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聖指了指這間洗手間裏的五個馬桶房說:‘‘她會不會藏進了這裏!!’’~

聽了王聖的話,我打開了離我最近的兩個,裏面除了馬桶空無一物,然後我又打開了兩個,裏面還是沒有什麼,只剩下最後一個了,她會不會在裏面呢!

第五個馬桶房成了最關鍵的一個,也是最挑戰心理的一個,當我緩緩打開的時候,奇蹟發生了。

一個黑貓‘‘喵!’’的一聲快速從裏面衝了出來,而且還伴隨着一聲尖叫,嚇得王聖和二朋差點倒地,還是我安慰他們說:‘‘別怕,別怕,這只是貓!!’’~

鬧清楚了,我們離開了這裏,正當我三人走在空蕩蕩的走廊時,一位穿白衣的女子從前面的走廊拐彎處飄過,而我只看到了她的背影。

看到這個似人非人的景象,我讓王聖照顧好二朋,我一個人大踏步追了過去。

說實話,此鬼就像是故意引我一樣,每當我走到拐彎處的時候,總會看到她的背影,直到……

直到走到一個絕路,我面前是一堵牆身後十米處是一處房門,而我可以感覺到她就在我身後。

我並沒有回過頭,而是鎮定的脫口而出說:‘‘你不是人,也不是鬼,你到底是誰?’’,說完我就像電影中那樣等着背後那個東西開口,一等就等了好幾分鐘。

我受不了了,媽的我等了那麼久,背後居然一點動靜都沒有,於是緩緩回過頭看去。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臥槽,身後面他媽一個人影都沒有,可讓電影給坑了啊,但是來不及我多想,於是快速朝王聖他們跑去。

但是當我快走到房門的時候,一個詭異叫聲在我身後叫起,就像是小孩子的哭聲,在這黑漆漆的房間裏,顯得是多麼的可怕,因爲之前我來這裏並沒有看到她。

重回八一:長嫂的奮斗 ,樣子楚楚可憐。

此時我再看門外的時候,已不知那個女鬼什麼時候站在了我面前,而我此時正抱着那個哭泣的女孩。

那個女鬼面色慘白,渾濁的雙眼就像被水泡過的死魚一樣,呆板的站在哪裏看着我,不知道是怒視還是什麼,因爲她的面部表情太扭曲了。

而這個女鬼身邊的鬼娃娃卻舉起黑乎乎的小手用幼稚的聲音說:‘‘你放開我妹妹,放開她!’’~

但是我聽着是那麼刺耳,這種聲音就像一種奇怪的能量充斥着我的腦子。

正在我受不了要變爲妖屍形態時,王聖和二朋趕到了,二朋可沒見過這種情景,當他看到這種情景的時候,第一反應居然是直接暈倒,不過這樣倒省了他礙手礙腳了。

王聖正面迎敵,不再像被動那樣害怕了,而是從兜裏掏出六張符咒分別打在了四周和房頂的牆壁,擺了個簡易的困鬼陣,斷了這兩個鬼的退路。

這兩個鬼在這裏如同被關在籠子裏的獅子,已經失去了往日的自由,不得不在王聖用六道符咒擺得陣法裏面團團轉。

然而這只是暫時的,那小鬼的實力絕對不比那鬼婦的小,符咒的威力在小鬼的撞擊下逐漸失去了昔日的威力,直到六道符自燃,化爲一片菸灰,六道符組成的困鬼陣宣告破碎。

從困鬼陣跑出的兩個鬼向着抱着小女孩的我撲來,但是有王聖在這裏怎麼會讓她們接近我的身子。

只見王聖從袖子裏拿出幾道比之前更高級的陽符咒打在了那個鬼婦和那個鬼娃娃身上,一下子將兩鬼擊退到了牆邊,狠狠的撞到了牆上。

也正是這一道符咒的力量將這兩個鬼打回了原形,顫巍巍的蜷縮在一起。

臥槽,這也太不禁打了吧,就這樣的實力,我都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嚇死兩個正常人的。

