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謝師父!”蘇小小羞澀的一笑。

“那我呢!”程嵐和千千同時說道。

“呃,”程嵐主動介紹道,“壞蛋師父,你都認識吧,我的好姐妹,千千,哼千千你先別說話,我師父又不是帥哥你激動什麼,哎喲,誰打我?”

“我打你,”李一然佯怒道,“你個丫頭,有你這樣詆譭師父嘛,你師父這樣玉樹臨風,風流倜儻,高大偉岸器宇不,呃,你們笑什麼?”

“嘻嘻,小嵐,你師父和你說的一樣,真有趣!”身着白色散花裙的千千主動上前一步,說道,“我叫千千,很高興認識你。”

“哦,你好你好,呃那個小新姑娘你也好,……,嗯,嵐丫頭,你們四大美女盛裝出現,是準備去哪嗎?”

程嵐咳嗽一聲,假裝嚴肅的說道:“壞蛋師父,本處長要交給你一個光榮的任務……”

“我能不接受嗎?”

“不能!”

… …

不久後,李一然五人在學院後牆找到了在牆角等候多時的,曾經和蘇小小一起郊遊的,伍達超、韋不凡、尚正、唐義四名男生。

大家蹲着身子,程嵐先是小聲的給男生介紹了李一然,隨後帶着大家小心翼翼翻牆出去,再躲過外面附近學校安排巡邏的護衛。

看着這些小女生小男生鬼鬼祟祟又帶些興奮的表情,跟在最後面的李一然撇了撇嘴,她們以爲那些守衛沒發現,其實剛翻牆的時候李一然就注意到了牆上的警戒法陣,隨後學院新來的餘校長直接隔空傳音,說是看在他的面子就放程嵐幾人逃學,並讓他保護她們的安全。

就這樣,一行九人有驚無險的跑到了遠離學院的範圍。

程嵐高興的跳了起來,歡呼道:“耶!終於出來呢,哈哈,嗯咳咳,我厲害吧!”

“厲害厲害!”女生男生們異口同聲道。

“嘿嘿,既然第一步計劃成功,嗯喂,那個叫李一然的,就你,蹲那做什麼?成何體統!”

“嵐丫頭,我可是你師父,能尊師重道不,這麼多人在場。”

“哼,都不是外人,你又沒什麼師父樣,……,好好,師父,我的好師父,今天這麼高興,你就不表示一下?”

“表示什麼?過會兒都我請客的……”

“那是應該的,嗯不準生氣,這樣,我們大家歡迎,我的師父,獻唱一曲如何?”

“好!嘻嘻。”蘇小小首先舉手贊成。

男生們愣了一下,沒有反應,不過在程嵐‘嚴厲’的目光掃過後,都舉手應和道。

“早說啊!”李一然來了興趣,站起身,“唱歌我可是強項,咳咳,我先,呃,怎麼了?”

程嵐打斷道:“先說好,壞,呃師父,你不準唱那樣的,就是我哥教你的那種。”

“呸!嵐丫頭小瞧人是吧,我還用你哥教,呃不對,我是說,不對不是說,哎,被你丫頭繞進去了,……,嗯咳咳,這樣,大家一邊走,我一邊唱,


嘿,早晨吃個包,中午吃個包,晚上……”

“打住,打住!”程嵐做嘔吐狀,“壞,師父,你這什麼呀,難聽死啦,吃包子,還吃一天,哼!不要你唱呢,小小,你來!”

“我?我不行的,真的。”正走着的蘇小小腳步一停,眼光不自主的飄向了身後埋頭走路的尚正。

“我同意!呃我同意嵐姐的建議,”尚正身邊的唐義點頭附和道。

“好,就這樣,嗯,蘇小小同學,不準反駁,……,那個師父你也不準打岔,呃,你舉手做什麼?”

隊伍最後的李一然舉起手,接着指向了不遠處的一處亮光的地方:

“宵禁崗哨,呃忘了給你們說,太子給我的通行令,我忘帶了!”

“啊!!!” 最後經過幾道宵禁崗哨,李一然帶着程嵐幾人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當然開始他所說忘帶太子所給令牌,完全是騙人的,惹得程嵐蘇小小千千的一頓追打,一路上倒是歡聲笑語。

她們這次的目的地是一處私人的宅院,氣派非常佔地極廣,在寬廣的院中,半空中那巨大的普照珠正揮灑着耀眼的光芒。

此時院中已經有不少人,三三兩兩各自聊天談笑,大多人年紀不大,和程嵐年紀差不多,看起來又是年輕人的聚會。

“呃,怎麼回事,嵐丫頭?”李一然不顧形象的挖着鼻孔,“不是要我請吃飯嗎,來這,呃,怎麼沒擺吃的!”

