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斯,你能不能有點修養,紳士一些。」安娜這個時候站出來,她實則一點都不想站出來,看著憐被羞辱是一件讓她身心愉快的事,但現如今也不得不敷衍一下,畢竟她在隱月面前還是要裝,駁得一些好感。

安娜百般不情願的站出來為憐出頭,她實際巴不得接著格里斯的手,將憐趕出去。

「安娜,這三等王國的人是你招進來的?你要降低自己的水平我管不著,別連帶我們所有人!是你帶進來的,你就負責帶她出去!」


安娜等的就是這麼一句話,連忙開口道,「她並不是我的同伴,我只是認識她的同伴而已,你真的拿到進入這裡的許可了么?」安娜很『友好』的問了一句,憐呵呵一笑,「當然,不然我怎麼會進來。」

「是誰給你的許可?說出來,也會讓他們心服口服一點,不然還會找我們的麻煩。」安娜一副很困擾的模樣,憐唇邊勾笑,並不打算回答。隆卡為什麼能夠讓她進入到這裡,她不知曉用了什麼手段和門路,但憐明白,這個時候不說是明智之舉。

隱月一個閃身過來,擋在了憐的面前,「教廷之中的某位讓她得到了許可,可以么?」

格里斯一愣,隨後瞟了一眼隱月,「你又是誰?」

「他是帝國學院的學生會會長,索卡隆大人的身邊紅人。」安娜趕忙說了一句,急著為隱月開脫,格里斯皺眉,索卡隆,也不過是下位的紅衣主教而已。

教廷的體系之中,教皇之下就是紅衣主教,紅衣主教是僅次於教皇的存在!然紅衣主教也是有等級區分!四片大陸每個帝國的核心人物紅衣主教大人,也僅僅是下位的紅衣主教而已,教廷的核心解構中,真正僅次於教皇的是上位紅衣主教!

「哼,他也就算了,但是三等王國的人,必須滾出去!」格里斯十分不客氣的盯著憐,安娜在心裡狂吼,沒錯!三等王國出身的人怎麼能配呆在這裡!她早該滾了!

「再說一句,我讓你從這裡滾出去!」隱月冷冷的話語然格里斯愣住,次奧!他活這麼大還沒有人敢這麼和他說話!這小子膽子夠大啊!

「格里斯,既然她能進入到這裡,自然是獲得了許可,還輪不到你在這裡做主吧。」安娜逼不得已,只能跳出來再度說話,格里斯挑眉,「安娜,你這是要和我對著干?」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既然是上面的許可,我們這些小輩就不要插手,這不是我們該管的事情。」安娜換了一種說話,格里斯狠狠皺眉,這點他當然知道,然而這個三等王國出身的貨站在這裡,就是礙眼!只要一想到她會獲得和他們這些人同樣的待遇,心裡就犯討厭!

格里斯冷冷一哼,「別讓我在試煉區碰到你!否則,不會對你客氣!」格里斯扔下一句狠話就此轉身離開,隱月的神情陰冷,安娜的心中高興壞了,而憐則是一副處事不驚的態度,仿若剛才發生的一切都和她沒關係。

「這下可有些糟糕了,看來我們進入試煉區之後得小心一些。」安娜說了一句,對憐笑笑,「不過你放心,就算遇到他,他也不會對你如何的,有我在。」

憐看著安娜的笑臉,開口道,「看不出來,你是個熱心腸的人。」

安娜呵呵一笑,「誰讓你是隱月的同伴,我自然要照顧到。」安娜害羞的看了眼隱月,隱月沒有任何錶示,憐低聲一笑,「真是謝謝你了,若是有什麼不好解決的麻煩,還要拜託你了。」

這句話讓安娜有些怔愣,什麼叫有麻煩拜託自己?難不成她是來替她善後的么?這種事她怎麼可能會做啊!安娜抬眸,正巧見到隱月望著自己,當下狠狠咬呀,「當、當然!若是我能解決的,絕不推辭。」

憐呵呵一笑,「是么,這樣的話,真是太好了。」

安娜乾澀笑笑,忽然覺得有種莫名其妙被下套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覺得不舒服,不禁看了憐一眼,憐對她笑笑,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安娜內心狐疑,是她感覺錯了吧。

試煉區在這段小插曲之後正式開啟,三個傳送陣分別代表著三個不同難度級別,分別是簡單、正常還有困難,顧名思意試煉區的內容和環境會有著大大不同。

「我們去哪個傳送陣?不如正常的如何?」安娜說了一句,一副領導者的模樣,隱月沉默,隨後問了一句,「憐,你說呢?」

憐心中早已經有了打算,既然來到試煉區,既然是來尋求突破實力的機會,就不可能選擇簡單和正常,要選自然是選最難的!

