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后她又相當好奇的向周圍看了起來,那時候彩鳳仙子雖然對那裡發生的一切,也非常的好奇,卻沒有去問他們。

而就在神龍剛要說話的時候,混沌獸卻搶先一步,滿臉含笑的對她們兩位仙子說道:「兩位香氣迷人的小仙子,我們這裡不但有你們方才看到的那些奇妙的事情,而且還是一個,想有什麼就有什麼得地方呢!」

聽他那麼一說,玉凰仙子登時更加好奇的說道:「真的嗎?我在這裡只要想一下,就能出現我想的任何東西嗎?」

看著她那黃美麗的大眼睛,混沌獸立刻笑得更加燦爛的點了點頭,可那時候萬劫卻相當謹慎的說道:「玉凰,這裡確實向混沌說的那樣,只要大家想出現什麼就會出現什麼,但我希望你一定要謹慎,畢竟有些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是我們再怎麼期盼著他們會有所改變,在現實中也根本沒有辦法去改變的。」

知道他是在說自己和玉凰仙子,前不久遭受到的那些悲慘遭遇的彩鳳仙子,在他說完后心中登時相當痛苦了起來,但她卻相當堅強的說道:「萬劫,我們知道你對我們非常疼愛,但我們真的希望在此看到我們的至親,還請你滿足我們這個願望好嗎?」


她說完后,玉凰仙子也滿含凄楚的向萬劫看了過去,可那時候萬劫卻有點不近人情的說到:「絕對不可以!」

想不到他會說出那麼堅決的話,包括混沌獸在內的所有生靈,一下子非常吃驚地向他看了過去,玉凰仙子更是非常悲痛的向他大喝道:「為什麼?難道就因為我們愛上了你,你就要這樣殘忍的剝奪我們這項權利嗎?」

說完后她還哽咽著打了萬劫幾個耳光,登時令彩鳳仙子相當擔心的向萬劫看了過去,可那時候萬劫卻緊緊的將他們抱在了懷中,微笑著說道:「小寶貝們,我知道有些事情是你們心中,幾乎永遠也抹不去的痛苦,但也正是因為那樣,我才不想讓你們在這裡,將你們已故的至親幻想出來,因為你們一旦那樣做了,很有可能就會分不清現實和虛幻,永遠在那種痛苦和甜蜜糾纏在一起的情緒中,更加痛苦的生活下去,那樣用不了多久,你們就會被那種難以形容的感覺折磨的崩潰的,請原諒我這樣做好嗎?」

說完后他還深情地,分別親吻了一下她們那嫩白如玉的額頭。

而聽了他那些話,彩鳳仙子和玉凰仙子的心中雖然一時間還是難以接受,但她們也都知道了,他是出於愛自己才要阻止自己要做的那些,看似相當的甜蜜,實際上卻會越來越痛苦的事情,是以她們雖然都很傷心,卻也非常理解的點了點頭,難以自制的在他的懷中哽咽了起來。

看著她們了那楚楚可憐的樣子,混沌獸等靈獸都相當無奈了起來。

可沒一會兒神龍卻滿含殺機的對混沌獸說道:「爛狗頭,聽方才凰兒和鳳兒說的那些事情,我怎麼覺得,將她們的真身奪走的那兩個傢伙那麼面熟啊?」

聽他那麼一說,混沌獸立刻凝重的思量了好一會兒,忽然殺機大起的說道:「你想的不錯,她們說的那兩個傢伙,就是以前曾經用百靈之眼控制住了咱們的心智,企圖用咱們毀滅整個世界的,那兩個可惡的混蛋!」

看著他說得那麼肯定,就在萬劫和那兩位仙子與鳳凰二靈獸,感到非常不理解的向他們看過去的時候,神龍卻非常凝重的說道:「你說的莫非是,二十二年前那個深夜。」

說到了那裡他竟相當震怒的向萬劫看了過去,而那時候混沌獸也不停地爆發出了一陣陣,更加強大的殺機,相等惱火的說道:「不錯!就是那兩個傢伙!」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竟然也緊緊地盯住了萬劫,一下子令他和那兩位仙子還有鳳凰她們,感到越發奇怪了起來。

