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奇笑著搖頭,說道:「我認識那麼多人,從來都沒有阿峰這種運氣,每次收穫都很驚人。」

雷星峰笑道:「好啊,以後大家要去外世界,就帶上我好了,呵呵。」

宇寇是第一次見識到雷星峰的神奇,這次去他可是賺大了,就算得到的酒泡,不算得到的黑靈果,就可以換到大量的印環,哪怕一個印環換一個酒泡,他也能換到上萬的印環,當然,魚人酒要賣出去,是需要時間的,沒有哪個真人會收購如此多的魚人酒。

「別人我不知道,但是我要再去找材料的話,一定會帶著阿峰去。」

宇寇笑嘻嘻的說道,然後還特意道:「誰讓我是大師兄,帶著師弟師妹,是我的責任!」

這話有點假,不過,沒人會揭穿他,畢竟他是大師兄,這點面子誰都會給。

辛兆侖和戚梅雲都表示,以後再去外世界,都會帶著雷星峰,這不是帶人去,這是帶著財神去,每次都發財,怎麼能夠忽視?


雷星峰笑道:「就算我不去,你們也一樣能夠找到的。」

宇寇大力拍著雷星峰肩膀,說道:「那可不一樣哦!」

啪啪的聲音,讓黑鳥將腦袋從翅膀里伸出來,它說道:「喂,他揍你哎,嘎!」

宇寇尷尬的放下手,他說道:「傻鳥,別瞎說!」

黑鳥頓時怒了,它最喜歡罵別的鳥為傻鳥,卻最討厭罵自己是傻鳥,它嚷嚷道:「鳥人,你個鳥人,你才是傻鳥,你就是一個醜陋的沒有翅膀的傻鳥!」

午陽和古奇一愣,緊接著兩人爆笑。

宇寇頓時滿臉通紅,他說道:「你……你……」

雷星峰一看不好,宇寇要惱羞成怒了,他說道:「鳥布德!給我閉嘴!」然後他說道:「大師兄啊,你可別和一隻鳥生氣啊,呵呵,它就是喜歡胡說八道,其實,它自己大概都不知道在說什麼胡話。」

黑鳥小腦袋翹起,尖尖的小嘴,四十五度角朝天,一副我不鳥你的模樣。

眾人大笑,這隻黑鳥快要成精了,午陽笑著搖頭,說道:「小宇寇啊,你就別惹這隻鳥了,真要是對罵,你未必是對手哦,哈哈,哈哈!」

宇寇很是尷尬的笑了幾聲,他可是大師兄,被一隻鳥罵了一頓,還不能對罵,如果對罵的話,他什麼面子都沒有了,說道:「我不和它一般見識!」

眾人忍不住又是一陣大笑,宇寇無法,若是沒有午陽和古奇在,也許他還能擺擺大師兄的架子,可是祖師爺和師傅都在,這個架子無論如何也擺不出來。

雷星峰說道:「大師兄,別見怪,鳥布德一直都是這種德行,呵呵。」

宇寇無奈道:「算了,咱不和一隻鳥生氣。」

黑鳥嘎嘎了幾聲,倒是沒有再罵,它狡猾之極,知道不能得寸進尺,有時候,雷星峰都覺得,這貨不是鳥,絕對是一個人。

眾人各自散去,雷星峰帶著雷暴老人回家。

……

在雷星峰的家住了幾天後,雷星峰這才帶著雷暴老人去萬湖洲的小鎮,去找雷星瑤。


可惜的是,雷星瑤閉關了,她就要晉級,這段時間一直在苦修,所以這次去沒有見到小丫頭,好在雷暴老人也不急,有了雷星瑤的下落,也知道她拜在高手的門下,雷暴老人也放心了。

留下五十隻漆烏木的大木桶,全都是從黑水域得到的藏酒,百分之百的極品魚人酒,其中有十桶是極品血魚人酒,另外就是幾百顆挑選好的黑靈果,雖然忙到現在雷星峰都不知道這玩意可以配置什麼藥劑,但既然是女人用的,他當然會給小妹一份。

最後還留下十幾箱子各種零食,都是金大胖的手藝,雷星瑤非常喜歡吃。

兩人商量了一下,重新回到秘藏空間。

這幾天雷星峰一直都在整理魚人酒,他特意訂製了很多瓶子,分裝魚人酒。

這段時間,來要酒的師兄師姐很多,雷星峰也不在意,隨手就送,當然,這些師兄師姐也只是討要十瓶八瓶,嘗嘗大名鼎鼎的魚人酒,由於雷星峰這次挖掘黑魚人部落的酒窖,得到的酒實在是太多了,送人他一點也不心痛。

分給雷暴老人一部分藏酒,其中很多都是極品魚人酒。

雷星峰自己也品嘗了極品魚人酒,才發現其中的奧秘,魚人酒的味道實在美妙至極,喝一點心情會極度放鬆,消除緊張的情緒,難怪那些真君會用印環交易,這酒絕對會讓人上癮,喝了還想喝。

