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再來一滴吧,說不定以後等我成長起來之後,一旦服下一滴魔龍精血,就能擁有魔龍的天賦技能了!咦,它怎麼又顫抖了一下?”

“三元, 肯定是你小子的貪心把人家給嚇着了,還是放過它吧,就算我們需要它的精血,怎麼也要給人家一段時間恢復吧?那畢竟是精血啊,嬌小的人家能有幾滴?”


“我靠主人,它又顫抖了一下!”

“你靠誰?”

“主人,我錯了,我們還是走吧!”

無驚無險完成了任務之後,葉千鋒和三元終於順利的離開了這個紅與黑的空間,只是他們不會知道,在他們離開之後,那嬌小的心臟就亂顫不已,甚至還有細如蚊子叫的聲音在迴盪着:

Www_ ⓣⓣⓚⓐⓝ_ Сo

氣死我了,一羣貪得無厭的傢伙!要不是我的力量不能隨便釋放出來,看我不弄死他們!不過還好,只是送出了兩滴精血就搞定了!

只是那是誰啊?也太生猛了吧?身邊不光有天書,還有地錄,並且我還從那人類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存在,那氣息,分明不屬於那個人類,可是到底是屬於誰的啦?爲什麼我會感到害怕啦?

關於魔龍精血事件完美收官的葉千鋒並沒有放鬆下來,因爲他這一次的目的是爲了尋找魔龍牙,而魔龍精血,不過只是順帶劇情罷了,可惜的是,這廝找遍了整個“迷宮”,也根本沒有發現有半截牙齒的存在……..

“算了,還是出去吧,距離一個月的約定只有三天的時間了!”

將迷宮遊蕩了兩遍的葉千鋒氣餒的說道!

“主人,要是黑痞大哥在就好了,他對妖獸的氣息非常的敏感,一定能感覺到魔龍牙的位置!”

白皮突然非常想念起黑痞來,雖然黑痞那廝一直躺在天閣第二重的九龍至尊椅子之上睡覺,可是白皮還是希望聽到黑痞那充滿痞子味道的聲音!

“黑痞大哥真是的,小丹都回來好久了,它卻還不醒來,真不知道還要睡好久,要是再不起牀的話,小丹就不理它了!”

小丹也發出了抗議聲,不過其實它是想要多一個大哥心疼它罷了。

“不說了,我們還是前往廢棄刀閣吧!”

葉千鋒說完,騎着三元就朝着迷宮的出口飛去…… 仰視着那百米高的九層廢棄刀閣的時候,葉千鋒覺得自己就好似一隻螞蟻一般的渺小!

廢棄刀閣,九層,高接近兩百米,前後寬三四十米,左右長五十米,真實的雄壯,雖然有些破敗,卻掩飾不了那龐然大物的氣勢,雖然上面鋪滿了灰塵了,看上去灰濛濛,卻好似也在釋放着萬丈光芒一般,遠遠的就讓人類震撼在了它的雄偉之下!

葉千鋒出現在廢棄刀閣之下的時候,其實他比約定的時間早到了一天,不過他卻是最晚到的一個,因爲仙修羅和寒靈森都已經到了,並且那寒靈森正如同一條癩皮狗一般粘着仙修羅,不停的和人家套着近乎,奈何人家高高在上,根本不鳥他,頂天了,也是寒靈森說一百句,她只說一句!

“葉千鋒,你很守時!”

當看見騎着純白如雪的三元出現在面前的葉千鋒之時,那一直冰冷如山的仙修羅雙目之中就釋放出了神光!

“喲,都來了,看來我還是遲到了啊!”

看到兩人的時候,葉千鋒就微笑着說道!

“不遲,不遲,反而是早到了!”

有些不爽的看了葉千鋒一眼,大舅哥寒靈森就有些鬱悶的說道,因爲這廝正想盡一切辦法想要和仙修羅發生點什麼!

“大舅哥,我要的東西帶來了嗎?”

看着有些不爽的寒靈森,葉千鋒決定先把仙修羅晾在一邊!

