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關於吸收煉化陽魄,江維還真沒什麼經驗,「那該怎麼辦?」

「恐怕我得離開趕回原罪城,找師父幫忙了!」林念落苦笑道,「來之前師父就說過,地級魄不是我所能駕馭的;如果僥倖得到地級魄的話,最好馬上回原罪城!」

「嗯?」江維連道,「那還愣著幹什麼,趕緊走啊!萬一那幫鬼修回過神來追來,我們雖然不怕,但也會很麻煩不是?」

如果那些鬼修知道地級魄在林念落身上,到時候九大勢力聯手來襲,即便是江維的實力,應付起來也會很吃力,甚至會被虐。而且,若是那些鬼修把消息傳到到陽魄洞以外,搞不好像大長老趙凱譚等還會搶奪林念落的地級魄;真要那樣的話,江維和林念落可就無力應對了! 走!

江維和林念落不敢逗留片刻,立即朝著傳送陣跑去。林念落完全就是個路盲,好在江維的方向感強,否則一時半會間,二人還真沒那麼容易找到回去的路。

然而,事情遠遠沒有想象中那般簡單。

那一邊,九大勢力的聚集地……

天荒閣一方,又怎麼招架得住其他八大勢力聯手?沒一會,趙翀和其他天荒閣弟子就都被制服了,尤其是趙翀,更是被狠揍了一頓。

「趙翀,我真是小看你了,沒想到揍了你這麼久,你竟然還敢嘴硬,還敢說自己沒有拿地級魄!」不滅神山的鬼修不禁對趙翀刮目相看。他們原以為,趙翀只是個不學無術的二代,隨便威逼一番、揍上幾下,就馬上會軟下來;卻沒想到,八大勢力領頭的鬼修圍著趙翀揍了半天,趙翀竟然還一口咬定說自己沒有拿地級魄。

不得不說,這趙翀雖然實力不咋的,但骨頭還真的是挺硬的——八大勢力都如是想到。

八大勢力的鬼修當然不敢真殺了趙翀——像不滅神山、九鼎商盟這樣的大勢力,雖然不會怕了天荒閣;但大長老趙凱譚真的發起火來不顧一切,還是很可怕的!到時候,誰動的趙翀,肯定是要被交出去,以平息趙凱譚的怒火的。

所以,各方勢力雖然敢狠揍趙翀一番,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敢下殺手。

八大勢力狠揍了趙翀一番后,就不敢繼續打下去了;再打下去的話,搞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而就在這時,趙翀卻非常軟骨頭地哭喪著臉道:「我真的沒有拿地級魄啊!不信…… 狂夫愛妻 !」趙翀真的是被打懵掉了;自從來到鬼界后,他一直都是養尊處優的狀態,可現在,卻被人不分青紅皂白抓住就是一頓狠揍,自己一個勁地說「沒有拿地級魄」,他們還不信……


趙翀真的是欲哭無淚——哪裡是自己嘴硬啊,而是自己真的沒有拿地級魄啊!

可是,自己說實話,為什麼就是沒人信呢?


「快將儲物戒指交出來我們檢查!」八大勢力都已經準備放棄了,準備不打趙翀了,想不到忽然柳暗花明,趙翀竟被打得主動交出儲物戒指來了。

趙翀很無奈地將儲物戒指敞開,將裡面的一切讓八大勢力看得清清楚楚:「你們看,有地級魄嗎?有地級魄嗎?」

八大勢力的領頭人都將腦袋伸過來左看看右看看,仔仔細細看了半天,還真沒有地級魄存在!

「額……難道趙翀真的沒拿地級魄?難道這一頓打,是冤枉他了?」這時,八大勢力才忽然想到,自己一上來就認定是趙翀拿的地級魄,卻沒有考慮過——如果趙翀是冤枉的呢?

「看來真的可能是冤枉趙翀了,不然以他的軟骨頭,早就交代了……」

不過八大勢力還是不準備放過趙翀:「誰知道你有沒有把地級魄藏在你們天荒閣其他鬼修身上,叫你的人都把儲物戒指敞開了給我們看看!」

趙翀來到鬼界,從來沒有挨過這樣的揍,都已經被打怕掉了;這時候,趙翀哪還敢說半個不字啊,連忙叫天荒閣里的其他鬼修,都把儲物戒指敞開了任由檢查。

八大勢力迅速地圍了上來,挨個挨個對天荒閣鬼修進行了搜身。

「奇恥大辱啊……」 綠絲帶的柔情 ,不過趙翀是他們的頭兒,頭兒那麼懦弱,其他人再硬氣也沒什麼用,只能老老實實地任由檢查。

很快,檢查結果出來了——趙翀一方真的沒有拿地級魄!