就在萬劫想要問他們的時候,神龍卻忽然微笑著向他說道:「小傢伙,現在我們有點事情,要和這兩位小仙子還有鳳凰她們說說,你是不是可以先到外面去啊?」

他說完后混沌獸也收住了所有的殺氣,滿臉含笑著對他說道:「當然如果你不放心的話,也可以暫時將這兩位小仙子帶出去,亦或是帶著她們先去別的地方轉轉,我們四個分開好久了,有好多話想要說呢,身為我們好朋友的你,絕對會給我們這個方便的對吧?」

看著他們兩個那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萬劫和那兩位仙子雖然都覺得非常奇怪,但看著他們也並沒有惡意,稍微想了想便同時點了點頭,但萬劫還是擔心自己若離開了那裡,九天彩鳳和幽冥玉凰的靈識,會發生些自己難以預料的事情,卻也不好意思在那裡打擾他們,是以立刻微笑著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帶著她們去別的地方轉轉,也讓她們散散心。」

說完后待他們相互點了點頭,他們三位便轉身消失在了那裡,去了別處遊玩去了。 看著神龍和混沌獸居然將萬劫他們支走了,彩鳳仙子立刻頗為謹慎的向他們問道:「兩位,不知道你們想要和我們說什麼啊?」

當時也對那些事情非常好奇的幽冥玉凰,也相當謹慎的說道:「你們這兩位法力無邊智謀深遠的傢伙,絕不會無緣無故的就把他們支開吧?」

看著她們看向自己兩位的那頗為懷疑的眼神,混沌獸和神龍相當怪異的對視了一下,神龍便非常認真的說道:「現在我們要和你們說說,將我們所有天地靈獸,製造出來的那個老傢伙的事情,我想你們一定非常願意聽聽看吧?」

聽了他那些話幽冥玉凰登時非常吃驚地說道:「什麼?你們想要和我們說那位大神的事情?著究竟是怎麼回事啊?他不是在很多年前就。」

說到了那裡她竟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了。

可那時候混沌獸卻相當認真的說道:「不錯!在很多年前他做完了那些,必須由他自己做事情之後,就已經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並且成為了一個近乎於傳說中虛無縹緲的傢伙,但我們今天就是要和你們說和他有關的事情。」

聽著他們說的那些越來越離奇的話,彩鳳仙子稍微想了想卻相當無奈的說到:「身為世間天地靈獸之一的我,很理解你們在知道了那些邪惡之徒,對世間萬物所做的那些罪惡滔天的事情,想要立刻去將他們消滅掉,甚至是希望那位大神能夠重現世間,力挽狂瀾維護天地秩序,可恐怕你們想的那些事情,也只能是永遠無法實現的願望了。」


她說完后幽冥玉凰也相當無奈的說到:「最主要的是們都很清楚,他在很多年前做完了那些事情之後,就已經成為了,好多根本不可能會對我們,有任何直接幫助的東西了,現在你們卻還抱著那個願望,是不是很不理智啊?」

看著她們對自己兩位那相當懷疑的神色,混沌獸忽然幽幽的嘆息了一聲,相當無奈的說到:「你們這兩隻小鳥啊,雖然長得非常美麗,卻也只是兩隻華而不實的小鳥,怎麼就沒有留意到那些該留意的事情呢?」

說完后他又長長的嘆息了起來,頓時令她們倍感奇怪的向神龍看了過去,而神龍那時候卻相當謹慎的說道:「你們難道認為,那個小傢伙在為那兩個小仙子,先後接續上了她們的手臂和雙腿之後,又立刻凝聚起了世間一切,長出來的那些腿腳,都是什麼虛無縹緲的奇迹嗎?」

他的話剛說完混沌獸又非常謹慎的說道:「還有他小小的年紀,不但擁有了那麼強大的法力,而起還先後擁有了那三種非常厲害的瞳術,並且可以遵循天地大道,令枉死者起死回生肉生白骨,並且還能那麼輕鬆自如的,使用天雷神劍和封印寶典,等等的那些事情,你們真的認為那都是他們東方一族的血統所致,亦或是那根本就不可能出現的奇迹造成的嗎?」

