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質幾乎盡數除卻,那老參的軀體如今變得晶瑩剔透,無論是根莖,還是須脈,盡數都變得玲瓏剔透,其中更是隱隱有寶光不斷流轉,就像是體內擁有著某種神輝一般。

而且最為叫人詫異的,還是要當屬它的雙眼,那雙生長於軀幹上的眼眸,原本有些獃滯氣息,就如同俗世間的憨傻之人般,如今卻是眼眸水汪汪,神『色』靈動無比。

造化,這老參是得到了天大的造化!看到老參的模樣,禁蛇連連吞動口水不止,望向林白的眼神中更滿是熾熱之『色』,似乎在渴盼著林白也依樣給它施展一通。

「我的照見本源之力還未達成完全,達到這一步已經是僥倖,就算是窺探你的本源,恐怕也起不到什麼作用。」看到禁蛇的眼神,林白不禁歉意一笑,緩緩道。

雖然話語聲中略有歉疚之『色』,但林白的神情卻是有掩飾不了的驚喜。他著實沒想到,自己只不過是吸收了開明幼獸的四枚眼眸,竟然就能達成如此不可思議的進階。而且他能感受得到,剛才在給老參祛除體內雜質,完成逆天之舉時,他的身體似乎也發生了某種變化。那是一種無法言說的變化,雖然不能以言表之,但林白能感覺得到自己更強大了。

而這個發現,更是堅定了林白的信心,不管用什麼辦法,必須要把顧太虛和百靈老人手中的另外五枚開明幼獸的眼眸取過來,將其和自己的眼眸融合。而等到那時,照見本源之力徹底完善,自己往前邁出的這一步怕不是要更大一些!

聽得林白此言,禁蛇神情登時有些黯然,不過小眼珠里卻是隱隱有期盼之『色』。因為它知道自己終究不同於老參,自己是要始終陪伴在林白身邊的,以後若有機會,自己絕對能第一個享受;而且它相信林白若是真能幫扶自己,也絕對不會吝嗇什麼。

嗡!而就在此時,虛空之中卻是忽然一陣劇烈的抖動,彷彿這方天宇都要倒塌下來一般,一股強烈的威壓感驟然垂降而下,直叫人覺得『毛』骨悚然,心驚『肉』跳。

林白登時心生警兆,抬頭向著天穹望去,卻是感到一種難以言說的危險!而與此同時,那原本晴朗的天穹上,驟然多了許多詭異的紋絡,一道接著一道,『交』織在一起,彷彿是形成了一道天地之間的脈絡一般,裹挾著大道之力,向下緩緩壓下。

隨著那圖紋的靠近,林白只覺得自己腳下踩踏著的地面都在不斷的顫抖,似乎就連這天山龍脈都是要崩塌了一般,這天穹上的紋絡玄奧非常,恍若是大道的凝聚。

天劫!望著那些紋絡,林白心中只有一個感覺,但讓他有些想不通的是,為什麼這一次的天劫卻是和此前自己遇到過的全然不同,不但沒有任何劫雲,甚至連雷音和電光都盡數皆無,只有這種詭異的恍若是蘊藏著大道之力的詭異紋絡。

而且林白能夠感受得到,此時此刻的這些紋絡,似乎要針對的並不是自己!難道這天劫不是因為自己施展造化之力,所以才要對自己進行懲罰嗎?!

望著這一幕,林白眉頭不禁緊緊皺起,而後心中一凜,轉頭向著一側正在調養和熟悉身軀的老參望去。這一眼望去,林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

只見那原本正在醉心享受身軀和靈『性』變化的老參,如今在這天劫下,竟然開始全身顫慄不斷,而且隨著那些紋絡的靠近,它身軀的光芒更是在不斷變得黯淡,似乎是那些此前被林白從它體內剝離出的雜質,又要重新回歸它的體內。

看到眼前這一幕,林白心中不禁有些苦澀。造化,這是一個獨屬於天地所有的名詞,無論是萬事萬物,早在誕生之始,便已經被天地在身上打上了極為深重的烙印。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抑或是未來,在冥冥之中,早已有了註定。

這就像是一個難以打破的詛咒!而如今自己幫扶老參,讓其從凡俗間的一株『葯』草,成就了這樣的逆天之事,給予了它唯有靈物一族才有的資格,這在某種意義上而言,就等同於是破壞了天地的平衡,或者說是對天地的一次極為深重的挑釁。

大道無情,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無情而又不仁的天地大道,如何能允許老參這樣的存在,它無法得到天地的認可,自然就要被天地將其抹殺。

那天地間的紋絡在一寸寸的靠近,每一寸的靠近,那種強烈的威壓都要加重一分!那些紋絡莊嚴而又宏大,玄奧而又奧妙,叫人無法抗拒,要被打回原形!


