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林川沒興趣告訴他們,自己是怎麼知道的。

這也不能說。

“你,給我學生道歉,立刻,馬上。”林川手一擡,輕描淡寫指了指董潔如和董愛春,“還有你,以及你,剛纔桌子拍的很厲害啊!”

那兩兄妹都看向了董必發。

董必發則看向了黃麗娟。

來之前,聽說黃麗娟的老師是個年輕人,他認爲,年輕人當黃麗娟的老師,就是胡扯,就是幌子。

聽了林川說的話,他才意識到,這不是胡扯。

他媽的,這是大神,不然可說不出他們董家的黑歷史來。

“黃小姐,對不起,剛纔,我等粗魯了,我跟你賠禮道歉了。”還想活命的董必發,只能跪了。

董潔如和董愛春看自己大哥如此,也紛紛抱拳跟黃麗娟道歉。

黃麗娟懵得很,不明白自己老師那幾句話,爲何會讓董家如此懼怕。

老師真是神人一個啊!

什麼神奇的事情都能辦,渾身的神奇色彩,就像一個謎。

天大的謎。

別說是她了,就算是董家那些走狗,他們也是大惑不解。

一個個看傻了眼,涼氣倒抽,連動一下都不敢。

“地上的玻璃碎,撿乾淨,親手撿。董建新這事,聽法律的,敢耍陰險,我保證董建新坐牢坐到下輩子。”林川說道。


“是的,我懂了。”董必發走了幾步,彎下腰就去撿茶杯碎片,比狗還聽話。

撿乾淨了以後,一幫人爭先恐後奪門而出。

黃麗娟跟出去走廊看,他們在外面更狼狽,走的踉踉蹌蹌,幾兄妹相互扶着才能走。

黃麗娟好奇心氾濫。

回過頭,關上門,衝到老師跟前就開口問:“老師,這……”

林川做了一個停的手勢:“那三個地點是他們做過惡事的現場,藏着證據,我就說這麼多,一切交給未來吧!”

原來如此,明白了。黃麗娟興奮的叫道:“老師,你真能耐啊,你還謙虛說當不起老師,當得起卓卓有餘了。”

“別捧我,我可沒東西給你。”

“不哦,你又救了我一次,不然我恐怕是搞不定了。”黃麗娟神色尷尬。

一市之長,厲害嗎?聽着好厲害。


但其實,也受到很多的掣肘。

因爲,人人都在研究你,都想法設法要利用你。

“我看出來了,公事公辦不難,但會得罪人,只要有機會,對方就會報復你,讓你難堪,讓你難受,甚至讓你犯錯丟飯碗。”林川也覺得黃麗娟應該很牛掰纔對。

經過這麼多事情之後,他才發現黃麗娟並非事事順心。

到底,官要做多大,才能真正牛掰?


不好說。

一山還有一山高,等眼前沒有高山了,恐怕又高處不勝寒了。

真有點同情她。

“老師,你說到我心坎去了。我這工作,實際上就是受氣包,遠的不說,就說這陣子,先是歐蘭特集團的官司,然後是莫如風的威脅,現在是董家,哎,各種給我找麻煩,我是求神拜佛都不得道。”黃麗娟彷彿找到知音一般,對着老師就是一通吐槽。

“路是自己挑的,你能如何?咬咬牙,繼續努力吧!”

“嗯,不過說真心話,如果不是因爲有老師庇佑,我都不知道完蛋多少回了。”

“少來,你認識我之前,你完蛋了?你是一路高升。”

“那是書記庇護我,書記要退了,以後靠老師了。”

“我像上了賊船。”

“呵呵呵呵,有這意思,外人肯定都以爲老師你攀上市長,前途無量,對你羨慕妒忌恨呢,恰恰相反,不停佔便宜的是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你可以走了。”林川聽着黃麗娟這四十多歲的女人在那輕浮的說話,感覺好奇怪。

“好的,不打擾老師了。”黃麗娟飛快退了出去。

林川坐下來,點上一根菸。

煙霧環繞之下,思緒亂飛。

黃麗娟說的沒錯,自己的本意是,跟大市長大人交上朋友,什麼事都能有個照應。

結果卻是,一次次都是由自己去照應她。

真就像老師帶學生。

一夜無話!

