越一般,而此時,所有人都已經被林越這般的大手筆驚呆了,包括柳巖在內。

“這樣夠了嗎?”林越輕笑着看向柳巖,問道、

“啊、”在柳巖發呆的時候,諸神之怒一擊射在他的肩骨上,讓他瞬間驚醒了過來。柳巖惡狠狠的盯着林越,在看見他身旁環繞的衆多神器後,眼中也難免的出現了些許的貪婪之意。

“衆弟子聽令,殺了這個小子。”柳巖閃開諸神之怒的攻擊範圍,大聲的吼道。

隨着柳巖的命令聲下,內府之中頓時響起了一聲聲整齊的破風聲,黑暗中,一道道分外明顯的閃耀着各色光彩的攻擊對準了林越射去。 面對這數百道強大的攻擊,林越卻是沒有一絲的懼意,反而是激起了他身體中的那絲好戰因子,後方的林青兒俏臉慘白的看着被當成了靶子的林越,纖纖玉手捂住嘴巴儘量的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影響到林越。

林越雙手再度輕捏魔笛,笛聲瞬間轉變,一股毀滅性的能量波動從低身之上傳出,一圈圈白色的能量自低身之上涌出,猶如潮水一般的涌向了四面八方,數百道攻擊轉瞬便是出現在了林越的面前,與林越的攻擊觸碰到了一起。

兩者相交,瞬間便是相互泯滅了,阻擋住這一波的攻擊,林越收起魔笛,右手一招,諸神之怒翩翩搖擺,瞬間對着遠處一片黑暗的空間射出數道凌厲的攻擊,隨之那片空間便是響起了幾聲慘叫,有着重物落下的聲音響起。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與此同時,另外一隻手也沒有停歇,黃金長劍乃是上古神器指天劍,指天劍蘊藏無窮神力,乃是邪魔的剋星,此時用來對付柳善府,當真在何時不過了。

“殘劍,真身。”林越輕喝一聲,身體之中不斷有着靈力對着手中的指天劍涌去,隨着林越靈力的涌入,指天劍上金光大放,耀目無比,猶如初升的耀陽一般。照亮了整個內府。

“劍無蹤、”林越一聲怒喝,指天劍在身前閃電般的劃過,速度之快竟是隻能見到一道道殘影,而隨着林越的怒喝,他頭頂上的一片天空已經變成了一片金黃之色,林越擡手,指天劍頓時爆發出一股耀眼光芒,一道金光直射天際。

而受到林越這般的操控,那金色的天空頓時出現了數百柄指天劍、

林越臉色平靜的擡頭看去,然後目光落在了柳巖身上,輕吐一聲,“去、”


“咻。咻。咻…”衆人只聽到一道道破風聲接連的響起,然後目光全部的轉向了柳巖。

竟是暫時的忘記了攻擊林越。柳巖神情凝重,一把長劍橫置於身前,腳掌對着虛空重重一踏,竟是將腳下的一片空間都是踏碎了,長劍在他手中揮舞成片,竟是將那數百道的劍光全部的抵擋,而林越看見,自始至終,柳巖的腳步都未曾移動過分毫。

“去、”林越逼出一滴鮮血,融入了諸神之怒,身旁的神器頓時猶如受到了某種控制一般的全部的脫離了林越飛向了空中,立在諸神之怒的身後。

諸神之怒乃是神器之主,其中有一句是這麼介紹諸神之怒的,諸神之怒,可在任何情況下操控十里範圍內的所有神器。

眼下林越正是命令諸神之怒操控自己的所有神器對付柳巖。

“咻、”一道青光竟是從柳巖身上飛向了空中。落在了諸神之怒的身後。

林越嘴角流出一絲笑容,看着柳巖,此時柳巖的手中空蕩蕩的,原來他手手的長劍也是一件神器,剛好林越使用了諸神之怒,所以他的這件神器當然是毫無意外的被控制了、

柳巖現在心中非常的惱怒,原本在發覺了林越的真是身份後,想要將之就地正法的,可是誰想到中間竟是出了這麼多的變故。

連自己的武器都是被搶走了。若是今日不殺了這個林越,難以解心頭之恨啊。

不過雖然暴怒,但是柳岩心中卻依舊保持着一分冷靜,諸神之怒的威力他可是知道的,若是自己這般衝上去殺了這個小子的話,那自己也定然是會被一直瞅着機會的諸神之怒抓到機會給自己來上致命一擊的。

林越卻是沒有柳巖想的這麼多,他現在的實力已經在九階皇者,所學的武技都是強大的武技,真正吃虧的就是兩者間的實力等級。

而想要彌補的話,怕是也只有使用那神技方纔有着一絲的可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