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雖然調查過四大區域都沒有姓秦的大家族勢力,他就只能斷定秦林只是化名罷了。所以他是真的怕了。一個隨時可以將化神,甚至虛神強者招來的人?別說他了,即使都督大人,乃至烈焰國都不敢輕易招惹。

秦林也真沒想到他這三番五次的裝X,引發這劉管家海闊天空的一陣猜想。將他定位得不比那火雲宗的少宗主低。

這劉管家也確認了他的想法,立即追上秦林:“秦公子,恕老朽老眼昏花,之前多有得罪。在下這裏配個不是。”

秦林不作任何回答,靜靜的望着拍賣中心。

這老頭也不尷尬,又作聲道:“秦公子不嫌棄的話,請跟老朽到下層可好。我相信都督大人也很樂意結識秦公子這樣的少年英才。”

秦林本想拒絕,但是心中很快有了些別的打算,便做聲到:“恕晚輩冒昧的問一句,都督大人是否也是修行之人,是何境界?”

劉管家猶豫了一下,答道:“都督大人也是元嬰初期的境界。不過王家有兩名供奉大人,都是化神初期的強者。”

秦林聞言,心中嘀咕了:如果只是元嬰期他被識破了憑藉焚天之力,應該能保命。至於化神!我的乖乖,有個神字啊。他開始有點出冷汗了。

不過猶豫了一下,卻突然堅定了起來:“帶我去見見都督大人。”

這一刻秦林體內的戰意爆發了出來。而這股旁人無法窺視的能量,元嬰期的劉管家卻是覺察到了。心中更是斷定。秦林這個人,惹不起!甚至總督大人依仗着兩名供奉大人也最好不要輕易招惹。

秦林跟着劉管家來到了這“VIP”們聚集的地方。

劉管家對着端坐不語的有些發胖的男子躬身到:“大人,這位便是之前我給您提過的秦公子。”說完他又小聲在那都督的耳旁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果然那都督在聽完劉管家的悄悄話後雖然有些震驚,但是很快收回了表情,起身笑道:“原來你就是秦公子啊。劉管家一直誇你說秦公子氣質不凡,今日一見,果然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哈哈。”

秦林也是嘿嘿一笑,他笑的是果然都是肥的流油的傢伙啊。卻依舊認真道:“王都督也很是威武嘛。小子秦林給都督大人問好了。”

這都督倒也不尷尬,笑道:“秦公子家族長輩不曾到此,老夫倒也遺憾。無妨無妨,老夫也一定盡到地主之誼,好生款待秦公子。秦公子,來這邊坐。”

秦林自然隨意,順着都督所指的位置坐下。

主動開口問道:“聽聞北大陸十大菁英之一的王璽就是都督大人的兒子?”

那都督一聽這話,心中甚是得意:哈哈,老子的兒子名頭都傳到別的大陸了。開口的笑道:“正是正是,我家璽兒修行天賦甚佳,又幸得火雲宗越長老的指點。修爲已不弱於劉管家了。老夫也是感到欣慰。”


秦林聽完這話,思緒紛飛。

天下父母心果然都是如此。不論是誰,在什麼地位。一談到自己的兒女,流露出來的情感都是最真實的。

見秦林沉默不語,都督接着開口說道:“像秦公子這樣的少年英才,想必也是武學奇才,拜得名師修行吧?不知是哪位高人,老夫認識與否?”

秦林笑了笑:“家師久居深山,曾經多次告誡,出門在外不得利用家師名諱行事。小子也曾立誓,不揚名立萬,絕對不會說是他的徒弟。所以,都督大人還是諒解一番爲好。”

秦林心道:老子的師傅就是自己。等有了本事,自然會告訴你們。至於現在,你們就猜吧。最好是猜那種要多牛X有多牛X的老怪物。最好是你們自己被自己給嚇死。

不得不說,秦林的這些低俗的手法,真的是有無限的奇效啊。人啊,有時候就是不能想得太多。

就像有些人走在陰森的地方怕鬼一個道理。


明明空曠曠的什麼都沒有,嘿,還就是因爲空曠曠的感覺,什麼都可能會出現。結果呢,一個人傻不拉幾的自己嚇自己。看哪都像有鬼似得。 秦林與那都督有的沒的閒聊着。


拍賣會開始了。

一羣旗袍美眉,依次走上拍賣廳。秦林這一刻的錯覺就像是看在選美大賽?北大陸模特兒大賽要拉開序幕了。嘿嘿。秦林心中又開始YY起來。

一旁的都督見秦林看的入神,有些猥瑣的低聲道:“秦公子看上哪個待會兒告訴老夫,老夫給你安排安排。”