“壞蛋師父,你就知道吃,……,告訴你吧,其實是隔壁班的詹詩雅那傢伙,非要和我打賭說,看誰有辦法能在宵禁的時候過來,你不知道她人平常可惡的很。”

“哦,她是不是就是你說的?”李一然指着朝他們走來的,穿着豔麗,面容倨傲和程嵐歲數差不多的女子,說道。

“就是她!哼!”

那詹詩雅走到近前站定,嗤笑一聲:“程瘋子,你不是怕了不敢來了嘛,怎麼,怕我笑話?”

“笑話你個大頭鬼!詹獅子,我……”程嵐話未說完,身後就傳來李一然的笑聲,她瞪了李一然一眼,然後接着對詹詩雅說道,“我現在來了,你的第二項挑戰呢?”

“呵呵,急什麼,程瘋子,嗯,”詹詩雅指着‘賤笑’不止的李一然,嘲諷道,“他是你找來的幫手?又老又醜,頂什麼用?!”

聽完,李一然氣得不行,大呼小叫道:“你這姑娘怎麼說話的,誰又老又醜,還笑!小小別拉我,我要和她說道說道。”


詹詩雅輕笑一聲,不再多說,直接轉身離開,惹得李一然又是一陣吵鬧。

“行啦,壞蛋師父,早知道就不帶你來呢,……,那個伍達超你們男生可以自由活動了,找認識的,不用陪我們的。”

“好吧,我先去和幾個朋友打招呼,”說着伍達超拉着三個男生準備離開。

唐義本來想和蘇小小多待一會兒的,不過面皮薄不好意思,只好衝蘇小小歉意的笑笑,隨後走開了。

而千千,也是人來瘋的性子,和程嵐說了幾句,也跟着韋不凡他們一起和場中相熟的朋友聊天去了。

至於小新,幾人剛進來,她就悄無聲息的跑沒影了。

如今就剩下李一然、程嵐、蘇小小三人,李一然心情恢復很快,看着場中好多美麗的身影,他的心情又好了起來。

程嵐剛準備給李一然介紹這裏的來歷,不遠處就有一人給她打招呼。

“呃,壞蛋師父,我朋友叫我,我去聊幾句,小小你陪着他,……,記得別讓壞蛋師父搗亂啊!”

“什麼話她是,”見程嵐跑開,李一然對看着某處發呆的蘇小小,晃了晃手掌,“喂,醒醒,怎麼不理你師父啊!”

“呃,啊,對,對不起啊師父,剛,剛纔……”蘇小小鬧了個大紅臉。

“哈哈,沒事,人尚正就在那,你可以去和他一起聊天的。”

“不,不了,小嵐讓我看着師父你。”

“我去,你們到底是有多不放心我啊,你師父我又不是小孩,呃,笑什麼?”

“沒,沒什麼,……,師父,你不會生氣吧,他,是我讓小嵐叫來一起的。”

“誰?哦,尚正啊,沒事,嗯,那小子好像變化了好多,剛纔,對我敵意好像沒那麼大了。”

程嵐怔了一下,聲音又小了好多:“師父,我,我做了錯事,你不會怪我吧?”


“什麼事?”

“那,那個,我把以前你告訴我的,關於他父親的死,原因告訴了他,師父,你不會怪我吧?”

“呵呵,小事,又不是什麼祕密,嗯,你說完,他應該相信了,要不然不會對我……”

“我,我不清楚,”說到這,蘇小小停頓了一小會兒,終於鼓足了勇氣,擡頭,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李一然,“師父,我能再問你件事嗎?”

“什麼事?呃,”這時有一年輕人經過,李一然見附近人挺多,比較吵鬧,看情形蘇小小應該有正事要說,於是手指一邊花壇後的石桌,說道,“走,去那邊說。”

… …

二人來到那石桌旁的石凳各自坐下,李一然語氣輕鬆的說道:“小小有什麼事,說吧。”

“……,師父,你是不是不喜歡,呃不對不是那種喜歡,是你,不把我當徒弟呢!”

李一然眼珠轉動,笑道:“怎麼會這麼想?”

