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獨角獸見到龍仁之後,眼中明顯閃過了一抹驚喜,喘了幾口氣之後,急切的對龍仁懇求道:“人類朋友,麻煩你救救我們獨角獸一族。”

“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獨角獸一族難道遇到了強敵?”龍仁瞥了一眼這隻獨角獸身上道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驚奇道。

獨角獸的防禦力很高,就是龍仁想要在獨角獸身上留下深可見骨的傷口都不是很容易。

“人類朋友,我可不可以路上給你說,我的族人正在遭受金靈雕的圍殺,已經有不少的族人被殺死了。”這隻獨角獸急切道。

龍仁一點頭,道:“帶路。”

“謝謝你人類朋友。”

隨即這隻獨角獸在前面帶路,慢慢的它也把整個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

原來,獨角獸存在着天敵,是一種叫做金靈雕的飛行妖獸,同時也是獨角獸的剋星。兩門兩者之間不是因爲捕食而敵對,而是兩者都是以靈草爲食,所以他們之間的競爭尤爲激烈。

獨角獸棲息的這片平原,名叫吉澤平原。吉澤平原曾經遍佈靈草,獨角獸一族世世代代棲息在此,金靈雕一族也是棲息在這裏,以前靈草遍佈,所以不存在着食物競爭,但隨着各自種族的繁衍壯大,靈草越來越少,兩者之間的爭鬥不斷。

在幾年之前,吉澤平原的靈草數量不足以維持兩個種族的生存,金靈雕的風行速度極快,金靈雕王就自行帶着族人離開了吉澤平原,這樣獨角獸一族得以生存。

不過,吉澤平原的靈草是越來越少,到如今,獨角獸一族不得不在吉澤平原四處靈草。就在昨天,獨角獸一族偶然發現了一個地下墓穴,地下墓穴中竟然生長着大量的靈草,就在獨角獸一族驚喜的向棲息地搬運靈草的時候,消失已久的金靈雕一族又出現在了吉澤平原,經過短暫的對峙之後,金靈雕一族爲了搶奪靈草對着獨角獸一族大打出手。

金靈雕的風行速度極快,獨角獸的電光閃根本打不中金靈雕,所以獨角獸一族完全被金靈雕一族壓着打,獨角獸一族只能逃,就這樣逃逃打打,一直被逼到了偶然發現的那個墓穴中,依靠墓穴和金靈雕對抗着。

只是大部分的獨角獸都受了重傷,喪氣了戰鬥力,金靈雕一族對靈草也眼饞得很,正在不顧一切的向地下墓穴強攻,如果不是想得到墓穴中的靈草,金靈雕早就把墓穴震塌了。向龍仁來求助的這隻獨角獸,是拼着必死的決定創出了金靈雕的包圍,很幸運的是,它活着闖了出來。 聽完這隻獨角獸的簡單敘述,龍仁瞭然的點了點頭,不過心裏卻有些擔憂。

金靈雕這種妖獸,實力成長和獨角獸差不多,幼年的金靈雕是普通妖獸,成年的金靈雕是大妖,這一點龍仁倒是不但有,他唯一擔憂的就是金靈雕會飛呀。

這二十來天,黑炎虎一直處在修煉的緊要關頭,如果打斷恐怕黑炎虎成長到天妖的道路就會徹底斷絕。

這一點是他擔憂的,還有一點,那就是獨角獸會天賦技能,金靈雕也會吧?

“金靈雕會不會天賦技能?”龍仁向這隻獨角獸問道。

“會,我身上的傷正是被金靈雕的天賦技能風刃斬所致。”這隻獨角獸直言不諱的道。

龍仁眉頭一挑,接着問道:“金雕一族共有多少成員?”

“金雕一族共有成年金雕一百隻,幼年的金雕大約有五十隻,數量上比我們獨角獸一族少上許多,如果他們不會飛,我們獨角獸一族頃刻間就能蕩平他們。”這隻獨角獸很是不服氣的道。

龍仁嚥了口唾沫,試想一下,天上飛着一百五十多隻金色的大雕,漫天的風刃斬向你劈來,就算是能躲開,可你想反擊,碰都碰不到人家一下,多麼的憋屈。

這隻獨角獸看到了龍仁臉上的擔憂,猶豫了一下道:“人類朋友,我們實在沒有辦法了纔會向你去求救的,如果您感到爲難,那就算了吧,您就當沒有見到我。”

“那倒不至於。你也知道,我也不會飛,去了也可能趕不走金靈雕,但是我能保命,所以說你也別抱太大的希望,不過我會盡力而爲。”龍仁道。

這隻獨角獸眼中露出感激的神色,道:“人類朋友,無論如何,您的這份恩情我們獨角獸一族會永遠的銘記。”