秦林舔了舔嘴脣,嘿嘿一笑:“小子對女人不敢興趣。”隨後便是那都督帶着無比震驚的表情,尷尬的呵呵一聲。真的是呵呵一聲。


臺上幾位美眉依八字站開,中間走出來一箇中年男子。

秦林心道:嗯,這應該是主持人吧。接下來的臺詞應該是:蕾妮森杰特們,各位領導,各位來賓,今夜陽光明媚,星星耀眼。讓我們迎來最隆重最牛X的超級模特兒大賽吧……秦林被自己YY的樂的不行。嘿嘿發笑。

臺上一陣載歌載舞之後,主持人退場了。秦林自然知道,開幕式算是結束了。接下來那天那位推銷美眉應該要上場了。

秦林覺得這女子和周雨欣很像。當然是感覺像而已,屬於哪種甜美型的。畢竟這女子是個推銷員。能說會道,死的都能說成活的。秦林都是幹這個的,他會不知道?

做銷售無論是物品推銷還是商品導購,都是一份很鍛鍊人的職業。

當然你要想只是每天按時上班按時下班,拿死工資,那沒什麼可說的。可是想要做好。那真的需要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去。認真瞭解你的產品,好的壞的,你都需要針對不同的顧客有一套說辭。

應對顧客,你還需要快速準確判定顧客的意向,找準關鍵部位。撲哧,一刀捅進去,那單生意纔有可能成的了。

反正秦林是很喜歡銷售這個行業的。真正的能夠磨練一個人的意志。至於營銷,一個銷售都幹不好的人,有什麼資格談營銷?

秦林收回跳躍的思維。他真有點怕有朝一日會精神分裂掉。甚至懷疑,現在再穿越回21世紀都可能語言亂碼。

“公子,請問您是打尖兒呢還是住店呢?”

“我想打人。”

“小姐,能否告訴在下你的芳名?”

“你才小姐呢!你全家都小姐!”

……

“接下來是一本二品的武技。名爲《風塵三式》。相信各位都聽過“沙漠死神”之名吧。沒錯,這就是死神前輩遺留下來的《風塵三式》”!

不等臺上那女子說完,下面一陣沸騰。

瀚海滌星錄 !”

“沙漠死神?風塵三式?很厲害嗎?”秦林疑聲道。

那都督也是驚訝的盯着秦林:“你居然不知道沙漠死神和風塵三式?”

秦林理所應當的答道:“我自幼便和師傅在深山修行,自然不知。”

都督臉色恢復正常,解釋道:“沙漠死神是當初蠻荒沙漠的最強者,沒有之一。而他所仗以聞名的便是《風塵三式》,乃是三招滅世刀法。當年西大陸出了一個叫做“狂神”的嗜戰狂人,在西南大陸打敗所有高手後穿越沙漠來到我們北大陸。當時在沙漠中便與沙漠死神激戰了三天三夜,之後不久沙漠死神便隕落了。而狂神也因爲帶傷與火雲宗上任宗主激戰而同歸於盡。自此之後,沙漠死神雖然隕落了,但是名號卻是越來越響亮了。因爲當初火雲宗宗主與受傷的狂神大戰,也僅僅只是一日的激戰便結束了戰鬥。而沙漠死神,雖然在沙漠中佔據優勢,但是就憑與全盛時期的狂神大戰三天三夜這一戰績,已經是當之無愧的當年北大陸第一高手了。”

秦林聽完這些,心中才是一陣感嘆啊。他日後會不會也忘記了初衷,最終落得和這些絕世強者一樣的下場?

他無法想盡千百年後的事,他只知道,這一刻,他是爲了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在乎的一切而執着着。

他低聲說道:“我一定要得到《風塵三式》!”一旁的都督問道:“秦公子擅長刀法?”秦林沒有作答。

喧譁停止後,臺上的女子聲線迷人的說道:“《風塵三式》,起拍價10萬兩!各位可以開始叫價了。”

“我靠!老子沒戲了!”

“你乾脆一百萬兩得了!”

……

一陣唏噓聲響起。

秦林也無語了。老子吃喝拉撒用了一點,現在都湊不出十萬兩了,你還起價就十萬兩。他扭頭看向都督。都督可不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還對着秦林微笑呢。

秦林開口道:“都督大人,晚輩這一趟出門沒帶多少錢,如果待會兒,不知都督能否借予晚輩一些?”

那都督心道:這秦林家中勢力如此強盛,結交下來總是好事,而且萬一這秦林是在試探我,看我是否有誠心結交呢?嗯,答應他。隨即開口說道:“無妨,小兄弟只管叫價,不足的部分,老夫來補。”

秦林心中樂開花了。倒不是有意要坑這都督。只是真的錢不夠,而且必須拿到。他也相信這傢伙拿得出這份錢,雖然可能或許有些疼。

既然有了底氣,秦林先開口了:“我出十萬兩!”

