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當然了,你的安全你不用擔心,我這裡有三顆鎮魂珠,必要的時候你就扔出去一顆,相信就算是生死玄境圓滿的強者也得靜止那麼一個時辰。」

見到夢天要拒絕,那老者趕忙掏出了三枚黑色的珠子,然後將珠子的功能介紹了一遍。

「靜止?」

夢天眉頭一挑,到時來了那麼些興趣。若是真的靜止的話,那豈不是跟時間之力一樣么?


其實,現在的夢天也能令時間靜止,這是老久以前的事情了。只不過,現在的他頂多只能讓時間靜止半個小時。若是這三枚黑色的珠子真的能夠令時間靜止一個時辰的話,那可就是神物了。

「你是說……這枚珠子,有著時間之力的特性?」

穿越火線之AK傳奇 ,然後又搖了搖頭。

「雖然這三枚珠子是用時間之力凝鍊而成的,但是他並不能讓時間靜止,只能讓行動靜止,其實,人的思維還是能夠轉動的。不過相信你在鎮魂塔之中萬一遇上了迷霧森林之靈,依靠這個鎮魂珠,便能夠很輕易的讓它靜止一個時辰。這一個時辰,你應該可以得到那個東西。」

「哦?」

夢天心頭略微震動了一下,就算不能讓時間靜止,但是光是這個讓行動精緻的能力,而且還是連生死玄境圓滿的強者都能鎮住的東西,這可比自己的時間之力來的好用多了。

夢天的時間之力雖強,但是他現在頂多能夠讓帝階強者靜止。若是換成生死玄境強者的話,別說生死玄境圓滿了,連生死玄境小城的強者能不能限制住都難說。

「但是,你自己怎麼不去,非要我去?你的實力,可是比我強吧?」

突然,夢天似乎想到了什麼,然後抬起頭來,目光炯炯的看著那名老者。

「額……咳……這個,一言難盡吶……」

老者頓時乾咳一聲,然後嘆息了一下,便是緩緩道來。

「鎮魂塔之中,有著冥王大人所下的一道禁制,凡是帝階之上的人,都是無法進入其中。 二婚醉人,總裁圈愛最深處 。我雖然是半步慟天之境,但卻也無法強行進入其中。若是一旦強行進入的話,那麼那道禁制就會瞬間將我滅殺。所以,這種事,也只有你能做到了……」

夢天猛地翻了翻白眼,這是在變相的說自己弱小么?

不過在聽到這名老者竟然是半步慟天之境的時候,夢天的心中也是狠狠的被震撼了一把。他本以為亡靈大陸之上除了冥王之外頂尖的強者也就只有生死玄境圓滿了,沒想到,竟然還有一個半步慟天之境的老者在迷霧森林!

這一下,夢天不由得暗暗佩服冥殿的實力,有了一個半步慟天境的強者,那麼,肯定還會有第二個。

其實,夢天不知道的是,在亡靈大陸之上,雖然表面上只有冥王一個慟天境的強者,但是,亡靈大陸何其之大,歷史何其悠長?難道在這無數年的歲月中,真的沒有誕生過第二位慟天境的強者么?


不說別的,光是鎮守鎮魂塔的這裡,便是有著不下十位半步慟天境的強者,而這位老者,便是名面上的守護者,而其餘九位,皆是隱藏在暗處暗暗修鍊。誰又能肯定,其餘九位之中沒有人突破到慟天?又有誰能夠肯定,在整個大陸之上沒有其他的隱士突破了慟天?這一切,都還只是未知之數。

「那東西是什麼?」

夢天一想到讓自己拿的那個東西自己還不知道是什麼的時候,便是不由得有些好奇。

「那東西,叫做『聖靈之石』,在其中,隱藏著突破慟天之境的契機。只要有了它,我就能突破慟天之境了。唉……說實話,老夫在這半步慟天之境上可是困擾了一千多年了。若是在不突破恐怕一百年之內,我必定會隕落。」

「隕落?」

夢天心頭一顫,生死玄境的強者便是已經擁有了萬年的壽元,而這老者究竟活了多少年了?竟然還有一百年就會隕落?

