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大門口,兩個身穿軍裝手持槍械的男子走了出來:“請出示入關令牌。”

“啊,軍人?這鬼界也太……怎麼會和人界一樣,竟然還有軍人站崗啊?”見到兩名崗位的裝扮,慕雪嘴巴張老大。雲天和李月也是匪夷所思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羅剎走上前去,從口袋裏掏出了個小本給兩人看了看,兩名崗位向他敬禮後又回到了原位站好。這時羅剎向三人招手,表示可以繼續前行,三人又跟了上去。


森羅殿內,一位威嚴的老人和一位祥和的老人正在對話。

“子龍,他們來了,你真的覺得我這般做法妥當嗎?”

“閻君,不管如何,這都是一次機會,不管對你還是他自己,都是難得的一次機會。再說了,你都準備將能增加五百年法力的‘聚靈丹’給他們了,又還去想那麼多幹嘛呢?”

“可是子龍,我這心裏,還是有點過意不去啊,雖說他有着克天命格,可是如果要是他真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叫我這被稱爲六界第一公正的閻王爺,心裏怎麼平坦啊!”

“好了,閻君,俗話說一切自有天意,可是那孩子卻多次違背了天意,他不都好好的過來了嗎?您就別操心了。他們馬上就要來了,我們也去準備準備吧。”

“哎……”

森羅殿,最後一聲長嘆後,再無聲音。鬼界前往森羅殿的路上,羅剎正開車帶着人界來的三人向森羅殿前進。慕雪此時左看看右看看,嘴裏不時叫着:“咦,肯德基,哇,還有酒吧,酒店……”不少聽到慕雪驚呼的路人,多會立足停下來,好奇的看着那輛黑色牌照的小車看個大半天,臉上充滿了驚訝。偶爾還會聽到路人驚訝的說道:“咦,那軍車上,怎麼好像坐了一個人啊?” 一入鬼界沒走幾步,就有一輛黑色小汽車向三人開了過來,隨後羅剎招呼三人上車。不過此時慕雪卻有些擔心,她好奇的問道:“這車是不是靈車啊,是不是紙做的,我們坐上去會不會坐壞掉啊?”

其實這些問題雲天和李月也在考慮,只是不好意思問出來罷了。這時被慕雪這麼一問,到也省的自己再去多嘴,只要等着羅剎回答了就好了。

羅剎聽慕雪這麼一問,大笑着答道:“哈哈哈……你們放心坐就是。”說完,羅剎就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雲天三人聞言,剛開始都有點猶豫,最後慕雪抱着一副試試的心態,首先上了車,當她上車後,發現這鬼界的小車跟人界的小車似乎沒什麼區別,這小車並非是用紙做的。此時她連忙招呼還站在車外猶豫的雲天和李月:“師傅,雲天,趕緊上來,這車好像不會破。”聽到慕雪這麼一說,雲天和李月才坐了上去,接着內心的那份疑慮也隨之消失。

羅剎坐在前面,無奈的笑笑後,對旁邊的司機說道:“走吧,去森羅殿。”司機一聲不吭的發動了小車,慢慢向前馳去。


隨着小車向前開動,鬼界的景色慢慢呈現在了三人眼前。這裏有繁華的街道,有來往的行人,有來往的車輛,還有靚麗的商場酒店,除了這裏的光線比人界要稍微暗些外,一眼望去,這鬼界竟然與人界相差無幾。慕雪更是將頭伸出車窗望,左右看個不停。此時李月和雲天也是滿心的疑慮,鬼界竟然和人界一樣,什麼都有,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慕雪這時將頭收回,好奇的向羅剎問道:“哎,這鬼界怎麼感覺跟人界一樣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羅剎沒有回頭,但是嘴上卻回答了慕雪的問題:“鬼界其實就是第二個人界,在鬼界的鬼死亡後,就會投胎做人,而人死亡後則是投胎做鬼。人要在人界生活一輩子纔有做鬼的機會,而鬼也要在鬼界生活一輩子才決定他是否有機會做人,所以鬼界其實一切都是和人界同步。”