尤其是金大胖,對於魚人酒,那是如獲至寶,各種品質的都討要一堆,他專門搞了一個大酒窖,將魚人酒收藏起來。

雷星峰都沒有統計自己到底得到了多少魚人酒,反正那數量絕對可怕,足夠他折騰很久了。

隨著雷星峰在秘門中的經營,他實力和潛勢力也逐漸提升起來,手頭上也囤積了一部分材料,若是用來換印環,也可以得到不少的印環,只是他不會用這些材料換印環,最大的可能,就是用自己用不上的材料,換取自己需要的材料。

印環,雷星峰存了不少,尤其是雷星瑤給了他兩萬印環,讓他有了一定的財力,一個秘門的嫡系弟子,若是沒有一定的印環,是無法維持自己的勢力。

這就要雷星峰努力賺錢,努力囤積材料,這為了唯一的一個目的,就是提升實力,在這個世界,實力的提升,才是立足的根本,除非失去晉級的希望,不然,每一個修鍊者,都會竭盡全力的去爭取。

雷星峰依舊堅持每天修鍊,就算沒有雷雨天,他也不敢有絲毫鬆懈。

閑暇期間,就和雷暴老人討論修鍊上的事情,互相交流,互相促進,這段時間,他的實力雖然沒有提升多少,但卻夯實了基礎。

雷星峰還帶著雷暴老人去了風琛宗的外世界,在那裡休息了十來天才回來。

看在雷星峰的面子上,在秘藏空間的人,見到雷暴,都會稱呼一聲老爺子,當然,師傅和祖師爺除外。

這天,金大胖整理了一桌飯菜,雷星峰,雷暴,金大亞,瘋鷹和嗜虎,坐在一起吃飯,瘋鷹還特意拿出魚人酒來,一幫人吃吃喝喝,開始閑聊胡扯。

雷星峰坐在一張靠椅上,懶散的喝了一口魚人酒,說道:「金叔,最近你出去了一趟,有什麼消息沒有?」

金大亞喝了一口酒,笑道:「倒是聽到一些消息。」

雷暴道:「是什麼?」

金大亞笑道:「龍山大戰,在匯野洲,兩個秘門開戰,在龍山那個偏僻的地方,雙方賭鬥,呵呵,死了不少九環真人。」

雷星峰吃了一口蠻牛肉,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說道:「為了什麼事情打起來的?」

金大亞道:「具體情況不是很清楚,不過,聽說是在外世界結仇,原本是嫡系弟子間的爭鬥,結果惹出雙方的師門,無法解決,就只好開始賭鬥了。」 瘋鷹好奇道:「怎麼賭法?」

金大亞臉色嚴肅起來,說道:「護衛之間賭鬥,一個輪一個,輸的百枚印環,可以不擇手段的戰鬥,一方認輸,或者打死算輸。」

雷星峰倒吸一口涼氣,他說道:「天啦,這要死多少護衛?」

金大亞道:「聽說死了十幾個九環真人,殺的天昏地暗,最後,雙方都受不了,只能罷手了。」

九環真人在秘門中,可算是中間力量,每一個秘門都是全力以赴的培養九環真人,去外世界,九環真人絕對是主力軍,一個秘門一旦損失了大量的九環真人,對秘門就會產生很多壞影響。

雷星峰道:「估計是找到什麼好材料了……」

金大亞道:「不是的,是為了一個女人。」

雷星峰頓時呆住了,他還是第一次聽說,修鍊者也會爭風吃醋,他說道:「不可思議!」

瘋鷹道:「什麼樣的女人,竟然能夠引起兩個秘門爭鬥,女人了不得!」

黑鳥突然說道:「叫我幹什麼?嘎,我不是女人啊!」

瘋鷹道:「誰叫你了?」

黑鳥道:「你叫我的啊,你不是說,女人鳥布德嘛!」

雷星峰大笑,說道:「沒見過自己向套子里鑽的鳥啊,鳥布德……你太敏感了吧!」

瘋鷹很是無語,半晌,才說道:「好吧,鳥布德,可夠自戀的。」

艾山爾進來道:「二爺來了。」

辛兆侖走了進來,說道:「呵呵,都在啊,老爺子也在啊……」


雷星峰起身道:「二師兄,來坐,呵呵,胖子整了一桌菜,你也來吃吧。」

辛兆侖也不客氣,一屁股就坐在雷暴身邊,說道:「說什麼呢?那麼熱鬧。」

金大亞道:「說龍山大戰,兩個秘門賭鬥。」

辛兆侖道:「這事我知道,兩個傻乎乎的弟子,被一個女人耍的團團轉,結果還沒有怎麼樣,兩人自己先鬥起來,這還不算,把師門都牽累進來,死傷了幾十個護衛和家臣,都成了一件笑話了。」