「嗯,沒錯。你,可願意幫我?我可以送你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夢天心頭一動,這東西,既然出自半步慟天境強者之手,那絕不會是尋常之物!

「先幫我拿到『聖靈之石』再說。」

「你……」

夢天不由的一陣無語。

「好吧,那麼……鎮魂塔在什麼地方?」

夢天四下看了看,也沒有看到這裡有什麼塔啊。

「看什麼?不要看了,鎮魂塔豈能放在迷霧森林?若是把它放在迷霧森林之內的話,早晚會讓迷霧森林之靈重新掌控迷霧森林。你也不用白費靈魂力去搜尋了,也沒在地下,它在另一塊大陸呢。」

「啊?另一塊大陸?」

夢天不由的心頭一顫,除了十世輪迴之外,還有其他的大陸?

「沒錯。不要以為十世輪迴這十塊大陸十個位面便已經是全部的空間了,在這個宇宙之中,大大小小的位面,足有數萬萬個,而十世輪迴,只不過是著數萬萬個位面之中比較大的一個。而臨近十世輪迴的大陸,共有一百餘塊,而其中最大的,有三個,一個叫做地球,一個叫做『神貫大陸』,還有一個叫做『混沌大陸』。而鎮魂塔,便是在這三塊大陸之中的『混沌大陸』之內。」

「地球?!」

夢天渾身再次一顫,自己的太極拳、太極八卦掌等武技,不正是來自那個所謂的地球么?沒有想到,地球竟然是輪迴大陸附近最大的三個位面之一!這實在是太令他意外了。

不過,在一想到太極拳和太極八卦掌的強悍之後,夢天也就釋然了。能夠產生如此強悍的武技大陸,豈有不強之理?

「你也不用打那個地球的主意了,現在地球已經逐漸沒落,估計再有個幾十億年,就得徹底毀滅了。」

「毀滅?」

夢天嘴角狠狠抽搐了兩下。

「還有,你的目的地的混沌大陸所在,在其上分佈著無數混雜的種族,魔族、妖族、人族、神族等等數不勝數,而他們所修鍊的,也並不是道氣或者靈氣,而是荒蕪之氣。」

「荒蕪之氣?」

「嗯。」

老者點了點頭。

「所謂的荒蕪之氣,便是能夠將天下萬物都是化為荒蕪的一種奇特的『氣』。而他們的實力,也普遍高於我們十世輪迴任何一名武者或者靈者。而他們之中,也有著嚴格的等級劃分,我也懶得解釋了,到了那裡你自會了解。而在那裡,你不要以為你道劫境的實力很強,在那裡,雖然不能說遍地都是,但是每個城市之中,也有那麼幾萬個和你一樣的人。而能夠跟十世輪迴生死玄境強者相媲美的強者,每個城池中,也都有那麼幾百個。能夠媲美慟天境的強者,整個大陸不說有上萬個,也有上千個。至於其上的境界,化虛強者據我所知,明面上的有一百餘位,至於暗中的,我就不知道了。而在混沌大陸深處,據冥王大人說,似乎還有一位足能媲美無上業道之境的強者存在,其座下,好像是有十來位能夠媲美頒布無上業道的強者存在。所以小子,在你去那裡之前,我得好好的給你提升一下實力,不能給我們亡靈大陸丟臉才是。」

老這所完,便是再次看向了夢天。

「你……你怎麼了?」

夢天現在已經口吐白沫暈了過去,這哪是去拿東西啊,簡直是去找虐啊……這麼多的強者,媽的,還有已經鑄就了無上業道的強者存在,這……這……這簡直是去玩命啊……

夢天真的很想問一句:你們丫的閑著沒事幹是不是?十世輪迴的東西,你們非得設在混沌大陸做個毛線?這不是沒事找事么?卧槽!