“和人界同步,什麼意思啊?”慕雪似乎更加不明白了。不止是慕雪不明白,坐在一旁的雲天和李月也是一樣,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也就是說,在六界之中,任何一種生物死亡後,都會有靈魂,而靈魂有好有壞,好的靈魂自然是會安分前往鬼界投胎做鬼,然後在鬼界重新生活,而那些有極端想法的靈魂就會想方設法躲避陰差,憑藉自身怨氣修煉成惡靈。也有一些善良的靈體有機會成爲仙靈,那些靈體也就是你們所說的得道成仙的人了。在鬼界,所有的靈魂都是平等的,不管是人的還是動物的,全都是平等。當生物在死亡後,不管是妖魔神仙還是人和動物,靈體都要經歷一次鬼界的輪迴,那就是成爲所謂的鬼,重新在鬼界生活一次,當在鬼界生活終結後,判官會根據這個鬼在鬼界一生的作爲評判,判定這個鬼是繼續在鬼界做鬼,還是讓他重新投胎爲生物,當然,是生物,而不是人。這也就是說,人死後投胎不一定會是人,動物死後投胎也不一定還是動物,你們明白了吧。”羅剎繼續解釋道。

“你是說,人死了後,還要在鬼界投胎一次,在和人界一樣生活一輩子,然後直至死亡再重新投胎爲生物?”慕雪驚訝的問道。

羅剎笑了笑,心裏想道,看來他們是明白了。他接着說道:“沒錯,正是這樣,這也就是爲什麼鬼界要和人界同步的原因了。你想想,現在的人類如果死亡後,靈魂來到鬼界投胎,卻要生活在古代,那會是什麼樣的情形呢? 總裁,別玩了 ,說的簡單些,其實現在的鬼界跟現在的人界,沒什麼兩樣,就連鬼界也跟人界一樣有分領土,現在鬼界的統治者一共有四人,分別管東西南北四方鬼蜮,而我們所在的區域,就是東方鬼蜮了。統治者就是閻君。”

“好了,我們到了,下車吧。”羅剎拉開車門,走下車,然後招呼後排的三人下車。

“咦,我們到了嗎?”正在思考着羅剎言語中的慕雪一時驚醒過來,朝車外的雲天問道,雲天點點頭算是答應。慕雪這時才從車裏走了出來。

“三位這邊請,閻君已經在裏面等三位前來了。”羅剎指着前面的大門說道。


“這裏怎麼會跟一路上的建築相差那麼大呢?”看着眼前這充滿古典韻味的大殿,雲天不解的向羅剎問道。

“此處乃閻君處理公文的宅邸‘森羅殿’,從鬼界初成時就已經存在了,而閻君也習慣了這裏都一切,所以鬼界不管怎麼變化,唯獨未曾改動的,就是這‘森羅殿’了,這裏自然也就充滿了古典氣息。”羅剎這般解釋道。

粗大的石柱,厚實的牆壁,暗綠色的大門,門前還有一對看上去很兇猛的惡獸,因爲從來沒見過這種惡獸,所以雲天也不知道叫什麼,從大門階梯處開始,就有一條黑色石板修葺的路筆直向前,望不到盡頭,也不知道這大殿有多大。而此時,雲天三人就在羅剎的帶領下,走在這條筆直的黑色之路上。

“這森羅殿被稱爲鬼界第一堡壘,據說就連神界的神來到鬼界,也休想攻破森羅殿的機關和陣法,而這些機關和陣法,全都是我們閻君佈下的,所以如果來到森羅殿的不是鬼界之物,在未得到閻君允許下私自闖入森羅殿,只有死路一條。”羅剎邊走邊跟雲天三人介紹這森羅殿。

“哇,你們閻君那麼厲害啊,那他跟太上老君相比,誰更加厲害些呢?”

“慕雪,不得無禮。”見到慕雪問出這麼怪異的問題,李月連忙阻止她的言語。

“無事,這又不是什麼說不得的事,其實這太上老君在天界確實存在,不過不叫太上老君,而是叫丹仙尊者,不管在哪裏,都講究的一個天時地利,鬼界之物前往仙界,那自然是比不上仙,可仙界之物來到鬼界,那他們就比不上鬼了。”羅剎說的很隨意。 說道這裏,雲天突然想到了無常使者對自己說的話,這鬼界靠的是陰靈之氣,陰靈之氣是六界中唯一不能跟任何一界轉換的,所以鬼界可以說是得天獨厚,六界中也唯獨鬼界最難應付。這麼說來,閻王也只能在鬼界稱雄了,所謂的獨霸一方,也只能是一方而已,想獨霸八方,看來確實是件很難的事!