金大亞道:「那女人應該也是秘門的吧?」

辛兆侖點頭道:「沒錯,而且……和阿峰有點關係。」

雷星峰莫名其妙道:「和我有什麼關係?」

辛兆侖笑道:「那女人是你小妹的師門,應該是你小妹的師姐或者師妹。」

雷星峰說道:「難怪,瑤瑤的師門非常強大,若是能夠聯姻,那絕對好處無限啊。」

雷星瑤的師門,可是極其有名的製作藥劑的秘門,在秘門中,絕對鼎鼎大名,她們的藥劑,低級不算,高階藥劑,針對的都是真君以上的高手,這個影響力實在太大了。

所以為了爭取這種機會,兩個秘門爭鬥也就很正常了。

雷星峰道:「難怪了,我就說,為了一個女人,怎麼可能將真君都引出來,原來是這個原因。」

雷暴搖搖頭,說道:「秘門啊,當真是實力龐大,隨隨便便就可以死一群九環真人,可這樣的秘門,也能害死高手啊,還不如在大型宗門,或者一個人自由自在的好。」

辛兆侖笑道:「老爺子,很正常的,秘門就算是沒有實力,也比大型宗門強啊,真正實力強橫的九環真人,秘門也是會搶著招攬的,呵呵,一個人固然自由,可是很難去外世界,秘門都掌握在真君手裡,外人想要使用,不但需要熟人介紹,還需要付出大筆的印環,不划算的。」

雷暴道:「我知道,我知道……」他語氣里有點沮喪。

雷星峰笑道:「阿爺不用難過,不是還有我和瑤瑤在秘門嘛,阿爺不用操心的。」

雷暴點頭道:「其實我也曾經想過加入秘門,只是怕失去自由,找不到阿峰和瑤瑤,呵呵,不過,看到兩個孩子都成了秘門的嫡系子弟,我也就放心了。」

金大胖笑道:「老爺子,秘藏空間怎麼樣?」

雷暴對金大胖很有好感,最主要金大胖太會吃了,也特別能說,在雷星峰住宅這段時間,這傢伙費盡心思討好,加上兩人早在西戎之地就認識了,所以關係相當的不錯。

雷暴說道:「胖子,這裡的確是好地方,修鍊都比別的地方要強,呵呵,只不過對我並不算很合適。」

雷星峰當然明白了,以他們雷系修鍊者,在修鍊的時候,最好靠近或者直接沖入雷暴雨中,經受天然的閃電洗禮,那才會快速增長,雷暴現在並不需要雷電來修鍊,他已經到了九環真身的巔峰狀態,無論如何修鍊,都不會再有進步了,但是他現在已經知道,電罡雷漿的收集,還是需要去暴雨天。

經過雷星峰的敘述,雷暴已經明白,電罡雷漿是天然閃電中就有的,只是需要手段凝練,以雷暴老人的手段,已經勉強可以做到,更是因為他擁有一團電罡雷漿作為主體,更是容易收集凝練電罡雷漿。

金大胖笑道:「別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這裡絕對是吃的好地方,哈哈。」

金大亞笑罵道:「你個吃貨,沒事的時候琢磨一下修鍊,別一直琢磨吃,你看你,現在都成什麼樣子了?」

眾人就笑,金大胖自從來到這裡后,體重最少提升三成,胖的眼睛都快要看不見了。

金大胖也不在乎,金大亞沒事就會說他幾句,只是他從來都是很恭敬的聽著,卻從來都不改正。

金大亞也知道說不動他,搖頭嘆氣幾聲,也就算了,自己的路自己選,金大胖就算以前在西戎國當官,他也把自己的兵營當成一個大廚房,現在他能利用的資源更多,當然不會放棄自己唯一的愛好。

和騰遠一樣,金大胖在秘門中的生活當真無比滋潤,尤其是秘門可以去外世界,各種各樣的外世界,有各種各樣的食材,讓他也有了各種各樣的嘗試,和騰遠這個吃貨一起,試驗出各種好吃的飯菜和零食。

在雷星峰這裡,金大胖的地位絕對很高,幾乎和艾山爾差不多,雷星峰的住宅,他就是主管吃飯的人,也是食物分配的人。

雷星峰現在的家,主管是艾山爾,家臣沒有什麼權利,就是一個養老的地方,而且四個家臣一般不會用到他們,其次就是金大亞,瘋鷹和嗜虎,這三人是雷星峰的主要助力,至於其他護衛,雷星峰大都分派下去。

杜洪辰,齊玄等後來招收進來的人,都在全力修鍊,雷星峰提供了大量的輪環,輪印環,甚至還有印環,讓他們快速提升,只有達到六環以上真身,才有機會出去完成任務,所以目前還不能指望。

在秘門的好處,就是有地方,有財力,有修鍊的資源,還有強大的師門可以保護自身的安危,另外就是可以去各種外世界,尋找各種資源。

雷星峰勢力已經有了一點點雛形,雖然還非常的弱小,但已經比他一個人要強太多了,很多事情,都可以吩咐手下去做,而不是自己辛苦的東奔西走,為了他節約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雷暴心裡非常滿意,他從來都沒有想到雷星峰竟然已經達到了九環真身,和自己一樣的高度,更是沒有想到雷星峰和雷星瑤都拜入了秘門,並且已經開始培養自己的手下,心裡感慨之下,他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幫助雷星峰成長,他相信有自己的幫助,雷星峰的成長應該更快更好。


有侍者跑進來報告道:「老祖來了!」

古奇的秘門中,所有的下人都稱午陽祖師爺為老祖,只有弟子才能叫一聲祖師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