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美人竟然消失了,更不可思議的是,托巴的雙手噴濺起血花來。

怔怔地望著掉落在地上的兩隻手,托巴的大腦還有些空白,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

其他的盜賊,原本笑容滿面,此時卻像是吃了鳥屎,一張臉僵得像張面具,瞪大著雙眼看著已經失去雙手的托巴。

他們這麼多雙眼睛,竟然誰都沒有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感覺怎麼樣,有沒有覺得很爽?」

這個時候,菲米莎的聲音從托巴的身後響了起來。

「啊~~」托巴一陣慘叫,「我的手,我的手……」

「感覺不夠爽的話,我還可以繼續!」

隨著菲米莎嫵媚而帶著冷意的聲音響起,托巴的一雙腿,就像是被鐮刀砍倒的麥苗,一下子與身體分離了。 只不過是幾秒的時間,托巴便變成了一個失去雙手和雙腳的殘廢。

噴洒的鮮血,已經將地面染紅,托巴不停地慘叫著,在地上滾來滾去。

四周的盜賊們,僵硬著身體,此刻看向菲米莎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位魔女。

「這個女人到底是誰,她的實力也太恐怖了吧!」

所有的盜賊,心裡都冒起了一陣寒意,他們現在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的頭被菲米莎折磨得死去活來。

「是不是很爽啊?」

菲米莎雙眼微微眯起,對於面前這個斷手斷腳的傢伙,她沒有絲毫的同情,上去又補了一腳,那細而尖的鞋跟,直接踹在了托巴的關鍵部位上。

「啪!」

猶如雞蛋摔碎的聲音響起,然後就見,托巴的褲襠處有鮮血流出。

「啊~~~~啊~~~~~~」

托巴疼得滿地打滾,他的一雙眼睛都快瞪出來了,這種疼痛讓他痛不欲生。

看到菲米莎如此大顯神威的一腳,所有的盜賊都激靈靈打了個寒戰。

他們都下意識地捂住自己的關鍵部位,再也不敢對菲米莎有半點非分之想。

用他們的話說,這個女人簡直就是男人的終結者,他們可不想變得和托巴一樣的下場。

東方修哲摸著下巴, 無限之應聘者

「嗖!」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紅光驟然間向著菲米莎射去,仔細一看,赫然正是托巴的那隻寵獸——舌槍蜥!

這道紅光正是舌槍蜥最拿手的攻擊——敵刺!

微微一側身子,舌頭擦著菲米莎的衣服穿了過去,「碰」的一聲,直接將地面穿了個洞。

「唰!」

菲米莎手臂一伸,快如閃電地抓住了「舌槍蜥」準備收回去的舌頭。

「你的主人爽完了,輪到你了!」

菲米莎的手掌驟然變化,鋒利的刀尖從手掌中冒出,直接射穿了「舌槍蜥」的舌頭。

舌槍蜥因為感受到疼痛,頓時晃動起腦袋來,試圖將舌頭抽回去,然而無論它如何努力,舌頭只是越拉越細,卻依舊沒有掙脫的可能!

所有的盜賊都瞪直了眼睛,尤其看到菲米莎那經過變形的手掌,他們感到從心底深處冒起一股寒氣來。

「這個女人,她是人類么?」

布滿鱗片的爪子上,分佈著長短不一的刀刃,整體呈現暗灰色,無論是橫看還是豎看,都無法與人類的手聯繫在一起。

菲米莎的五指微微一緊,鋒利的刀刃已經將「舌槍蜥」的舌頭刺得鮮血直流,手臂一揮,竟然像是甩悠悠球般,將「舌槍蜥」巨大的身體甩飛了出去。

「轟!」

「舌槍蜥」的身體降落到了二十米之外的地方,壓倒了數間房屋。

手腕一抖,沾在手爪之上的血液猶如荷葉上的露珠,竟然一滴不剩地被甩個乾淨。

「活動一下,感覺舒服多了!」

菲米莎邁著悠閑的步伐走了回來,經過這番發泄之後,她的心情順暢多了。

在場的所有人,現在還能夠笑得出來的人,估計只有東方修哲了。


「出手真是夠狠的啊!」

東方修哲嘴角帶著邪邪的笑,已經走到了托巴的身邊,蹲下身體,對著利用鬥氣止住血液的托巴問道:「感覺如何?」

此時的托巴兩眼充血,緊咬著牙齒,他恨不得將剛剛那個可惡的女人大卸八塊。

「一定很痛吧,那讓我幫你解脫好了!」


說完,東方修哲出手如電,一隻手已經按在了托巴的頭頂,「搜魂之法」在瞬間使用了出來。

不遠處的菲米莎正在納悶,這個小主人要對那個盜賊做什麼?

時間不大,她就看到那盜賊突然兩眼翻白,口中吐起了白沫,腦袋更是不住地搖晃著。

「他在做什麼?」

這一下,菲米莎就更加奇怪了,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怪異的手法。

「原來是這樣啊!」

大概一盞茶的時間過後,東方修哲將他那帶血的五指從托巴的頭蓋骨中抽了出來。


上面不僅沾有血液,還帶著白色的腦漿!

