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走吧。”

一道轟鳴聲由遠到近來到了凌軒等人的旁邊,只見沐語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裝,頭髮微微的朝着左邊傾斜。

凌軒看了看沐語之後朝着魔音點了點頭。

魔音看到凌軒這個動作之後直接啓動跑車轟的一聲開了出去,速度快的驚人,頓時把大橋之上的很多路人嚇了一條,紛紛慌慌張張的朝着四周躲去。

沐語關上窗戶,嘴角掛起了絲絲苦笑之色,這速度簡直就不是自己能夠比的上的。

雖然是這般想,但是沐語可是直接把油門轟滿,只見藍色的法拉利好似一道藍色的光芒朝着凌軒的那一輛炫黑色跑車追了上去。

“我發現我都快變成你的專職司機了。”

魔音微微的看了一樣反光鏡,然後嘴角掛起一絲笑意朝着凌軒開着玩笑說道。

“是嗎?那就一輩子當我的司機怎麼樣?”

凌軒的嘴角掛起了一絲輕佻之色朝着魔音說道,眼神裏面閃動着絲絲的火熱,要說他對此時的魔音沒有感覺那簡直就是瞎扯,這麼一個禍國殃民的碼字就算是太監也會有反應的。

wWW. TTKΛN. c○

“當你的專職司機?那就要看你給我多少工資了。”

魔音嘴角勾起了一絲怪異的弧度朝着凌軒淡淡的說了一句,眼睛都不朝着凌軒看一眼。

凌軒的臉上掛着苦笑之色,讓自己給他工資,那自己簡直就是找死,不要說魔音其他的勢力,就算是她的黑手黨一天來的錢也是非常的龐大,要是自己給魔音工資那麼自己真的要變成窮人了,如果魔音的真的來給自己開車那麼自己一天至少都要開出去幾個億或者上十個億的工資。

“算了,你這種司機我暫時還聘用不起。”

凌軒朝着魔音搖了搖頭輕輕的說道,然後雙眼緊緊的閉了起來,因爲開車開得太快的緣故風吹得凌軒那磕在窗戶上面的頭髮沙沙作響。

而此時緊緊跟在魔音那一輛炫黑色跑車身後的藍色法拉利裏面,沐語無奈的搖了搖頭,看着凌軒的眼神都帶着絲絲的敬佩,難道凌軒就不怕突然一輛車從旁邊而過把自己的頭顱個撞碎。

凌軒感覺那風就好像刀子一樣割得自己的臉發痛,他睜開雙眼頭伸了回來。

……

還未到遣星區的去裏面,這處地方稍微有一點荒涼,根本看不到幾個人,只能夠看到時不時的有着幾輛車朝着區裏面駛去。

凌軒的炫黑色跑車停在了這裏,而緊隨其後沐語的那一輛藍色的跑車也停在了這裏。

凌軒打開車門走了出來,臉上一片淡然,身子靠在炫黑色的跑車之上,拿出一支菸抽了起來。

沐語走下自己的那一輛藍色的跑車來到了凌軒的身邊,伸出手在他的口袋裏面掏出一支菸點燃之後也靠在他的炫黑色跑車之上。

“還有等多久你家裏面纔來人?”

凌軒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看時間之後輕輕的朝着沐語問了一下,臉上充滿了好奇之色。

“差不多還有半個小時左右吧。”

沐語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看了看,然後淡然的朝着凌軒說了一句。

凌軒狠狠的抽了一口煙,看了一樣那陽光明媚的天空,嘴角掛起了絲絲的笑意。

魔音打開車門走了出來,伸了伸自己那傲人的嬌軀,凌軒這個時候正好眼睛朝着魔音哪裏看了一眼,頓時都看呆了,魔音原來看着就好像一個長得風華絕代的美男子一樣,就連胸部都沒有一點隆起,原本凌軒知道魔音是女人的時候也疑惑爲什麼魔音的胸部一馬平川,但是現在凌軒不疑惑了,此時魔音伸了伸腰,該凸的地方凸了起來,該翹的地方翹了起來,讓的凌軒的鼻孔裏面都有着一股熱流流了出來。

而此時揹着凌軒的魔音嘴角居然掛起了一絲妖異的笑容,眼神之中閃爍着淡淡古怪的光芒。

“我艹,你沒事吧?”

