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就那麼一個人,在他的身上可是投多大的心血,多大的資金,而現在說沒就沒了,這要他如何不氣,如何不怒。

“對…對不起.會長..我保證..下次絕對不會在讓邢月逃脫了。”聽得孫霸的話,冉亮一臉畏懼的小聲回答着。

“下次?哼!你還想有下次。”冷冷的話,淡淡的從孫霸的嘴裏擠了出來。

“呵呵…好了,會長,如今那邢月逃都逃了,在怪罪冉亮也無濟於事,我看啦,我們還是要抓緊時間,趁那小子還沒恢復元氣的時候,找到他,在給他致命一擊纔是重中之重的事情。”只聽在孫霸說完後,一道嬌笑的聲音便從下面的人羣中慢慢的傳了出來。

緊接着,一道芊細的身影,全身披着一層黑色的薄莎,白皙而又嫩白的肌膚,在那通亮的燈光下透誘人的光彩,兩個高挺而又豐滿的玉峯,能夠讓任何男人爲之挺舉,這樣的身軀,和那嬌媚的五官,在配上那嫵媚的語音,那簡直是不用武器,都可以摧毀任何一個男人的女人,她便是冉亮的姐姐,孫霸的玩物,冉嬌嬌。

看着冉嬌嬌那傲人而又嫵媚的身軀,孫霸那原本怒氣的沖天的怒火,便一下平復了許多,他的眼中毫無掩飾的閃爍着淫穢的光芒。“呵呵…嬌嬌說的及時。”一臉大笑對着冉嬌嬌說完後,只見孫霸的臉上一邊,然後便對着冉亮他們說道:“聽到了沒有。”

“聽..聽到了。”下面的人一臉畏懼的小聲回答着。

“既然聽到了,還不快去給我找,及時挖地三尺也要將邢月那小子給我找出來,記得我要活的。”向着自己那裏纔拿到的一種新型藥劑,孫霸不由打起了邢月的注意。

“是….是是…”在回答完後,只見下面的人,包括冉亮在內都快速的消失在了房間內。

偌大的房間,頓時就只剩下孫霸以及冉嬌嬌兩人。

“真是沒有的東西,氣死我了。”孫霸站在原地,看着他們離去的方向。

“呵呵…會長,消消氣,氣壞了身子,你可就喂不飽我了。”冉嬌嬌裝着一臉不滿的表情。

“哈..你這個小**,你還擔心我喂不飽你,不知是誰老是叫着饒命受不了呀。”孫霸的臉上頓時涌起**的表情來。

“哼!……”冉嬌嬌將手往三角地帶一抹,手指間散發着淡淡的銀光色。


看着冉嬌嬌那一臉欠抽的表情,孫霸沒有在說話,而是拉開褲鏈,掏出武器,等待着冉嬌嬌的到來

俯下身子,伸出右手,在孫霸的兩個核桃處輕輕的揉捏了兩下後,張開紅潤的小嘴,便慢慢的xs了起來,冉嬌嬌很是享用的模樣,細嫩的雙手伸進對方的褲子,便開始撫摸了起來。

SH市裏一座看似豪華的公寓內,邢月此時正躺在一張寬大的圓牀之上,全身的血跡已經被清洗乾淨,周身包括整個頭部都裹滿了紗布,一眼看去十足像具木乃伊,

那裸露在的兩道劍眉,此刻卻緊鎖在一起,眼珠在眼皮底下快速的扭動着,神情更是極其痛苦,顯然是在做噩夢。

今天是他在這張牀上躺着的第五天, 對於黑龍會滿SH市的找自己的邢月,他是一點的都不知情,而此時他正在夢中和毛牛,以及獵龍戰隊那些死去的兄弟們大碗大碗的喝酒,大口大口的吃肉。

“兄弟們,等我們喝完這口酒後,我們就一起上路去吧。”邢月在夢中,高舉着酒杯,一臉大笑的說着。

“邢少,酒我們可以喝, 都市之極品全能高手 ….”

小三的誘惑 更重要的的事情?”夢中的邢月一臉迷茫的看着衆兄弟。

“對呀,星月門不能沒有你,其他兄弟們更加不能沒有你,而且我們也需要你爲我們報仇..”