這已經完全不屬於天劫的範疇,沒有雷霆,卻勝似雷霆,這是天地所『交』織出的軌跡,是獨屬於大道的強大氣息,代表著天地之間最為宏大的意志:

這方天地,不容許老參的存在,不認可老參能成為靈物的現狀!

這是一種叫人感到無限絕望的結局,無論是萬事萬物,但凡是生存與這天地之間,自然就有追求更進一層的權力,可天地卻偏偏要將這份權力剝奪!而這份註定,卻又叫人如何反抗,只要你不從這世間脫離,只要一息尚存,就無法改變任何事情。

而且這是獨屬於老參自己的刑罰,即便是林白,也根本無法用術法手段來對其進行阻撓。一切的一切,只能由老參自己去面對,能不能跳出這桎梏,就只能靠它自身的努力。

「你怕不怕死?」沉默片刻后,眼瞅著那不斷靠近的天地紋絡,林白眼眸一寒,轉頭望著老參,一字一頓道:「若是你怕的話,就放棄抵抗,讓這股力量,把你重新打回之前的狀態!若是你不怕死的話,就去好好的抗爭一回,以命相拼,也許還有一絲機緣!」

「我……」老參聞言默然,捫心自問,對於天地間垂降下的那股力量,它卻是有著無比的膽寒,只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承受下來,但如果讓它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它卻也是根本不願,這一刻它的心在不斷的變幻,過往自己在天地間不斷掙扎,謀求那一線機會的一幕幕,又重新回到了它的腦海中,那些風霜雨雪,那些朝朝暮暮,盡數出現。

它依稀還記得,當自己只是一株尋常的老參被栽種在此處時,是怎樣的從地脈中奪取生機,是怎樣費盡一切艱辛,忍著怎樣的孤寂,在不斷的往前行進。對於那些靈物而言,只是朝夕間的進境,對於它而言,都需要數十載甚至上百載的努力。

而正是這些努力,才讓它變成了如今的模樣,並且在林白的幫助下,終於叫它看到了一絲光明,讓它覺得自己未來的路,可以更為長遠的走下去。

但這分光明,如今卻是要被這無情不仁的天地大道所抹殺,這叫它如何能甘心?!

為什麼天地要有這樣的桎梏?!就算我只是一株凡俗間的草『葯』,為什麼就不能擁有如靈物般的靈『性』,為什麼就不能躋身成為靈物中的一員?!為什麼高高在上的天地大道,可以這樣輕而易舉的就把我的一切努力,盡數化作泡影?!

我的努力,我追求的希望,為什麼要被他們抹殺?!他們有什麼資格,剝奪這屬於我的一切?!如果這就是我的命,那我不服!就算是死,又有何妨?!

「我不服!」沉默許久后,老參緩緩抬頭,仰望著天穹上那些不斷墜降的紋絡,一字一頓,話語聲中滿是凜冽殺機道:「若這天地真要如此,就算死,我也要拼一拼!」.說–55789+dsuaahhh+25550738–> 「我不會放棄!我好不容易才看到了一絲光明,不管是什麼人,也不管是什麼力量,想要阻攔我的前進,除非把我從這天地間抹去!」老參的神情愈發癲狂,仰頭望著頭頂蒼穹上那依舊在不斷垂降的恐怖天地紋絡威壓,一字一頓的嘶吼道。,最新章節訪問:.。

話語聲沉悶無比,其中更滿是決絕之意,每一言,每一語都在彰顯著老參的心跡:不自由,毋寧死!不得前行,毋寧死!不得光明,毋寧死!