說完后他們都非常謹慎的向她們看了過去,頓時令她們對萬劫大為好奇了起來。

片刻后看著他們那兩雙神秘的眼神,九天彩鳳忽然非常吃驚地說道:「難道你們認為他會是!」

說到了那裡她竟非常驚恐的說不下去了。

而那時候幽冥玉凰卻眉頭緊鎖著說道:「這不太可能吧?他不是已經變成了。」

她剛說到了那裡神龍卻更加謹慎的說道:「以前我們也很懷疑那些事情,可是那次他進入到了這裡和我們相見的時候,我們無意間碰觸到了他的靈識並進入到了裡面,頓時對他產生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他說完后混沌獸也非常認真的說道:「而且我真的看到了,他的意識中殘留著一些,我和他初次見面的時候發生的一些事情,只不過我也不明白是什麼原因,他現在卻對那些事情毫不知情了,甚至他究竟為什麼會出現在了人世間這件事情,我也感到非常苦惱!」

聽了他們那些話,九天彩鳳和幽冥玉凰,又相當謹慎的思量了片刻,卻還是對他們所的那些事情,感到非常長不可思議,就在混沌獸又要說話的時候,幽冥玉凰忽然相當認真的說道:「就算你們說的那些都是真的,而且也都非常值得斟酌,可問題是他怎麼可能會成為一個人類呢?而且還是一個,看上卻有點不懂事理的人類。」

九天彩鳳也微皺著眉頭說道:「還有他居然還有了愛情,而且除了那兩位仙子以外,居然還愛上了三個凡人,那些事情真的都難以和那位大神相比。」

說完后她們都非常懷疑的向神龍和混沌獸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神龍卻更加神秘的說道:「雖然你們說的那些事情都是事實,可是難道你們不覺得,他一個人類非但沒有心臟而且也沒有魂魄,但他卻依然能夠好好地活著那些事情,而感到非常奇怪嗎?」

他說完后混沌獸也更加神秘的說道:「還有在他的血液里,除了一定的人類血液,還有我們兩個的靈力之外,絕大部分卻是蘊含著強大的天地靈氣的液體,對於那些事情,難道你們真的就不覺得很奇特嗎?」

聽了他們說的那些是情,九天彩鳳和幽冥玉凰,一時間又感到非常不可思議的沉思了起來,而他們兩個那時候卻相當苦惱的搖了搖頭。

無限之戮 :「如果真的如你們所料的話,他真的是那位大神,那世界上的一切為什麼,還能較為安定的存在著呢?尤其是我們這一意為天地靈獸,怎麼無法從他身上,感覺到任何那位大神的氣息呢?」

她說完后幽冥玉凰也相當謹慎的說道:「還有我們都是知道的,那位大神昔日做完了那些,必須由他做的那些事情之後,包括他的睫毛在內的一切,都化作了世間萬物,在那種情況下,他怎麼可能會脫身成為一個凡人呢?這實在是太無法想象了。」

說完后她們又對混沌獸和神龍方和她們說的那些事情,產生了很大的懷疑。

可那時候混沌獸卻相當意味深長的說道:「你們說的那些事情都很對,可你們恐怕還忽略了,他的毅力等等的那些,和他有關的所有無形無質的東西了吧?」

聽他那麼一說,九天彩鳳和幽冥玉凰一下子非常吃驚地對視了一下,緊接著幽冥玉凰便驚訝莫名的說道:「你說什麼?難道你懷疑那個小傢伙會是。」

說到了那裡她竟驚訝的說不下去了,可那時候神龍卻相當神秘的說道:「我們並沒有說什麼確定性的事情,所有的這一切也都只是我們的懷疑,請你們不要會錯意!」

看著他們雖然是那麼說,但他們的眼神中卻隱含著一些非常微妙的神色,幽冥玉凰和九天彩鳳,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理解他們方才說的那些事情了。 看著九天彩鳳和幽冥玉凰聽了那些事情之後,也不知道該怎麼理解了,那時候混沌獸又相當神秘的說到:「今天我們和你們說的這些事情,只有我們四位知道就行了,而且我們目前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時機,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不能莽撞行事,若不然很有可能會給萬物生靈,帶來難以想象的災難的。」

聽了他那些忠告,九天彩鳳和幽冥玉凰立刻非常謹慎的點了點頭,與此同時神龍也相當謹慎的說道:「就算是他自己,我們也不能將那些事情告訴他,若不然我真不知道他在知道了那些事情之後,會有怎樣的舉動。」

聽了他那些話,九天彩鳳立刻相當慎重的說道:「你們說的很有道理,儘管他天性善良,為了世間萬物又非常的正義果敢,但誰也不敢保證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而人性更是世界上最不確定的因素,這件事情我們決不能告訴他。」