“是呀…邢少..你要爲我們報仇呀,好好的活着,爲我們報仇呀….”

只見說完,他們便一個一個的消失在了邢月的面前,看着那些消失的兄弟,夢中的邢月極力的嘶喊着。“小王…黃力…毛牛…不..你們不能走…毛牛..”

一聲嘶吼,邢月那閉上了五天的雙眼,卻在這一刻突然的睜開,而兩道淚水順着眼角便奪眶而出…. 醒過來的邢月在第一時間並沒有關心自己的傷勢,而是用着那犀利的眼神開始掃射着房間內部來,只可惜,這房間內除了他睡的這張大圓牀外,就在再無其他的東西了,

難道自己被誰軟禁起來了?而就在邢月還在猜測着到底是怎麼一會事的時候,一聲嘎吱的聲音便在着空蕩蕩的房間內響了起來。

順眼望去,只見那緊閉的房門便從外由內的被打開來,緊接着穿着一襲白色運動服的諸葛雨林便走了進來。

“邢少!你醒啦。”看着已經坐起來的邢月,只見諸葛雨林臉上露着微笑,緩緩的對其開口說道。

看着走進來的諸葛雨林,邢月並沒有放鬆全身那警惕的神經。“是你救了我?”

“嗯,在得到消息後,我們第一時間便趕了過去,只可惜太尉了,最後我們一個衚衕裏找到了昏迷的你。”走到牀前,諸葛雨林便將救他的經過講述了一遍。

“謝謝你,對了,你們找到左輪他們了嗎?”聽完,邢月便開始擔心起左輪他們的安危來了。

“沒有,我們找了好久,也沒有找到左輪他們,直到現在爲止,是一點消息都沒有。”諸葛雨林臉上露出了微微的擔心之色。

聽到諸葛雨林的話後,邢月也不由有點擔心起左輪他們的安危來,畢竟這裏是黑龍會的天下,不過在想到左輪他們也並不是一般人的時候,邢月便也對他們的安危並不是太擔心了,他相信左輪他們一點會逢凶化吉的。

在微微的想了一下後,邢月便有開始對着諸葛雨林詢問道:“我昏迷了多久。”

“五天。”諸葛雨林很是乾脆的對其回答道。

“就是說,我在這裏趟了五天了?”邢月眉頭微微一皺。

“可以這麼說。”看着邢月,諸葛雨林對其點頭道。

“那這五天當中,道上有什麼動靜?”邢月又再次對其詢問道。

“這件事情鬧得很大,死傷上千人,這是SH市這麼多年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情,所以中央那邊很重視,已經出動了軍隊,現在靜海市的大小幫派都不敢亂動,而且上面也藉此這個機會,打黑!這幾天已經有很多小幫派被剷除,至於黑龍會那邊,李光榮也給了他們口頭警告,不過饒是如此,他們也在祕密的尋找着你的行蹤。”諸葛雨林一口氣便將這五天內SH市區裏發生的事,統統告訴了邢月。

“找我?哼!不用他們找,我也會上門去找他的。”說道這裏,只見邢月的眼中閃過一絲冰冷的殺意。

“邢少,你身上的傷勢怎麼樣了?”見邢月眼中那冰冷的殺意,諸葛雨林便將話題一轉,眼睛盯着全身都是紗布他就開口問道。

“都是些皮外傷,不礙事,這點小傷對我來說不會死的!”邢月動了動雙手,然後便像個無事之人的淡淡說道。


“那就好。”將邢月說沒事,諸葛雨林也不由放心了不少。

“這次是我太大意了,沒想到那孫霸竟然會這麼快下手,如果我能提前做點準備,那也不至於害死那麼的兄弟,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邢月眼神變得即爲禿廢,心中也是一陣懊惱,都是自己太小看了黑龍會,將對方想的太簡單了一點,不然自己的兄弟就不會出事了。

“這怎能怪你呢?如果不是他孫霸太過於忌憚你了,我想他也不會坐出這麼魯莽,這麼大風險的事情來,只要還活着,就一點會爲那些死去的兄弟們報仇”見一臉傷感的邢月,諸葛雨林不由開口對其安慰道。

“我對着毛牛發過誓,我一定會用那孫霸的人頭來祭奠他,祭奠那些死去兄弟們的在天之靈。”邢月的雙手將那牀單捏的嘎嘎作響,可想他此時心中的恨意有多深。

“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諸葛雨林依然站在原地,開口對着邢月詢問道。

聽完, 蜜汁燉魷魚 。“報仇…..”

