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他!”

徐夏丟下兩個字,猛然降檔,猛踩油門! 我有一條時空表 ,徐夏要和寶馬飆車?!

就算2020款的寶馬3系,已經失去了操控的靈魂,但那也是寶馬車啊,一輛二千五百塊的破奧拓,確定能夠飆的贏?

徐夏瘋了嗎?!

相比之下,她覺得車毀人亡的可能性更大。

寶馬車主是個看上去和徐夏年齡相差不大的青年,瞅着破奧拓非但沒有給他讓路,反而還呼啦一聲的提速了,嘴角撇過一抹不屑,

“開個爛奧拓也敢跟我飆車,找死!”

青年一腳地板油,寶馬車的引擎立即發出低沉的咆哮,一股推背感出現在了身上,這種感覺讓他爽翻天。

被徐夏提前加速拉開的那一小段距離,不過轉眼間便被無限拉近。

“徐夏,快停下,要撞上了,撞上了!”

大團團回頭見着寶馬車在迅速逼近,嚇得不行,驚呼的大喊道。

徐夏表情淡然,淡淡道:

“慌個什麼,他那車是新車,肯定捨不得跟我們撞,看着吧,馬上他就要踩剎車了!”


說話間,徐夏通過後視鏡看了一眼身後的追來的車子,但他絲毫沒有讓路的意思。

鄉村公路本來就不寬,要是他現在讓道的話,最大的可能是飛出路基,以他出一場車禍告終,畢竟現在的車速已經很快了,奧拓車在鄉村公路上飆到時速八十千米每小時,哪怕是踩剎車也休想一下子就停下來。

“給勞資讓路啊!”

青年在車上大吼。

可是,他失算了,前面的爛奧拓不僅沒有讓路的意思,反而還控着車道,根本沒法超過去,除非是直接撞上。

青年咬着牙,猛然點剎車兩下,將車速放緩,尋找下一次超車的機會。

大團團拍着胸口,喘着大氣,額頭上已經被嚇出了冷汗來。

徐夏呵呵笑道:

“看吧,我就說他肯定會慫,勞資只是不想去買寶馬而已,開個破寶馬裝個什麼雞毛的逼啊!”

“徐夏,要不算了吧,讓他先過,安全第一。”

大團團勸道。

徐夏搖了搖頭,說道:

“哪有比賽都開始了,中途還歇菜的事,你放一萬個心,有我在,不會有事!”

大團團焦慮啊,瞅着徐夏自信滿滿的模樣,別提多糟心了,如果有可能,她都想拉開車門直接跳車了。

滴滴滴!

寶馬車再次瘋狂按下喇叭,不停的閃動遠光。

徐夏覺得後面的司機特煩,按你麻痹啊,公路是你家的嗎?

他最煩那種明明按一下喇叭就行,卻偏偏不停按喇叭的人,太特麼的討厭了,又不是聾子,以爲他聽不見嗎?

徐夏以前沒車就不說了,現在他也是有車一族,對於這種人,堅決不慣着!

徐夏搖下車窗,朝着後面比了一個朝下的大拇指。

“草泥馬的!”

寶馬車青年見狀後,勃然大怒啊,他竟然被一個開破奧拓的窮鬼給鄙視了!

猛然間,寶馬車青年再次一腳地板油,車子陡然提速,可是,眼看就能超過奧拓的時候,前面的奧拓車突然一個小轉向,又恰好將他的去路攔住。

就這樣往復好多次,寶馬車一點便宜都沒佔到。

雖然徐夏沒有再朝着車後朝下比大拇指,不過寶馬車青年已經能夠想到奧拓車中的人有多嘚瑟,氣得他咬牙切齒啊。

但讓他真的直接撞上去,他又捨不得。

大團團心驚膽顫,面色已經是慘白一片,不帶一絲的血色,這種感覺比她昨天直面野豬的時候,還要驚悚。

面對野豬,至少野豬的保持的狀態是一樣的啊。

哪像徐夏飆車,感覺隨時都有可能出車禍,太難受了。

她心頭暗暗發誓,等這次之後,再也不坐徐夏的車了。

當然,她肯定也逃不脫真香定律。

“技術垃圾了,開再好的車也沒用,可惜了一輛好車啊。”

徐夏心頭舒暢,太酣暢淋漓了,男人果然要當司機纔有成就感啊。

男神開黑嗎 ,徐夏好奇道:

“大團團,你什麼情況?

啊!不會是因爲你家親戚來了,失血過多吧。

等着,我現在就送你去醫院!”

大團團都有想錘死徐夏的衝動了,這混蛋說的是人話嗎?還失血過多,是不是還血流成河了啊!

大團團咬着牙,磨牙道:

“徐夏,我想掐死你。”

“別,大嬸,我現在在開車,注意安全。”

“你還知道安全啊!我不是大嬸,別亂叫!”