「我都說了我沒有拿,你們還不信!」趙翀幾乎是哭喪著臉說的。

「額……」這時候,不滅神山、九鼎商盟等勢力的鬼修也都有點過意不去;大家紛紛上前致歉道起來。

「哎呀,趙兄,真是不好意思,一時衝動,沒有收住手啊!」

「慚愧、慚愧!要不趙兄,你打我們幾下,打回去?」

「趙兄啊,是我冤枉你了啊,我早就該相信你說的是真的啊!」

忽然間,八大勢力的鬼修就又和趙翀稱兄道弟了起來,一個個都對自己剛才衝動的表現深感歉意;當然,只是深感歉意而已,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賠償表現。

「我早就說了,拿地級魄的另有其人,你還不信!」趙翀憤憤說道。

嗯?


八大勢力忽然想起來——是啊,好像是有這回事,趙翀好像是有說過這話啊!

「是誰?」

「是誰拿了地級魄?」

八大勢力都連問道;一個個的眼神中都有著焦急緊張,似乎趙翀敢有絲毫隱瞞,他們就又要大打出手狠揍趙翀一頓了。

趙翀被這些如狼似虎的眼神嚇得一跳,連交代道:「是江維和林念落!」

江維?林念落?

八大勢力在腦海中搜索了一番,問道:「是你們天荒閣的兩個鬼修?」

「不錯!就是我們天荒閣的!」趙翀道,「剛才他們還在場的,可我從幻境中掙脫出來后,他們倆就不見了!」

「剛才還在場?從幻境中出來后他們就不見了!?」八大勢力的眾多鬼修自然是把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地級魄上,又怎麼會去注意場上是不是少了兩個名不見經傳的的小鬼呢?

畢竟,江維和林念落只是兩個會神期小鬼,在這裡,他們一點都不起眼。

「你們天荒閣的鬼修,不是都聽你的嗎?」不滅神山沖著趙翀質問道。

「就他們不是!」趙翀覺得臉上很是無光,「而且,他們的師父,就是白夜月!」趙翀連道。

「白夜月!?」眾鬼修都是一驚,然後立刻明白了過來——那一定是他們了!

白夜月長老在天荒郡里的名聲很盛,除了他強悍的實力,更多的,就是因為他的成名絕活——幻畫!

隨便一張幻畫,就能讓一名凝魂期圓滿的大鬼陷入幻境久久不能自拔;只要多丟出幾張幻畫來,甚至能讓人永遠迷失在幻境之中,永遠都出不來,直到魂飛魄散!

也正是靠著成名絕活,才鑄就了白夜月在天荒郡的赫赫威名。

「他們是師父是白長老!?」八大勢力的鬼修幾乎馬上就確定了,那肯定是江維和林念落搶走了地級魄——畢竟場上這麼多人,就少了他們兩個,不是他們拿的都說不過去!

啪!

不過這時,不滅神山的鬼修卻抬手甩了趙翀一巴掌:「我靠,你知道你不早說?害我們在你身上白白浪費了這麼多時間!」

我沒早說?

趙翀兩眼汪汪,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ps:晚上還有! 包括天荒閣在內,九大勢力都拿出千里傳音符互相聯繫了起來;而聯繫的內容也非常一致——地級魄在天荒閣弟子江維和林念落的身上,速速截住他們!

千里傳音符號稱千里傳音,但實際上覆蓋的範圍只有數百里,不過在這陽魄洞里,也足夠傳音到任何一處角落了。

頓時,整個陽魄洞里九大勢力的所有鬼修,都知道了這麼一回事——地級魄出世了,而這地級魄,被天荒閣的兩個鬼修搶了!

「殺!」

「截住他們!」

「絕對不能讓他們煉化掉地級魄!」

「去堵住傳送陣,不能讓他們跑掉!」

大多的鬼修都在陽魄洞里掃蕩了起來,也有一些鬼修趕往了傳送陣,想在那裡來個守株待兔。

整個陽魄洞,只有兩個人沒有收到傳音,那就是江維和林念落;而此時,他們正在往傳送陣狂奔。

其實,就算他們收到了傳音,也照樣會狂奔向傳送陣;因為除此之外,他們別無選擇。

「師弟,我看趙翀應該會猜到是我們拿了地級魄,搞不好路上會有一場惡戰!」林念落雖然沒有收到傳音,卻也估計這一路到傳送在那裡,並不會那麼輕鬆,「我的幻術,對凝魂期大鬼沒什麼作用在;即便是全力施展真靈刺,估計也就只能對付一兩個凝魂期大鬼而已——師弟,你能對付幾個?」林念落估計,自己這一路上,會面對的凝魂期大鬼絕不只有一兩個;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江維身上,畢竟江維可有著入境級的境界,真實戰力絕不會弱。

「來多少,我都能擋住!」江維自通道。

「來多少,都能擋住?」林念落有些不敢相信,「師弟,你可別太過自大了!」在林念落看來,江維再厲害,也就一會神期小鬼罷了;一個會神期小鬼,竟敢說出這樣的話,難不成真當那些凝魂期大鬼都是紙糊的?

「放心吧師姐!」江維道,「實話告訴你吧,我全力爆發的話,絕對有堪比凝魂後期的實力,就算碰上弱一些的凝魂期圓滿鬼修,我也能一戰!那些剛剛晉陞的凝魂初期鬼修,我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什麼!?」林念落雖然早有感覺江維的實力不會弱,但聽到江維如此篤定自信地說自己有堪比凝魂後期的實力,還是驚訝得不敢相信;要知道,即便是林念落,也只能勉強對付凝魂初期鬼修,碰上凝魂中期的,幾乎沒有絲毫勝算!