“直接去殺孫霸?”諸葛雨林的臉上露出一絲震驚之色。

“不…孫霸我會留着他,我讓親眼看到自己所創立的黑龍會是怎麼一點一點的被我滅掉斬殺的。”邢月的嘴角此時勾着那一抹邪邪的笑容。


“那你的意思是,先殺冉亮?”諸葛雨林很快便說出了邢月心中所想。

“你說的不錯,我要殺的就是冉亮。”雖然邢月知道冉亮只不過是孫霸身邊的一條狗,但是他也沒有活着的必要,白毛的他們的死和冉亮脫不了關係,所以他必須死。

“需要我做點什麼?”諸葛雨林是一個很擅長動查別人心中所想,她看的出這次要是不將冉亮殺掉,邢月是一輩子也不會安心的,所以他並沒多說什麼。

“幫我準備一把砍刀,十把小巧的匕首,……”邢月淡淡說完後,便擡起頭又再次的開口對着諸葛雨林開口道:“還有麻煩你一件事,就是幫我找找左輪他們,幫我好好照顧左輪,他是一個直得你託付終身的人”


“好,好答應你,至於左輪只要他願意,我會照顧他一輩子”說道這裏,諸葛雨林也沒有含糊,其實他在第一見到左輪的時候便就對左輪產生了好感,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說出而已。

“謝謝!”見諸葛雨林答應了下來,邢月很是爲自己的兄弟左輪感到高興

“這兩天,你就在這裏休息一下吧,這裏是個地下室,一般人不會有人知道,更不會擔心黑龍會的人會找到這裏來。”看着一臉微笑的邢月,諸葛雨林此時不用微紅着臉緩緩的對其說道。

“嗯…我知道了。”說完邢月便又對着諸葛雨林開口道。“對了,有吃的嗎?我好像有點餓。”對於邢月這種肉食動物來說,五天沒有吃飯了即使是昏迷着的,那也是餓的時候了。

“呵呵….你等下,我馬上就去給你端來。”吃的東西,諸葛雨林她找就叫人準備好了,就是以防邢月醒來吃東西。

“謝謝!”看着諸葛雨林離開後,邢月不由下來了牀來,將身上的紗布全部拆掉,身上的大大小小傷口在這五天內已經全部結巴,可想而只,邢月的自我修復能力是多麼的強悍,要是換作一般的人,這些

傷疤不由他命外,最起碼也要在牀上躺上一個吧來月的…

將被單隨意的圍在腰間,邢月從枕頭下面拿出自己的手機,然後想也沒想的便撥了一串號碼…. 輸了幾個數字後,邢月在按下了播鍵號後,便那將手機拿在了耳邊慢慢的等候着,

ωwш ▪Tтkan ▪C〇

很快在電話裏傳出了兩道嘟聲後,對方就接通了電話。

“喂……”一道低沉的聲音,便慢慢的從電話那頭傳了出來。


“我….”邢月的臉上毫無表情,口中淡淡說道。

“是…是教官!”電話那頭的的聲音一陣驚喜,聽上去就像一個小孩一樣,足以知道剛纔那種低沉的聲音完全是裝出來的。

“是我,你們過的怎麼樣?”邢月依然面無表情,但是從的眼神中足以可以看得出來,邢月此時也是開心的。

“嗯!我們過的都還不錯,呵呵….”對方那道憨笑聲像是像是要將本他人從電話那頭傳遞出來一樣。

“那就好,幫我查一個人”在慰問完後,邢月便直接對其開口說道。

“誰?”聽得邢月話音一轉,對方便收起了憨笑之聲,語音變得即爲的認真。

“黑龍會,會長,孫霸,查查他和什麼人或什麼組織有來往。”邢月知道能用上生化藥物的幫會,那就不是一般的黑社會了,他們的背後一定有着什麼不爲人知的祕密。

“是..教官。”沒有半分由於電話那頭便做出了回答。

聽完,邢月便再次的開口說道:“嗯,有消息了,便立刻通知我。”

