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不足者,現在還可以退出!”

沒有人會退出,都這個時候了,退出太丟人了,何況後面還有劉樂雨這麼一個大美女,沒人想丟面子。

嘩啦!

衆人一齊往前站,進入了紅線的範圍。

“考覈開始!”前方有考官開口,用絲線揭開了香爐。

頓時間,一股強烈的能量波動涌來,有很強大沖擊力。這香爐沒揭開的時候,就連秦陽也感受不到異常,一但揭開,居然如此恐怖。

“啊!”

有人直接被這股衝擊力擊打出去,重重的倒飛出紅線外圍。

“淘汰!”考官直接開口。

看到有人剛開始就被淘汰,剩下的人都是緊張兮兮,不敢再有一絲分神,全力應對衝擊力。

秦陽半眯着眼,這衝擊力很強,就算是他,也能感受到身體被推動,但問題不大,還無法對他形成干擾。

他眯着眼,開始查看周圍的人。離他對近的就是劉樂雨,這女人黏上他了,總是會悄悄的偷看他一眼。

而且劉樂雨不愧是覺醒榜前二十,看起來使用了異能,秦陽注意到,她腳下是離地的,也就是說,她會飛!

再去看別人,那郝俊郝帥居然也是沒有多少壓力,一副輕鬆的樣子。

至於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是在支撐,有些人甚至趴在地上,減少衝擊阻力。

不久,考官開口:“時間到,關閉香爐。”


“紅線內的通過,紅線外的可以回去了。”

“呼!”

有人大口的呼氣,還好咬牙頂住了,不然就要被衝擊出去。

衆人左右環視,發現紅線這邊剩下的人,居然只有二十多個,大多半的人,都被淘汰了。

“好險,差點就出去了。”有人抹了一把頭上的汗,帶着僥倖。

秦陽沒有問題,沒有絲毫移動,他的身體素質,剛纔的衝擊力還不足以讓他動搖。

“沒想到你還有些能耐,不簡單啊。”前方,郝俊忽然開口。

“嗯,不簡單,就是年輕人脾氣太暴躁了。”郝帥也開口,陰陽怪氣。

他們說話的時候,身上傳來濃烈的醋味,因爲劉樂雨這個大美女居然一直呆在秦陽身邊,簡直寸步不離!

“酸,好酸。”秦陽輕蔑一笑,他自然聞到了空氣的酸味,看倆人吃醋,也是樂得自然。

“你……”郝帥一時語噎,被秦陽氣到了。

就在這時,考官再次開口了:“下一輪測試,檢驗身體素質!之後進行對決,根據排名決定首次分配的資源。”

“同時,比試的時候,將會有玄門領導前來觀看。”考官又開口。

話落,剩下的二十人喧譁,居然會有領導來,這意味着什麼?

只要表現好了,獲得領導賞識,在資源分配上,一定會佔到很多便宜,實力進步更快!

“踏踏!”


腳步聲響起,衆人皆是伸長脖子看過去,那位領導就要出面了?

一道人影出現,秦陽頓時有些愣眼。

竟然是老顧!

秦父秦母在隔壁的觀看室,而老顧身位領導,則是在此出面。

“不才,鄙人玄門,洛城分部負責人,顧安濟!”老顧開口,一股磅礴的氣勢散發,竟然也有伐髓初期的實力!

頓時間,郝俊郝帥就長大了嘴巴,吃驚不已。這不是那個走後門的……靠山麼?

居然是玄門洛城負責人!這身份可是大了去了,要知道洛城可是一座千年古都,沒有點能力,豈能坐鎮這個地方?

“好了,諸位聽我說!”顧安濟開口,全場安靜。

他掃視一圈衆人,接着開口:“劉樂雨,覺醒榜前二十,可以不參加本次測試,直接錄取。”

顯然,顧安濟對於在場的衆人資料,都是有過研究的,只要是好苗子,便可以直接錄取。

“對了,你們中還有兩個覺醒者,是覺醒了輔助能力,萬里追蹤和心靈感應,通過第一輪了嗎?”顧安濟問。

“來了。”有人回答,有二人出列。

竟然是郝俊郝帥!

