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李白真是覺得自己好貪得無厭,明明有了蘇柔這麼溫婉可人的女孩兒做自己的女朋友,卻還在外面沾花惹草,真的是對不起蘇柔。

“小柔。”李白伸手捏了捏蘇柔鼓起來的臉蛋兒,溫柔的呼喚着蘇柔。

“幹嘛?”蘇柔嚥下嘴裏的飯,又喝了一口同樣是李白帶來的她最愛喝的奶茶,一臉享受的看着李白。

“我會對你好的,一輩子。”李白微微一笑,許下一個永生不變的承諾。

對於李白突然說出這樣的話,蘇柔有些驚訝,不過也沒有多想,她伸手抓住李白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深情道:“我也會跟你一輩子在一起。”

就在兩人甜言蜜語的時候,書店裏忽然走進了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之下的人,此人看不出是男是女,匆匆忙忙的走進了書店。

李白擡頭看了一眼這個穿着黑袍的人,感覺很是奇怪,大熱的天穿着黑袍,真是古怪的人。

“吃的好飽。”蘇柔可愛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對李白道:“小白,我去下廁所,你看着點。”

李白點點頭,示意蘇柔快去快去,不知道爲什麼,李白心裏總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蘇柔起身起了廁所,這時書店裏又進來了兩個客人,這兩人一男一女,男的長相一般,女的帶着面紗看不到臉,都穿着職業裝,身姿挺拔,目光犀利,渾身上下透着一股凌厲的氣勢。

兩人先是站在門口打量了一下書店裏的環境,然後其中一個男人走到李白的面前,聲音冷酷的問道:“你有沒有看到什麼特殊的人?”

李白擡頭看了這個男人一眼,心裏有些詫異,搖頭道:“沒有。”

聽到李白說沒有,男人走到女人的身旁說了兩句話,那個女人看了李白一眼,沒有說什麼,轉身準備離開。

古怪的人?怎麼算古怪,穿着黑袍算不算?

想到這裏,李白忽然驚醒,他看着正準備走出書店的兩人,叫道:“等一下!”

林蕭聽到李白的話,停下了腳步,轉身看着李白,問道:“有事?”

李白看了一眼一聲黑色西裝的林蕭,又看了一眼同樣西裝西褲的另一個帶着面紗的女人,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你們是不是在找一個穿着黑袍的人?”

聽到李白提起黑袍人,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女人目光陡然一亮,走到李白的面前,驚喜道:“你見過那個人?他在哪?”


李白看着眼前的女人,對上那雙如星辰般耀眼的眸子,指了指店裏,說道:“剛纔有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下的人進了店裏,一直沒出來。”

“啊!”

忽然,一陣驚呼聲從店裏傳來,李白聞言面色大變,那是蘇柔的聲音!

李白當即朝着店裏跑去,這對西裝男女互相對視一眼,跟在李白的身後,一起跑了進去。

李白在廁所的門口看到了蘇柔,而此時蘇柔正面色驚恐的站在那裏,在蘇柔的身旁,是那個穿着黑袍的人!

“毒蛇!放開那個女孩兒!”

顏霜緊跟在李白的身後,看到蘇柔被挾持,當即面色一變,叫了出來。

林蕭看到毒蛇手裏有了人質,面色有些不好看,這個毒蛇本來就極難對付,現在又有了人質,那就更加不好對付了。

被稱作毒蛇的黑袍人看到顏霜和林蕭的出現,一點也不意外,他嘿嘿一笑,聲音十分陰柔沙啞,“嘿嘿,顏隊長,你不好好在部隊裏訓練你的兵,幹嘛一定要插手我的事情?”

顏霜聞言冷笑一聲,面露憤怒之色對毒蛇道:“你爲了實驗殘害了我的姐妹,我當然不會放過你!”

毒蛇冷哼一聲,十分囂張道:“你的姐妹能夠爲我的實驗而獻身,是她的榮幸,你應該感激我纔對!”

“你混蛋!”

顏霜大怒,當即就要動手,可是她的手剛剛擡起來,便被李白一把抓住。

看到李白抓住顏霜的手,一旁的林蕭面色一變,衝着李白咆哮道:“你想幹嘛,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

李白冷冷的看着顏霜和林蕭兩人,冷聲道:“我不管你們是什麼身份,也不管你們和這個毒蛇有什麼仇,現在他手裏有人質,你們兩個想要害死她嗎?”