四人一邊走一邊說,倒也很是愜意,這一路走來,雲天發現走在這黑色石板路上,卻看不清三米之外的事物,雖然羅剎說這是閻君佈下的結界,可他心裏卻還是很好奇,只是一直不好啓口相問。

“好了,三位,就在這裏停下吧。”羅剎突然停下來對雲天三人說道。

看着前面一眼望不到頭的小路,雲天不解的問道:“這前面還是什麼都看不到,爲什麼要在這停下來呢?”

羅剎笑了笑說道:“這森羅殿處處都是機關,我們所在的是森羅殿外界,想入這森羅殿殿內,卻不是那麼簡單的,至於是什麼原因,我就不方便透露了。”

雲天也知道羅剎是爲了保密,所以纔不說的,所以也就沒去多問,慕雪其實很想問緣由,可是他見雲天都不在開口,所以也就沒在吭聲,她就是這樣,上一刻還是個不懂事的小孩子,下一秒又是懂得察言觀色的知性女生。

羅剎雙手結印,口唸咒語,一會後,四人所在的位置下就出現一個傳送陣。一陣晃動後,四人來到了一個鐵鏈的世界。雲天睜開雙眼一看,不管是頭頂還是腳下,前面還是後方,全都是鐵鏈,黑色的鐵鏈。鐵鏈之間相互交叉,縱橫交錯,組成了一副壯觀的鐵鏈立交橋,當然,只是像立交橋的形式。

這裏看上去比鬼界要昏暗些,此時雲天所站之處,竟是在一根粗大的鐵鏈橋之上,而鐵鏈下面是懸空的,往下一看,黑漆漆一片,什麼都看不到,就像是一個無底深淵,還好自己所在的這鐵鏈橋寬度夠寬,不然要是掉落這懸崖,不知道會怎麼樣。

“我們走吧,走過這‘玄鐵陣’,就到森羅殿了。”羅剎說完,就一人當先往前走去。

這條特別的橋似乎很穩定,四人走在上面,竟沒有半點晃動,要不然,慕雪也就要害怕了。此時四人都不在言語,羅剎一人當先領路,雲天三人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面,生怕一個不小心滑到,掉落這無底深淵。

走了一小會後,雲天往兩邊一看,發現這鐵鏈橋竟然在不斷的移動,剛剛看的那交錯之處,此時已經變成兩條筆直向前的鐵橋了。這鬼界的機關,還真是不一般,要是來森羅殿沒人帶路,想必真的是有來無回了, 能穿越的修行者 ,確實還是有些玄機。

雲天正在左右觀望,就在他向前看時,發現在橋頭的盡頭處,隱隱約約有四個人影閃現在迷霧中。因爲這鐵橋上,瀰漫着一層淡淡的霧氣,所以雲天也看不清楚前面四人是誰。不過此時羅剎卻加快了腳步向前走去。

隨着腳步向前,橋頭的四個人影也逐漸看的清楚了。看上去,是三個老人和一箇中年人,不過四人都是古裝打扮,奇怪的是四人的衣着竟分四色,分別是紫紅青黑。再向前些,雲天終於看清楚了四人的相貌,其中有兩人是雲天和慕雪認識的,還有兩位老人則面生。

“哈哈哈,終於來了,本尊可等了好久了。”紫衣老人一見到雲天,就哈哈大笑的迎了上來。

羅剎來到四人面前,連忙棲身行禮:“參見閻君,判官、兩位尊者。”

上前迎接的這位紫衣老人,正是雲天和慕雪都認識的龍神尊者,此時他走到雲天面前,拉着雲天向其餘三位老人走了過來。

黑衣老人揮揮手,羅剎便站了起來,然後面帶笑容的向自己走過來的雲天說道:“孩子,你可讓老夫等的夠苦啊!”

雲天此時還不認識這黑衣老人,聽他這麼一說,也不明白什麼意思,什麼叫他等的夠苦啊,自己都不認識他,他要等自己幹嘛啊?

