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是玲瓏來拜訪,拓跋野結束了修鍊,

他很想知道,這玲瓏到底想要幹什麼,

他出關之後,親自出去迎接,

「玲瓏小姐,歡迎大駕光臨,」拓跋野笑著說道,


「龍雲師兄,你太客氣了,我拜師也有一段時間了,一直忙於修鍊,沒有來拜訪你,實在抱歉,」玲瓏面帶微笑,


「玲瓏師妹,裡面請,」拓跋野連忙改變了稱呼,

「龍雲師兄,我就不進去了,聽說你對天丹城比較熟悉,能不能帶我到處逛逛,我到了天丹城之後,還沒有四處看看的,」玲瓏說道,

「能夠給玲瓏師妹當嚮導,真是我的榮幸,」拓跋野笑道,

玲瓏在天丹城絕對是最受歡迎的,只要她吆喝一聲,需要一名嚮導,估計五大公子之流都會趨之如騖,

面對玲瓏這樣的絕色佳人,什麼輩分的阻隔,對五大公子來說都不是事,

拓跋野帶著玲瓏逛街,絕對會被人嫉妒,要是目光能夠殺入,他會被眾人的目光殺死千百回,

明知道這樣,他還是決定給玲瓏當嚮導,看看這玲瓏葫蘆裡面賣的什麼葯,

「多謝龍雲師兄,」玲瓏感謝道,

「玲瓏師妹,你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儘管告訴我,對天丹城我不算熟悉,不過大部分地方還是去過,」拓跋野說道,

「我初來乍到,也不知道情況,要不然這樣,你帶我四處看看,我想收購一些仙藥,」玲瓏說道:「要是有好的介紹給我,我感激不盡,」

拓跋野知道,玲瓏肯定對他有所了解,知道他喜歡收購仙藥,

他當仁不讓:「沒問題,四處看看,總能夠遇到不錯的仙藥,」

帶著玲瓏四處閑逛,不管是地攤,還是店鋪裡面,他們一路走一路看,

還真別說,遇到不少仙藥,

玲瓏收購了一些仙藥,但拓跋野發現她對仙藥興趣不大,對他的興趣反而更大一些,

他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給玲瓏介紹各種仙藥,

他們走在街道上,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快看,那是玲瓏小姐和龍雲公子,他們是聖仙界最優秀的年輕仙丹師,」

「他們走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啊,」

「可惡啊,玲瓏是我的夢中女神,竟然被龍雲搶先了,」

「龍雲和玲瓏走在了一起,他們很親密,」

……

議論的人多了,消息很快傳開了,猶如春風一般,悄無聲息,讓天丹城的人都知道了,

五大公子湊在一起,在煙雨樓消遣,

「真是可惡,為什麼好事情都被龍雲佔去了,」楊公子相當不滿,

張公子道:「玲瓏這樣的絕色美女,我們絕對不能這樣拱手相讓,我建議我們都過去看看,趁機跟玲瓏小姐套套近乎,」

聶風說道:「我們輩分比他們低,過去之後有些尷尬,還是算了吧,」

他怕龍云為難他,連玲瓏他都不準備去看了,

「管輩分幹什麼,我才不管那麼多,反正我要去看看,」杜公子說道,

「走,大家一起去,絕對不能便宜了龍雲,」楊公子說道,

五大公子竟然達成了一致,去尋找龍雲和玲瓏他們,

這五人對天丹城太熟悉了,認識的人也多,很快就找到了玲瓏和龍雲,

「龍雲閣下,玲瓏小姐,真是太巧了,竟然遇到了你們,」張公子笑著說道,

拓跋野笑道:「是啊,真是非常巧,玲瓏師妹,你還不認識他們吧,我給你介紹一下,他們就是天丹城五大公子,分別是張公子、楊公子、紫公子、杜公子、聶公子,說起來,他們五人還是我們師侄了,」

他有意把師侄兩字說得很大聲,氣得楊公子他們牙痒痒,

「原來是天丹城五大公子啊,早就如雷貫耳,」玲瓏平淡道,

「玲瓏小姐,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儘管告訴我們,沒有人比我們更熟悉天丹城了,」楊公子說道,

紫公子笑道:「不錯,我們對天丹城的各個地方都非常熟悉,給你帶路絕對沒問題,」

五大公子的眼睛裡面只有玲瓏,拓跋野都被他們放在一邊去了,

好在拓跋野不是一般人,沒有跟他們計較,

玲瓏心情非常不爽,暗道:「本來是想多了解龍雲的,五大公子出現,看來想要了解龍雲,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她初來乍到,又不能把五大公子得罪死了,以後說不定還用得上這五人,