秦陽感覺奇怪,這倆傢伙居然很有天賦,萬里追蹤和心靈感應,一聽就不凡。

隨即也就想明白了,萬里追蹤應該是郝俊,鼻子那麼大,應該是嗅覺天賦。至於心靈感應,就是郝帥,應該是類似於提前預警的能力。

“你二人同樣是輔助型天賦,同時天賦不錯,可以破格錄取。”顧安濟笑道。

出乎意料的是。

“感謝好意,我們想試一試。”郝俊郝帥開口,說話間,還扭頭看了一眼秦陽。

二人可不傻,現在劉樂雨就在旁邊看着,要是能夠在等會兒的對戰中擊敗秦陽,定然可以獲得劉樂雨的好感。

想到這裏,二人臉上甚至有些奸詐起來。

秦陽看着二人猥瑣的笑容,很快就想明白了原因,頓時有些好笑,這兩個傢伙居然想拿他泡妞?

“很好,接下來的考研便是反應和力量測試,然後根據測試結果對戰。”顧安濟開口。


話落,前方地板伸縮,從地下浮起數臺測試機器,顯然這就是接下來的道具。

衆人排隊測試。

郝俊郝帥實力很不錯,二人在反應上都是滿分,力量上稍微差了一絲,但也很強,是覺醒者中的佼佼者。

“不錯,很值得大力培養。”一旁,有考官很讚歎的開口。

衆人像二人投去羨慕的目光,劉樂雨也同樣看了一眼。

郝俊鼻子一抽,臉上都樂開了花:“這還不是我的極限,我的強項是尋找東西。”

一旁的郝帥同樣如此,有些飄飄然。

“呵呵~”秦陽輕蔑一笑,雖然郝俊郝帥表現都不錯,但是嘛,他們氣質太猥瑣了。

“你笑什麼,不滿意麼?”郝帥回頭,很不爽的開口。

他們剛引起劉樂雨的注意,結果秦陽一笑,劉樂雨又盯着他看了。

剩下的人都看過來。


“虛浮,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太虛浮了,稍微一激就受不了。”秦陽開口。

他可不想低調,今天來,就是爲了展現實力,獲得更多機緣,讓父母得到保護,讓自己能更快成長。

“嘿呀,叫板?你行你上啊!”郝帥看不下去了,秦陽這話他太熟悉了,剛纔在外面,他還用這話嘲諷秦陽來着。

“好,睜大眼睛看好了。”秦陽說着,便進入了測試器。

身後,顧安濟看過來,他倒是要好好看看,老秦兒子到底有什麼本事。

砰!

一聲巨響。

人們都震驚,睜大了眼,因爲秦陽一拳轟在力量測試機上,機器上的分數……滿分!

“好強的力量!”有人悄悄議論。

劉樂雨臉上也是滿臉驚訝。

郝帥不爽了,嘟囔:“不就是力量高麼,還不知道反應怎麼樣的。”

秦陽不說話,直接走入反應測試機。


四周,各種小球從機器**出,只要打中,就要扣分。

但這對於秦陽而言,太過於簡單,輕飄飄的,就全部躲開了。

很快,成績出來,滿分!

雙滿分!

這個成績很耀眼,因爲之前成績最高的便是郝俊,但在力量上,也不是滿分。

現在秦陽的雙滿分,震驚所有人。

郝俊郝帥頓時就不淡定了,張目結舌,只能嘴硬:“這不算什麼,要看過實戰才知道呢!”

“好啊,接下來就是實戰了,咱來試試?”秦陽笑着開口,早就想揍這兩個傢伙一頓了,現在被他逮到機會了。

“這……”郝俊有些退縮,剛纔他可是看到秦陽的實力了,那明顯是還沒有出全力,他怕被打。

“這樣吧,你們兩個一起來,要是讓我後退一步,就算你們贏!”秦陽再開口。

頓時間,所有人都愣眼。這麼強勢的嗎?

“好,可不許反悔!”郝俊快速答應下來,對他而言,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我們再加個賭注如何?”一邊的郝帥也開口,他自信滿滿,顯然不認爲會輸掉。

“你說。”秦陽開口。

衆人皆是神情興奮,想要看看三人會賭注什麼。

顧安濟也是看過來,從剛纔開始,他就知道秦陽不簡單,現在就算面對兩個人,他也能看到秦陽眼中的自信滿滿。

“哪一方要是輸了,就必須吃一個這東西!”郝帥說着,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一個袋子。

秦陽臉色一變,好傢伙,記憶深刻有沒有!

居然是祕製小漢堡!

上一次他在濟城就買過這東西,不但險些和鹿關係搞僵,還機緣巧合被沐詩欣吃下,導致沐詩欣生氣離開。

這祕製小漢堡,簡直就是一個罪惡來源! “怎麼樣,你敢接嗎?”郝帥再開口,頗有些得意。

“得,接了!”秦陽肯定。

接着,前方測試儀器下沉,升起一座擂臺,這房間很大,一座十餘米的擂臺放下也是綽綽有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