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漢確認的點點頭:“的確沒有!”

“這……!”狄生雲頓時驚訝萬分,秦漢乃是皇室中人,別人或許不知道,但他不可能不知道,那荒孤庭手中的帝皇手令又是何處的來?

“狄將軍?怎麼了?”秦漢見狄生雲臉色一變再變,頓時不解道。

狄生雲微微沉默一瞬,才道:“荒公子手中便持有帝皇手令!”

“什麼?!不可能!”秦漢驚訝一刻,隨即否定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陛下已經數年沒有賜予帝皇手令了!何況他雖然身份尊貴,但是也不過是天荒帝國的二皇子,不可能有這樣的殊遇!”


秦漢和狄生雲的臉色都變得你難看起來,若真的荒孤庭用不正當的手段,拿到了帝皇手令,即便有功,也必然要擒拿回去,交有天秦皇帝處置!

“你們這是在等我嗎?”正當衆人猶豫的時候,荒孤庭和秦月璃緩緩從外面走了進來。

秦月璃爲了不暴露身份,現在又換回了男裝,讓別人認不出他。而且荒孤庭一出現,狄生雲和秦漢頓時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自然也就察覺不到秦月璃了。

“荒公子!你終於回來了!”孫泰連忙迎上去,這一次綺羅鎮能轉危爲安,荒孤庭功不可沒,孫泰自然看的很清楚!

他對荒孤庭使了個眼色,暗示剛纔的狄生雲和秦漢的話。

不過荒孤庭置若罔聞,全當看不見,他腳下生風,淡淡來到狄生雲面前,笑道:“狄將軍,傷勢如何?”

狄生雲臉色動了一下,他緩緩點頭道:“好多了………荒公子!…你,現在可否告訴本將,帝皇手令究竟是如何得到?”

荒孤庭神祕一笑,隨即淡淡道:“好吧!既然狄將軍問道這一步了,告訴你也無妨,其實是我偷的!”

“不可能!!”秦漢當即怒斥道:“我觀你年齡不足弱冠,修爲不上真元,怎麼能偷的走帝皇手令!”

秦漢絲毫不瞭解荒孤庭,只以爲他是一個靈元境的武者,雖然天賦極強,能夠力戰真元境,但是也到此爲止了!天秦帝國的皇宮豈是誰都能進入的?何況帝皇手令並不是一張紙,更需要玉璽加蓋,這些都不是荒孤庭可以做到的。

荒孤庭淡淡一笑:“我說的就是實話,可是你們不相信,我又能怎麼辦?”

荒孤庭背後的秦月璃微微一驚,想到那日荒孤庭離開了半日,原來就是去偷帝皇手令去了!雖然秦月璃也不太相信荒孤庭真的能在她父皇眼皮子底下把帝皇手令偷來,但是對荒孤庭鬼神莫測的手段也是十分好奇!

“這個大壞蛋,向來是不可能說假話的,那帝皇手令就真的是她偷的了!哼!竟然去偷都不來求我!哼……!”

想到這裏,秦月璃很是生氣,望着荒孤庭的背影,隨即一腳踹了過去。

荒孤庭頓時訝然,不過也沒有躲開,被秦月璃結結實實的一腳踹在大腿上。

“嘭!”

秦月璃頓時也恍惚了一下,荒孤庭這個笨蛋竟然沒有躲開,頓時周圍幾人的目光全部投向秦月璃,秦月璃頓時訕訕道:“我…腳…痛!”

狄生雲當即想要發怒,天秦帝國怎麼會有這樣的一個真元境武者?沒大沒小!

不過卻被秦漢連忙攔住,道:“算了!算了!那個小子一向有這個毛病”,隨即指着她道:“還不快給荒公子道歉!”

秦月璃頓時心中悶火,居然還讓她給荒孤庭道歉?不過當看到衆人都盯着她,她又不想暴露身份,只得撇了撇嘴,看向荒孤庭,緩緩道:“荒公子,剛纔對不起了!”

荒孤庭戲謔的看了秦月璃一眼,大氣橫秋道:“無妨!不過,你終究是踢傷了我!一會兒到我房間裏給我按摩一下便好!”

“嗯?………好!”秦月璃狠狠的瞪了荒孤庭一眼,不過最終還是低頭答應了,心中暗道,想讓我給你按摩,哼!看我不把你的骨頭拿下來!

秦漢微微一驚,沒想到荒孤庭竟然提出了這麼個懲罰方式!不過剛纔他的行爲在別人眼中,便是已經明顯偏袒自己的手下了,現在他還真不好說什麼!而且,他也不明白,秦月璃爲何要踹荒孤庭一腳,而且荒孤庭還沒有躲開?

秦漢依然繼續質問道:“荒公子,你還沒有說明白帝皇手令到底何處的來。”

荒孤庭繼續笑道:“我說了!真的是偷的!你們怎麼就不信?”

秦漢沒好氣道:“我們當然不信,以荒公子靈元境的修爲,可以拿到我天秦帝國的帝皇手令,出入我天秦帝國的皇宮,這樣的話誰聽了也不信!即便荒公子身份尊貴,但那也只是在天荒帝國!”