也非常贊同他們那種意思的幽冥玉凰,也極其謹慎地說道:「而且我們更不要對他,有任何不合時宜的舉動,以免被那些用心險惡之輩知道了,對他採取我們無法控制的不利舉動。」

看著她們在那件事情上都非常的謹慎,很龍和混沌獸立刻慎重的點了點頭。

過的片刻感受著他們之間那相當沉悶的氣氛,和九天彩鳳與幽冥玉凰相侍在了神龍兩側,混沌獸忽然相當羨慕的說道:「你個死泥鰍,怎麼有這麼好的命啊?這好好的兩隻美麗的小鳥,就這麼甜甜蜜蜜的總站在你的身旁,這可太不公平了吧?」

聽他那麼一說,九天彩鳳和幽冥玉凰一下子相當尷尬的對視了一下,可那時候神龍卻相當自得的說道:「怎麼樣啊爛狗頭,現在你知道老子比你瀟洒帥氣了吧?我不介意你對我那些小嫉妒,更不介意你說那些風涼話,誰讓咱有福氣呢!」

說完后他還輕輕的將,九天彩鳳和幽冥玉凰攬在了懷中,而她們非但沒有任何不高興,反而相當甜蜜的依偎在了他的身上,登時令混沌獸氣的哇哇怪叫著大吼道:「不行,這絕對不行!你們這兩隻小鳥決不能總陪著他這條死泥鰍,也得讓老子聞聞你們身上的香味,老子決不能讓他這狗屎運,總這麼走下去。」

說著說著他竟暴跳了起來向他們撲了過去,可那時候神龍卻搶先他一步,帶著九天彩鳳和幽冥玉凰向遠處飛去了,而且一邊飛著,還一邊向他大笑著說了些挑逗性的話,登時逗得九天彩鳳和幽冥玉凰,紅霞蔚然的大笑了起來,同時也將混沌獸氣的,暴跳如雷的向他們追了過去。

看著他那副架勢,好像是要將神龍生吞活剝了一般。

可沒多久原本正在帶著彩鳳和玉凰那兩位仙子,在遠處遊玩著的萬劫,聽到了他們那些吵鬧聲,登時還以為,他們真的如自己所擔心的那樣打起來了呢,是以立刻帶著那兩位仙子飛到了他們周圍,卻一下子被他們那互相追逐的趣事,弄得大覺好玩的大笑了起來。

當時混沌獸聽到了他們那些笑聲,立刻轉身向他們看了過去,可是當他看到了那兩位仙子正在懷中,竊笑著看著他們的時候,一時間又相當火大的向萬劫說道:「不行!老子決不能就這麼被你們兩個比下去,無論如何,我也一定要將她們四個搶過來好好的陪陪我,若不然我的這張老臉真的就沒法要了。」

說完后他竟捨棄了神龍他們,張牙舞爪的向萬劫他們撲了過去。

看著他那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樣子,就在萬劫更要帶著那兩位仙子,躲到別處去的時候,玉凰仙子卻滿含微笑著向他說道:「混沌獸,你真的這麼羨慕萬劫和神龍嗎?」

說完后她還從萬劫懷中飄到了混沌獸對面,登時令混神龍相當納悶的向她看了過去,可那時候萬劫卻帶著彩鳳仙子,壞笑著坐在了,忽然出現在了他們身後的一個鞦韆上,相當愜意的搖蕩著向他們看了過去。

那時候混沌獸雖然看不清楚,玉凰仙子究竟長得有多麼美麗,但從她身上散發出的,那一陣陣非常特別的幽香推斷,她的容貌絕對非常美麗,是以見她主動地飄到了自己面前為了討好她,混沌獸立刻收住了自己那雙兇惡的大爪子,變成了一個彬彬有禮的帥男人,頗為儒雅的說道:「美麗的仙子,在下雖然是一個,有時候分不清楚善惡是非之輩,但我也知道世間一切的美醜,而且非常羨慕你那位小朋友和神龍,這種美女相伴佳人隨的事情,不知您可否大發慈悲,和我稍微待一會兒啊?也讓我體會體會那種美妙的感覺!」

說完后他還相當有理的向玉凰仙子一鞠躬,登時逗得神龍哈哈大笑著說道:「爛狗頭,老子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還是這麼一個斯文敗類呢?」

