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我們出去轉轉?”

林開山先是一愣,接着好像想到了什麼是的,笑呵呵的說道:“哦哦,燕子是吧,你先進來坐。”

把唐燕迎進來之後,林開山找到正在一個小廚房忙碌的李霞。

“孩他媽,別忙了,出來看看有人來了。”

“有人來了你在外面看着不就好了,非要我出去弄啥。”

正在摘菜的李霞抱怨道。


“你說讓你出去弄啥,你不是天天心心念念兒媳婦,我估計這個就是的。”

重生之農女毒後

“啊,真的假的,你咋知道的?”

李霞雖然這樣問,但是不耽誤她趕緊洗手跑出去看。

“你說我咋知道的,林風剛打電話回來說今天出差不回來了,這一會就來個姑娘,不是他女朋友是誰,哪個姑娘家下班不回家來接你出去轉轉。”

林開山在後面小聲的用他六十來年的經驗剖析道。

“閨女,坐呀,站着幹啥!”

聽過林開山的分析,李霞深以爲然,不自覺的稱呼都變得親切了。

這個媳婦長得雖然沒有昨天看見的那個俊,但是也不差啊。

屁股大好生養,胸大的話孫子孫女不會餓着。

李霞上下打量一下,除了感覺唐燕的身高稍微有點差強人意之外,對她其他各方面簡直是太滿意了。

這個媳婦要是林風娶到了,那簡直就是天大的福氣啊!

“阿姨好,我是林風的朋友,他害怕你們二老在家裏着急,讓我帶你們出去轉轉。”

唐燕看着二老的眼神,怎麼感覺到一絲古怪,雖然感覺到鄉下人的熱情淳樸,但是怎麼就感覺好像有一點太熱情了。

“知道知道,阿姨知道你是林風的朋友,不然也不會大晚上的來看我們這個糟老頭子和糟老婆子。”

“閨女你還沒有吃飯吧,阿姨馬上燒飯!”

李霞越看越滿意,兩眼都笑的彎成月牙了。

“不用了阿姨,我們去外面吃!”

唐燕笑着說道。

“啊!那多浪費錢呀,我們還是在家裏讓你阿姨燒吧。”

想起剛來的那天,林風這臭小子帶着他們出去吃了一頓飯居然花費了一釐多錢。

還好這臭小子沒把家裏的十幾塊錢帶走,不然林開山都要懷疑林風不是出差,而是到哪去鬼混去了呢。


“沒事,林風在一家飯店裏充的有錢,我們到那裏去吃。”

唐燕微笑着解釋道。

她也是在農村長大的,所以她相當能體會農村人的淳樸。

要不然也不會自從上次和林風去吃過之後,她自己一次也沒去過,不是不想去,而是一次吃幾釐錢,確實讓人心疼。

“那……那好吧!”

林開山看着唐燕吞吞吐吐的說道。

就在唐燕帶着林開山和李霞去吃飯的時候,林風和季洲也在去往吃飯的路上。


今天晚上的晚宴將會是十大頂級車企組織的第一場宴會,也算是新車品鑑會的圓滿落幕,因爲明天在有什麼酒會娛樂之類的也和這個品鑑會沒有什麼關係了。

宴會開始,林風又被這羣土豪的奢侈生活給震驚了。

什麼鮑魚燕窩之類的菜餚都屬於很常見的,那就不用說了。

林風記憶深刻的有幾道菜,還是聽旁邊的人說他才知道。

第一道林風看來就是魚子醬配麪包,哪知道是阿爾馬斯魚子醬,傳說中同等質量的魚子醬超過黃金的價格。

第二道菜是意答力阿爾巴白松露,聽說歐洲人將它和魚子醬、鵝肝並稱爲世界三大珍餚,其價值不言而喻。

第三道藍鰭金槍魚,雖然林風沒聽見其他人說上來的是藍鰭金槍魚什麼部位,但是看着像是很值錢的樣子。

第四道是松茸,既然來到夏國,夏國的珍品肯定不能少。

第五道是伊比力壓火腿,也算是鬥牛國的特產了。

聽着旁邊人說的頭頭是道的樣子,林風每樣都加了一點試試。

不過都吃完之後,他終於得出一個結論,還是家裏的白菜燉豆腐更好吃一點。

首先這些菜淡出鳥的味道不說,還他喵的好多都是生的,也就是俗稱的刺身。

這玩意怎麼就不怕吃過之後,小蟲子在肚子裏面亂爬呢!