荒孤庭笑了笑道:“我說了你們也不相信,既然你們不信我是偷的,我已經跟狄將軍說了,若我不是偷的,別的用什麼辦法都是合法的,你們又何必追問?”

狄生雲擡頭看了荒孤庭一眼,緩緩道:“荒公子!那你說說你爲什麼要偷帝皇手令?”

荒孤庭笑道:“當然是來汨羅城了!”

秦漢追問:“爲什麼要來汨羅城?”

荒孤庭笑了笑道:“這件事便是我們天荒帝國的私事了,就恕請不奉告了!”

秦漢決然道:“不行!這裏是我天秦疆土,荒公子無禮前來,必然要有一個說法!”

荒孤庭想了想道:“這樣吧!待此間事了,我便和兩位一同迴天秦皇城,免見天秦陛下,當面向他解釋我爲何來次!如何盜書!如此?兩位意下如何?”

秦漢哼道:“誰知道你現在是不是空口而談!實際上是想要敷衍我們之後溜走!”

荒孤庭哈哈一笑,道:“秦將軍,我荒孤庭好歹也是天荒帝國的皇子,又如何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何況,所謂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天荒帝國便在那裏!即便我跑了,天秦一封國書遞去,難道我父皇不給天秦帝國一個解釋?”

狄生雲沉默了一下,淡淡道:“秦將軍便聽從荒公子的建議吧!荒公子不管如何得到帝皇手令,都對天秦帝國沒有惡意,若不是有荒公子幫忙,狄某也未必能守到今天!我相信荒公子的人品!既然荒公子已經做下承諾!我們便不要再言!”

秦漢看了荒孤庭一眼,又看了荒孤庭一眼,緩緩點頭,正如荒孤庭所說,天荒帝國就在那裏!即便荒孤庭跑了,這件事也不會輕易了結!

秦漢點點頭:“那好,這件事便先放下………狄將軍,你傳訊回去的萬里傳訊符是從哪裏得來?”秦漢忽然問道:“汨羅城恐怕不會有這樣的東西吧!”


狄生雲點點頭,忽的想起花蕊夫人來,他道:“這件事說來話長,當然,這件事也要再次感謝荒公子!若沒有他相助,更不可能把消息這麼快傳回去,今日你們便不可能到來!”

“哦?”秦漢訝然:“莫非,這萬里傳訊符是荒公子的?”以荒孤庭的身份,有萬里傳訊符倒也說的過去。

狄生雲搖搖頭道:“並不是荒公子的,乃是花蕊夫人的!”

“花蕊夫人?誰?”秦漢問道。

狄生雲苦笑了一下,自己還有一份約定,現在到時候兌現了!

他便把如何借用花蕊夫人萬里傳訊符,又如何寫下元氣字據的事情向秦漢解釋了一下,“當時情況緊急,雖然要還花蕊夫人一張新的萬年傳訊符,但也值得!”

秦漢微微點頭,道:“如此的話,我們天秦帝國倒還真應該感謝這花蕊夫人!不過,本將身上也沒有萬里傳訊符!想要兌現諾言,恐怕要等到戰後了!”

“咯咯……不用,不用這麼麻煩!”忽然一道清麗的聲音傳到衆人耳邊。在場的真元境武者雖然未見其人,但只憑聲音便能猜測到聲音的主人必定是個風情萬種的美人!

花蕊夫人一身豔豔紅裙,一雙紅脣嬌豔欲滴,輕移蓮步,緩緩出現在衆人面前,奪目芳華絲毫沒有讓在場諸人失望。

她嫵媚一笑,道:“我說怎麼遠遠便察覺到這裏元力沖天,原來竟然有百餘位真元境高手匯聚如此,倒真讓小女子惶恐忐忑呢!”

秦月璃站在荒孤庭身後,氣憤的看了花蕊夫人一眼,貝齒咬的緊緊,心中暗哼,怎麼哪裏都躲不過這個壞女人?……嗯?荒孤庭不會是和她一起來的吧!啊……!!秦月璃頓時心中小宇宙爆發,緩緩伸出蔥白玉指,伸向荒孤庭的腰間,荒孤庭不明所以,回頭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以爲要抱自己。卻不料腰間頓時傳來一股微痛,這小丫頭竟然用小手使勁掐自己。

荒孤庭無奈苦笑,自己這又是怎麼惹到這丫頭了,怎麼先是踹叫,後是掐!

不過此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花蕊夫人身上,倒是沒有人發現秦月璃的小動作。

狄生雲連忙向秦漢介紹道:“這位就是花蕊夫人!可不要看花蕊夫人容貌美麗,身材嬌弱,實際上更是一位真元境八重高手,對上一般的真元境九重高手也不見得會敗!”

秦漢目光微微一凝,聽了狄生雲的話,頓時對花蕊夫人重視了起來。

狄生雲連忙迎上花蕊夫人,道:“夫人!今日我天秦援軍能夠及時趕來,夫人之恩,狄某沒齒難忘!夫人放心,待此地戰事結束,狄某立刻回京上報陛下,兌現狄某的諾言!”