「就算是天地威壓又如何,就算是天地不認可又如何!世間絕路太多太多,但只要用心走下去,天卻永遠都無絕人之路!就算是斷掉的路,只要盡心拼搏,依舊可以將其走下去!」林白著實沒想到,這老參竟然會有如此決絕的心態,聞言后,眼眸登時一亮,沉聲大喝道:「不要放棄,好好的走下去!只有打破了這一關,才是魚躍龍『門』,我會儘力助你!」

就連禁蛇,此時神情都是有些恍惚。它不敢想象,假若是自己遇到這樣的絕境時,會做出怎樣的選擇,恐怕絕對是要在這天地恐怖的威勢下臣服,接受屬於自己的宿命吧。

而如今自己眼前這,曾經被自己看來弱小無比的老參,卻是有著如此強大的毅力和決心!恐怕也正是因為這份不服輸的毅力和決心,才能讓它從它的那些凡俗草『葯』同伴之中脫穎而出,擁有了如今的造化,擁有了這樣抉擇的機會!

「不管怎樣,一定都要走下去!」思忖著思忖著,禁蛇只覺得自己體內那原本沉寂又冰冷的血液,竟然開始漸漸的變得滾燙起來,雖然這種血液變熱的感覺叫它覺得非常的不舒服,但它卻像是全然沒有覺察般,只覺得心神前所未有的堅毅。

威壓越來越近,那些天地組成的紋絡在不斷的垂降,一絲一縷,都裹挾著要將天地『洞』穿的力量,那力量古怪無比,是天地意志的體現,是天地的不認可!

這是一種叫人心生絕望的力量,直叫人覺得,不管自己為了目標做了多少的努力,付出了多少辛苦,但最終都難逃天地的安排,終究要化成一場鏡『花』水月。

老參心中不屈不服,不管那威壓是何其的強大,哪怕那威壓幾乎都要把它的靈識抹殺,它卻還是不斷的震動著根須,竭力的抵擋著那些雜質向著體內的滲入!

天地紋絡之下,老參那原本皺巴巴的身軀,在這一刻,落入林白和禁蛇的眼中,卻像是一個圖騰一樣,一種不屈不撓『精』神的圖騰!哪怕萬劫不復,也要儘力博取!

望著眼前這一幕,林白再無法按捺自己心中的情緒,飛劍錚然出鞘,凜冽劍氣向著那天地紋絡衝擊而去!劍意加身,英姿勃發,似要將那天地紋絡盡數擊穿!

但那是天地意志的垂降,而且是只針對老參一體的威壓,林白想要阻攔,談何容易?!這不是屬於林白的刑罰,他的手段,根本無法對其產生分毫的效力。


劫威不斷垂降,老參身處於那天地紋絡之中,不斷的衝擊抗衡,只不過是短短片刻的功夫,全身上下的根須竟然都有了三四分的損傷,似要身軀崩毀!但即便是如此,它還是如同未曾察覺般,不斷的奮力抗爭,想要為自己博取一方青天!

而與此同時,『天山龍脈』上的這股氣息,也是悄然間彌散開來,被『洞』悉許多崑崙聖地之中隱秘的百靈老人和開明靈獸瞬息間『洞』悉。

「一株老參竟然能有這樣的造化,也算是端得驚人!沒想到那小子竟然還有這樣的善心,竟然會把照見本源之力,用到了這一株凡俗的老參身上,倒也真是善因接善果。」

「不過就算是如此,卻又能如何?天地間的一切,早已有了定數,天道不可違,大道不可逆,凡俗之物終究是凡俗之物,就算是得了造化,也根本守不住這造化。」

「天地便是天地,任憑是何人,能夠違背這天地的意志?就算是這崑崙聖地,曾經濟濟一堂,開創出那樣一個輝煌的世代,但最終還不是要黯然落幕。一切的一切,冥冥之中早有定數,不管是誰,不管是什麼人,都根本無法改變其分毫!」