「就困難吧。」憐說了一句,隱月點點頭,安娜一聽有點傻了,「等、等下啊,困難可是最難的,聽說那裡面的試煉區意外狀況很多,我們是來歷練而已,又不是玩命,不如選正常的如何?」

憐看著她淡淡低語,「無所謂,若是你想去正常就去吧。」

安娜愣住,看著隱月和憐走向困難級別的傳送陣,安娜狠狠一跺腳,咬牙追趕了上去。三人的身影自傳送陣內消失,這一幕令這個小圈子裡的年輕人們刺激大了。

一個區區三等王國出身的人,選擇了困難級別!他們若是選困難一下,豈不是會很遜?難道他們連一個三等王國的人都比不過?

格里斯原本要進入正常區域之內,當見到憐進入困難級別之後,立刻改變了主意,想都沒想也跟著進入到困難級別,幾個頭腦一熱的傢伙也跟著走了進去,至於剩下的年輕人則是頭腦冷靜的想了一會兒,既然有人進去也算是代表了,他們也就不用如此做了。

一陣光芒之後,憐便出現在了一處完全陌生的場景,當雙腳踏上這片土地的那一刻開始,憐渾身的汗毛便在瞬間豎起!呼吸不由自主的開始調整甚至壓低!這是戰鬥直覺在瞬間做出的反映!

憐和隱月是相同表現,兩人皆明白困難級別區域可能名副其實,剛剛踏入這片區域,這片區域所散發出來的信息可並不是歡迎和友好。

「我們走吧,先找個地方坐下來,商討一下以後的計劃。」安娜說了一句,邁步向前走去,然憐和隱月並沒有動作,憐淡淡開口道,「我勸你還是不要在往前面走了。」

安娜皺眉,「為什麼?」


憐和隱月同時皺緊眉峰,兩人的黑眸同時看向安娜背後的某個方向,因為試練已經開始了! 章節名:章144夜幕降臨

「嘩啦!」

潮濕氣息自頭頂兜頭而下,安娜剛一回頭就見到一個巨大陰影朝自己撲來,尖叫一聲安娜嚇的只能閉上眼睛什麼都做不出來!竟然傻獃獃的站在那裡!

「真是廢物。」隱月低咒一聲,憐和隱月同時出手,兩道攻擊強勢推進,將撲來的黑影直接擊了回去!

「沒事吧。」憐走過去問了一句,安娜睜開雙眼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剛才那到底是什麼!是魔獸嗎?!」安娜恐慌的看向四周,一雙眼狠勁兒的往後看去。一雙手也狠狠抓住憐的肩膀,力道過大讓憐不禁皺起眉頭。

手臂輕甩將她的手掌甩開,憐淡淡說了一句,「不是魔獸,不過也差不多了。」

「不是魔獸?差不多是什麼意思!」安娜驚恐不已,聲調不禁拔了很高,隱月十分不耐煩的開口,「我們走。」隱月大步邁開,憐隨後跟上,安娜也顧不得剛才自己的疑問,也只能趕緊跟上寸步不離,困難等級的試煉區域太恐怖了!若是她自己,她才不會到這裡來!

安娜忽然懷疑自己,為了博得隱月好感自己賭的是不是太大了點。

三人行進在一片十分茂密的叢林之中,空氣有些悶熱,空氣中充盈著腐敗的氣息,憐和隱月都十分警覺的樣子,而安娜則是一直受驚的兔子,驚慌不已的跟在身後,問出的問題根本沒人理會,到最後也索性不問了。

在這個世界,種族的分佈多樣,人類之外的有幾大知名種族,除此之外,大部分具有野獸形態的被成為魔獸,而更多具有植物形態的則被成為植魔。植物之中存在著兇悍種類,不乏以捕食生命體為食物的植魔存在,只不過在人類社會很少見而已。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憐閱讀過的典籍中,記載著植魔的信息,看過之後她才明白植物也可以很可怕,也可以要人類的性命!就比如剛才攻擊安娜的那道黑影,那根本不是魔獸,而是植魔!