拉着他龍神尊者看出了雲天的疑惑,在一旁介紹道:“這是鬼界至尊閻君,這位紅衣老人是鬼界正法尊者判官,旁邊這位你們應該認識吧,本尊就不介紹了。”

雲天一聽龍神尊者說黑衣老人是閻君,心裏就咕咚一驚,此時他想到了行禮,可他還沒有舉動,黑衣老人就說話了:“孩子,不必跟老夫多禮了,快快隨我入內,我們裏面說。”

這時李月和慕雪一直站在一旁,這裏似乎只有雲天纔是主角一樣,完全忽略了他們兩人的存在。慕雪一路上都憋氣不吭聲,此時被這麼一冷落,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喂,你們當我們不存在是不是啊?”

李月是懂禮數的人,剛聽紫衣老人這麼一介紹,就明白了分寸,這四人都是鬼界的大人物,此時自己不說話絕對是正確的。可是慕雪此時這麼一說,真把他給嚇壞了,這可是閻王爺,他要是怪罪下來,那可不是好玩的,俗話說,閻王要你三更死,你不死也得死啊,這可是拿命在賭。他心裏想着,這慕雪怎麼這麼胡鬧,可自己又不好開口責怪,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黑衣老人正準備拉着雲天往裏面走,突然被慕雪這麼一吼,隨即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看向了慕雪。慕雪本來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此時閻王盯着她,她就像沒事的人一樣。不過這可把李月給嚇的夠嗆,他只希望閻王千萬別生氣,否則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閻君看了看慕雪後,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真不愧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子,竟然敢跟閻王爺大吼,好,好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子,跟這老天爺都怕的雲天很般配,真是配啊,哈哈哈……”

閻君這麼一說,其餘三位尊者都哈哈大笑了起來,就連羅剎也在一旁笑了。李月沒想到閻王竟然不怪罪慕雪,看到此時的氣氛,他懸着的那顆心終於落了下來。不過慕雪此時卻是滿面通紅,雲天也是大感尷尬,本來慕雪還想說什麼,可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來了,沒辦法,只有把嘴巴一撅,獨自生氣。

見到慕雪這般模樣,四尊笑的更大聲了。身後的鐵鏈橋不斷在移動着,卻沒有發出一絲鐵鏈碰撞的清脆響聲,此時的整個懸崖深淵裏,都是四位鬼界之尊的笑聲,笑聲迴盪在這座號稱鬼界第一堡壘的深谷之中,久久不能消散…… 走過鐵鏈橋,順着一條幽徑小路往前走沒多遠,一座碩大的宮殿顯現在衆人面前。厚厚的牆壁全都是褐色大石所築,從外邊一眼望去,細數之下一共有十根將近8米之高灰色石柱鼎立着大殿外院的房樑,試想如此高的大殿卻沒有隔層,實在令人費解。大殿寬度大約四十米,碩大宮殿卻只有中間一扇大門,怎麼看都覺得不對稱。大門之上一塊黑色石扁懸掛在上,赫然寫着三個大字,每個字都有近兩米長寬,特別氣派。雖然雲天看不懂上面的字是什麼,但他心裏卻明白,想必這就是所謂的森羅殿了,那牌匾上的字,也就不難明白了。

“這便是森羅殿,我們進去吧。”閻君一人當先領路,走到宮殿外後,轉過頭向雲天說道。

一行人停頓了一會後,再次跟着閻君向大殿內走去。這麼大的宮殿,在大門處卻無人鎮守,雲天卻怎麼也想不通,帶着疑問,他向走在一旁的羅剎問道:“這森羅殿如此之大,卻爲何無人鎮守呢?”

羅剎神祕的一笑道:“當你走進大門內,就知道答案了。”

見羅剎這麼說,雲天不再言語,直徑跟着閻君的腳步向大門內走去。

這森羅殿明明有兩扇石門,不過卻沒有合上,看上去似乎一直是打開的,大門處又無人鎮守,難道就不怕有人闖進這森羅殿嗎?雲天心裏這般想着,慢慢跟着閻君走向了大門內。

閻君和三位尊者走在前面,依次都走進了大門內,不過雲天是在自己前面的龍神尊者走進去後,才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龍神尊者一走進大門內,就消失不見了。當雲天正準備向裏面走時,眼前的景象讓他硬生生的收回了腳步。雲天向大門內一看,一眼望去,裏面竟然是一個黑色空無景象,在外邊看上去,這明明是一座碩大的宮殿,可這裏面,竟然是一個空無的世界,不管是頭頂還是腳下,一眼望去,全是黑色空無一片。