蘇小小手捻衣角,半天才繼續說道:“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老是有這種想法,我都不敢告訴小嵐,我……”

“是不是我沒主動聯繫你,每次都聯繫嵐丫頭,嗯,這是我的疏忽,應該是她的性子和我比較相近,所以我,……,小小,這個,我以後會盡量改……”

“不,不是這個!……,師父,你知道我沒跟你之前,一直跟大牙哥到處打零工賺錢的,大牙哥給我講過一句話,我一直還記得,他說,一個僱主好不好說話,往往可以從他的下人言行舉止看出來。”

李一然食指敲着石桌:“嗯,你接着說,不用顧忌什麼。”

“……,就是開始在靈嵐鎮,師父你派李二嬸嬸來接我小嵐回來,當時,李二嬸嬸的眼神和態度,我都看在眼裏,她看我和小嵐,是不同的,小嵐多的是恭敬,而我更多的是忌憚還有厭惡,我也不清楚是不是我眼花,但是我就是感覺,……,後來回到師父的家,開門的時候,那個叫,叫什麼什麼,傑的……”


“何傑!”

“對,何傑,師父我從他的眼神中,看的更清楚,……,師父,你要是還當我是你的徒弟話,能不能和我說實話,我,我究竟做錯了什麼?!”說着說着,蘇小小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李一然心頭一顫,安慰道:“小小,你太敏感了,有的時候想的太多,李二和那何傑她們不是正常人……”

“師父!”蘇小小一抹眼淚,“你每次心中想着正事的時候,就會這樣用食指敲東西,我,我肯定做了錯事,師父,你能不能告訴我,我改,真的,我真的很希望非常希望做你的徒弟!”

“……,哎,”李一然收回敲桌子的右手,看着哭的梨花帶雨的蘇小小,終於說道,“今天可不是個好時機,不過,蘇小小,我呢,曾經是真的把你當我的徒弟,現在,我也不知道,嗯,你先別哭了。”

“好,我不哭,我不哭,……,師父,你告訴我真相。”

“真相就是,你父親沒死!” “什麼!”蘇小小驚叫一聲,站起身,“不可能!師父你,……,師父你以前騙我?!”

“別激動,先坐下,……,事實上,開始我真以爲你父親死了,只不過,那次,嗯程嵐去琴帝城參加琴帝選拔,我被困那琴帝之墓,敵人其實同時闖入了我的兩個據點,一個是封魔塔,一個是我另一個最爲重要的據點,嗯最重要據點的位置消息,是你父親透露的。”

“……,師父,你又見過我父親,自從那次?”

“我沒見過,不過我的手下見過了,死之前傳的消息給我!”

“啊!!”蘇小小捂住嘴巴,“怎麼會?怎麼會這樣!我記得,我記得,小時候,我父親他,他,人很好的,真的,師父我不騙你!”

李一然的右手被情緒激動的蘇小小握住,他拍了拍蘇小小略顯瘦弱的肩膀,安慰她不過更像是安慰自己道,“小小,人是會變的,你父親,蘇成大,因爲出賣我立功,如今成了一個很厲害組織的其中一個頭目,不過也難怪,當初是我辜負了他!”

“什麼?到底怎麼回事!”蘇小小感覺自己如在夢中,一切都有種不真實感。

“……,嗯,你還記得我以前和你講我那前徒弟,齊夢,說是因爲救她,你父親才身死,其實我沒說實話,我想着他死了,所以美化了我的形象,……,

你可能還不瞭解,我這人比較,嗯不對,非常多疑,當初,我因爲某事懷疑你父親的忠誠,那時齊夢暴露身份被人追殺,你父親暗中聯繫過我。

我,言語中透露不信任他,讓他以實際行動證明自己清白,最後你父親死了,我收你爲徒,主要是因爲內疚才……,

接着又發現你父親是詐死,並且出賣我,讓我損失慘重差點翻不過身,我當時是有想把你……,

不過,你是無辜的,雖然我很清楚這點,只是芥蒂產生,所以會不由自主,……嗯我的手下也有樣學樣,表現出來,讓你發現。”

李一然一大段的解釋說完,蘇小小已經呆住了,忘記了流淚,沉默了許久,這時,程嵐尋了過來。

“哈哈,終於找到你們倆了,怎麼在,呀!小小,你怎麼哭呢?哼!壞蛋師父,你又欺負小小?!”

李一然接住程嵐揚起的小拳頭,如今他也沒什麼玩鬧的心思,一道靈力打入,讓程嵐乖乖的坐在一邊石凳不得動彈。

“啊!壞蛋師父,你定住我做什麼?快放開我,我喊人了啊,來人,呃。”

程嵐被李一然隔空點住了啞穴。

蘇小小此時反應過來,見程嵐委屈的眼淚也快掉出來,於是急忙勸道:“小,小嵐,別哭,師父沒有欺負我,你別急,……,師父,能不能放開小嵐?”

眼見蘇小小經歷如此打擊還想着別人,李一然心中一軟,收了想借機改正程嵐不尊師重道毛病的心思,鬆開了她的禁制,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