權衡再三,玲瓏說道:「好吧,你們帶路,我們一起見識一下天丹城,龍雲師兄,你的意思呢,」

「我沒問題,我最初來天丹城,多虧了五大公子給我介紹各個地方,尤其是煙雨樓,真是不錯,」拓跋野笑著說道,

煙雨樓是風花雪月的地方,五大公子當然不希望玲瓏過去,

要是玲瓏知道他們整天風花雪月,還不知道怎麼看他們,

張公子連忙說道:「玲瓏小姐,煙雨樓沒什麼好看的,你想要去什麼地方,說出來,我們馬上帶你去,」

「早就聽說天丹城的仙藥是最齊全的,我想去仙藥最多的店鋪看看,」玲瓏說道,

「玲瓏小姐,你問我們,算是問對人了,說到仙藥,首先百草居,」楊公子笑道,

百草居,拓跋野也去過,店鋪並不是很大,但他們是用仙府來當店鋪的,

仙府裡面種植了大量仙藥、靈藥,可以自行選擇,

百草居不光收售仙藥靈藥,也收售仙丹靈丹,生意非常紅火,

拓跋野當初走了一趟百草居,竟然在百草居裡面買到了三十七種他沒有的仙藥和靈藥,

要知道,自從從單風揚的仙府裡面收颳了大量仙藥和靈藥,他的葯府居裡面的仙藥靈藥已經極為齊全,連單風揚的仙府裡面都沒有他的仙藥、靈藥種類繁多,

百草居裡面的仙藥靈藥種類雖然沒有葯府居裡面多,卻有三十七種葯府居裡面沒有的仙藥靈藥,也算是難得了,

拓跋野那次去百草居,除了購買沒有的仙藥靈藥,還購買了一些比較稀罕的仙藥靈藥,也算是大主顧,百草居還給他一張金卡,購買百草居的東西能夠打八折,

不過,這些事情,他當然沒有說出來,他只是跟著五大公子,走在最後面,

五大公子的嘴臉,他看在眼裡,心裡清楚無比,

這五大公子,對玲瓏動了心思,

他們卻沒有留意到,玲瓏對他們有些不耐煩,只是強忍著沒有發作出來,

拓跋野旁觀者清,一切都盡收眼底,

「好,我們就去百草居看看,」玲瓏說道,

她走到龍雲身邊,問道:「龍雲師兄,有沒有興趣去百草居,」

她這樣做,讓五大公子都露出嫉妒之色,

連跟拓跋野關係最好的張公子,對他也很不爽了,

拓跋野沒有太在意,淡然道:「你們前面領路,我無所謂的,」

玲瓏有意無意跟龍雲走在一起,這讓五大公子更加羨慕嫉妒恨,

他們不斷找話跟玲瓏說,而玲瓏不太搭理他們,總算找話跟拓跋野說,

拓跋野何等精明,他感覺這玲瓏好像有意給他拉仇恨,

面對這種情況,他不冷不熱,反正盡量跟玲瓏拉開距離,

這五大公子不算什麼,可他們的能量不小,

要真把他們得罪死了,以後說不定會出現什麼情況,

所以,拓跋野還是想盡量爭取五大公子中的一些人,想跟他們處好關係,

他不能跟玲瓏表現太親密,那樣他會把五大公子得罪死的,

七人走在一起,情形有些怪異,

外人看來,這些人都是圍著拓跋野轉的,

他們不知道,其實五大公子都是圍著玲瓏轉的,而玲瓏則粘著拓跋野,

百草居,名氣很大,離他們也不遠,


沒有要多久,一行七人趕到了百草居,

「玲瓏小姐,這就是百草居了,千萬不要看百草居比較簡陋,實際上他們的仙藥都在仙府裡面,我們要購買仙藥,可以直接去仙府挑選,」張公子連忙做了介紹,

楊公子說道:「玲瓏小姐,我跟百草居的老闆比較熟悉,是他們的常客,我還有他們的銀卡,購買東西能夠享受九折優惠,」

「玲瓏小姐,我也有銀卡,到時候給你使用,」杜公子說道,

聶公子說道:「除了某人,大家都有銀卡,就別爭來爭去了,」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拓跋野,拓跋野沒有理會,更沒有說他有金卡的事情,


整個天丹城,能夠擁有百草居金卡的人不多,

說實在的,百草居的金卡,絕對是身份的象徵,

拓跋野能夠擁有金卡,除了他大肆購買仙藥,百草居還看重他的潛力,才會破例給他金卡的, 空氣中凝固了冰涼的氣息,雛雯雯用手擰開嚴秉的大手可惜擰不動,她此時能想到的就只有習俊梟,現在只能懇求著:「嚴秉哥,你冷靜點!」

現在的嚴秉看來,是個偏激的老虎,隨時可以將她五馬分屍。

嚴秉被那條條深紅的草莓刺激到了,稍微放鬆了雛雯雯的肩膀,吻了過去,吻僅僅只到了臉頰,雛雯雯奮力轉移了自己的臉頰,嚴秉發狂般大笑,「哈哈哈哈,既然你那麼抗拒,那天為什麼要和我上chuang?」

蹦的一聲。

門被大力的推開,習俊梟站在門口,臉色鐵青,難以接受剛剛聽到的一切,雛雯雯有苦說不出,現在這麼複雜的三角關係,她不知道從何說起,她最怕習俊梟誤會了自己,一直搖搖頭否認它。

嚴秉看著習俊梟,冷冽地盯著自己,大笑道:「哈哈,**裁無事不登三寶殿,過來抓jian的嗎?」

雛雯雯推開嚴秉,不知哪來的力氣一巴掌颳了過去,「夠了,嚴秉,我跟你從頭到尾沒有一毛錢關係?」

習俊梟冷哼一聲,一拳打在嚴秉身上,雛雯雯嚇到了,兩人廝打了起來,招式,速度,都非常標準,習俊梟迴旋腿踢到嚴秉的後腿關節,嚴秉強忍著疼痛,站起來,大手抓住習俊梟的手臂,頂在他的胸膛來一個后摔倒,習俊梟穩如泰山,強壯有力的手臂鎖住嚴秉的脖子,嚴秉難以呼吸,無法動彈。

一套陣法闖南宋 ,焦急地一直喊,急壞她了,一心擔心兩人的安危,一個是自己愛的人,一個又是一同長大的哥哥,「習俊梟,嚴秉,別打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