變爲原形的鬼婦顫巍巍的看着我們,並將那個小鬼給護在身下,她知道自己和孩子可能活不久了,但是那份母愛依然保存在她的鬼心中。


就在王聖準備將至陽符貼到她們額頭的時候,一個女生的聲音,從我和王聖身後發了出來:‘‘停,別殺害他們!’’~

這個大廈除了我和王聖還有二朋以外,居然還有其他人,當我將頭扭過來的時候驚呆了,這個女生太美麗了。

雖然一身職裝,但是也掩蓋不住她渾身的散發的魅力,王聖的手停在了距離鬼婦還有半米的空中,眼睛看的都快掉下來了,當他發現自己失態的時候,急忙挺胸說:‘‘有怪莫怪!’’。

我看着這個女的,問道:‘‘你是誰,難不成你也是修道之人,禍害蒼生嗎?’’,雖然這句話是從我口中說出的,但是其實是我在學電影中的那些人的話,就像複製一樣。

那女的笑了一笑,就像個小女孩一樣萌,再看看王聖口水都要流出來了,我一瞧王聖那德行,一腳把他放角落裏去了。

那女的淡笑了一會說:‘‘我不是修道之人,但是我有家傳苗術,我是苗女,叫彤萱,此鬼是有求與我的冤魂,目的是爲了找到那個背叛她和孩子的丈夫!’’~

我看她對我淡笑了一下,但是我沒有笑,而是凝重的對着彤萱吼道:‘‘你知道你犯了什麼罪嗎,你讓她們害死了兩個無辜的人,什麼都別說了,王聖先把他們抓起來我們回去交給毛叔處理。’’~

王聖‘‘哦’’了一聲從牆角爬起,從道具包裏拿出一個小壇唸了句口訣在壇底畫了個指符對着這個鬼婦套去,面對這個情況我抱着的那個女孩倒是一下子蹦進了罈子裏,雖然我早就知道這個女孩是鬼,但是我感覺她好像在躲這個鬼婦和小鬼娃。

而此時彤萱卻大喝一聲:‘‘你們敢,想收他們先過我這一關。’’,說着搖起了招魂鈴。

…… 所謂招魂鈴是每個苗疆巫術少女必備的法術之一,可以以鈴聲迷惑人的心智,然後被迷惑之人就會任其擺佈,不過這招魂鈴只限處女,我雖然不太懂,但是王聖這樣的行家如果再不懂,那可就枉費了毛叔的一片精力了。

好在王聖懂的彤萱使用的的招魂鈴,急忙放下手裏的活,念起了道家口訣,與彤萱的招魂鈴做着抵抗。

我看到招魂鈴發出的每一聲就像一個衝擊波,衝擊着王聖的道法口訣組成的防禦。

雖然這招魂鈴威力不容小窺,但是王聖的正宗茅山道法也不是蓋的。

因爲我不是普通人,招魂鈴對我形成的作用那是小之又小,如果我被這小丫頭給控制了的話,那豈不是太丟天下第一屍妖祖將辰的面子了。

我悄悄繞到彤萱的背後,大翅膀一展,將整個房間擋的是一片漆黑,然後我在彤萱背後嘿嘿一笑道:‘‘不小了嗎?’’,隨之報來伴來了彤萱的一聲尖叫:‘‘啊!!流氓。’’,說完招魂鈴也不搖了,直接雙手護住雙胸,想回頭甩給我一個巴掌。

但是我對着她嘿嘿一笑,隨之伴隨彤萱的尖叫:‘‘救命啊,有殭屍!!’’,說完直接退到王聖的身邊,抓住王聖的胳膊,指着我說:‘‘快,收了他,他是殭屍唉!!’’。

此時的王聖異常臉紅和火熱,因爲有美女傲人的酥胸摩擦着他的手臂,能不讓他**焚身嗎?