其實,夢天不知道的是,這鎮魂塔並不是冥王他們想要設在那裡的,而是在當初想要轉移的一個小型大陸的時候,被混沌大陸兩位半步無上業道的強者打鬥所產生的吸力給吸過去的。而當時,冥王也是忌憚混沌大陸的實力,而鎮魂塔在那裡,倒也不用擔心其內的迷霧森林之靈會跑出來作怪,所以也就沒有再去混沌大陸要回來。

不過也的確如冥王所想,那鎮魂塔剛一到混沌大陸,就被那兩位正在戰鬥的半步無上業道的強者給抓了過去,然後他們似乎也是感受到了其內的迷霧森令之靈的氣息,然後就把鎮魂塔給扔進了一處大海之內,然後……然後就繼續戰鬥去了,人家根本沒鳥那鎮魂塔之內的迷霧森林之靈。

而鎮魂塔也是自那之後,很榮幸的在混沌大陸的大海之中安家了。也不知道進水了沒。 金碧輝煌,雄偉宏大的寢宮之中,燈火闌珊,龍泣魂等人正三三兩兩立與龍榻旁邊,神色嚴肅,而曦晨則是側坐在母親的秀塌之前,他緩緩伸出右手,平置於其丹田之上,手掌正中散發着璀璨的金光,吞吐而出,滋潤着龍母被禁錮已久,飽經摺磨的軀體。

龍牧天斜着身子,與衆人分隔開來,獨自一人依靠在不遠處的窗櫺前,他的臉色略顯蒼白,始終目不轉睛地望着神色憔悴的龍母,滿是疤痕的臉龐上露出一絲心痛之色,在經過幾天的精心修養和治療之後,他原先恐怖異常的傷勢已經復原了很多,如今已經可以起身運動,看似並無大礙。在聽到身邊侍奉他的侍女閒談,這才得知曦晨要施展龍皇血脈救治龍母,他連忙強拖着病體,匆匆忙忙地過來探望。

曦晨丹田內的元力水渦急速旋轉,雄厚的元力從體內緩緩地涌出,卻是化作細細的水流,慢慢地涌入龍母的身體之中,如溫吞水一般滋潤着她已經萎縮枯竭的經脈,在其內循環一週天。

龍母雖然此刻依然在沉沉地熟睡,可是她的表情卻略帶一絲痛苦之色,還伴隨着驚恐不安,彷彿此刻的她依舊深陷在那無窮無盡的噩夢之中,尚還沒有醒來。

龍母此刻體內的龍皇血脈,如同一灘死水一般,沒有掀起一絲一毫的波瀾,多年的折磨,使得她的血脈早已凝固,即便是胸膛之中的心跳,也只是能隱隱約約察覺到,其高貴的面容之上蒼白而沒有任何的血色。

曦晨輕嘆了口氣,抽回置於母親丹田之上的右手,只見他左手虛握成刀,元力吞吐着鋒芒環繞在其手掌之上,幻化成鋒利的刀刃。

曦晨伸出手臂,面無表情地將元力刀刃從他的右腕之上滑過,傷口深可見骨,只見金光一閃,金黃色的鮮血如同泉涌一般流出,在空中瀰漫開來,化作道道符文,懸浮在龍母的身體之上,曦晨屈指輕彈,那些符文閃爍着盤旋個不停,融合成玄妙的法陣,又接連不斷地緩緩滲入龍母的體內,朝着身體的各處四散開來。

龍母低聲呢喃着,眉頭微微蹙起,她的臉色在隨着這龍皇之血的注入,略微恢復了一些生氣,而緊握的拳頭也是緩緩舒展開來,而曦晨的臉色卻是顯得越加的蒼白,他將體內最爲精純的龍皇血脈傳給了母親,藉此護住她微弱的心脈,激活她體內平靜如死水的龍皇之血,可是這對於他而言,卻是損失了不少的壽元。

烏鴉尚且反哺,何況人乎?當年龍汐羽叛變之時,若非龍母不顧生命危險,將曦晨強行送出龍宮,恐怕曦晨早已在三百年前便化作一堆枯骨,被那心狠手辣的龍汐羽斬草除根。而她自己卻飽經摺磨如此之久,即便龍汐羽如今已經身死,曦晨心中的怒意卻是依舊未曾淡去,他體內的天生煞氣之球在被封印之後,隨着修爲的攀升,也是活躍的更加厲害,不知何時會再度將封印突破。

感受到母親體內的生機越加的濃郁,曦晨憔悴而蒼白的臉頰上帶着一絲喜色,他虛捏的手指上一道白光閃過,將手腕之處的傷口癒合,止住鮮血,隨即又朝着寢宮正中央一招手,只見那佈置在寢宮之中的陣法閃爍着白光,緩緩顯露出來,而那黯淡無光的龍珠,則是依舊懸浮在陣法的上空,曦晨將其凌空攝入手掌之中。

