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敗了,敗在了陳楓的一拳之下,但是沒有人會說方言無能,只會說陳楓變態,必竟能夠在戰鬥中突破不是誰都可以的,更何況方言又是一個地階強者。

就在方言歸順陳楓的同時,日耀城傳來了急報,日耀城被人攻破了,對方僅有兩千人馬,而在得知攻城的是陳楓的人馬時,方言再一次感嘆自己識實務的同時,也暗驚陳楓的用兵能力。

當天,風雷城中大擺宴席,而宴席整整擺了兩條街,甚至連凌府都無一個空位,這天,凌府來了很多有頭有臉的商人,當然也有一些修爲不差的星士。

當所有人都在慶祝的同時,凌雪卻病倒了,一個黃階中級的星士病倒?說出來會讓人驚訝,可是確實如此,就在她看聽到方言歸順陳楓的同時,她終於忍受不住,倒在了城牆之上。

陳楓不是傻子,他自然看的出來,凌雪是因爲擔心自己,操勞過度纔會病倒,所以在凌雪病倒的這兩天,他什麼人都不見,專門來照顧凌雪,就連他的二師兄隨兄想見他一面都被守衛給無情地擋在了外面,以至於,宴會當天,他這顆最耀眼的主人公沒有出現。

凌雪半躺在牀上,臉上也恢復了紅潤,可是她並沒有起來,因爲此時她正一臉幸福地看着陳楓坐在牀邊,喂自己最愛吃的小米粥。

陳楓從來沒有這樣照顧過一個人,這也是他十九年來第一次這麼照顧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女人,一個非常美的女人。

一口一口地吃着陳楓餵給自己的小米粥,凌雪心裏有一絲的小甜蜜,看着陳楓那認真的樣子,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原來陳楓在認真做一件事的時候,很帥!很吸人!

“嗯……吃飽了!”

凌雪搖了搖頭,拒絕了陳楓再一次遞過來的小米粥,她很少露出這種粘人的表情,這種小女人生活,她非常喜歡,真希望,自己一直這樣病下去,永遠也好不了,只有這樣,她才能天天看到陳楓,也只有這樣,陳楓纔會這般細心的照顧她。

“什麼吃好了?一碗都沒吃完就吃好了?再吃一點。”這一刻,陳楓的表情有些責怪的意思,同時語氣充滿了溫柔。


凌雪張了張嘴,最終說了一句:“就一口,再吃一口就不吃了,人家最近在減肥嗎!”

在陳楓的勸慰下,凌雪再次吃了一小口,然後無論陳楓如此勸,她也堅絕不肯再吃一口,陳楓無法,只得將碗勺放在了桌子上,再次來到了牀邊,將凌雪身上的被褥往上拉了拉,說道:“好好休息,以後可不準再這樣了,你看看你,一點也不懂的愛惜自己的身體,一個黃階強者都會病倒,說不去也怕別人笑話。”

凌雪嘻嘻一笑,說道:“人家都睡了兩天了,再睡下去就成懶豬了,這樣下去會胖的。”不過嘴裏這麼說,心裏卻不這麼想,她倒想這麼一直躺下去,讓陳楓一直陪在自己的身旁。

“好了,你先休息吧,我出去看看,這都兩天了,如果不安排一下,會弄出亂子的。”

陳楓正準備起身,卻被凌雪一把給拉住了,盯着陳楓,眼神裏盡是不捨,說道:“再陪我一會,就一會,反正有方言和你那師兄在,說不定他們早就安排好了。”

陳楓很想拒絕,可是看到凌雪那悠悠的表情,再聯想到她爲了自己擔心的累倒,竟然有些不忍心拒絕,所以又重新坐了下來。

凌雪見陳楓聽從了自己的意見,滿心的歡喜,拉着陳楓的胳膊,緩緩靠近了此,就這樣抱着陳楓的胳膊,將他的肩膀當成了睡枕,靠了上去。

“唉!”陳楓暗自嘆了一口氣,原本他想逃避,可是現在倒好,不但沒有逃掉,反而陷的更深了。

要說他不喜歡凌雪那是假的,先不說凌雪的美貌,就這幾天她所表現出來的小女人狀態都讓陳楓無法自拔,想着無雙城那邊還有一個,心裏就開始亂了起來,想像着一切都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如果小雨知道了會怎麼樣?會不會陌陌的離開?還是……

陳楓不敢想像,如果司馬星雨真的陌陌離開,他一定會發瘋的,可是他又不能在這個時候拒絕凌雪,所以他的心裏很複雜。

以凌雪的聰明,又怎麼會看不出來陳楓心中的想法,所以看到他擔心,她心裏雖然酸楚,可還是想爲他分憂解難。

“是不是在擔心小雨妹妹?”半靠在陳楓的身上,凌雪悠悠地說道:“放心吧,到時我會和小雨妹妹說清楚的。”