“這……”雲天驚訝的回過頭看着羅剎。

“這就是森羅殿的奧妙之處,從外看來,這是一座宮殿,可是這宮殿之內,卻是幻空界。除了擁有閻君親自施展的‘護靈之氣’加身之人可以通過這幻空界以外,其餘任何人來到這幻空界,就是死路一條,因爲這幻空界內擁有噬靈之氣,不管是陰氣仙氣靈氣,還是妖氣魔氣的載體,如果要是掉入這幻空界內,沒有閻君‘護靈之氣’加身,就會被幻空界內的噬靈之氣抽空本體之氣,永世不得超生。”羅剎細心的爲雲天解釋道。

此時站在雲天身後的慕雪和李月也聞言走近了大門邊向內一看,都是一臉的驚訝之色。慕雪回過頭,向羅剎問道:“你說要有閻君的護靈之氣加身才不會有事,可是他明明都沒有給我們施展什麼法咒,如你所言,我們要是就這麼走進去,不是必死無疑了嗎?”

雲天此時看來也很認同慕雪所言,的確,閻君似乎沒有施展法咒,那也就是說自己身上還沒有護靈之氣加身,如果真如羅剎所言,那自己進去,就是必死無疑,真是這樣的話,那這閻君到底是想做什麼,難道是想讓自己死?雲天此時也在等待羅剎的回答。

羅剎無奈的笑了笑說道:“閻君在玄鐵陣那時,就已經爲三位施展了護靈之氣加身的法咒,只不過閻君的施咒之法早已進入虛境,他施法根本就不用像我等一樣,要用雙手結印,閻君施法只需憑藉他的意念即可,所以三位看不到也是很正常不過了。”羅剎的眼神中,充滿了無辜,看上去似乎在告訴雲天,自己不會加害與他們。

雖然羅剎這麼說,可雲天心裏還是半信半疑,因爲這可不是小事,而是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做賭注。此時羅剎也別無他法,因爲他已經解釋的夠清楚了,相不相信,也只有看雲天自己了。

“怎麼還不進來,莫非這連老天爺都怕的雲天,卻也如此膽小不成?”空蕩蕩的幻空界內,傳來了龍神尊者的聲音。

此時雲天被龍神尊者的話一激,內心升起了一股不服輸的勁頭,轉過身,就朝一片空洞的大門內邁了進去。

“雲天,等等……”身後的慕雪此時準備拉住雲天,可最後還是來不及,雲天這時已經消失在了黑色空洞的世界之中。見雲天已經走了進去,慕雪隨即一腳邁了進去,李月此時也是追着慕雪進入了幻空界。羅剎看着三人都消失在了幻空界內,最後苦笑着搖了搖頭,也跟了進去。

當走進幻空界後,雲天只覺得身體旁邊的空氣在不斷的向自己擠壓,讓人覺的有一種難以呼吸的感覺。不過還好才那麼幾秒鐘,這種感覺就消失了,經歷了幾秒的黑暗世界後,再次睜開雙眼,雲天發現自己已經身在一個大殿之內。

這裏的一切看上去都充滿了古典氣息,有點像電視裏商朝時期的君臣議事大殿。大殿內一條灰色石板鋪成的大道,直直的延伸到殿堂內正中心之上的石桌,大道兩側一邊有四張石桌,明眼人一看就可以看出,中心的石桌明顯是正主的桌位,因爲那張石桌相比下面兩側的石桌,要大上許多。

雲天將大殿之內環視一圈後,突然覺得身後的空氣一陣扭曲,他本能的向前走了幾步,然後轉身一看,慕雪和李月出現在了他剛纔所站之處。這時雲天才發現身後還有一扇大門,大門外也是黑色空無的一片,看來自己就是從這大門傳送進來的了。

“雲天,你沒事吧?”慕雪一見到雲天,就走了上去關心的問道。

“哈哈哈……都說天陰之體的人會冷若冰霜,毫無人情味,看來這話全然是虛假之言啊,看看,這慕雪小姑娘怎麼看也不像冷若冰霜之人啊,哈哈哈哈……”龍神尊者見到慕雪那關切雲天的樣子,打趣的說道。