顏霜本來因爲李白抓住了自己的手有些惱怒,可是聽到李白的話,便冷靜下來,自己剛纔是衝動了,差點害死了人質。

“抱歉。”顏霜對李白說道。

李白冷哼一聲,放開了顏霜,態度很不客氣。

看到李白對顏霜如此無禮,林蕭大怒,罵道:“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對……”

“閉嘴!”顏霜有些厭惡的看了林蕭一眼,真不知道上面是怎麼想的,派了這樣一個公子哥給自己當助手,完全就是廢物!

被顏霜罵了一句之後,林蕭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用憤怒的目光盯着李白,恨不得將李白給幹掉!

李白才懶得搭理林蕭,他看着已經臉色煞白緊張不已的蘇柔,又看了看毒蛇,說道:“你只要放了她,我可以保證你安然無恙的離開。”

“不可以!”顏霜聞言驚呼道。

“你閉嘴!”李白惱怒的瞪了顏霜一眼,森然道:“我不管你們有什麼任務,但是我必須要保證她的安全,誰也休想阻止我!” 顏霜被李白嚇到了,她還是第一次在一個如此年輕的男人身上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壓迫感,這種壓迫感,她只在自己的父親的身上感受過。

想到這裏,顏霜又被自己的想法給嚇到了,她的父親是何等的身份,她現在居然拿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年輕人和自己的父親相提並論,顏霜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混蛋!”

看到李白如此對待顏霜,林蕭身爲護花使者,當然是憤怒無比,他伸手就要抓住李白的衣領,卻被李白輕鬆躲開,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放開我,啊!”林蕭怒喝一聲,剛要開口罵李白,他的手腕上忽然傳來一陣劇痛,在這劇烈的疼痛下,林蕭忍不住大叫起來。

絕品高手混都市 ▪тTk Λn▪Сo

李白目光森冷的望着林蕭,冷哼一聲,道:“我警告你,最好老實一點!”

說罷,李白松開了林蕭的手,而林蕭的手腕剛纔被李白那麼抓了一把,已經腫了起來。

收回了自己的手,林蕭當即就將手伸向了自己的腰間,而就在這時,李白冰冷的目光再次看向了他。

林蕭渾身一僵,身子一動不動,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被猛獸鎖定的獵物,稍有不慎,便會命喪虎口!

這怎麼可能!

林蕭在內心瘋狂的咆哮着,他不相信李白居然擁有如此實力,只是一眼,就讓自己渾身發冷,恐懼不已。

顏霜厭惡的看了林蕭一眼,暗道:“真是個草包!”

“我們聽你的。”顏霜嘆息一聲,放棄了和李白繼續爭執下去的打算,她不是傻子,看得出來李白的不同,就算她和林蕭兩個人加起來,都未必是李白的對手。


“嘖嘖嘖,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堂堂顏家大小姐吃癟呢,真是痛快!”

一直坐山觀虎鬥的毒蛇看到李白這邊的爭執已經結束,不禁大笑起來,肆無忌憚的出言嘲諷顏霜。

“你放了她,我讓你安然離開。”

李白將目光對向毒蛇,口吻堅定的說道。

那料毒蛇卻搖了搖頭,對李白道:“本來我是打算放過她的,但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

李白聞言面色一冷,身上的氣息驟然爆發,如山如海,氣勢洶涌,讓人感覺自己就像是驚濤駭浪之下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有傾覆的可能!

“你是古武者!”


顏霜神色震驚的望着李白,直到此時,她才確定了李白的身份!

就連一旁的林蕭也面露驚駭之色,他沒想到李白竟然是古武者,一想到自己剛纔挑釁李白的行爲,他不禁嚇出了一聲的冷汗,如果他早點知道李白是古武者的話,就算李白直接掰斷了他的手腕,他也不敢多說一句話。

另一邊的毒蛇也很震驚,同時心裏有些懊惱,他後悔自己綁架了蘇柔,本以爲只是一個普通小女孩兒,但是這小女孩兒的男朋友卻有些厲害啊。

“我收回剛纔的話,我放了她,你放我走。”

沉默片刻,毒蛇做出了最正確的決定,他知道,一旦自己引起了李白這個古武者的殺心,那麼自己必死無疑。

“我說到做到。”李白點點頭,雙目溫柔的望着蘇柔,示意蘇柔不要擔心。

毒蛇一把推開蘇柔,李白見狀連忙將蘇柔抱在懷中,驚嚇過度的蘇柔在看到自己被李白抱住之後,便再也堅持不住,昏了過去。

“現在,我可以走了吧。”毒蛇小心翼翼的問道,他現在已經沒有了人質,只能去相信李白的人品了。

李白沒有搭理毒蛇,而是先檢查了一下蘇柔的身體,在發現沒有任何問題之後,李白冷冷的看了毒蛇一眼,道:“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逃跑,不要再讓我看到你!”