說清楚?說清楚什麼?陳楓看着凌雪的表情,心裏一痛,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一時間,兩人都陷入了沉默。

到底說清楚什麼,凌雪沒有說,不過這個也只有她心裏才清楚,二女共侍一夫,這種事情又不是沒有,大陸上很多有實力有本事的人都是這樣,她相信,只要司馬星雨是個心軟的女人,一定會敗在自己的三寸之爛舌之下。


她何嘗不想獨佔陳楓,可是她更不想看到陳楓傷心,她雖然是個女強人,可她也樣也是一個心軟的女人,要說了解女人?不是男人,而是女人自己,一個女人如果真的愛一個男人,可是爲這個男人去做任何事情,更何況這個大陸上常的二女共侍一夫之事。 正在溫存的陳楓二人,被突然闖進來的高升給打斷了。原本正靠在陳楓身上的凌雪,還沒反應過來,就發現陳楓竟然突然間站了起來。

高升已經沒有了兩天前被剛放出來的那種頹廢,臉上的鬍子茬經過修剪已經不見,一身光鮮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顯的是那樣的合身,混身結實的肌肉,就處是透過衣服都能感覺的出來。

“小雪……”剛闖進來的高升剛想表達一下自己內心的急切,慰問一下凌雪的病情,可是當看到房間裏的一幕時,話到嘴邊,僅吐出了兩個字,便再也說不出話來。

“高大哥?快,快請坐。”

凌雪還是一如既往的客氣,對於這一點,要是放在平時,高升根本不會多想什麼,可是現在因爲有了陳楓的存在,所以,他覺的有些尷尬。

“高大哥,別來無恙啊?”陳楓並沒有被撞破姦情的感覺,看着眼前仍然是那麼精神的高升,客氣地招呼高升坐下。

原本心裏有些不是嗞味的高升,在看到陳楓的那一刻,臉上的表情不定,驚訝地說道:“是你?還真的是你!”

在方營關壓之時,他就聽說了陳楓大戰方言的事情,原本他還以爲這個陳楓根本和他所見過一次面的陳楓不是一個人,可是現在看到面前的陳楓時,他卻傻了。

“可不就是我嗎!”見到高升那驚訝的樣子,陳楓笑了笑,他能看的出來,高升對凌雪的情意,原本心裏也有些不舒服,可是在看到凌雪對待高升的表現後,心裏才平衡了許多。

這也許就是男人的佔有慾吧,即便他已經有了一個,可是當他看到另一個和別的男人有牽連的時候,心裏就會不爽,也可以說是每個男人的通病吧。

見到陳楓一幅主人的樣子,高升心裏雖然很佩服陳楓,可是心裏同樣很不爽,可是不爽又能怎麼樣呢,打又打不過人家,又沒有人家年經,一時間,他竟然有些自卑。

凌雪仍然沒有下牀,只是半躺在牀上聽着兩人那東一句西一句的聊天,偶爾也說上幾句,雖然氣氛有些不融洽,而且凌雪也能聽的出來兩人語氣之間的**味,不過她心裏卻是很喜歡的。

因爲她不但看到陳楓因爲自己和別的人男人爭風吃醋,另一方面,她是一個女人,哪一個女人在看到兩個男人爲了自己而爭風吃醋的時候會不開心呢,兩何況還是兩個如此優秀的男人,所以他心裏歡喜的同時,也有一絲的自豪。

談話中,陳楓從凌雪的口中得知了她與高升認識的經過,事情有些老套,也就是在疾風口,高升打劫的時候的,被劫的主人就是凌雪,所以兩人也是那個時候認識的,而且陳楓還得知,高升有一個哥哥,年輕的時候去了中州,只是這些年來,一直沒有聯繫,所以也不知道哥哥的狀況。


剛開始的時候,兩人你一句我一句,雖然語氣有些不對頭,再加上凌雪在中間,所以也是相安無事,可是後來,兩人聊到凌雪的時候,語氣開始針鋒相對,就連凌雪都能感受到兩人之間那濃濃的**味。


正在擔心兩人的凌雪,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守衛的傳話及時的解了圍。

從守衛的傳話中,三人聽到了一個消息,在風雷城外聚集了大量的星士,足足有兩三千人,而且穿着相同,裝備精良,方言正在與之對持。

看着凌雪那擔心的樣子,陳楓想了想,說道:“可能是我們的援軍吧?我先出去看看,也許你弟弟小旭也在。”