感受著這氣息,開明靈獸微微嘆息不止,如對身邊眨巴著眼睛,似懂非懂的『陰』金水獸發聲,又如同是是在喃喃自語,訴說著自己心中的一些不為人知之秘。

「為了點滴恩情,讓一株凡俗間的俗物擁有了這樣的造化,這種施為,真的值得嗎?」

「天地不可違逆,這是早有定數的事情。就算是一時間能夠讓其擁有了造化,但沒有足夠的實力去守候,終究還不是一樣,最終還要被滌『盪』成空!」

「只可惜那老參不知道費盡了多少歲月,才算是終於有了那麼一絲靈識,但今時今日,怕是要盡數成空,根本無法違逆這天地的意願,要被天地從世間抹除……」

不僅是開明靈獸,就連百靈老人都是微微慨嘆出聲,雖然話語聲中頗多感慨之意,但言語間所表達出的意思,顯然也是對老參的結果不抱任何希望。

「這是你的劫數,也是你的造化!拼盡全力,抵擋住這侵襲,只要熬過去,你就可以得到天地對你的認可,你所付出的一切,終將得到回報!」而跟百靈老人和開明靈獸所不同的是,林白眼眸中卻滿是篤定之『色』,雖然無法出手,卻是不斷用神念為老參加油鼓勁道:「我也遇到過許多不被天地認可之事,但如今還不是走到了這一步!相信你自己!」

一字一句,恍若滾雷,直指老參的本心,直叫它身軀內的戰意愈發沸騰!而且老參也非常清楚,從自己做出直面這天地紋絡的那一刻開始,它就已經沒有任何退路可以去選擇,要麼就一直這樣走下去,要麼就只能被這天地紋絡抹殺,連個渣渣都不留下。

威壓之下,老參的身軀在不斷的顫抖,它的根須不斷的向著四下招搖,似乎是在調動地脈中的力量,來幫助自己抵擋這天地紋絡的威壓!

兩者『交』鋒之下,就連它們周遭的虛空,都開始一陣接著一陣的不斷顫慄,就像是一塊扔入了大石的水面般,有無窮無盡的漣漪不斷生出,似要破裂!

但即便是如此,那天地紋絡卻是根本不受分毫影響,而是仍舊不斷的垂降而下,將那些林白好不容易才從老參體內『逼』出的雜質,不斷的回歸它的本源!

這是一種磅礴而又恐怖的偉力,是天地的意志的徹底體現,恍若是無情的秋風,無孔不入,無物可當,所有在它面前的一切,都終將要走到生命的盡頭,變得枯萎!

而在這威壓下,老參的身軀一陣陣嘎嘣作響,而隨著響聲,順著它的身軀,更是有許多的裂痕出現,並且在那裂痕中,更有無數縷淺淡的『乳』白『色』液體在遊動,那是老參身軀之中所積攢的生命『精』華,一旦那些『精』華溢出,老參的所有辛苦,都要化作烏有。

但饒是如此,老參卻彷彿是依舊感知到分毫痛楚般,仍舊在不斷地與天地想抗爭,不斷的拼搏,想要給自己衝擊出一方屬於自己的青天,找到希望的所在。


「想想辦法,幫幫它!」望著這一幕,禁蛇只覺得莫名有一種悲慟的情緒在心中滋生,小眼中似乎都要有淚水滴落,不斷的向著林白以神念傳音道。

「沒有辦法,只能靠它自己。」林白聞言只能無奈搖頭,他不是不想幫,而是根本無法幫助,這威壓不是對它而言,他的所有手段,都根本無法對這些劫罰起到任何效力。

嗡!天地間『交』織的那些紋絡在不斷的垂降,在不斷的盤旋,就像是磨滅天地的磨盤一般,不斷的磨壓著正處於核心位置的老參,似要將它的身軀磨滅成齏粉。

若不是老參經過了無數年的積累,雖然還是俗物,但積累卻是要比某些天地靈物還要強橫,恐怕如今的它,都已經徹底化為飛灰,徹底被磨滅成空。

鏗!而就在這時,那天地紋絡久攻不下,卻是驟然一陣變幻,猛然間似乎是化作了一柄重鎚,裹挾著泰山壓頂的千鈞之力,驟然向著老參便錘擊而下!

噗!一錘擊下,只聽得噗然一聲,老參那原本在不斷顫抖的身軀,驟然停止顫動,更是直接往下深入了數寸,身軀上的裂痕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擴張!

在這恐怖的威壓下,它的身軀再無法承受了,再也無法堅持了,沒有任何事物能夠抵擋得了這天地的意志,它已到了強弩之末,已經到了破碎的邊緣!