曦晨俯下身去,小心翼翼地掰開母親微閉的嘴巴,將龍珠輕輕放入其中,龍珠在進入龍母體內之後,頓時發出一聲高亢的龍吟,彷彿臥龍甦醒了一般,閃爍着璀璨的金光,滑進龍母的丹田之內,與她的身體漸漸融爲一體。而龍母原本痛苦的神色此刻也是緩和了下來,似嬰兒一樣舒展開眉頭,再次沉沉地睡去。

總裁爹地 ,效果自然也是極佳,而作爲曦晨的親生母親,母子血脈相連,血脈之力的效果則是顯得尤爲的突出。

龍牧天始終斜着眼睛,一動不動地站在窗櫺邊,他神色複雜地望着龍榻之上沉睡着的龍母,見其已經徹底脫離了生命危險,方纔輕嘆了一聲,直起身來,拖着沉重的步子朝着寢宮之外踉踉蹌蹌的走去。

曦晨擡起頭來,望着龍牧天落寞的身影,緩緩地消失在寢宮門口,眼神中閃爍一絲精芒。

龍牧天走出門來,望着四周被毀壞成廢墟一樣的龍宮,面露痛苦惋惜之色。五百年的時間未曾回來,沒想到青龍一族竟然破敗到如此地步,哪裏還有當年身爲四神獸之首的威嚴。

“算了,反正這也和我沒有多大的關係,我早就被青龍一族給驅逐了。”龍牧天自嘲的一笑,輕嘆一聲,揮手將自己的本命法寶擎天錘祭出。

擎天錘滴溜溜地在半空中旋轉一圈後,呼嘯着懸浮在龍牧天的身前靜止不動,龍牧天再次環視了一圈這熟悉卻陌生的龍宮之後,閉上雙眼舉步欲想輕踏其上,突然,一個輕飄飄卻不失威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這麼着急就要離開,都已經五百年沒回家了,難道不想在此多留幾日?”

龍牧天聞言,止住了腳步,他的眉頭輕輕地挑着,臉龐上遍佈的疤痕猙獰恐怖,略帶一絲敵意的轉過身來,他望着雙手倒背在身後,正緩緩朝自己走來,嘴角含笑曦晨,眼神中閃過一道寒光,沉默不語。


曦晨似乎也是察覺到了龍牧天的敵意,可是他卻彷彿對此並不在意一般,嘴角始終微微含笑,信步走到龍牧天的面前,他修長的手指輕輕點在腰間的儲物袋之上,只見一道金光閃過,一個拳頭般大小的淺黃色龍珠浮現在曦晨的手心,只是其上早已經黯淡無光,沒有一絲元力溢出,與普通的夜明珠看似無異。

“這是你的東西,還是還給你吧,反正我留着它也沒什麼用,當年你還真是把我騙的好慘,真是沒想到,前輩高人居然還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欺瞞我一個晚輩後生。”曦晨無奈的聳了聳肩,苦笑着說道。

望着曦晨哭笑不得的表情,以及略嫌親近的語氣,龍牧天心中的怒氣稍減,二人之間的芥蒂也是稍霽,他滿是疤痕的臉頰上竟然露出一絲得色。

“誰讓當年你小子敢和老子談條件,還敢拿龍珠來威脅我,真是豈有此理,你也不好好打聽打聽,老子究竟是何等的人物,要不是看在你孃的份兒上,我早就對你不客氣了,哪還輪得着你在這裏耀武揚威。”

“當年因爲我孃的緣故,你可以放過我,那今天你能不能也因爲我娘留下來。”曦晨聞言,神色一緊,他猶豫了片刻之後,突然間真誠地開口對龍牧天說道,話語中甚至帶有一絲懇求之意。而龍牧天在聽到曦晨的話語之後,笑容卻頓時在臉上凝固,如同六月天一樣,說變就變,瞬間陰沉了下來。