憐的心頭一沉,困難等級的區域竟然連植魔都能分部存在,這個區域的危險係數要直升幾個檔次了!在這個區域內行走,要更加小心!

「不如、不如我們回去吧,去正常等級的區域內比較好吧,這裡、這裡會不會太勉強了點!」安娜實在受不了這個區域的壓抑氣氛,忍不住開口,她的心裡已經有了懼意,隱月沒有任何錶示,憐回頭說了一句,「可以啊,要回你就自己回去吧。」

安娜愣住,隨後暗自咬牙,我怎麼可能讓你和隱月在一起那麼久!安娜只能將自己內心的恐懼硬生生壓下,硬著頭皮繼續跟上,只不過她心頭總有股陰影,她可千萬不能和他們走散,在這種地方走散很有可能就沒命了!

安娜這一路跟的有些狼狽有些笨,前面兩個人的腳步都是輕快有力,速度非常快,安娜雖然拼了很大勁兒,也只能勉強跟上,她現在還不知曉,她和這兩人的實力有著一定差距,根本沒辦法相比。

「我說,能不能休息下啊。」安娜跟的氣喘吁吁,她一直都很納悶,他們都不累么!憐看著她滿頭大汗的樣子,說實話她一點累的感覺都沒有,在傭兵工會一年多的時間內,很多任務她都是靠步行,憐所接受的來自生活歷練,是這些大小姐們根本比不起的。

隱月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明顯一種你給我拖後腿的表情,安娜不由得紅了臉,「沒、沒事,繼續走吧……」不想惹隱月討厭,安娜連忙改口,雖然她已經快要累死了。隱月二話不說的一路向前,根本不管安娜如何,憐倒是慢慢降低了步速,和安娜一起往前走。

「你和隱月的關係很好嗎?」安娜問了一句,憐微微皺眉,「一般。」

安娜的心底一喜,什麼啊,只是一般的關係嗎?「不過我看隱月對你很照顧的樣子,對了,他的身邊有沒有女生出現啊,我可是知道他在帝國學院很受歡迎的。」

憐皺眉,安娜說個沒完,她卻不願意再聽下去,這個女人還真是問起來就沒問沒了了。一個接一個有關於隱月的問題接踵而至,憐都是敷衍著回答,像一些他喜歡什麼顏色,什麼女孩兒,討厭什麼,她真的無法回答。

「不要再問我了,若是你想知道,何不去問本人?」憐忍不住說了一句,安娜心底忍不住咒罵一聲,我要是能問本人我還問你幹嘛?

「我不敢,我害怕被拒絕。」安娜楚楚可憐的說了一句,「不如,你幫我去問問看吧,你好像能夠和隱月說上話,你幫我……」

「不問。」憐乾脆了當的拒絕,她沒興趣成為別人的傳話筒,安娜一愣,「我只不過是說說……我知道你不會的。」

憐看了一眼安娜,她是傻子才會替她淌這渾水,再說安娜和憐沒有什麼關係,憐也沒這個義務要為她做什麼。三人行進的路程之中,憐有著頗多收穫,一些珍惜的植物也紛紛躍出地面,很難見到的種類這裡都有,這讓憐喜出望外。

「一些草藥而已,收集起來有什麼用?」安娜見憐時不時就要停下來,不由得有些煩躁,在這種環境里還隨便停留,萬一發生什麼事該怎麼辦?你要停也要在安全的地方停好么!

憐和隱月都沒有搭理她,每當憐有發現的時候停下,隱月很為配合的也停下腳步,耐心等待憐採集完。安娜見這狀況也只能沉默,只不過內心對憐的討厭又加深了許多。

安娜一直在琢磨,總這樣三人行動她根本沒有機會接觸到隱月,她必須要為自己爭取機會、創造機會!安娜一直在盤算著怎麼樣把憐支開,若是在這個時候能夠發生什麼,可以讓她永遠脫離,就更得自己心意了!