在這一刻,老參的心中充滿了絕望,也充滿了不甘,但卻沒有任何可以緩解心中這些絕望和不甘的辦法,就算是造化已成,但還是要墜落萬丈深淵,根本無法守護!

難道這就是它們這些凡物一族的夙命,是它們根本無法違逆的終點?!.說–55789+dsuaahhh+25550739–> 這是一種難以言說的絕望!

此時此刻,老參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這一族自始至終,從來都沒有強者存在過。.訪問:щщщ.。不是因為它們不夠勤勉,也不是它們沒有強大之心,而是因為它們沒有得到這方天地的認同,天地不允許它們這一族強大,不允許它們觸動最後的底線,所以它們便無法抗爭。

就算是抗爭,也根本不會取得勝利,這原本就是一場無意義的奮鬥!

存活於世間,費盡了那麼多的努力,甚至得到了林白的助力,終於能夠邁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步,卻還是依舊無法改變這個結局。他的心中充滿了絕望,這種憤恨根本無處發泄的感覺,叫它覺得心中難受至極,幾乎要萬念俱灰!

這老參是一個極端,而聖地之外的那些雪怪們,便又是一個極端!老參身為凡俗,卻是要一力往前行進,竭力進行抗爭;而那些雪怪們雖然擁有過人的天資,卻是根本不懂得如何去珍惜利用,只會如鴕鳥般,畏首畏尾,不敢前行。

它們兩個,一個是無畏的先驅,一個則是懦夫,兩者中哪一個更強,可見一斑!

「就算是天地不允許又如何,就算是絕路又如何?!人定勝天,我能破開那麼多的天地桎梏,能給你造化,你又怎能輕言放棄,站起來,邁出這一步,一切都將不同,一切都將海闊天空!」而與此同時,望著老參的絕望,林白大喝出聲。

而且在話語聲出口的一瞬間,林白的臉上更是『露』出一抹決絕之『色』,手上印訣陡然掐動,竟然從自己的眉心之間,『逼』出了三滴璀璨『欲』滴,恍若紅寶石般的血滴。

那血滴乍一出現,登時便叫人有一股狂暴澎湃的元力,驟然自血滴中垂降而出!一股股生命『精』元,恍若是被束縛的虯龍般,在血滴內充盈不止!那種強橫的感覺,給人一種,只要觸碰到這血滴,即便是白骨都要復生,即便是腐朽都要神奇!

這是林白的本命『精』血,是他最為珍貴的本命『精』華!每一滴,都孕育著林白無盡的心血,是他畢生修為的體現,每一滴都是他費盡了千辛萬苦才凝練出來的事物。[超多]

雖然這本命『精』血只是寥寥三滴,但乍一從林白體內『逼』出,登時便叫林白的氣息變得比此前微弱了數分,甚至於連他的面『色』,都開始變得蒼白起來,如重傷初愈的病人。

血滴乍一出現,登時便如雹點般,便向著老參沒入而去!一滴加身,登時便叫老參的身軀散發出一種耀眼的紅光,而且在它身上的那些裂痕,更是在不斷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癒合,似乎只要再有數息的時間,那些裂痕就能復原如初!

不僅如此,那些血滴中似乎更是有著一種詭異的神『性』力量,血滴灌入老參體內后,更是叫老參的身周出現了一種詭異的符紋,環繞著它的身軀,不斷的閃耀盤旋。

「感受這符紋中的力量,那是我的命紋,記載了我篡命的過程!你要破的不是這天地,而是你的命!」與此同時,林白口中又是疾吼出聲,一字一頓道:「你以命救我,我以命幫你,我所做的就只有這麼多了,你儘力而為,莫留遺憾!」

誠如林白所言,雖然他無法幫助老參破除這天地的禁錮,但並不代表著他不能幫助老參恢復機能。只是即便是早已知道林白至情至『性』的禁蛇,都沒有料到,林白竟然會拿出自己寶貴到了極致的本命『精』血,來幫扶老參,讓它從困境中脫身。說

