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仇正合和竺興修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默契。

兩人就像是說相聲一樣,你一言我一句的。

賊溜!

“你們三個大男人大晚上的竟然揹着師父偷偷密會。這該當何罪?”穆塵雪厲聲問道。

但這話怎麼聽起來總覺得哪裏怪怪的。

“勾文曜爲何而來?”凌天冷聲問道。

因爲他關心的根本不是密會這件事情,而是密會的原因。

畢竟他們師兄弟,數百年來一直都會私下見面。這不足爲奇。

“回稟師父。大師兄過來是求我們幫個忙。”


“幫忙?”凌天有些好奇。

因爲他也知道,勾文曜行事的風格,一直都是獨來獨往。

也從不跟他人交往,所以根本就談不上什麼幫忙。

“沒錯,師父。大師兄真的是過來讓我們幫忙的。”仇正合連忙開口。

一副苦瓜臉在他原本凶神惡煞的臉上,簡直讓人覺得……好醜!

“別廢話。師父想知道的是大師兄爲何要找你們幫忙?”

穆塵雪像是看不過去一樣,突然站了出來。

竺興修和仇正合一臉懵逼。

什麼時候,小師妹都能在師父面前這般說話了?還是質問她的兩位師兄啊?

一婚到底:總裁獨佔嬌妻 。凌天關心的確實是勾文曜找他們的原因。

“師父,二師姐沈婉清失蹤了。”仇正合趕忙搶在竺興修面前說到。

“大師兄這次過來,是因爲長青閣的一位元老懇請他幫忙查探一下二師姐的下落。但是找了三天卻未找到半點蹤跡。”

“師父,七師兄說的都是實情。而且更重要的事是,二師姐消失的時間不僅僅是大師兄尋找的這段時間。”

“在此之前,長青閣的人應該也在暗中尋找一些時日。不然絕不會請大師兄幫忙的。”

凌天點點頭。

畢竟閣主失蹤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還是外人。如何知道這外人會不會別有用心?

“所以,大師兄就過來請你們幫忙調查二師姐的下落?”

穆塵雪總覺得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竺興修和仇正合點點頭回應。

凌天心中略有所思。

因爲這一切好真是巧。自己這邊才決定明日前往長青閣。

但是沈婉清竟然在幾天之前就消失不見了。

這讓凌天嗅到了其他的味道。

“興修,正合,通知勾文曜,明日爲師會前往長青閣。”凌天語氣冷淡堅定。

“哈?”

“前往長青閣?”

竺興修和仇正合一臉驚訝,穆塵雪也沒有想到凌天會在明天出去。

“師父,明日可是新弟子入教。你不在會不會不太好?”穆塵雪試探性詢問。

“沒事。交給你竺師兄打理便是。”

“是,師父。”穆塵雪有了之前的教訓,便不敢再多問什麼。

“正合,你明天和塵雪陪爲師走一趟長青閣。”

仇正合聞言,大喜。

這樣一來,說明師父根本不生他們的氣了。

不過竺興修卻納悶了。

要論頭腦,自己可比七師兄強太多了。論修爲,自己壓根也不弱於七師兄。

但爲何偏偏留下來的人是自己?

“師父,徒兒也想一同前往。”竺興修請求到。

“你不能去。明日新弟子入教。如此重要的事情,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去辦此事,爲師都不放心。 冰糖燉雪梨 ,你得留下。”

聞言,竺興修心中明瞭。

師父這是讓我主持大局啊。

ωωω ✿Tтkā n ✿c o

“是,徒兒明白。徒兒定當完成師命。”竺興修信心滿滿的說到。 回到玄冥教,晚宴已經結束。大家也已經收拾好了。

這個時候,腫的像頭豬的龍浩天出來覓食了。

大家看見他那副模樣就一陣嘲笑。他也無可奈何。

剛坐下,準備吃點剩飯剩菜什麼的。

凌天的身影便出現在了他的身旁。

他頓時就怔住了。

“教豬打人!(教主大人!)”龍浩天仍舊口齒不清。

這一句問好,反而變成了辱罵之言。

別說穆塵雪生氣要呵斥他,就連竺興修和仇正合也不樂意了。

“龍浩天,你是活膩了嗎? 歸仙拾道 。”

“沒錯。是皮癢了嗎?”

龍浩天那叫一個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的親孃啊,我不就叫了一聲教主大人嗎?我惹誰罵誰了?這都要弄死我?”

凌天當即制止了竺興修和仇正合的無理取鬧。

“好好吃飯。明日開始,就要修繕毀壞的地方了。好好加油幹。”

凌天拿起了一個雞腿放在了龍浩天面前的碗裏。

聞言,龍浩天那叫一個淚流滿面。那模樣像是被凌天感動到了。

凌天未再理會龍浩天,直接朝着主殿後院的密室走去。

除了穆塵雪跟着,竺興修和仇正合早已停在了演武場上。

如此到了翌日早晨,穆塵雪一早就來叫門了。

而且洗臉漱口的東西早已備好,就連早飯也一併端了過來。

凌天剛從密室出來,便一樣樣有條不紊的一樣樣遞了過來。

凌天有些時候,總感覺這穆塵雪不僅僅是自己的徒弟,還是貼身侍衛和丫鬟一般。

“塵雪,以後這些事情讓下面的準備就好了。”凌天淡淡說到。

“師父嫌棄徒兒做得不好嗎?”穆塵雪微微蹙眉,臉色明顯有些不開心。

凌天搖搖頭。

想起昨晚被她捏得發紫的地方,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恢復。


他可不想再被穆塵雪逮着機會掐自己了。

“你喜歡就好。”凌天也不再多說什麼。

一番洗漱後,吃起了早飯。

不多時,仇正合便來到了密室門外。

一看,頓時驚呆了。

他驚訝的是,什麼時候開始小師妹都能自由進出密室了?


這是何等的待遇!

“師父,時候不早了。我們什麼時候出發?”仇正合恭敬的問道。


“現在!”

凌天當即放下吃空的碗。起身朝着密室外走去。

穆塵雪收拾好東西后,便跟了出去。


“興修昨晚又讓人把消息傳給勾文曜嗎?”凌天冷冷看了一眼仇正合。

仇正合整個人一個激靈。這大早上的,師父是怎麼了?

“回師父,已經通知了。另外,竺興修讓他必定要到。如果出現什麼事情,讓他出手處理。”

凌天微微皺眉。

這竺興修看來是想在自己對勾文曜動手之前,讓他歸順回到絕情山。

不過,這頭倔驢豈會那麼容易回來認錯。

“重明鳥!”

凌天喚出重明鳥,隨後和穆塵雪上了鳥背。

仇正合正要飛身上去,凌天卻冷冷說到。

“你,自己飛過去。”

噗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