黃昏時分,三人找到了一處還算安全的地域休息,安娜一直保持安靜,讓憐和隱月的耳根清靜不少,她之所以安靜是因為心裡一直在盤算著一件事情,怎麼樣讓憐離開。

憐正專心研究著她所收穫的草藥,每種草藥都有不同的特殊性,憐已經能夠預感這些草藥若是放到拍賣行會有怎樣的價格了。憐想到這裡不禁有了笑意,隱月見到眸底也忍不住有了笑意。

「你似乎很高興的樣子?有什麼好事嗎?」安娜問了一句,憐將草藥收起,「這些草藥會賣出不錯的價格。」

安娜聽后不禁在心底嗤笑,「你很缺錢嗎?若是你缺的話,我可以借給你。」安娜笑的很『友好』,憐抬眸掃了她一眼,隨後勾勾嘴角,「我不缺錢,但是我喜歡堆砌數字,數字越大我越開心。」

安娜笑笑,「是么?你堆砌了多少數字?有一百萬了沒有?」

憐笑笑,「錢這個東西,再多也是少。」

「也對,不過我和你是不同,我從來沒為錢的問題發愁過,若是你真的需要幫助,我可以幫到你。」安娜繼續開口,憐輕挑眉峰,看著安娜真誠無比的雙眼,憐絲毫沒有感受到她表現出的那份真情。

這女人話語中帶著的若有若無的諷刺,憐聽的分外清楚。憐無心再與她搭話,三人就此睡下,篝火熄滅之後隱隱傳來涼意,三人都帶著各自的帳篷,這是野外歷練的必備工具,自然安娜的要更為豪華一些。

帳篷之內憐趟了下來,將小丑自空間容器放出,小丑很興奮的模樣,一雙小眼睛在漆黑的夜色中閃閃發亮,憐很為抱歉的點點它的小腦袋,「沒辦法放你出去,就在這裡忍忍吧。」

小丑不知道有沒有聽到憐說的話,在帳篷比較狹小的空間內歡快的跑來跑去,就差仰脖子開始吼叫了,好在小丑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因為憐用元氣丹將它的嘴堵住,堵的嚴嚴實實。

小丑一下子吞下了兩枚元氣丹,顯得很飽的樣子,打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嗝,小丑安靜的趴伏下來,小眼睛亮晶晶的扎個不停,尾巴有一下每一下的在憐的身上掃過。

憐則是閉上雙眼,處於一種完全假寐的狀態,讓自己的心神沉下,觀察起自己的元氣空間,邁入到高等七級之後,元氣空間周圍所覆蓋的冰層沒有任何改變,原先所打開的那道裂縫也沒有擴大跡象,若不是自己所佩戴的火屬性原石,這裂縫恐怕又要合上了。

憐將一縷元氣自裂縫中拉出,那好看的橙色就如一片橙色海洋,在冰層之內不斷翻滾,陡然一股陰冷自憐的身體內傳出,憐猛然睜開雙眼,眼底寫著驚訝。

身體內出現陰寒感覺,就代表她所佩戴的火屬性原石已經隱隱鎮壓不住體內寒氣,她又該更換火屬性原石了!想到這裡憐不禁有些頭疼,火屬性原石豈是你想更換就更換的?更何況更換的一次比一次好?

當初拍下這枚火屬性原石,憐以為能夠抵擋住更長時間,卻沒想到遠比她想象的要短。這可難辦了,火屬性原石在交易上都很少見,更何況是更高等級的!

憐皺眉,難懂她的實力等級提升越高,冰層也會相對應的釋放出更高寒氣,所以這枚火屬性原石才僅能挺住如此短的時間?

小丑陡然直起身子,晶亮的眼睛里滿是興奮的光芒,頭和尾巴也跟著轉動,憐見到小丑如此興奮點模樣,不禁坐起身,掀開帳篷的帘子,只見一道暗紅的光忽然自眼前閃過,小丑的尾巴興奮的拍起,沒等憐有任何反應細長的身子已經一個箭步沖了出去!

「小丑!」憐壓低聲音吼了一聲,然小丑跑的飛快,憐根本來不及細想翻出帳篷就追了出去,她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如此吸引小丑,但也明白能夠讓小丑如此興奮的,一定不是俗物!

憐迅速追了上去,小丑似乎也知道憐跟在後面,時不時的弄出點動靜指引憐的方向,在小丑的引領下,憐越跑越遠,早已經離開了駐地,失去了蹤影。

當第二天黎明的曙光降下時,隱月第一個醒來,本想叫醒憐卻發現她的帳篷里根本沒人!「憐!」隱月神色猛然一沉,低喝一聲,黑眸仔細查看著四周痕迹,到底什麼時候這小女人消失不見的,他竟然都不知道!