“帶來了,帶來了!不過因爲時間太短,我們只找到了聖級的丹鼎,沒有找到更好的,不過初級的丹方和材料倒是給你帶了一大包!”

將一個古樸的雕刻着各種奇花異草的如同水桶一般大小的小丹鼎從納戒之中拿出來的時候,寒靈森繼續不爽的說道!

“多謝大舅哥了,等我煉製出第一爐丹藥,必定會送你兩顆!”

欣喜的接過丹鼎的時候,葉千鋒如是說道!

“我去,你又不是丹師,就算你成爲了丹師,煉製出來的第一爐丹藥能入得了你大舅哥我的法眼?”

寒靈森不屑的說道,並且將“大舅哥”三個子說得特別的重。

“好吧,或許我的第一爐丹藥並不怎麼樣,不過我保證,我煉製出的第一批重要丹藥一定送你兩顆,就算你用不着,也可以拿去泡N啊,那可是泡N的必備良藥 啊!”

葉千鋒怎麼會沒有聽出寒靈森語氣之中的不爽,故而饒有深意的望了仙修羅一眼之後揶揄道!

“哼,你煉製出來的重要丹藥?怕是要毒死人吧,我不要!”

寒靈森還是繼續不爽的說道!

“大舅哥,這個可是你說的哦,到時候可別哭着喊着追着我要丹藥就是了!”

葉千鋒也不說出小丹的事情,反正這個祕密他現在不準備說出去,所以望着根本毫不知情的寒靈森,葉千鋒就露出了諱莫如深的笑容!

“不知道能不能送我兩顆?”

仙修羅輕啓朱脣說道,她的眼光和聰慧,一下子就凝聚在了寒靈森之上!

“哦?修羅宗莫非還缺少丹藥嗎? 重生之末世寶典 ?”

葉千鋒聞言,就饒有深意的望着仙修羅說道!


“不缺,我也不怕!我敢肯定,你煉製出來的丹藥,絕對不是凡品,恐怕到時候千金難求一顆,所以乘着你還沒有出名的時候,我必須先預定幾顆!”

仙修羅不假思索的說道,看來這丫頭的腦袋果然是相當的聰明!

“好,就衝你這句話,等我將來真的煉製出丹藥的話,一定給你們修羅宗一個友情價,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我的價格必定是很高的!”

葉千鋒也不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反正言語就是那樣的屌!

“好吧,我承認世道變了,我這個萬年不遇的天才沒人搭理,你這個吹牛吹破天的傢伙卻非常吸引女人的目光!親妹夫,你要是不檢點一點的話,不要怪我在小妹的面前告你一狀!”

寒靈森更加不爽了,反正他就是見不得美女都只喜歡葉千鋒的樣子!

“好了,別鬧了,你就安心的回去修煉,等着我送給你一個接一個的驚喜吧!”

重重的拍了一下寒靈森的肩膀,葉千鋒微笑的說道!

“好吧,雖然你說你的丹藥很牛,我不相信,可是你說給我點驚喜,我還是相信的!”

“仙修羅妹子,我走了,有空的話,歡迎來我們寒家做客!”

“親妹夫,千萬不要做對不起我小妹的事情,要不然的話,我一定要將你Y割了!”

最終覺得自己有些多餘的寒靈森一步三回頭的望着仙修羅和葉千鋒說道!

“順利嗎?沒遇到什麼危險吧?”

在多餘的人物消失之後,仙修羅終於回到了正題之上,不過卻說得有些委婉!

“哎,說起來你是不相信啊,我淌過了火海,爬過了刀山,遊過了血海…….”

一聽到仙修羅切入了正題,葉千鋒這廝的臉色瞬間就變了,配合着一張苦瓜臉,口中更是悽慘無比的絮絮叨叨的說道,只是沒等他說完,人家就冷冷的將他的廢話打斷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答應你,當你遇到不能力敵的敵人之時,我們修羅宗全宗上下會不計代價的幫你一次,並且我還會給你補償的,說吧,你想要什麼,只要不是很離譜,我一定答應你!”