沐語突然轉過頭看着凌軒,當看到凌軒鼻孔裏面的鮮血之色頓時爆了一句粗口,他可不知道凌軒剛剛看到了什麼,要不然他也該和凌軒有着同樣的反應,或許更加的不堪。

“沒事,這煙他媽的居然摻假,把我鼻血都嗆出來了。”

凌軒頓時隨意找了一個藉口搪塞了過去,快速的扔掉了手中的煙連忙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摸出一張紙擦拭了起來,心裏面則是苦叫連連,這一次自己丟人丟到姥姥家去了。


“沒事就好!”

雖然沐語是這樣朝着凌軒說道,但是眼神之中有着濃濃鄙夷之色,這煙太假?怎麼自己就沒有抽出事情來,而且這煙抽着感覺還挺爽。

想到這裏的時候沐語一愣,這煙可不是抽着爽不爽的問題,好像抽着還非常的爽,想到這裏的時候沐語舉起那被自己抽掉了一半的香菸眼睛朝着香菸看去,這不看不要緊,一看頓時嚇了一跳。這玩意不是和自己當初老頭子那裏摸出來的一樣嘛!而且據說這煙還是京中的那些大佬抽的。一般人想都不敢想,但是他沒想到凌軒居然抽着這樣的煙。想到這裏他的嘴角就是狠狠的抽了抽,難道凌軒是那一個京中大佬的兒子或者私生子?要不然怎麼可能有着這樣的好煙,但是想到這裏他頓時搖了搖頭,凌軒的老爸自己那個時候可是親眼看到過的,據對不可能和京中的那些大佬掛上鉤。 沐語雙眼古怪的看着凌軒,直接把凌軒看的全身發毛。

總裁吃泡面嗎 你這樣看着我幹什麼?”

被沐語奇怪的看着凌軒的臉色頓時變了變,這小子什麼時候用着這種眼神看過人的,難道是自己剛剛被發現了?

“沒什麼,就是看着你出糗的樣子讓我感覺心裏面非常的爽。”

沐語打消了詢問凌軒,然後咧嘴對着凌軒笑了笑,笑容就好像菊花一樣燦爛。

凌軒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剛剛他居然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出糗了。

“是嘛?我出糗是不是讓你很爽啊?”

了凌軒臉上掛着笑意的朝着沐語問道,但是那一絲笑意透漏出一種名叫危險的東西。

“沒有,完全沒有的事情,哈哈。”

沐語看着凌軒臉上的笑容之時身子連忙拉開了自己和凌軒的距離輕輕的說道,眼神之中閃爍着一絲不爲明瞭的光芒。

“算你識相”

凌軒冷哼一聲,然後坐回了跑車裏面。

看着坐回跑車裏面的凌軒沐語無奈的搖了搖頭,狠狠的吸了兩口香菸之後趕緊朝着自己的那一輛藍色的跑車走去。

見凌軒上了跑車,魔音也一臉冷酷的上了跑車,那原本冷漠冰冷的臉龐上面掛着絲絲笑意,讓的凌軒都有些忐忑起來,魔音一般不笑,一般笑都是對對人笑,當然,自己是一個例外。

“魔音,你不會出了什麼事吧?”

凌軒淡淡的朝着魔音問了一句,而他的眼睛卻是朝着外面望去。

“我只是想要在分開之前給你留下一個深刻的笑容而已。”

魔音輕輕的朝着凌軒說了一句,然後直接啓動跑車,不過並沒有駕着跑車飛奔。

“深刻的記憶,我想是挺深刻的。”

凌軒的眼皮猛地跳動了兩下,魔音的確給了自己一個意外,不過那意外可是把他嚇得有些不輕。

片刻之後凌軒的嘴角掛起了一絲笑意,眼神之中光芒閃動着。

“你的確給了我一個意外。”

凌軒先是一臉震驚的對着魔音說道,然後朝着她古怪的看了兩眼。

“魔音,你本來就是一個女子,但是你能夠告訴我爲什麼你那裏是平的嗎?”

凌軒的話說完之後眼神之中帶着一絲凝重,而右手已經摸着跑車車門的扶手,一旦事情有什麼不對他也能夠快速的閃人。

魔音聽到凌軒的這句話後雙眼之中閃過一絲寒光,但是剎那間便掛着一絲古怪的笑意。

“你真的想要知道?”

魔音的聲音雖然談不上陰陽怪氣,但是也非常的奇怪,這句話剛剛說出口凌軒的身子就是顫抖了一下,魔音這是想要幹什麼。

“我倒是想要知道,不過我應該不會告訴我的吧?”