一字一頓,恍若是洪鐘大呂,直指老參的本心,更是叫它有著一種想要哭泣的衝動!它實在是沒想到,自己當初對林白的報恩之舉,竟然會被林白以這般的犧牲來回報。

「不要婆婆媽媽的,趁著這機會,奮力一搏,我等你的好消息!」望著老參的模樣,林白疾叱出聲,雖然言語頗帶責備之意,但嘴角卻是有欣慰笑容『露』出。

人以國士待我,我便以國士報之!這老參當初肯拿出它自己的生命『精』元來幫扶自己從難處脫身,如今自己拿本命『精』血來回報它,對於林白而言,這是一個非常正常的事情。

而且林白明白,如今在做著抗爭的實際上不止是老參,更是有著自己!因為老參如今的狀況,正是他的造化之術。如果老參失敗了,那也就意味著,他好不容易才跨出的那一腳,又將重新撤回,他決不允許出現那樣的狀況,決不允許老參失敗,也不允許自己失敗!

而似乎是感受到了林白對老參的幫扶一般,天地間陡然劇烈的顫動起來,那些天地紋絡在這一刻竟然開始詭異的扭曲起來,散發出的那股恐怖威壓,更是叫在場的所有人都在不斷的顫抖,想要對那股力量頂禮膜拜,對其臣服。

那力量恍若是千萬座火山的爆發,又像是星河的垂降,直叫人覺得末日將至!

但面對著這些威壓,老參卻像是全然未覺,全身上下的觸鬚不斷的振動,一根接著一根,直接扎入了深深的冰層之下,似乎是要讓自己在此處生根發芽,哪怕是任何事物,都絕對無法將它從此地抹去,讓它動搖分毫!

不僅如此,順著老參軀幹兩畔,宛若人臂一般的根莖,也是驟然開始劇烈的揮舞起來,那威勢磅礴無比,仿若是要滌『盪』九天,還世間一個清平寰宇。

在這一刻,彷彿是有一種詭異的力量在老參的身軀內不斷的徘徊!它的根莖在對著那些天地紋絡不斷的衝擊,雖然根須斷裂,卻又重新生出,然後向著紋絡重新發起新的衝擊!

一『波』接著一『波』,一『浪』接著一『浪』,那攻勢就像是連綿無絕期一般。破滅,重生,那畫面是那樣的慘烈,是那樣的驚人心魄,卻又是那樣的叫人亢奮!

「加油,加油!」禁蛇眼眸圓睜,緊緊的盯著老參,心中期盼不止,不斷加油鼓勁。

即便是那天地紋絡,在老參如今這狀若瘋虎般的攻勢下,也都開始一陣陣的顫慄,甚至於連那些看似堅不可摧的紋絡,如今竟然都有細碎的裂痕和缺陷『露』出。

「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真的要成功了嗎?難道真的有希望?即便是俗物,在他的幫扶下,也有逆天的一日嗎?」而與此同時,遙遠之處的開明靈獸和百靈老人均是驚駭出聲,眼眸中滿是不可思議的神情,似乎根本不敢想象感知到的這個結果。

「撐住!只要過了這一關,便是海闊天空!」而與此同時,林白也是緊捏著拳頭,強忍著身軀因為失去本命『精』血而帶來的虛弱感,心中默念不止。

此時此刻,望著這老參,他甚至都有一種錯覺。彷彿望著不是老參,而是當初在方丈洲之內,在五弊三缺之力下篡命的自己,也許當時的自己,也是如這老參一般不甘不願,永不言棄吧?而自己幫助老參,也許就是因為在它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吧?

「我要成靈,這天地阻攔不了我!」而就在此時,老參的身軀卻是驟然有光亮放出,甚至於它還破天荒的發出人聲,這是一種逆天的轉變,邁出這一步,也就意味著老參從此以後,真正擁有了能夠與天地靈物相媲美的資質!

話音落下,順著老參身軀飛出的那萬千光華,驟然間明亮起來,而且它的軀幹更是有煥發新『春』般的跡象!順著那皺巴巴的頭頂,更是開始有璀璨的綠意滋生!

只是短短瞬息間,那綠意便無盡的擴大,而後化作了一蓬璀璨的綠葉,而且在那綠葉之間,更是有著幾朵裊淡的白『色』小『花』,『花』體雖然纖弱,但卻是散發出一種極為強烈的靈動之意,而且『花』之香味,更是沁人心脾,叫人只覺得如沐『春』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