龍仁搖頭苦笑了一聲,永遠的銘記,誰知道你們獨角獸一族能不能挺過今天這一關。

跟着這隻獨角獸又是急速奔跑了十幾分鍾,此時龍仁遠遠的看到一朵朵的金雲在天空飛舞,伴隨着鳴叫聲,一道道的白色風刃在高空中向着地下斬去。顯然,這白色的風刃就是金靈雕的天賦技能風刃斬發出的。

金靈雕,全身的羽毛都是金色的,在陽光的照射下金光閃閃,尤其是一雙翅膀上的羽毛,要不其他部位的羽毛要寬大些,顏色也更加的濃郁,翅膀煽動間猶如兩團金光上下浮動。

和金雕的距離不斷拉近,龍仁更能看清金靈雕的全貌。成年的金靈雕身長越兩丈有餘,雙翅伸展開,足足有三丈多,一雙銳利的小眼睛也是淡金色的,閃閃發亮,非常具有靈性,即使隔得很遠,龍仁都能看到其中的靈動。金靈雕的靈字,正是體現在那雙眼中。

金靈雕的雙眼,能看清方圓十里之內的任何東西,就是一隻螞蟻也可以看清,在獨角獸和龍仁走進金靈雕方圓十里之內時,頭頂上長着一頂肉色皇冠的金靈雕發出了一聲長鳴,所有的金靈雕都停止了對地面的攻擊,一雙雙銳利的眼睛全部盯在了龍仁的身上。

這隻金靈雕便是金靈雕一族的首領,金靈雕王。

那隻獨角獸在創出地下墓穴的時候,金靈雕王就知道它是去搬救命,金靈雕王很好奇它會搬來什麼救兵,故意讓它闖了出去,現在看到這隻獨角獸竟然搬來了一個人類救兵,金靈雕王的眼中浮現了一抹凝重。

出現在時間玉蝶中的人類,一種就是它們熟知的影月谷的高手,還有一種就是從西方出現的散發着邪惡氣息的神祕人。

獨角獸搬來的救兵人類身上不僅沒有邪惡的氣息,反而有種讓它願意親近的但又讓它感到懼怕的氣息,金靈雕王很是疑惑,但毫無疑問,這個人是影月谷的高手。

對於影月谷的人,金靈雕王還是忌憚的,因爲它生來便知道自己生活的是個什麼空間,生死也許就完全掌握在影月谷的手中。

被上百雙明亮銳利的眼睛盯着,龍仁覺得很不自在,這種萬衆矚目的感覺,不是他喜歡的。

龍仁和獨角獸停留在了距離金靈雕羣一百多米的地方,望着高空中扇動着翅膀盤旋的一百多隻金光燦燦的金雕,龍仁喊道:“你們的首領在不在,我有話對他說。”

金靈雕王衝去雕羣,飛到了龍仁的頭頂上方,尖銳的聲音在它的口中傳出:“人類,這是我們金靈雕一族和獨角獸一族的恩怨,希望你不要插手。”

“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在下和獨角獸一族是朋友,還請首領看在我們影月谷的面子上放獨角獸一族一條生路。”龍仁抱拳道。

“不可能,獨角獸是我們的天敵,這幾年本王帶領族人遊遍了大半個玉蝶空間,在其他的地方只是發現了少量的靈草,根本不足以支持我們的生存,爲了生存,我們只能除掉獨角獸一族。”金靈雕王斷然拒絕道。

龍仁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結果在他的預料之中,不過龍仁沒有立馬放棄,仰頭對着金靈雕王喊道:“這位首領,你能不能下來說話,我累得慌,你下來咱們好好的談談,你放心,我是不會對你出手的。”

“你有靈草嗎,只要你有靈草,本王就可以和你好好的談談。”金靈雕王道。

靈草,龍仁這時候突然醒悟,一切都是因爲靈草而起,到底是什麼樣的靈草,他還沒有見到過,說不定第二層天書空間中真的有。

“你們吃的靈草是什麼樣子的,可不可以給我看看。”龍仁有些尷尬的喊道。

金靈雕王冷哼了一聲,身子一抖,在翅膀寬厚的羽毛間掉下了幾株細長的植物。

這便應該是金靈雕和獨角獸食用的靈草了,只見這種靈草葉片細長,深綠色,其上蘊含着淡淡的後天元氣。

龍仁伸手接住金靈雕王抖落的靈草,上下看了看,越看龍仁越是覺得熟悉,好像在哪裏大片見過一樣。

“這只是最普通的靈草,好的靈草葉片會寬些,也會長一些,顏色也會更鮮豔一些。”龍仁身邊的獨角獸道。

聽到獨角獸這麼說,龍仁終於知道在什麼地方見到過了,第一層天書空中草原上那顏色碧綠的青草可不全都是這靈草麼。

龍仁哈哈一笑,道:“你下來吧,這種靈草小爺有的是,而且全部都是非常肥美的靈草。”