宴會進行到一半,前方的舞臺突然亮了起來。

一男一女突然走上臺。

“各位先生女士們,大家晚上好,按照慣例我們的慈善義賣又要開始了。”

“每屆我們新車品鑑會不論舉辦的好壞,主辦方都會舉行一場義賣,義賣現場不論賣出多少錢,主辦方都會捐給那些此時正吃不上飯上不起學的孩子們。”

“而且不論義賣多少錢,主辦方都會在追加百分之十一起捐出去。”

“下面讓我們先請上來一羣可愛的小天使給各位先生女士助助興。”

林風正感覺到無聊,聽見主持人這樣說,於是便把目光看向季洲。

季洲也是一攤手。

別看我呀,我和你一樣,也是第一次來,第一次見這種場面。 似乎其他人對這個都很習慣了,大家都放下手中的筷子,看起了表演。

不一會,一羣小朋友跳完之後,主持人又走上臺。

“今天的第一件義賣品是安語冰小朋友的一副畫,畫的名字叫小雞吃米圖。”

主持人介紹完之後,從臺下走上來一個禮儀小姐,把手中捧着的畫給展開來。

林風伸頭一看。

哦豁!

還真是小雞吃米圖。

一隻黃色的母雞撲騰個翅膀,地上點了幾個黑點,關鍵旁邊還有模有樣的落了款。

教這個小朋友畫畫的老師肯定有毒,說好的小雞吃米的呢。

還有你家的大米是黑色的啊!

不過這和一般的小雞吃米圖不一樣啊。

一般小雞吃米圖不都是一副白紙麼,因爲米讓雞吃了,雞吃飽了又回家了。

畫作展開之後,主持人就開始熱情洋溢的宣佈義賣開始。

因爲是義賣,所以就沒有底價,完全是你想出多少就出多少,現在面對的不是這副作品,而是你想做慈善的心了。

“五毛”

主持人剛宣佈開始,一個聲音厚重的男人就喊出了價格。

上來就喊出五毛錢,看來這個男人身家也不低,不過好像能來這裏的,身價都不低。

●ttκā n●¢〇

主持人見第一件作品起價都這麼高,頓時熱情又高漲一分,

“這位先生出價五角,請問還有沒有哪位先生出更高的價格了。”

衆人你看我我看你,很明顯拍這副畫的人對着個是志在必得,所以沒有哪個人在傻不拉唧的在去出更高的錢了。

畢竟這又不是拍賣會。

隨着主持人的三次提示落音,主持人宣佈了這副畫的歸屬。

“謝謝雷叔叔!”

一個還未脫離奶聲的大約五六歲的小女孩高興的歡呼起來。

抱着她的一個男人也轉過頭對着被小女孩喊做雷叔叔的男人點頭微笑。

納尼?

ωwш▪ тт κan▪ ℃ O

商業互吹啊!

林風見兩人都在微笑致意,頓時明白了怎麼回事。

一瞬間好像還明白了小女孩畫的大米爲什麼是黑色的了。

或許有錢人家的孩子從小到大就吃的是黑色的大米也說不定。

隨着第一件義賣品敲定,第二件第三件義賣品也陸續的搬了上來。

林風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要買一件東西回去,雖然這東西都是五花八門,沒有一件實用的,但是做慈善麼,就不指望這些了。

不過在拍之前,林風感覺自己還是先要去一趟廁所比較好。

剛纔因爲不敢吃那麼多生食,林風喝了不少飲料,現在過濾的差不多,都堆積在膀胱了。

來到洗手間,剛想擡腳進去,耳邊傳來一聲冷哼。

“喲,葉少也來親自上廁所嗎?”

林風咧嘴一笑,這娃居然還沒走。


本命葉宿的葉少冷哼一聲之後,便不再理會林風,徑直往裏走去。

林風呵呵一笑,也跟了上去。

“喲,葉少你這好像真的少了一截!還是你提倡短小精悍?”

這不能怪林風,他也是不小心看見的。

葉宿剛開始還不明白林風說的什麼意思,突然又好像頓悟了一般,眼角瞄了一眼林風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