王聖‘‘哦!’’了一聲,然後從享受中掙脫出來說:‘‘你知道嗎,其實我也是殭屍。’’,說完擺了個架勢,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已經戴上了假牙,而彤萱已經被嚇暈了。

我催促王聖辦正事,先將這兩個鬼收起來,然後我去背彤萱,王聖去背二朋,誰知道這傢伙不同意,非要和我交換,沒辦法他背彤萱我背二朋,一直把他們背到了二朋的辦公室纔算了事。

第二天天一亮,便有工作人員來上班了,二朋已經從驚嚇中醒了過來,只是彤萱還在昏睡中。

二朋問我昨天什麼情況,王聖和我假裝不知道,於是王聖就說:‘‘其實你就是產生了幻覺,以後你們冉氏集團不可能再鬧鬼了,一切都是假的。’’。~

王聖說完後,我又讓二朋給我安排一輛車,我要去一趟毛叔哪裏,至於彤萱,當然被裝進大箱子一塊給送往了郊區。

二朋出手果然氣派,就送我這一段路程,居然就把他的法拉利開來了,箱子往車廂一塞,告別了二朋,二朋的私人司機便拉着我們直奔郊區,隨着我的指點來到了距離毛叔家還有百米的路口。

到了地方,那司機便轉車回去了,既然王聖那麼愛扛着彤萱,那這個箱子當然也是由他揹着了,就這百米的距離就把王聖累的直喘粗氣畢竟背上有一個九十多斤的女生呢。


到了毛叔哪裏,毛叔給我來了個大大的擁抱,並問王聖背上背的是什麼。

我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了毛叔,毛叔驚訝的兩撇小鬍子一動一動一動的,隨後說道:‘‘沒想到苗疆的巫術居然還沒有失傳,想當年老祖宗趕屍可是沒少吃了苗疆巫術的苦,那啥,我們先把鬼給收拾了吧,然後再找這苗女算賬。’’,毛叔剛說完,箱子裏傳來了動靜,只聽箱子裏的彤萱說:‘‘你敢,你敢動他們我和你們沒玩。’’~

毛叔捏了捏兩撇小鬍子,示意王聖打開箱子,感情這妮子自打下車後就已經醒了。

王聖把彤萱從箱子里拉出來,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盯着彤萱這個可愛的女生。

我敢說彤萱沒有超過二十歲,她那天生麗質散發的魅力,就連毛叔這老頭都不由的憐香惜玉。

但是毛叔都這麼大的人了,雖然被彤萱的魅力吸引了,但是那只是一瞬間,不過我感覺這一瞬間毛叔好像想起了什麼,一絲憂傷掛在了額頭。

毛叔將罈子從王聖手裏接過,又加了一道符咒,然後把這個罈子放到了牆角處,一個滿是同樣罈子的地方,而那些罈子,有的罈子看上去也有了年頭,而有的又和這個罈子一樣新。

毛叔弄好後,轉身對王聖說:‘‘這些罈子可要看好了,如果上面的罈子破碎了,那萬年惡鬼可能就會禍害蒼生,中間的如果破碎了,那就是千古惡煞,最底層的破碎,那就是冤魂不散,總之能不破就不破,破破生大禍,禍禍害蒼生啊!’’,說完往王聖身邊緊湊了一下,好像專門針對王聖一樣。

不過我看也是,王聖這小子的心自打昨日以來,就有點那個了,也就是不正經,總是往人家彤萱身上看,真怕那天彤萱心聲邪念,這王聖可就敢跟着上賊船。

這件事就這樣也算擺平了,我因爲在城市裏有工作,所以不能多留,就走到彤萱身邊說:‘‘彤小姐,你看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呢!’’,說完淡笑了一下。