周圍的人一愣,臺上的美眉看着造型怪異,但是缺有些帥氣的秦林說道:“小女子起拍價都是十萬,公子就出價十萬嗎?”

秦林嘿嘿一笑:“哦,那就十萬零一兩。趕緊的,三二一,沒人要就落錘了哦。”

衆人被秦林逗的哈哈大笑之時。一道粗曠的聲音傳來:”十一萬兩。“秦林眯着眼看過去,那一幫人真他孃的像土匪。老子最恨土匪了。

隨即喊道:“十一萬零一兩!”

系統的末世體驗館 十二萬兩!”

“十二萬零一兩!”

“十三萬兩!”

秦林無語了,問着一旁的都督:“那些傢伙是什麼人,莫非和都督過不去,就牽連上我了?”

那都督苦笑不已:“小兄弟,是你跟別人過不去。別人洪刀門就是靠刀法吃飯的。這趟差點拖家帶口都來了,就是爲了這本《風塵三式》,小兄弟若不習刀法,便讓與他們吧。洪刀門還是很有實力的。”

秦林不管那麼多,這本刀法一定要得到!秦林只要是確定了的事,他最討厭的就是墨跡。

他起身開口道:“二十萬兩!”

在場的人都是一愣,剛纔不是一兩一兩的加嗎?這傢伙是不是和洪刀門有仇啊。

再看洪刀門這邊。一個個都快拔刀衝上來了。洪刀門的門主也是惡狠狠的道:“二十一萬兩!”這已經超過了一本二品武技的價值了。

秦林卻是根本不帶猶豫的:“三十萬兩!”

全場都沸騰了。甚至有人認爲秦林是來鬧事的。喝聲道:“哪裏來的小鬼,是存心來找麻煩的是嗎?”

婚內有染:誘寵天價前妻 :“我洪刀門可是得罪過小兄弟?我洪刀門只是爲了這本《風塵三式》而來,還望小兄弟高擡貴手。”

秦林其實也理解。別人一個拿刀吃飯的門派。這絕對是夢寐以求的武技。他也沒辦法。他一定要得到。

他躬身一禮:“在下與貴派並無矛盾間隙。只是這《風塵三式》小弟不能放手。”

那洪刀門門主似乎也是志在必得,不再理睬秦林,大聲喊道:“我出三十五兩!”

衆人都認爲應該結束了,誰知秦林也是不帶猶豫的:“我出五十萬兩!”

五十萬兩!!!!!!

衆人都要瘋掉了。一本二品武技這個瘋子出五十萬兩!!!!!!

洪刀門那些人都快瘋了。那都督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林,心道:有錢!真有錢啊!

這已經是沒有爭議的事情了。臺上的女子從震驚中醒來,一臉愛魅的對秦林說道:“公子,請跟我來。”

秦林沒那心情,笑說道:“不必了,稍後將我要的東西送到總督府就好了。我與都督大人是朋友。”

那都督大人還感覺臉上無比的貼金呢。急忙起身道:“是是是!這秦兄弟是我的貴客。送到我府上來拿錢就好了。”

隨後對着秦林嘿嘿笑道:“秦公子真是闊氣啊。一本二品的刀法再稀罕,也不至於五十萬兩拿下吧。老夫佩服!小兄弟先去客棧收拾行李,稍後老夫派人來接你入府。”

秦林摸了摸鼻子,笑道:“都督大人還記得之前答應過在下的事兒吧?”

都督也是一下反應過來,也只能硬着頭皮說道:“嗯,記得,不知秦小兄弟還差多少錢?剩餘的部分老夫幫你先行墊付”

秦林嘿嘿一笑:“那勞煩都督大人先幫我墊付四十九萬兩銀子,日後小子丁當如數奉還。”

說完也不理那劉管家和都督兩人是什麼表情。 秦林出了商會不久便發現自己大意了。

剛纔拍賣會上與他爭執的洪刀門很有可能會找他的麻煩。他一直與那都督在一起估計至少暫時不會有什麼。

現在回頭已經來不及了。因爲對方已經找來了。

一個大漢面色很是不好的說道:“喂,小子,我家門主要見你。”

秦林也懶得搭理:“但是我不想見他。”

那大漢一聽怒了:“小子不要不知好歹。雖然王總都督有兩位化神強者作爲供奉。但是老子就不信,那兩位供奉大人也會爲了你這小子與我們洪刀門交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