“是..教官。”

“好了…先就這樣吧。”說完,邢月便準備掛了電話。

“那個…教官…”見教官准備掛了電話,電話那頭便又再次快速的傳出聲音來。

“有什麼事就說吧。”見對方吞吞吐吐的,邢月不由一笑,然後便緩緩的再次對着電話說道。

“教官…我們什麼時候能回來和跟您做事?”一道小聲又有些許期盼的聲音便快速的傳了出來。

“呵呵…快了,等我電話吧。”此時邢月臉上掛着一絲微笑。

“謝謝教官,我們等教官您的電話。”激動的聲音快要衝破了邢月的手機。

“呵呵…”聽完,邢月只微微一笑,並沒有再次出聲。

掛了電話,邢月的臉上電話的臉上依然保持着微笑,電話的那人是他的曾經在國外當教官的時候,一個天朝的學員,善於近身搏鬥以及收集情報,他們都管他叫獵鷹,

不過在兩年前因爲家裏出了事情,在回到天朝後,便和幾個戰友幹起了老本行,建立了一個情報組織,專門高價錢賣給各大組織,不過他們的組織卻及其的隱祕,一般的勢力根本不可能直接找到,也只有邢月才能夠直接與這個組織的龍頭通話。

這次對於孫霸他們這種勢力,想必有他們去查,即使他們的背後的勢力或者合作組織,他們也能夠很快的查得一個水落石出,可以這麼說,如今大半個天朝都要這他們的勢力暗部分佈着。

放下手機,邢月便再一次的半躺在了牀上,而此時他的腦海中不斷回想着自己來到了SH所發生的事情,建立星月門、建立堂口、滅青龍、屠豺狼,再到統一PJ,都是在短短兩三個月的時間,而這次來到市裏所受的重創,讓得剛成立的獵龍戰隊機會全部滅亡,而左輪、夕月、葉飛騎幾人也下落不明失去了聯繫,他們到底是生是死?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太過急功近利,而疏忽了對手的強大,看來自己得吸取這次的教訓。

接下來到兩天裏,邢月便待在這個地下室裏,那裏也沒有出去,,而這兩天SH市掃黑行動還在繼續,沒有多少實力後臺的幫派幾乎全部被青剿,讓得道上的怨聲四起,

他們的將矛頭全都是指向這黑龍會的會長孫霸,可即使外面怎麼說自己,那孫霸就是不加理會,依然享受着自己的淫倫之樂。

總之這次掃黑行動讓得SH市裏的治安好了許多,在街上很難再見到頭染得五顏六色的小混混,甚至就連平時那些愛耍帥,穿黑衣帶黑鏡的人都難得一見了,

不過這一次的掃黑行動,也讓的各個地方的酒吧、賭場、迪吧、夜總會這些娛樂場都關閉了起來,讓的這些老闆每天在家裏對着黑龍會大罵在着,

總之,現在的SH市是清靜了,不過這能清靜多久呢,暴風雨的前期都是有着風平浪靜假象。

“怎麼樣,還是沒有左輪他們的消息嗎?”坐在牀上,邢月看着站在自己的對面的諸葛雨林,帶着失望的語氣對其開口道。

“沒有…不過我想他們應該不會有事,有時候沒有消息便就是好消息”諸葛雨林很也沒有多餘的廢話,便對其回答道。

“嗯,我知道了。”此時的邢月也只能往好的一方面去想了。

“放心吧,如果他們還在市裏,我便一定能找到他們。”見邢月的表情,諸葛雨林便再次對其出聲道。

邢月話音一轉,語氣帶着極度的冰冷之意。“對了,有冉亮的消息嗎?”

“有,這幾天他也帶着一衆人馬在到處找你,所以想找到他並不難。”諸葛雨林臉上無任何的表情。

“嗯,他落腳的地方在那裏?”邢月在對其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後,便開口詢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