彤萱看着我撇撇嘴說:‘‘免了,大殭屍先生,我怕你半路喝我的血,我要留在這裏陪我媽….姑媽,你自己回去吧!!’’。

我不明白她爲什麼會在說媽的時候改口叫姑媽,我也不沒在意,就向毛叔說了聲再見,就撤了。

但是我臨走的時候看到了毛叔的眼光一直在盯向那個罈子,好像有什麼說不出來的話一樣,因爲那邊打電話開始催我回去幹活了,我也沒多想就在這裏截了輛出租車直奔市裏的高級麪包坊。

一到麪包坊,就看到五個女生在哪裏忙活,我急忙扎進換衣間換了身工作服出來幹活了,一出現在老闆娘的視線,我就被整整數落了數十分鐘,讓我在女生面前真的是好尷尬,而我還只能低着頭說:‘‘對不起老闆娘,我下次一定不會遲到了。’’,好在老闆娘好說話,數落完我就離開了。

再看看那幾個漂亮的妹紙,笑的那是個花枝招展,而我們六個人就是這間高級麪包坊的全部職工。

說起這個高級麪包坊,一個只有兩層樓的小地方,居然還是市裏做麪包最好的一家,回頭客那是多的不得了,讓我有點不敢相信,不過這是事實。


我扎進美女堆,現實的生活開始了,那些妹子一個個穿着超短裙,還有五顏六色的長筒襪,使我這大男生臉紅的不得了,那顆心‘‘嘭,嘭….’’直跳。


就在這時候,不知道誰放了一個時髦的音樂,爲我們烤麪包,製作蛋糕,增加了一份激情,辦事效率提高了數倍,一鍋鍋麪包冒着熱氣出爐,然後被搶購一空,直到下午下班。

…… 下班後,和往日一樣,來到換衣間換衣服,一天的工作,早就把我弄得像個麪人一樣,對面是女生的換衣間,而這個地方六名員工五名女的,沒辦法我只能自己獨守一個換衣間,空蕩蕩的,連呼吸都有迴音,真是好可怕。

好在對面五名女生爲我壯膽,她們換衣服的聲音格外的大,直到我換好衣服推門而出。

迎面撲來一陣清香,‘‘哇,好爽。’’,我感覺我當時的疲勞全都沒了,而對面那個女生顯然也是剛換好衣服,我們相視一笑,那個女生說:‘‘今晚十點我們在紅心有個聚會,你要不要來啊!’’,說完對我淡淡一笑,我感覺我的魂都要飛了。~

當時面對這種情況,我很無措,於是點點頭說:‘‘好啊,十點一定準時到來。’’,我剛說完,女換衣間裏的那四名女生都出來了,都是短裙短褲的,看的我浴火膨脹。

好在這裏有點灰暗,她們並看不到我的身體反應,在聊了一會兒後,我們走出麪包坊就分開了,臨走的時候那幾個女生還不忘回頭挑逗我說:‘‘帥哥,不要遲到哦!’’,這樣子讓我很尷尬,只能衝她們點點頭,然後雙手插兜裏朝與她們相反的地方走去。

天黑的很快,我下班都快六點了,收拾收拾就到了八點,於是我找了件我最愛的一套海綿寶寶衣服穿上後,又戴了個鴨舌帽,仔細對着鏡子看的話,我覺得我是青春無限量,再世小清新。