「怎麼了?」安娜迷迷糊糊的醒來,她昨天可是誰的不安穩,半夢半醒根本不敢真正睡著,生怕遇到什麼突然襲擊。

「她不見了。」隱月沉著神色,看著空空如也的帳篷眉峰緊皺,安娜一聽迷糊的狀態立馬清醒,「不見了?她真的不見了?!」心中是無法抑制的狂喜,上帝都是站在她這一邊的!她還沒有想到怎麼樣讓她離開的辦法,沒想到她自己就急著消失不見了!倒省的她再動腦筋了!


隱月冷冷的眼神掃來,安娜立刻意識到自己不能得意忘形,該裝的還是要繼續裝下去。「怎麼會不見呢?會不會發生了什麼突髮狀況?」

安娜連忙跑過來,查看了一下憐的帳篷,裡面空空如也,安娜的心中是止不住的得意,真的走了,消失不見了!

「帳篷還在這裡,她是不是臨時有事離開了?」安娜說了一句,隱月想也沒想準備離開,「你要去哪兒?就算你要去找她也沒有任何方向,若是她回來見不到我們該怎麼辦?」

這句話讓隱月有些動搖,憐為什麼會離開他根本不知道,也的確如這個女人所說,他就算要找人也沒有任何方向,再度查看了一下四周的痕迹,憐並沒有留下任何可以追蹤的信息,隱月狠狠皺眉。

「與其漫無目的的去尋找,不如我們在這裡等待幾天,說不定她就會回來了。」

安娜見隱月竟然同意了自己的提議,喜從中來,接下來的這段日子她將和隱月單獨相處,沒有任何人的打擾!又不需要奔波在其他地方,能夠培養感情,這次不就是機會么!安娜心中樂開了花,巴不得憐永遠都不要回來。

自昨天晚上跟著小丑背後追出去的憐,經過了一個晚上的追逐,小丑依舊沒有停下的意思,憐雖然沒有感覺到疲累,但如此追下去這是要去往哪裡?現如今憐已經完全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小丑細長的身子在前方狂奔,憐隱約能夠看到小丑所追逐的東西,遠遠望去就好似一團跳動的火焰!憐耐著性子繼續追下去,至於自己現在身處何方已經完全不在乎了。

在繼續追逐了幾個小時之後,前方躍動的火苗瞬間消失!小丑也緊跟著停下腳步,揚起脖子看向四周,小眼睛興奮無比的打量著四周,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

憐走上去,看著小丑如此興奮難耐的模樣,實在搞不懂,難道是遇到了它最鍾愛的獵物?然而小丑在改吃元氣丹之後根本就不愛魔獸的肉,元氣丹才是它的最愛,難不成這一次它所追擊的是比元氣丹更吸引它的東西?

小丑在四下張望之後,似乎有些沮喪,對著憐呀呀的叫了兩聲,反正憐也聽不懂,上前將小丑放到自己的肩膀上,點了點它的腦袋,「你這是看見什麼了?這麼興奮?」

小丑不甘心的四下望了望,細長的尾巴在空中掃來掃去,似乎在探尋著什麼。憐嘆口氣,得了,現在她是徹底迷路了,也別想著該怎麼回去了。

剛要轉身離開,小丑卻突然咬住憐的衣服,示意她不要走,憐眉峰挑起,「不走留在這裡做什麼?」憐看了看四周,這周圍根本什麼都沒有。

「呀呀!」小丑搖頭,咬著憐的衣服使勁兒要腦袋,憐也只能頭疼的答應,「知道了,知道了。」當下憐就近選擇了一株高樹跳了上去,帳篷還落在那裡,她若是在地上過夜那便是自討苦吃了。尤其是在這正完全陌生的地方,獨身一人。


靠坐在樹榦之上,天色由晴轉暗,根本什麼都沒有發生,偶爾傳來幾陣風將樹葉吹響,憐百般無聊,小丑卻一直興奮盎然的模樣,小眼睛一直四處觀察,精神頭很足。

到了黃昏,憐禁不住打了一個哈欠,她一天什麼事都沒有做,只是坐在這個樹上發獃,憐動了動身子,身上的骨骼都咯吱作響,剛要想著下去活動活動,只聽有聲音自下方傳來。

「次奧,早知道就不進來這種地方,這是什麼鬼地方!」

「格里斯,要不是你非要面子,說什麼怎麼能被一個三級王國出身的人比過,我們也不必要在這裡遭罪!」憐透過樹葉向下看去,此刻正坐在樹下發著牢騷的不正是當初那個對她囂張說話的格里斯?

「想想都覺得恥辱,一個三等王國出身的人和我平起平坐!」格里斯憤憤說了一聲,「只可惜沒碰到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