聽到凌旭有可能也在,凌雪騰的一下從牀上坐了起來,然身翻身下牀,那樣子讓陳楓看了直皺眉頭。

“你……”

“我早就好了,快點出去吧,別讓他們打起來了,方言可不認識小旭,要是打起來就麻煩了。”

陳楓有些無語,而高升則是另一翻心情,以他的聰明,僅僅這兩句對話,他也聽的出來,凌雪對陳楓有情,至少他沒有見過凌雪對自己這樣過。

三人出了凌雪房間,而凌府的一些下人,也終有見到了陳楓,這兩天來,陳楓可是對凌雪寸步不離的,對於凌雪的表現,其它人也許看不出來,可是這些下人卻是看的清清楚楚,自己家的大小姐,何時這麼關心過一個男人?所以他們看向陳楓的表情有着一絲絲的羨慕。

陳楓三人很快便來到了風雷城外,當凌雪和高升看到那整整齊齊的人馬時,很是震驚,反觀陳楓卻是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從這些人的打扮上他看的出來,這些都是自己的人,而那帶頭之人不是陽昆和凌旭幾人又是誰。

見到陳楓的到來,方言微微朝陳楓點點頭,然後又將目光轉向了前方,他的心裏也很震驚,對方人數不多,可是他卻可以看的出來,這些人的戰鬥力,以及那散發出來的氣勢,自己的手下根本不夠人家看的,所以他的心裏也在擔心。

陳楓自然將方言的表情看在眼裏,不過他卻沒有多說什麼,單身匹馬緩緩地朝着對方的陣地中走了過去。

“主公!”

“大哥!”

“公子!”

三種不同的稱呼同時響起,而且在這一刻,陳楓看到,帶頭的幾人全部朝自己走了過來。

凌旭、陽昆、阿大兩兄弟都在其中,這一次可以說精銳盡出,個個都是陳楓手底下的精銳,所以當陳楓看到他們全在的時候,笑了起來,朝他們打趣道:“你們來的可是有些晚了!”

對於陳楓的話,幾人都沒太在意,一個個嘿嘿傻笑,唯有陽昆,表情仍舊很嚴肅,不過從他的神色中,也能看到一絲絲的驚喜。

“讓你們的人馬在城外安營紮寨,你們幾個隨我進城!”

陳楓下達了一條簡單的命令,然後他便帶着幾人和說方言他們一一相信,當凌旭見到夜迪、方浩和金生的時候,兩眼冒光。

曾幾何時,這三人還都是他們心目中的偶像,可是現在他們竟然和自己平起平坐,甚至還有些不如自己,這一刻,他忽然覺的,自己離廢物這兩個字是越來越遠了。

“大姐!”凌旭見到了凌雪,興奮地叫了一聲。

凌雪微微一笑,弟弟的表現他都看在眼裏,心裏也爲他高興,看到已經今非昔比,有着強大信心的弟弟,凌雪的高興那是發自內心。

“嗯!”凌雪點點頭,然後說道:“剛好過幾天,我有些事要安排,沒想到你就來了,走吧,先進城再說。”

凌旭點點頭,一眼便看見了一直站在凌雪身旁的高升,嘿嘿一笑,然後湊了上去,朝着高升小聲地問道:“怎麼樣?這段時間,有沒有追到我大姐啊?”

шшш тt kān C○

凌旭的聲音雖小,可是還是被耳靈的陳楓等人聽到了,只見高升尷尬地一笑,沒有說什麼,可是陳楓卻是開口說道:“小旭,最近一段時間進步怎麼樣啊?星辰訣練到哪了?”

看到陳楓那陰陰的笑容,凌旭脖子一縮,嘿嘿笑道:“當然比不上大哥了,所以進步嗎,不大?”原本凌旭認爲自己的謙虛會得到陳楓的好評,可是他哪會想到陳楓會直接來了一句讓他吐血的話來。

“哦,這樣啊,我原本以爲可以教你更高層的心法了呢,現在看來,還早啊!”說完,陳楓裝模作樣的嘆了一口氣,然後才轉過頭去,問起了陽昆最近軍中的壯況。

凌旭心中別提有多鬱悶了,可是他明顯可以看的出來陳楓話中的意思,可是又不知道自己哪裏得罪他了,自己可是一直都很小心啊。

只有一旁的凌雪,在聽到陳楓與凌旭的對話後,臉上露出了一絲甜蜜的笑意,也跟着調戲道:“小旭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以前不能修練還沒什麼,現在有了機會,怎麼能不抓住呢?”