“……”

兩人逗了一會嘴,車子已經開到了縣城邊邊上,徐夏減緩了速度,再飆車就要被拍照了,他可不想被扣分、罰款。

到了一個單邊的兩車道上,正好遇上了一個紅燈,徐夏踩下了剎車。

藍色寶馬車終於有了與奧拓並駕齊驅的機會,停在了徐夏的旁邊,他雖然很想下車將徐夏爆錘一頓。

不過,相比之下他更願意用自己的優勢去打對方的臉,按下副駕車窗,朝着徐夏又按了兩聲喇叭,見着徐夏轉頭看來,特意的拍了拍寶馬的方向盤,嘚瑟道:


“小子可以啊,一個爛奧拓都被你開成飛機了,哥這是寶馬,你開過寶馬嗎?垃圾!”

說話間,還將徐夏先前送出去的倒立大拇指回敬了回來。

徐夏鄙視的搖了搖頭,這貨是個白癡嗎?寶馬車很牛逼嗎?只能說一般般好不!至於這麼裝逼嗎?

雖然……寶馬在奧拓車面前,的確挺逼的!

徐夏對大團團說道:

“待會記得露個笑臉,跟隔壁的寶馬哥打個招呼怎麼樣?”

大團團心頭本來就有火氣,剛纔被嚇得不行,徐夏很混蛋,但罪魁禍首還是寶馬車青年,現在還搖下車窗裝逼,太過分了!

她磨了磨牙,點頭道:

“好!”

徐夏手動搖下了車窗,將自己的身子朝着後面仰了仰,露出了副駕駛大團團的嬌軀。

不得不說,大團團這一手變臉的手藝當真是個絕活,前一秒還在咬牙切齒,後一秒已經轉變成了一副甜美的笑容,相當淑女的朝着寶馬哥揮了揮手。

寶馬青年還不明所以,特別是瞅着徐夏手動要車窗的樣子,更是想笑。

不過在徐夏後仰,大團團那張甜美的笑容下,他整個人宛若遭到了五雷轟頂!


mmp的,這麼漂亮一個大美妞,憑什麼就坐在了爛奧拓車上啊! 徐夏朝着寶馬哥望去,再次朝下豎了個大拇指,紅燈變成綠燈,一腳油門呼嘯而出。

寶馬青年怔怔發神,直到後面有車按喇叭催促,纔回過了神來。

他的心頭極其的不甘心,憑什麼啊,那麼靚的妞,看的他都流口水了,憑什麼就上了破奧拓,他的別摸我不香嗎?

短暫的出神,寶馬青年再次擡頭看向前方的時候,徐夏開着的破奧拓已經消失在了視線中。

寶馬青年狠狠的錘了一下方向盤,朝外啐了口唾沫,回頭瞪向後面按喇叭的車子,怒罵道:

“按你麻痹啊,勞資又不是聾了!”

只是,這貨說這話的時候,絲毫沒意識到, 一粒紅塵2

“我們現在去哪裏?”

大團團回頭看了一眼,沒見着那輛寶馬車追來,心頭不由得緩了一口氣,她真擔心進了城後,徐夏還會和寶馬車繼續飆車。

“去縣城的城南菜市場。”


“哦,我們是去擺攤賣菜嗎?”

“不然你以爲呢。”

洪城縣不大,幾分鐘後,徐夏在菜市場附近找了個車位,將他的愛車停好,又將兩大口袋的蔬菜提了出來,而後將口袋墊在地上,菜擺在了口袋上。

“我們就在這裏擺攤?”

大團團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她還以爲去菜市場裏面擺攤呢。

徐夏聳肩道:

“我們只是臨時擺攤,難不成你還想進市場擺攤啊。

市場裏面的每一個攤位,都是按月交了管理費的,而且根本就沒有多餘的位置。”

“哦,原來是這樣子啊。”

大團團點頭應道。

就在這時,一個婦人走到徐夏和大團團跟前,看向擺在地上的蔬菜眼前一亮,菜葉翠綠,還有一種飽滿感,非常的新鮮,於是問道:

“小哥,你這菜怎麼賣?”

來了客人,徐夏停下了和大團團聊天,不過,婦人的話讓他微怔,對啊,自己賣多少錢一斤纔算合適啊?以前又沒賣過菜,根本就不知道行情啊。

徐夏撓了撓頭,想到超市裏面貴的一逼的有機蔬菜,自己的菜怎麼也比什麼有機蔬菜好吧,隨口說道:

“所有的菜都是五十一斤!”

婦人明顯被徐夏的話給聽傻了,臉上的表情立即變得驚愕,

“幾塊錢的菜你賣五十,怎麼不去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