冷冷說道的同時,仙修羅就對葉千鋒伸出了嬌嫩白皙的右手!

“人們都說,仙修羅乃是一個清麗脫俗,一塵不染,回眸一笑勝鉛華的絕代美人,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不想要那什麼補償,只想看看在那冰冷的面具之下,到底隱藏着怎麼樣的一副絕世容顏!”

盯着那猙獰的修羅面具,葉千鋒那廝就露出了流莽的本性,居然流裏流氣的說道!

“我可以給你看,不過你敢娶我嗎?你敢,我就敢取下面具讓你看!”

直視着葉千鋒,仙修羅釋放出了暴強的氣場,一下子就將葉千鋒給整懵了!


葉千鋒沒有想到,冰山一般的美人也有爆發的時候,當這個時候到來的時候,他居然發現自己慫了!

“好吧,我承認我慫了!至於補償什麼的,等我想好了再說吧!”

苦笑着,葉千鋒就將裝着魔龍精血的一個玉瓶交到了那羊脂玉膏一般的手上!

“交易完成,我走了!”

就算仙修羅極力的想要用平淡的口氣說話,可是那顫抖的右手卻還是出賣了她此刻內心的激動!

“走吧,不送!”

葉千鋒眯着眼睛笑道!

“葉千鋒,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樣一個人?是傻子?還是聰明絕頂?你知道一滴魔龍精血的價值嗎?”

“算了,不管怎麼樣,從這一刻起,我仙修羅會把你當成我唯一的朋友的!”

撂下了這樣兩句話之後,那仙修羅就騎着鸞鳥消失在了茫茫的天空之中…….

“我TM當然能夠猜到魔龍精血的價值,不過我敢不給嗎?”

衝着那變成了小黑點的仙修羅,葉千鋒終於咆哮了起來……. 寒靈森回去了,仙修羅離開了,不過葉千鋒不會離開,因爲他想要做一回守株待兔的人!

廢棄刀閣, 豪門協定,純禽老公別太壞

葉千鋒自然不會傻到進入廢棄刀閣之中,他只是安心的等着風從中等人前來送死罷了!

是夜,夜涼如水,有些陰森的夜風帶着微涼輕撫過了葉千鋒的臉龐,這廝,此刻正躺在一顆巨大古樹的樹丫之上數着星星!

哎!

數着數着星星,葉千鋒的意識就飄了起來!口中也不知道怎麼就嘆息了一聲!

“主人,你怎麼了?”

趴在葉千鋒身邊的三元疑惑的問道,說起來三元也着實可憐,每當葉千鋒露宿林間的時候,總是會召喚出三元來,繼而藉助三元那長長的“秀髮”來取暖!

“三元,你說,我擁有黑痞,白皮,丹典,可爲什麼我的人生依然很不如意?老是被人追殺?”

葉千鋒鬱悶的說道,其實這廝是想念衆王之城中的某些人了,可是他又不能回到衆王之城,也不敢將某些人帶在身邊,故而嘆息道!

“主人,我都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麼,你的人生還不如意?那我豈不是更是可憐了?我連我父母都沒有見到一面!”

三元更是鬱悶的說道!

“主人,你也別發牢騷了,要是你覺得數星星着實無聊的話,爲什麼不試着開始煉製丹藥?”

小丹感覺到了葉千鋒心中的鬱悶,故而出現在了葉千鋒的身邊說道!

“也對,爲什麼我把這茬給忘記了!”


一聽到小丹的話,葉千鋒那廝一咕嚕就從樹枝之上跳了起來!

“不過主人,煉丹是需要火的,你掌握了火系的自然力量嗎?”

小丹說出了讓葉千鋒蛋8疼的話!

“沒有!”

葉千鋒嘴角一抽,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裏又沒有天然的火焰,那就只有生火了!”

“怎麼生火? 一頓不吃胖十斤[娛樂圈] ?”

“不知道,原本煉丹是需要天然火焰的,不過你用的是聖級的丹鼎,不是初級和中級的丹鼎,或許可以彌補火焰上的不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