被大姐如此一說,凌旭找到了出氣筒,說道:“我說大姐,看你的樣子,是不是戀愛了,要不然怎麼……”

哪知,他話還沒說完就被陳楓給叫去了,“小旭!”

“大哥!什麼事?”聽着陳楓叫自己,連忙跑了過去。

“等下你和阿大阿二兩人比試一下,如果不能在他們手中堅持一柱香的時間,晚飯沒得吃!”

“啊……不是吧大哥!他們……我……”

一旁的凌雪見到凌旭吃鱉的模樣,要多開心有開心,心道:“讓你多嘴,這下知道厲害了吧?” 陳楓幾個簡單的命令,方言陽昆等人一切都管理的妥妥當當,就在陳楓感嘆有手下真好的同時,隨風也終於找到了與陳楓單獨聊天的機會。師兄弟二人的感情,也並沒有因爲時間的消逝而變淡。

月光下,陳楓與隨風躺在凌府後花園的草地上,看着滿天的星星,誰都沒有開口說話,就這樣躺着,二人卻沒有因此而感到彆扭。

兩個大男人,在這種情況下賞月,卻實有些彆扭,可是二人卻沒感覺,因爲他們習慣了,從小到大他們都是這樣,那時還有大師兄葉落和老三楊成,昔日的四兄弟,如今只剩他們兩個還有這個閒心,所以心裏滋味也不是很好。

“二師兄,給我講講中州的事情吧!”

陳楓終於開口了,只是他講到中州的時候,眼神有些散亂,好像有着什麼心事。不過隨風並沒有注意到,他正無聊地數着天上的星星呢。

“啊!中州啊?也就那樣,還不如我們這邊好呢,還是懷念以前的生活啊!”隨風隨口應了一句,然後就開始感嘆了起來。

“沒有這邊好嗎?”陳楓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心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爲何還會有這麼多人想往那邊去?甚至拋棄這裏的一切!”

“那你在中州呆的好好的,爲什麼會突然回來?”陳楓沒來由地來了一句,讓隨風一時間竟然沒有反應過來。

“啊?學院放假,所以……所以趁着這段時間就回來了,還能因爲什麼,你可不準亂想。”

隨風欲蓋彌彰,陳楓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幾個師兄弟中,最老實數楊成,最善良數葉落,要說最調皮的絕對是隨風第一,不過他卻有一個缺點,那就是每次說慌的時候,都會像現在這般用語言來掩飾。

陳楓呵呵一笑,突然說道:“反正你們放假,過兩天跟我回無雙城,讓你見識一下我這一年來的成就。”

隨風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聽到陳楓這麼說,也只是下竟識地點點頭。

兩人就這樣在後花園躺了一夜,也聊了一夜,他們聊的話題很多,剛開始還是談天說地,說一些沒有營養的話題,可是後來當陳楓一談及中州的事情時,隨風便避開不聊,這讓陳楓有些無語。

一直到了第二天,二人還沒有來得及回屋休息,風雷城迎來了兩個客人,一老一少兩個商人。

兩人來到風雷城並未做停留,而是直接奔凌府而來,當凌雪接到消息的時候,二人已經來到了會客的地方,正坐在那裏,一邊聊着天,一邊說笑着,好像講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

當凌雪出現在會客廳的時候,只見那二十多歲的青年眼前一亮,不過他掩飾的很好,瞬間便轉變了過來。

老者大約六七十歲的樣子,頭髮有一半都是白的,不過他的精神卻很好,尤其是那雙眼睛,凌雪閱人無數,一眼便看出了這老者的不凡。

“在下陳林,這位是我的四爺爺陳留,小姐可是這風雷城的主人凌雪小姐?”陳林目光盯着凌雪,一幅彬彬有禮的樣子,一點也不失大這風範,一看就知來頭不小。

凌雪眉頭皺了一下,她覺的眼前的年輕人很面善,可是她並沒有聽說過這號人物,更不知道來此找自己有何事,所以她也跟着回禮道:“不錯,我就是凌雪,請坐!”說完,她先坐了下來,然後才問道:“不知二人來我風雷城有何事?”

陳林笑了笑,然後看了一眼一直面帶微笑的陳留,這纔回答道:“想和小姐做一筆大生意!”

“大生意?什麼大生意?”

“聽聞風雷城盛產金礦,所以我想和小姐談的就是金礦的生意!”

聽到金礦,凌雪思索了一翻,然後說道:“我們風雷城是盛產金礦,不過目前我們的金礦生意已經有了主顧,所以……”

陳林手一擺,笑道:“這個好說,我們可以出雙倍的價錢,而且承包你們所有的金礦,怎麼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