次日大清早,躺在沙發上面的林川,感覺有人在自己身旁透氣,他一個激靈就紮了起身。

“林川你嚇死我了。”是楊紫薇,她剛醒一小會,正打算叫醒林川。

“你才嚇死我了。”林川坐直了身體。

“我們怎麼在這?”

“你不記得了?”

楊紫薇懵懂的搖頭。

“不記得了好。”

“聽這意思,發生過什麼大事?你可別嚇我。”楊紫薇臉色發青。

林川見她這模樣,想到,她總歸要去錄口供,先跟她說說清楚,讓她有個心理準備,貌似好一些。

花了兩分鐘,林川把事情說清楚了,楊紫薇愣神,後怕,林川去洗臉。

等他出來,楊紫薇姿勢都沒變過。

“大小姐,要上班了,走不走?”

“走。”


楊紫薇迅速反應,趕快洗了把臉,和林川一起離開。

電梯間裏,楊紫薇說道:“林川,昨晚我要不是給你打了電話,那現在……”

說不下去,頭皮發麻。

對方可是董家,除了林川,大概也沒人敢硬碰,她打給誰都沒用,找不着人,也救不了。

“那混蛋是什麼時候給我下藥的?”楊紫薇使勁拍着腦殼去回憶。

“你們之前認識吧?”林川問道。


“認識,她對我表達過愛意,我沒搭理他。”

“人品不好?”

“哪來的人品,那就是個人渣。”楊紫薇直搖頭,突然想起些什麼,笑着問道,“昨晚我不省人事,你就沒有點想法?”

“我不乘人之危。”

“那看來你對我是真的沒興趣,我也太失敗了。”

楊紫薇那極其遺憾的表現,讓林川無言以對。

“叮……”

電梯到層,一大幫人涌進來,楊紫薇下意識拉住林川的臂膀。

林川並沒有太在意,還故意慢了一步,讓楊紫薇能拉緊一些,以免受到他人的逼壓。

但是,他們這些舉動在外人看來,卻是情侶之間的親密無間了。

進電梯的人之中,有黃天貴,他和幾個朋友來喝早茶。

眼前的一幕,讓他瞬間黑了臉。

林川沒注意到,直接和楊紫薇走了出去。 走出奶茶店的那一剎那,我整個人都愣住了。不是因爲什麼,只是因爲莫北剛纔叫我的那一聲,像極了一個人,身後藏着某個憂傷的表情。

我轉過身子盯着緊跟出來的莫北:“你剛纔叫我什麼?”

“顧南啊!”

“不是這個。”

“就是顧南啊。”莫北湊過來看着我,一腳茫然。

“不是,不是。”我嘀咕了一聲轉身還是朝前走了過去。

就像腦海中的橡皮檫,莫北剛纔叫我名字的那聲語氣還有神態,像極了一個人,而我還在恍惚中尋找着過去,作踐着自己。

“喂。”莫北這時候再次叫了我一聲。

我雙手插兜轉過身,武漢的風吹亂我的不堪:“怎麼?”

“你就不能真正的正式自己嗎?或許你自己不認可你自己,可是爲什麼當初你要選擇旅遊這個行業?你可以騙了所有人,甚至騙了你自己,但是你騙不了你的心。”

我盯着面前喘着粗氣的莫北,爲什麼這小小的身子,卻能撐起不凡的內心。

“你想多了,我真沒興趣。”我不知道爲什麼,我從內心深處就有點排斥再去觸及這個行業,再去走以前的路,也許是之前太過黑暗,不敢正視真正的自己。

我轉身是真的要離去了,我不想再去談這個問題。

“顧南,你就是瞧不起你自己,瞧不起曾經的你,你以爲你可以扔掉曾經,忘懷所有。但是你想過沒有,有時候命運就是如此可笑,你完全沒有辦法逃離真正的自己,你怎麼能這麼假,連一個真正的你都不敢去面對,你活着真是夠窩囊的。”莫北接着在我身後吼道。

我愣了一會兒,冷冷的笑了笑,轉身便走了。

“顧南,顧南,喂,你真是一大笨蛋!”身後傳來莫北火急火燎的聲音。

我沒有回超市,而是在附近轉悠着,走的累了就坐下抽幾支煙,接着再次出發,沒有目的,沒有思想。

晚上回到超市,出奇的候阿姨回來了,我有些好奇的走了過去:“您這兩天去哪裏了?到處找人也找不到。”

候阿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家裏出了一點事,所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