凌軒嘴裏面朝着魔音說道,而手上卻是微微的用力,然後小心翼翼的打開炫黑色跑車的車門。

“你想要知道?但是這件事情還不能告訴你。”

魔音瞥了一樣那正準備打開跑車門準備逃跑的凌軒淡淡的說了一句之後雙手握住方向盤。

凌軒見魔音並沒有發火微微的鬆了一口氣,停止了手上的動作,閉着雙眼,嘴角掛起了一絲幸福之色。

‘轟轟轟’

沒讓凌軒還有魔音等人等多久,忽然一道道轟鳴之聲響在了凌軒的耳朵裏面。

凌軒和魔音對視一眼之後雙眼朝着響聲那處看去。


只見一輛輛顏色不一的跑車朝着凌軒等人這裏狂奔而來,每一輛跑車的造價至少在兩百萬之上,而這些跑車加起來至少有着一百多輛。

凌軒的嘴角掛着絲絲的無奈之色,他的眼角朝着反光鏡裏面看了沐語一樣,他沒想到沐語的家庭居然那麼的強悍,就結一個婚居然動用了一百多輛跑車,而在跑車的陣容裏面居然一輛勞斯萊斯幻影。

這一輛勞斯萊斯幻影外面一片漆黑,給人一種神祕的感覺,但是神祕之中又不失高雅。

跑車分着兩排來到了凌軒的那一輛炫黑色的跑車面前,頓時只見一百多個司機走下來,恭敬的朝着凌軒那一臉炫黑色的跑車後面的沐語恭敬的彎了彎腰。

“少爺”

聽到這一道聲音之時凌軒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少爺?這個詞自己聽着怎麼感覺怎麼的彆扭。

“我擦,我說過不要叫我少爺,我都說過多少次了。”

少爺這道響聲剛剛想起之後頓時沐語朝着他們大喝了一句,臉上掛着不爽的表情從自己的那一臉藍色的法拉利裏面走了下來。

“少爺,我少你妹。”

凌軒還有魔音都是一臉興致勃勃的趴在窗戶面前看着那正教訓自己手下的沐語,嘴角掛起了絲絲的笑意與疑惑。

“語兒”

沐語剛剛準備擼起袖子教訓那羣傢伙的時候頓時從勞斯萊斯幻影裏面傳出了一道聲音,讓得沐語縮了縮腦袋,然後唰的一下就跑回了自己的那一輛藍色的法拉利上面。

“走了”

沐語朝着凌軒點了點頭說了一句之後直接開着自己的跑車快速的朝着遣星區裏面快速的駛去。

“這小子現在好像有點嘚瑟啊,魔音,去打擊打擊他。”

凌軒看着朝着遠處狂飆而去的那一輛藍色的跑車,嘴角掛起了絲絲的無奈和趣味,輕輕的朝着魔音說了一句之後直接把安全帶系在了自己的身上。

魔音淡淡的瞥了一眼凌軒還有那些倒頭朝着自己車上跑的人,嘴角掛起了一絲冷酷的笑意。


“你自己坐好了。”

魔音朝着凌軒說了一句之後也不管凌軒坐好沒坐好,頓時跑車的速度提到了極致朝着沐語的那一輛藍色的法拉利衝去,速度快的驚人,緊緊只用了十幾秒的時間便已經超過了沐語的那一輛藍色的法拉利。

沐語看着已經超到自己前面速度將慢下來的炫黑色跑車滿臉的武力,眼神之中一片複雜之色,自己開跑車原本就已經非常的牛了,但是他沒想到魔音開車的速度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

你無法預料的綠帽,我都能給你戴上

“魔音,你直接去做一個職業車手算了。”

凌軒從反光鏡裏面看着身後的衆多跑車,而嘴角卻是掛着淡淡笑意。 炫黑色的跑車開頭駛進了遣星區,而第二輛自然是沐語開着的那一部藍色的法拉利,最後身後跑車一直不斷。


遣星區鬧騰起來了,都在紛紛猜測着是什麼大人物來到了遣星區,就這個陣勢就算是華夏頂尖的人物可能都不能夠弄出來的吧。

凌軒眼睛微眯,然後擡起頭朝着天上看去。

“魔音,看來,小語的家裏面還真的不簡單。”

凌軒雙眼緊緊的盯着空中那好似螞蟻一般的飛機,感概了一句說道,眼神之中閃着道道不爲明瞭的光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