“你如今已經在化龍池蛻變爲真龍之身,八種屬性的天資更是遠勝於我,足以堪當青龍一族龍皇的大任,我留下只是個累贅而已,還是不在這裏礙手礙腳了。”龍牧天望了望龍母所在的寢宮,面容之上閃過一絲猶豫之色,可是在想起五百年前,龍滅天將其驅逐出青龍一族時的屈辱場景,他又憤恨地冷哼了一聲,拂袖轉過身去。

曦晨望着語氣瞬間變得嚴厲,顯得有些不近人情的龍牧天,臉龐上閃過一絲落寞,他先前也是從龍司翼的口中知曉其中的原由,以及過去的是是非非,他輕嘆一聲,衝其彎腰恭敬一禮。

“我知道當年家父的確有愧於你,可是如今都過去幾百年了,家父也早已經不在人世,你又何必耿耿於懷呢?這件事就讓他就這樣過去怎樣?”

“我呸!就這樣過去,哼!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你老子龍滅天欠我的,他就是下輩子給我當牛做馬都還不清。還想讓我來輔佐他的兒子,白日做夢!“龍牧天額頭上的青筋根根凸起,面容變得猙獰,衝着曦晨厲聲喝罵道。

曦晨見龍牧天瞬間變得暴躁異常,欲想對其繼續勸說,卻被龍牧天不耐煩地揮手打斷。

“你無須多言,我心中早有打算,話不投機半句多,就此告辭。”龍牧天縱身躍上擎天錘,不願再多言語,他口中默唸口訣,轉身便欲驅着擎天錘朝着龍宮之外飛去。突然一陣陰風從身後傳來,透徹心扉的寒冷,警惕的龍牧天心中一凌,當其放出神識查看一番過後,面容突然變得異常猙獰。

“這麼多年沒見,你還是這麼個臭脾氣,一點兒都沒變。”在龍牧天如同噴火一般的眼神注視下,曦晨的身體之上緩緩浮出一個金色的虛影,在二人之間幻化成一位器宇軒昂的中年男子,他舉手投足超凡而脫俗,帝王之氣盡顯無疑。 夢天從昏睡中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

「那個老混蛋……」

夢天直接從床上跳了下來,一陣子鬱悶。自從知道了混沌大陸的狀況,夢天就是一陣陣的無奈。

不過既然已經答應了,那麼自然不好失信。

「嗯?」

不過,緊接著夢天就是發覺了自己的身體有些不尋常。旋即一運氣,便是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突破到了天劫之境,而且,還是天劫巔峰!

這一下子,夢天可真就是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還好沒有突破帝階,不然的話,自己散功的努力可就白費了。就算是現在,夢天也是有些擔心,會不會還沒等自己感悟完便會突破帝階?

「小子,既然醒了,就出來吧。」

突然,門外在這時想起了那老者蒼老的聲音。

夢天嘆了口氣,便是整理了一下衣衫,走了出去。



門外,那位老者依舊是一身素衣,然後靜靜的站在紅色的陽光下,背對著夢天,背影頗有一些蕭瑟之意。

「你的實力,我幫你提升到了天劫巔峰,勉勉強強可以讓你自保。本想直接給你提升到生死玄境來著,但是看你這小傢伙似乎一直在壓抑著自己的能量,不讓自己突破,所以,這也是有你自己的理由。別怪我冒然為你提升這麼多,而是你將要進行的旅程,將會是極為漫長和艱辛的。而給你的時間,只有一年,在這一年之內,無論你在混沌大陸得沒得到『聖靈之石』,都要趕緊回來。因為我所構建的時空通道,僅僅只能維持一年。一年之後,若是你還沒有回來的話,那麼,你就只能永遠留在混沌大陸了。」

「不要以為我這是悚人聽聞,在哪裡,你所能依靠的,僅僅是你自己,我幫不了你。但是,我所能做的,出了給你三顆鎮魂珠和提升實力之外,只有這一塊空間玉簡了。當你遇到生命威脅的時候,便捏碎他,即便是空間被封鎖,你也能夠利用他強行撕裂空間,回到亡靈大陸。當然,若是你沒有什麼危險自然是最好。但是,不得不防啊。」

夢天看著老者臉上濃濃的擔憂和手上的空間玉簡,卻是會心一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