說完后他和九天彩鳳還有幽冥玉凰,又忍不住大笑了起來,而那時候混沌獸雖然很生氣的瞪了他一眼,卻立刻又相當彬彬有禮的向玉凰仙子看了過去,著實令萬劫他們竊笑笑了一把。

而那時候玉凰仙子微笑著看了他好一會兒,忽然相當溫柔地說道:「這樣啊?怪不得我看著你這麼可憐呢!原來你是一個沒有人疼愛的小帥哥哦!這可真讓我大為憐惜哦!」

說著說著她竟伸出了自己一條嫩滑晶瑩的玉手,輕輕的撫摸了幾下混沌獸的臉頰,一下子令他受寵若驚的說道:「今天我總算遇到你這位,非常理解我的小仙子了,現在我感覺真的好幸福好幸福哦!」

說著說著他竟然還相當不老實的,伸手向玉凰仙子的玉手抓了過去,卻被她搶先一步收了回去,並相當溫柔地說道:「真的嗎小帥哥?」

說著說著她還相當調皮的圍著他轉了幾圈,頓時令他倍感驚喜的向他說了好多的好話,同時也令神龍被他說的那些話,弄得噁心連連的大吐了起來。

那時候萬劫也很小聲的,在彩鳳仙子的耳朵邊行說道:「小仙子,以前我自認為,我是這世界上最不要臉的傢伙,就連我師父那個老不要臉的都不不過我,在那方面的造詣,但現在我總算知道了,原來我不是,而這傢伙在那方面的造詣,簡直到了無人超越的地步了,看來我們以後還是少來這裡為妙哦!」

說完后他還壞笑著向混沌獸看了過去,可彩鳳仙子那時候卻頗為神秘的,對他很小聲的說道:「萬劫,他那些話雖然很令我們反胃,但一會兒絕對會有非常好玩的事情發生,咱們還是慢慢的看下去吧!」


聽她那麼一說, 元氣拯救隊之暖雪 :「小仙子你言之有理,看來某位不要臉的大傻瓜,一會兒要倒大霉嘍!」

說完后他竟非常放肆的大笑了起來,登時令神龍他們,感到非常奇怪的向他們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玉凰仙子卻相當溫柔的向混沌獸說道:「小可憐兒,你真的就那麼羨慕,萬劫和我們在一起的事情嗎?」

她的話音剛落,混沌獸立刻傻傻的點了點頭。

看著他那副對自己相當痴迷的樣子,玉凰仙子又更加溫柔的說道:「若真是這樣的話,那我今天就像平時陪伴萬劫那樣,好好的陪陪你好嗎?小可憐兒!」

聽了她那些話,混沌獸立刻非常興奮地一邊不停地點頭,一邊非常高興地說道:「好好好,美麗的小仙子,你可千萬不能反悔哦,一定要好好的陪陪我!」

說話時他居然還將他們周圍,變出了一座非常華麗的宮殿,而他竟大搖大擺的,坐在了那張金光閃閃的寶座上,像是一位國王一般,笑眯眯的向玉凰仙子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萬劫卻像是想起了,什麼相當害怕的事情一般,雙眼發直身體僵硬的靠在了彩鳳仙子的身上,哆哆嗦嗦的說道:「彩鳳小美女……她……她該不會是要那樣對待那傢伙吧?」

可他的話音剛落,還沒等彩鳳仙子說話呢,玉凰仙子竟非常爽快的對混沌獸說了聲:「好嘞!」

一下子令他更加害怕的渾身抖動了起來,緊接著玉凰仙子竟手起掌落,啪啪啪的抽了混沌獸好多耳光,頓時將他打的七葷八素的從那寶座上跳到了遠處,相當惱火的說道:「你這臭丫頭,這是要幹什麼?為什麼打老子?」

可那時候看著他那副殘慘樣,神龍他們早已經哈哈大笑了起來,唯有萬劫似乎是和他感同身受一般,相當害怕的向玉凰仙子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玉凰仙子卻微笑著說道:「你說什麼呢小可憐兒?方才不是你說要讓我,像平時陪著萬劫那樣好好的陪陪你的嗎?怎麼現在卻發起了這麼大的火啊?來來來姐姐再好好的疼疼你,好好的為你鬆鬆筋骨!」

說完后她便轉到了他身後,狠狠地揪住了他的耳朵,一下子令混沌獸發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同時也令神龍他們,更加狂放的大笑了起來。