「我這樣說,是有十足把握在的!」江維道,「實在是凝魂期鬼修的魂魄太過凝練、結實了,我就算全力施展流水劍,想殺一個凝魂期鬼修也不容易!如果他們的靈魂如會神期小鬼一般脆弱的話,我甚至敢說——來多少,我就殺多少!」

林念落也知道江維這話並非吹牛,畢竟江維的境界擺在那裡了,即便是身陷圍攻,以他入境級的境界也能輕鬆應付;誠如江維所說,如果不是凝魂期大鬼的魂魄太過結實,殺起來不容易,那江維真的可以直接屠戮凝魂期了!

「師弟,你是我見到過的,最強的會神期小鬼了!」林念落感慨道,「我也曾聽師父說起過那些超大勢力的妖孽級天才,不過和你比起來,好像也沒比你強!」

「不過我還是沒信心贏你!」江維道,「你那招真靈刺太可怕了,簡直不是會神期小鬼所能抵擋的!」

「我和你生死相拼的話,估計你的勝率稍高吧!」林念落也是對自己的絕招頗為自信,「最大的可能,是兩敗俱傷、同歸於盡!」

「我才不會閑著沒事幹跟你玩同歸於盡呢!」


江維和林念落這一路註定不會太平,就在他們閑聊間,就撞見了一隊不滅神山的鬼修!

「林念落、江維,總算讓我找到你們了!」這一隊鬼修,是由一名凝魂期和三名會神期組成;他們並不認得江維,畢竟江維的「知名度」太低了,不過卻認得林念落,「把地級魄交出來,我玄成放你們走!」這麼凝魂期大鬼名「玄成」,在他看來,一名凝魂期加三名會神期,對上兩名會神期,是沒有什麼懸念在的。

「是嗎?」江維不屑嗤笑,「你們把路讓開,我就不殺你們!」

「狂妄!」不滅神山的鬼修無疑都是天之驕子,玄成聞言頓時就怒了,「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留你妹!」江維毫不客氣甩手就是一計流水劍。

「不自量力!」玄成見江維還敢動手,不禁氣得想發笑,想要好好教育一番江維,讓他知道凝魂期和會神期的差距,「你這點攻擊,對我來說……」玄成輕飄飄地揮劍去抵擋,不過他剛一接觸到江維的攻擊,「流水劍」一招中蘊含的巨大威能瞬間就爆發了出來。

轟!

「啊!!!」

在這股勢不可擋的威勢下,玄成直接如一隻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拋飛。

「這……這……」還拋飛在半空,玄成就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魂魄能量在這一計攻擊之下流逝了一大截,「這還是會神期小鬼的攻擊嗎!?」玄成不敢置信。

「走!」

江維卻懶得趁勝追擊,而是直接拉上林念落就走。

「玄成是吧?我不殺你,不是因為不敢殺你,而是怕浪費時間!」奔跑之時,江維還不忘留下一句話,「不過麻煩你告訴其他鬼修,如果再有人敢來攔截,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江維此時離傳送陣已經沒有多少距離了,還是先趕到傳送陣把林念落送走才是關鍵,至於攔路的鬼修,江維才懶得去殺呢!

「你……」玄成想要反駁,但一想到江維剛才那一道摧枯拉朽的攻擊,他就沒話可說了;他明白,江維若是趁勝追擊的話,想殺自己並非難事。連玄成都被打得沒話可說,他身旁的三個會神期小鬼,就更加不敢吭聲了,只能眼巴巴看著江維離去。

「玄成師兄,怎麼辦?」待得江維走遠,三個會神期小鬼才出聲問道。

「先跟上去!」玄成道,「他們肯定會往傳送陣走,路上肯定會有不少鬼修阻擊他們,我們到時候見機行事!」

同時玄成不無後怕地將自己和江維的這一戰以千里傳音傳了出去:「我剛剛攔截了江維和林念落,江維的實力極強,一擊就讓我流逝了兩成魂魄能量,大家務必小心!」 江維和林念落的速度很快,快得超出了所有鬼修的預料;所以當他們抵達傳送陣時,甚至還沒有其他鬼修抵達此處。

「師姐,快進入傳送陣!」江維取出三百下品魂石,丟在了傳送陣的各處陣眼,開始啟動傳送陣。

三百下品魂石,相當於三枚中品魂石,其中蘊含的能量,足夠讓一名鬼修從陽魄洞傳送回地面。

「嗯?師弟?」林念落驚道,「怎麼只有三百下品魂石?你不和我一起走?」

說話間,已經有三名凝魂期鬼修來到了傳送陣附近,並急速逼近過來。

「站住,將地級魄留下!」 帶著道侶一塊穿[快穿]

江維指著急沖而來的三名大鬼,沖著林念落一攤手:「看吧,我總得幫你攔一下這些鬼修吧!不然我們就算到了地面,恐怕也不會安寧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