花蕊夫人淡淡一笑,道:“我剛纔便已經說了,不用這麼麻煩的!”

狄生雲微微一驚道:“夫人何意?”

花蕊夫人笑道:“不用等到狄將軍回去,我不日應該便要去天秦皇城,只要狄將軍修書一封,在天秦帝國皇城做好準備就好!小女子也不想太爲難狄將軍的!”

“這…!”狄生雲猶豫了一下,隨即點頭道:“夫人言之有理,理當如此!夫人何時回去?狄某立刻便修書一封,上呈陛下!”

花蕊夫人笑了笑道:“那就好!至於回去的日期嘛!……”花蕊夫人瞥了一眼荒孤庭,隨即笑道:“還沒想好,等我想好了,再來找狄將軍吧!”

剛纔花蕊夫人瞥眼荒孤庭,秦月璃盡收眼底,她心中越發氣憤!什麼意思?你什麼時候回去,看我家荒孤庭幹什麼?……啊!荒孤庭你這個混蛋,你就是跟她一起來的。

隨即,摸在荒孤庭腰上的小手更加用力的捏了起來。 “師父……您在嗎?”

“嘭嘭…!”

孫清慧輕輕敲了敲門,但是許久不見寧陌染回聲,孫清慧頓時驚訝道:“莫非師父不在?”

“吱呀……!”

孫清慧緩緩推開寧陌染的房間,忽然看到寧陌染竟然躺在牀上,頓時驚訝萬分。

她連忙奔到寧陌染面前。惶恐道:“師父!您怎麼了?您快醒醒啊!”

孫清慧拉着寧陌染的手臂,帶着哭腔的叫喊道,這一刻,她真的有一絲害怕,害怕再也見不到寧陌染。


正當她打算去求救的時候,她忽然察覺到寧陌染的手臂動了一下,隨即寧陌染緩緩睜開眼睛,看了一眼眼角帶淚的孫清慧,慈祥一笑道:“傻丫頭,哭什麼?”

孫清慧頓時欣喜萬分:“師父!你沒事吧!”

寧陌染緩緩坐起來,笑道:“好了!我能有什麼事,只是有點頭暈而已!休息了一會兒便好了!”

孫清慧點點頭,忽的心中一動,追問道:“師父!你直都不會頭痛的,都是荒孤庭來了之後,才總導致你頭痛的!……師父,你別收他做徒弟了吧!”

寧陌染盯着孫清慧笑了一聲道:“傻丫頭,說什麼胡話?我已經收了他爲徒弟,如何就又不收了?師徒的名分就這麼容易割捨的嗎!”

“哦!是徒兒說錯話了!”孫清慧連忙搖頭。

“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天齊帝國的大軍又來了嗎!?”寧陌染問道。

“師父!天齊帝國的大軍已經被我們打走了!”孫清慧欣喜的喊道。

“這麼快?……這是怎麼回事?”寧陌染不解道。

“是這樣的,師父,是天秦帝國的援兵來了! 離婚風暴:錯惹壞總裁 !”

寧陌染點點頭:“原來如此!”

“對了!師父!我們孫府毫髮無傷,是不是你一直都守在府上!”孫清慧問道。

寧陌染茫然搖搖頭:“這個爲師倒是不知!”

孫清慧驚訝道:“師父你不知道?可是…可是,除此之外,還有誰有能力阻止天齊大軍殺進來呢?府中的親衛可都是埋伏在暗處了啊!”

寧陌染搖搖頭。

“那好吧!”孫清慧點點頭:“或許是天齊帝國的士兵見孫府高牆大院,所以不敢攻打進來!……師父,那你先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擾你了!”

寧陌染點點頭,道:“好!爲師還要修煉一會兒,才能完全緩解。”隨即寧陌染盤腿坐下,默唸起清心咒。

………………………………………………………………

“吱呀…!”

荒孤庭的房門被打開,秦月璃昂手闊步的走進來,看了荒孤庭,哼道:“是誰讓本公主來給他按摩的?我已經來了!”

隨即走到荒孤庭面前,一本正經的道:“是你?剛纔本公主不小心踢到了你的屁股!你不是要讓我幫你按摩的嗎?快點,把褲子脫掉!”

正在喝茶的荒孤庭,聽到秦月璃的虎狼之詞,不由一口水從嘴裏吐出來。

他咳嗽兩聲,把茶杯放下,沒好氣的笑道:“說什麼呢!剛纔我不就是找個理由讓你來見我嘛!”

荒孤庭一伸手攬住秦月璃的小腰,隨即讓她坐在自己腿上,湊近她的俏臉,笑道:“怎麼生氣了?”

“哼!”秦月璃瞬間把小臉扭過去,撅着小嘴,一副傲嬌的模樣。

荒孤庭看了看秦月璃撅起的小嘴,笑道:“小嘴撅的這麼高,是不是想讓我親一下?”

秦月璃頓時一下子從荒孤庭懷裏掙脫出來,氣呼呼的道:“荒孤庭,你這個大壞蛋,總是在言語上佔我便宜!”

荒孤庭無奈一笑道:“要不然呢!難不成還在身體上佔你的便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