通過施展「搜魂之法」,他已經了解了經過。

所有的盜賊感到大腦一陣發麻,看向東方修哲的眼神充滿了驚恐,誰也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很可愛的小男孩,下起手來竟然比剛剛那個娘們更狠!

用五指直接插在腦袋裡,天啊,這樣人還能夠活么?

盜賊們臉色一陣發白,他們雖然殺人如麻,但看到剛剛東方修哲所做的事情后,依舊忍不住肝顫。

伸手一招,戴著納戒的那隻斷手已經飄落到了東方修哲的手中,將指上的天星納戒取下來,東方修哲簡單地察看了一下,然後一臉笑意地從裡面取出了一張貴賓儲金卡來。

想不到這個盜賊所用的儲金卡竟然還是貴賓級的,裡面一定有著不少錢!

反正你死了也是浪費,不如讓我收下好了!

東方修哲一臉邪笑地將自己的那張貴賓儲金卡也拿了出來。

然後,所有的人,便是看到了一個十分震驚的一幕。

托巴的斷手,竟然被東方修哲暫時性地接上了。然後,托巴就像是一個被操控的木偶,開始將儲金卡里的錢轉移到東方修哲的賬戶下。

看到這一切,就連菲米莎都愣住了,不敢相信一個被折磨得離死不遠的人,竟然還把自己儲金卡內的錢轉給了自己的仇人!

帝國老公,借個吻!

在水系魔法的沖洗下,手上的血漬被洗乾淨了,東方修哲站起身,環顧了一下呆若木雞的眾盜賊,露出了一個開心的笑,問道:

「你們是自願把錢交出來呢,還是讓我動手?」

嘎!

所有的盜賊都被這句話給驚醒了,用恐怖的眼神看著東方修哲,心中產生了一個奇怪的想法:這個小孩,難道他也是一個盜賊不成?

幾乎是一瞬間,這些盜賊便產生了逃跑的想法,並且馬上付諸行動。

他們很聰明,分不同的方向,準備跑一個算一個!

可是,讓他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這個猶如小惡魔的小男孩擋住了他們的去路,不是一個小惡魔,是憑空出現了數百個小惡魔。

分身,這可是東方修哲的拿手本領之一!

數百個東方修哲憑空出現,所帶來的視覺衝擊是非常大的,就連菲米莎和貝露兩人,都被嚇了一跳。

兩人現在越來越看不透東方修哲了,搞不明白他所用的招式為什麼都是千奇百怪?

在一聲聲慘叫聲過後,準備逃跑的盜賊們被分身擒了回來,猶如圈養的羊群,被集中在了一起。

他們苦苦哀求著,試圖說服眼前這個小惡魔發發善心,把他們放了。

可是他們卻是忘了,剛剛的村民,是如何聲嘶力竭地乞求他們,他們那時候的善心哪裡去了?

「別那麼急著走啊,你們好像很喜歡娛樂節目,正好我想到了一個不錯的點子,不如你們陪我玩玩?」

東方修哲臉上帶著不容反駁的笑容。

這幫盜賊現在悔得腸子都青了,早知道自己這麼快就遭到了報應,他們說什麼也不敢那麼對付村民。

這下好了,剛剛是他們把村民當作草芥來娛樂,現在這個小惡魔要把他們當成玩具來玩耍!

「規則很簡單,」東方修哲突然伸出一根手指來,指著其中縮在最裡面的盜賊喊道,「你出來!」

「大爺,你就饒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那盜賊顫顫巍巍地走了過來。

東方修哲卻是沖他笑了笑,說了一句很符合惡魔的話:「別擔心,他們早晚會去陪你的!」

隨後,東方修哲又接連叫了幾個盜賊出來!

這幾個戰戰兢兢的盜賊,被東方修哲規定為「獵物」,餘下的盜賊規定為「獵手」。

下面就是開始娛樂了,內容很簡單:

「獵手」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將「獵物」的腦袋揪下來,不然的話,就要轉為「獵物」。

聽完東方修哲將娛樂內容公布之後,這些盜賊們臉白如紙,這分明就是叫他們自相殘殺嘛!

惡魔,這個小鬼絕對是惡魔!

「為了怕你們沒有聽明白,我就先給你們做個示範好了!」

東方修哲邪邪一笑,他的這個笑容,讓這些盜賊們看到了死神在向他們招手。

「嗖~」

東方修哲的身體突然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里,不過很快,他又再次回到了原地。

不過,他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樣東西——托巴的人頭!


所有盜賊的心一下子掉到了谷地,這一次他們清楚地認識到,這個小惡魔的實力,深不見底!

與這個小惡魔拼殺,簡直就是愚蠢至極,在生與死的考驗下,這些盜賊不得不開始執行東方修哲定下的規則,廝殺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