而那時候萬劫看著他正在遭受著,自己平日里幾乎每天晚上,都得遭受到的「特殊待遇」,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可是當他看到了,玉凰仙子微笑著向他看過去的眼神之後,立刻脊背發涼的躲到了彩鳳仙子身後,再也不敢向她看過去了。

沒一會兒工夫,實在受不了玉凰仙子對自己那種「疼愛」的混沌獸,忽然化作了一片黑氣逃出了她的「魔爪」,戰戰兢兢地變成了一個中年男人落在了萬劫身邊,一邊相當害怕的看著,正在對著他們微笑的玉凰仙子,一邊非常緊張的向萬劫問道:「我說小傢伙,你每天該不會都被她那麼狂虐吧?」

他的話剛說完,玉凰仙子一下子陰森森的說道:「什麼?小可憐兒,你認為我方才那麼好心的陪伴著你,是在狂暴的虐待你嗎?」

說完后她還緊緊的攥住了拳頭,登時嚇得混沌獸渾身發抖的躲到了萬劫身後,可那時候萬劫卻更加害怕的,又轉到了他的身後,並且還一把將他拽到了遠處,非常同情地說道:「老傢伙,你就認便宜吧!自從認識了她以後,我幾乎每天都得被她和我姑媽,很關心的《疼愛》好幾次呢!而且最近這幾天,原本非常乖巧的小真真,和以前最寶貝我的真露,還有她這位高貴美麗的好姐姐,也時常會給我一點特殊的《關愛》,弄得我可真是《很享受很舒服》的!」

說著說著他經渾身顫抖著,發出了一陣陣頗為滲人的笑聲,一下子令神龍他們對他們那兩個可憐的傢伙,大笑特笑了起來。

而玉凰仙子和彩鳳仙子聽了他那些話,忽然一起飄到了他身旁,同時柔聲細語的說道:「還是你這小寶貝會說話哦!你放心好了以後我們一定會更加《疼愛》你的。」

說完后還輕輕的摸了摸他的頭,可他那時候卻一邊死命的拽住了,想要逃開的混沌獸,一邊滿含笑面卻渾身顫抖著說道:「我知道兩位好姐姐非常疼愛我,但我希望你們以後別總《疼》我了,只要好好的愛我就可以了。」

說完后他忽然將混沌獸甩給了她們,撒丫子向遠處跑去了,頓時令神龍他們更加放肆的大笑了起來,同時也讓混沌獸更加害怕的化作了一片黑煙,消失在了他們眼前。

可沒過多久,擔心正在為他們護法的水護法和東方麻姑,會為他們擔心的彩鳳仙子,在他們又開開心心的鬧騰了一陣子之後,忽然飄到了萬劫身旁較為平靜地說道:「萬劫,現在時間應該不早了,咱們是不是該回去了,若不然姑姑她們會擔心的。」

她的話剛說完,神龍立刻非常反對的說道:「不許走,你們難得來到這裡一趟,才呆了這麼一會兒,怎麼就可以走呢?這絕對不行!」


可那時候已經被玉凰仙子和幽冥玉凰折騰的,實在受不了的混沌獸,卻一腳將他踹到了遠處陪著笑臉對彩鳳仙子說道:「這位仙子言之有理,你們在這裡已經呆了這小半天的時間了,想必也玩的有點累了,那就趕快回去休息吧,我們就不送了。」

說完后他也不顧著神龍的反對,竟笑呵呵的施展出了一片白光,將萬劫他們送到了高空中,而萬劫也非常理解他的,立刻偷笑著對他們說了聲:「走了!」

便帶著他們四位衝出了那些封印,回到了各自的身體中。

而直到他們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中,混沌獸才長長的呼出了幾口大氣,相當害怕的說道:「我的神啊!那幾個小祖宗可算是走了,若他們再呆在這裡的話,我這條老命可就被他們交代在這裡了。」

說完后他還對玉凰仙子方才對他的那些「疼愛」,心有餘悸的嘆息了起來。 過的片刻看著混沌獸依然對,方才玉凰仙子對他那麼折騰的事情,心有餘悸的時候,神龍卻相當謹慎的說道:「好了爛狗頭!那些事情都不是什麼大事,現在我最擔心的是,鳳凰她們說的那個叫做明開元,和那個明段的混蛋,會不會肆機對那小傢伙下手啊?若他們真的在這時候對他採取陰險行動的話,他可就真的危險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