“你拿出來讓本王瞧瞧。”金靈雕王顯然不相信龍仁的話。

靈魂力滲透到第一層天書空間中,凝聚成一把無形的鐮刀,一刀割下,成片的靈草倒下,這些靈草剛倒下,沒過了幾秒種,新的靈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次生長起來。

龍仁淡淡的一笑,靈魂力收回,意念一動,一座由靈草堆積而成的小山出現在了金靈雕王的眼中,整個金靈雕羣都是騷亂了起來,一些金靈雕按捺不住都向着靈草俯衝而來。

唰的一下,靈草被龍仁又收了回去,讓那些金靈雕撲了一個空,此時因爲大量靈草出現而震驚的金靈雕王也反應了過來,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啼叫,金靈雕羣立馬安靜了下來,這些撲了個空的金靈雕也不甘心的飛了回去。

金靈雕王收攏翅膀,降落在距離龍仁十米的地方,一雙明亮的眼睛異彩連連,望着龍仁道:“尊敬的人類,請問您有多少這樣的靈草,我們願意用金子購買。”

龍仁笑眯眯的盯着金靈雕王的眼睛,沒有說話,不過眼中卻是有着紅色的光芒閃動,越來越盛。

見到龍仁眼中的妖異紅光,金靈雕王本能的覺察到了危險,寬大的翅膀伸展開就打算飛上高空,可就在這時,一道紅色的光芒從龍仁的眼睛飛出,射進了金靈雕王的眼睛。

金靈雕王的眼神瞬間呆滯,足足過了五六秒鐘的時間才恢復過來,恢復過來之後,望着龍仁的眼睛立馬變的,變的只剩下了懼怕和服從,高高昂起的頭顱也低下了,不敢與龍仁對視。

龍仁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血瞳,龍仁第一次主動施展,一下子就消耗了他五分之一的靈魂力。

龍仁走到金靈雕王前,指着它的鬧到罵道:“你這隻臭鳥,別以爲長了一身金毛就牛掰了,敢和小爺提條件,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金靈雕王恐懼的顫抖着身子,當龍仁最後一句話說出的時候,它已經嚇的匍匐在地。

金靈雕羣見到自己的王忽然顫抖着匍匐在地,紛紛啼叫一聲,氣勢洶洶的就是奔着罪魁禍首龍仁而來。

“去,管好你的手下。”龍仁揮了揮手,道。

金靈雕王立馬站起身來,對着自己的手下啼叫了兩聲,所有的金靈雕全部都落在了地上,眼神異常恭敬的向着龍仁望去,哪還有一絲先前的囂張氣焰。

唰!

靈草小山再次出現,龍仁示意金靈雕王分給自己的手下食用後,就來到了金靈雕羣一直攻擊的地下墓穴的缺口。


把困在地下墓穴中的獨角獸全部營救出來,同樣分給了他們足夠的靈草之後,龍仁便跳進了地下墓穴之中。

他要探一探這地下墓穴。 時間玉蝶空間中竟然存在着墓穴,龍仁非常的好奇。

跳進到墓穴之中,墓穴沒有想象中的黑暗,龍仁環顧四周,發現這個地下墓穴很大。

整個地下墓穴大約埋葬於地下十米左右,呈現圓形,直徑差不多有一百米,墓穴的牆壁和穹頂之上鑲嵌着散發着淡藍色光暈的玉石,讓得整個墓穴籠罩在幽幽的藍光之中。

在墓穴最中心的位置,一個半球形的物體扣在墓穴的地面之上,這件半球形的物體整體也散發着淡淡藍色的光暈,不時的有着藍光流動,看樣子和牆壁上的玉石是同一種材質。至於其他地方,生長的都是綠油油的靈草。



龍仁仔細的打量了下墓穴的穹頂,發現整個穹頂好像是完整的一塊石板支撐着的,而這塊石板有個缺口,這個缺口正是位於龍仁的頭頂之上,要不是這個缺口,獨角獸一族也不可能踩塌地面,發現地下墓穴。

除此之外,整個地下墓穴再無其他奇特的地方。

“難道這是影月谷某位生命走到盡頭的前輩在這裏給自己修建的墓穴。”龍仁低聲猜測道,隨即把目光轉移到了墓穴最中央的淡藍色玉石半球形的物體之上,左右查看到沒有危險之後,龍仁小心翼翼的向着那半球形的物體靠近。

一分鐘以後,龍仁一步一步的踏着遍地的靈草來到了墓穴最中央的位置,望着盡在眼前的不透明的半球形的罩子,伸手摸了摸。罩子冰涼如冰,很是堅硬,但在堅硬中又給人一種軟軟的感覺,很是奇特。

“難道這個罩子就是墓穴主人的棺槨?”圍繞着這個半球形的物體轉了一圈,龍仁再次驚奇的發現,這個罩子好像深深的嵌入到地下。

砰!砰!