毒蛇衝着李白拱了拱手錶示感激,而後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書店。

看到毒蛇離去,林蕭有心想要追擊,但是卻被顏霜攔了下來。

李白沒工夫搭理顏霜和林蕭,他抱起蘇柔直接上了書店二樓,來到了一間休息室裏。

李白將蘇柔放在牀上,看着蘇柔那蒼白的臉色和緊皺的眉頭,心裏很是自責,如果不是自己疏忽大意的話,怎麼會讓蘇柔身陷險境呢。

“你好,認識一下,我叫顏霜。”

求真解惑謀發展

有一個強大的男人可以依靠,這一直都是顏霜的願望。

“我現在沒有心情和你們說話,你們走吧。”李白有些不耐煩的衝着顏霜說道,他現在煩得很,沒功夫搭理顏霜。

顏霜聞言愣了一下,心裏感覺很是委屈,我不就是想要認識一下你這個年輕的古武者嗎,幹嘛這麼兇,什麼態度嘛!

看出李白不願意搭理自己,顏霜便無比惱怒的轉身下樓,她在心裏暗暗發誓,一定要讓李白好看!

李白看到顏霜離開,起身下樓將書店關上,正準備上樓時,忽然聽到了蘇柔的驚呼聲,李白嚇得面色一變,風一般衝上樓去,便看到了站在休息室門口的蘇柔。

蘇柔看到李白出現,猛地撲進李白的懷起,大哭起來,哽咽道:“小白,我好害怕!我還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

李白抱着蘇柔,輕輕拍打着蘇柔的後背,安慰道:“沒事的,有我在,放心吧。”

聽到李白溫柔的安危自己,蘇柔的情緒也漸漸穩定下來,她擡起頭來望着李白,神色有些猶豫,似乎是有話想說。

看到蘇柔的樣子,李白也知道蘇柔想要說什麼,他笑了笑,對蘇柔道:“有什麼話直接說就好了,我一定知無不答。”

蘇柔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什麼都沒有問,雙手用力抱住李白的腰,將臉埋在李白的胸口,輕聲道:“我不管你是什麼人,只要你是我的小白,就夠了。”

如果蘇柔真的問起來,李白還真的有點不好回答,現在看到蘇柔如此體貼,他內心很是感動,對蘇柔道:“剛纔嚇壞了吧,快休息吧。”

蘇柔乖巧的點點頭,重新回到休息室,然後躺在牀上,伸手抓着李白的手,低聲扭捏道:“我不睡醒,你不許走。”

李白聞言呵呵一笑,捏了捏蘇柔的臉蛋兒,說道:“放心吧,我會一直陪着你的。”

聽到李白的保證,蘇柔終於是堅持不住,再次睡了過去,只不過這次握着李白的手,蘇柔睡得格外的踏實。

看到蘇柔睡着了,李白開始思考起今天的事情來,他看得出來,那個顏霜應該是特殊部門的人,看起來武力不弱,至於那個不知道叫什麼的男人,弱的很,完全沒有關注的價值。

“那個毒蛇,到底什麼來歷。”李白皺眉自言自語道。

今天碰到的這三個人中,李白最爲好奇的就是那個穿着黑袍的毒蛇,看起來很是詭異,而且他們在談話中還提到了什麼實驗,這些都是李白從未接觸過的東西。

“古武者,沒想到我只是展現了一下氣勢,他們就知道了我是古武者。”李白摸着下巴嘀咕道,他之前因爲毒蛇出爾反爾憤怒不已,將體內的純陽氣息爆發出來,沒曾想卻被顏霜他們一眼看出了自己修煉了內力。

“真是麻煩啊。”

李白有些苦惱的嘆息一聲,自己的小日子過得好好的,突然就碰上了這種只存在於電視劇裏的事情,又是通緝犯又是特殊部門的,簡直要煩死了,希望不要把自己抓走去審問纔好。

想來想去,李白總感覺心裏不踏實,於是他盤膝坐在牀邊,開始修煉起來。

直到現在,李白才真正的意識到,普通人的生活距離自己越來越遠了,自己擁有了【成就係統】之後,便已經不再是普通人,今天的事情給李白提了一個醒,他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才能保證自己可以和心愛的人和家人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