我自己在租的房子裏泡了碗方便麪,吃完就出門聚會了,那時候已經快九點了。

說實話,我是真心不願意去,因爲那種娛樂場所我是聽說了就頭疼,不過吧,我是天生對女生沒有抵抗力,從來不會拒絕,沒辦法,既然答應了那就只有實行了。

我出門截了一輛在夜裏狂奔的出租車,價格也沒問,直接往上一坐就說:‘‘師傅,去紅心。’’。

那司機看起來也有四十歲,他對我說:‘‘小兄弟,是不是紅心KTV。’’。

我‘‘嗯’’了一聲說:‘‘是,快點吧,我還有個聚會呢!’’。

我說完那司機直接開車直奔紅心,半個小時後就到了紅心KYV,我遞給了他一百元,並說:‘‘不用找了!’’,然後我就下車了。

不過,我一下車就被迷住了,這他媽不就是夜市嗎,看那擁擠的道路,滿街的小混混,我苦笑道:‘‘這五個妞,真不簡單啊!!’’~

我整了整衣裝,好在還算時尚,硬着頭皮推門而入,來到了指定的房間,不得不說她們這次聚會的場地真不小,紅心KTV的這層房子容納兩百人都綽綽有餘。

我仔細打量一番發現,這裏原來是紅心的整個四樓組成的一間會所,消費也是全紅心KTV最高的地方,這讓我不得不感嘆這五個小妞的同學不簡單。

等了一會,我看到我熟悉的一個女生一身豪華的禮服坐在哪裏孤身一人喝酒,這讓我很好奇,於是從服務生的托盤裏拿了一杯水酒走了過去。

那個女生看到我走來,微皺的眉頭舒展開了,對我淡淡一笑道:‘‘你來了!’’~

我也是一笑,坐到她的對面,舉起手裏的酒杯說:‘‘奧,怎麼自己在這裏,等人嗎?’’~

她笑了笑道:‘‘嗯,等會會有人來,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李菲菲,請問你怎麼稱呼,不過話說你的衣服蠻好看的。’’,李菲菲說完笑了出來,一隻雪白的小手捂住了嘴。

我苦笑道:‘‘鄙人姓胡名曉東……’’

……

介紹完自己後,就這樣我們聊了一會,聊着聊着,突然人羣沸騰,就連李菲菲也站了起來鼓掌,雖然我不知道對方是誰,但是鼓鼓掌自己也不虧什麼,於是跟着他們拍起了掌。

時光許你未有約 ,漸漸浮現,雖然不認識,但是看他那一身打扮,絕對是有錢人。

不過等那傢伙站穩了,面對着我們大家,我才覺得這個傢伙有點熟悉,至於是誰,一時半會也想不出來。

那個傢伙在上面拿着麥克風說:‘‘大家玩好喝好,別讓我們的聚會落下遺憾,要記住我爸可是馬市長,以後大家有什麼事情經管來找我馬叉崇,別的大事幫不了大家,但是小事什麼的那是絕對沒問題,現在我們開始嗨吧!’’,馬叉崇說完,大手一揮,臺下瞬間亂了起來,隨着dj音樂的伴奏,大家像吃了***一樣狂擺,就連李菲菲也不例外。

我說怎麼有點熟悉,原來是那個曾經**一刀的小子,一上臺就這麼屌,還說什麼我爸是市長,你TM怎麼不說我爸是李剛。

我看他也就是整一個***,拿着他爸的名頭在這裏拉朋友,他要是普通人的話,誰會理他,就這幾點突出了這個人啊,總愛抱大腿,誰不想背後有個靠山。

看着他們嗨的那麼興奮,我是一陣鄙視,獨自一人在哪裏喝起了啤酒,喝着喝着在我身邊又坐了四個女的,仔細一看,這不就是麪包坊裏的那些美女嗎,除了李菲菲,她們四個好像剛到一樣?

她們坐到我身邊,非要和我划拳比賽喝酒,我同意了,我就不信我這二尺男兒還喝不過四個小女生。

酒剛喝到一半的時候,我只感覺一股陰風從我臉上吹過,四樓的門莫名奇妙的開了。

我仔細盯了一會兒四樓的那個門,兩道清晰的人影逐漸出現在我的眼簾,仔細一看那不就是所謂陰陽兩界通吃的頂級勾魂鬼差黑白無常嗎?

老謝和老範來這裏又是幹什麼呢,難道說這裏有人的生命要結束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