龍仁在淡藍色罩子上使勁拍了兩下,發出了金鐵交鳴的聲音,不過確實給人一種很柔軟的感覺,剛中帶柔。

“要不要當一個盜墓者?”龍仁陷入了思考。

不管這個罩子是什麼材質,龍仁都相信,手骨刀一定能切開。

“還是算了吧,死者爲大,人死後很小的一塊地方就可以埋葬,這個墓穴卻這樣打,好栽種着遍地的靈草,看來這位前輩對居住環境的要求很特別,大房子,大片的綠化。”思索了良久,龍仁搖了搖頭,苦笑道。

“唉~”龍仁又嘆了口氣,非常不捨的道:“這裏面沒準有什麼寶物,就這麼放棄了,我龍仁還真是一個大好人吶!”

說完這句話,龍仁又是在淡藍色的罩子上拍了一下,轉身就欲離開。

忽然,只聽啪的一道碎裂身影傳來,龍仁驚愕的轉身再一看,發現那淡藍色的罩子竟然憑空碎裂,紛紛揚揚的散落,猶如一羣螢火蟲一般,煞是漂亮。

驚愕之後,龍仁趕忙向地下望去,只見地上安靜的躺着兩個石盒,並沒有屍骨的存在,龍仁的心中涌上了一股驚喜。

兩個石盒大小不一,給人一種古樸、古老的氣息,石盒之上都雕刻着一些不知名的花草鳥獸,可能是年代久遠的緣故,整個石盒表面都變的有些模糊。

第一個石盒四四方方,長寬高大約都在一尺左右,從外表看出去其中的東西。第二個石盒則比第一個石盒要大的多,這個石盒是長方體的,長約半仗,寬和高也都在一尺左右,從外形看來,裏面裝的應該是一把兵器。

“那就先看看這裏面到底是不是一把兵器。”龍仁走到長方體的石盒前,在天書空間中取出了一把長刀,慢慢的向着石盒伸去。

看到這兩個石盒,龍仁就覺得這裏應該不是地下墓穴了,而是一個藏有遺寶的地方。龍仁聽說過一些走到生命盡頭的強者,如果沒有傳人,就會把自己的寶物藏到某一個隱祕的地方,等待有緣人來取,從而繼承他的衣鉢,不過有一些性格怪異的強者,都喜歡留下一些機關,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心思。

這個兩個石盒,是不是性格怪異的強者前輩留下的,龍仁不知道,但小心些總是沒事的。

石盒之上並沒有鎖鏈捆綁,只是簡單的閉合着,龍仁小心的將手中的刀插進石盒的蓋子和盒身之間的縫隙中,然後將盒蓋輕輕的挑起。

在龍仁緊張的期待中,預料中的什麼飛箭之類的機關暗器沒有出現,隨着石盒的挑落,一把沒有劍鞘的金色長劍出現在了龍仁的視線中。

劍身長四尺,寬一寸,比一般的劍要長上一截,劍柄也只是普通的劍柄,不過在劍柄的頂端,鑲嵌着一顆毫無光彩的金色珠子。這顆珠子有鵪鶉蛋大小,樸實無華,毫無光彩之處。

這把金色的長劍給人的感覺和普通的精鐵劍沒什麼區域,不過擁有強大靈魂力的龍仁敏銳的覺察到,劍身還有劍柄頂端的金色珠子的金色光彩完全是內斂的,那種鋒芒畢露的感覺也是內斂的。

這絕對是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劍,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就是龍仁在金色長劍上讀懂的一種共鳴,如同修煉神魔天書的他一樣,氣息收斂,除非戰鬥的時候,否則從不輕易外放,給人一種迷惑的感覺。

拿着手中的長刀向石盒內又捅了捅,確定沒有機關之後,龍仁伸手抓在了金色長劍的劍柄之上。

輕,輕的如同一片羽毛般沒有重量,這就是龍仁拿起金色長劍時候的感覺,如果不是手握劍柄的那種真實的摩擦感,龍仁會真的以爲手若無物。

近在咫尺的打量着手中的金色長劍,龍仁更能清晰的感覺到其上隱藏的驚人的鋒利,翻過劍身,四個筆走龍蛇的小字出現在劍身的另一側。

“懲罰之劍。”龍仁輕聲念道。

“這就是這把劍的名字麼,懲罰之劍,有點霸道,也不知道是用來懲罰誰的。先試試它的鋒利程度,看看能不能擔當懲罰二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