“哈哈哈&……老龍,你倒是觀察的蠻仔細啊!”青衣男子此時也大笑,附和龍神尊者的話。

被兩人這麼一說,慕雪的臉又紅了。

“好了,就別再讓人家小姑娘爲難了,我們說正事吧!”此時閻君的臉上沒有了笑容,而是帶着一絲憂鬱之色,似乎有什麼事讓他很爲難。

見閻君這般說後,兩位尊者都不再言語嬉笑,兩人都是臉色一正,然後看向了閻君,等着他接下來的言語。

兩人不在言語後,慕雪也不在那麼難爲情,此時她明白閻君定有什麼大事要說,所以乖乖的站到了李月身後。

“雲天,你們此番前來之意,我以知曉,可是你真的準備上仙界嗎?”閻君眼神中透着一絲悲涼之意。

雲天的點了點頭,雖然沒有說話,可他眼神中流露出來的堅定卻給了閻君一個滿意的答案。


青衣男子見到雲天那堅定不移的神色,上前問道:“你此去天界,所謂何事?”


“救師叔。”這簡短的三個字,就是雲天的答案。

“哈哈哈哈……好,好一個血膽男兒,不愧是我茅山傳人,好,好……哈哈哈哈……”青衣男子大笑,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李月見到青衣男子這般狂笑,一時不解,從他的言語中可以聽出,他似乎也是茅山之人。而龍神尊者起初唯獨沒有介紹青衣男子,龍神尊者的話裏也可以聽出,雲天和慕雪都認識者青衣男子。這時李月帶着好奇嚮慕雪問道:“這男子是誰啊?”

慕雪神祕的笑了笑,小聲的說道:“他就是茅山派第一個魔族掌門。”

“什麼,他就是青雲祖師?”李月已經把聲音壓得夠低,可是他驚訝之語卻還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了。

青衣男子正在與雲天交談,聽到這話,一時轉過頭看向了李月。李月被青雲一看,一時覺得不知如何是好。一小會後,他才反應過來:“參拜青雲祖師。”

青雲見到李月的參拜,點了點頭讓他起身,之後便不再言語,站到了龍神尊者身旁,然後看向了閻君。

閻君看了看雲天、慕雪、李月三人,再次問道:“你們三人,當真要上天界娶還魂水?”

三人都不言語,可是三人的眼神卻都是一樣。

“好吧,我明白了。”閻君點了點頭,似乎在爲三人的決心而感到欣慰。

只見閻君隨手一揮,將手打開後,三粒發着綠色光芒的小丸出現在他手掌之中。“這是我鬼界至寶‘聚靈丹’,服用後,可增加自身500年的法力。你們此去天界,必定兇險難測,將此藥丸服下,可在遇敵之時,增加獲勝的機率。”

“這……”雲天知道就這麼接受別人的東西,是不禮貌的,所以他轉頭看向了李月。李月此時正要言語,青雲卻走了上來說道:“這麼囉囉嗦嗦的幹嘛,給你們,你們就服下便是,難道你們就真的認爲憑你們現在的法力,能跟天界之仙對抗?”

聽完青雲之言,李月本想說的話卻不敢再說出口,雲天覺得青雲之所言極是,所以不再爲難的接過藥丸說道:“多謝閻君。”之後便將三粒聚靈丹給了李月和慕雪各一顆。

“此聚靈丹藥力極強,如果自身法力不足,服用下後無法及時將藥丸中的法力融入本體,會對本體經脈造成極大的傷害。所以你們三人服用下後,由我們四人施法爲你們消散藥丸中的法力。”閻君一臉嚴肅的說道。

此時的雲天一心只想着早日去天界取到還魂水,救人心切的他聽閻君說完,就將藥丸吞入肚中,慕雪和李月見雲天將藥丸吞下後,兩人也將藥丸放入嘴裏吞下。

藥丸下肚,只覺腹中忽冷忽熱,時而舒服之極,時而讓人百般難受,看來這藥丸藥力確實不小。見三人都吞下藥丸後,龍神尊者爲李月施法,判官爲慕雪施法,雲天則是閻君和青雲兩人同時施法爲他驅散藥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