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溫度這麼高!”

他臉色微變:“肯定是發高燒了,難道昨晚着涼了嗎?走,我帶你上社區醫院瞧瞧去。”

望着葉辰關切的目光,蘇蕾突然好想找條地縫鑽進去……

“不……不用!”她細若蚊蟻的聲音裏,透着無法質疑的堅持。自己根本就沒有感冒,上醫院不是糗大了嗎?

蘇蕾忽然明白了一件事,自己和葉辰,絕對不在同一個頻率上,自己說的,跟他應答的,肯定不是同一件事。

“真不用嗎?”葉辰還是有些不放心。

“真不的用!”蘇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臉上的紅霞褪下不少,她無比認真的說道。


“好吧。”

見蘇蕾這麼堅持,葉辰只好點點頭,他總不能強迫她上醫院吧。“對了,家裏有感冒藥沒?放哪裏?我幫你拿些過來,吃上兩顆,會好一點。”

“那個…我等會吃。”

過了一會,蘇蕾忽然輕輕地叫道:“葉辰。”


“嗯?”葉辰回過頭來,目露疑惑地望着她。

“你可不可以……再冒充一下我男朋友?”

第二次說這番話時,蘇蕾倒沒有跟第一次一樣,面紅耳赤,頭差點垂到膝蓋上。相反,她睜着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葉辰。

“難道,又有大老闆請你吃飯?”葉辰奇怪地問。

“怎麼!非要有大老闆請我吃飯,你才肯冒充我男朋友?!其它時候不行嗎?”

本來,還一臉羞答答模樣的蘇蕾,聽葉辰這麼一樣,頓時柳眉倒豎,鳳眸圓瞪。

感覺殺氣撲面而來,葉辰心頭“咯噔”一響,立馬從善如流:“當然不是!只要是你蘇妹子的召喚,不管天南海北,我隨時都可以爲你效力……”

“嗯,這還差不多。”

蘇蕾點點頭,滿意地收回目光,接着,她心又開始凌亂了。他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只要我說出來,他都會同意?如果……做一輩子男朋友……他會答應嗎?

一股奇異的氣氛在客廳裏蔓延。

葉辰明顯能感覺出,蘇蕾今天的狀態有些奇怪,從一大清早給自己捏肩膀,到莫明其妙臉紅,再到冒充男朋友……

可讓他想不通的是,她爲什麼會這麼奇怪?難道僅僅因爲她今天過生日嗎?

女人,果然是一種很難理解的生物。

“蘇妹紙,說吧,今天想讓我乾點啥?”

葉辰笑眯眯地看着蘇蕾,後者嫩嫩的臉龐上佈滿紅潤,再配上她身上那套居家服飾,顯得特別有女人味。

感覺葉辰的目光,肆無忌憚地在自己臉上流連,蘇蕾既開心,又有些不太自然。

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與他對視。

“今天的生日,本來我想和你,不,我想一個人靜靜地過就好了。”

說到這裏,蘇蕾目光閃爍了一下:“但這個事,不知怎麼被我大學閨蜜知道了,由她牽頭,聯繫了一大堆同學,說是非要給我過生日不可,怎麼推都推不掉,你知道,到了我這個年齡,參加這些社交活動,身邊沒個人陪着,會讓人看笑話的……”

“所以,你就找了我這片綠葉,來襯托你朵紅花?”葉辰笑嘻嘻地接上。

“怎麼?難道當我的綠葉,還委屈你了嗎?”蘇蕾白了他一眼:“多少人想當這片綠葉,還當不上呢。”

“怎麼會委屈,榮幸之至啊!”葉辰故作兇巴巴地說道:“有誰敢說我委屈,我絕對找他拼命。”

蘇蕾被葉辰逗樂了,她紅撲撲的臉蛋上閃爍着興奮:“那我們就這麼說定咯!”


“嗯,說定了,來吧,我們拉個勾吧。”葉辰開懷念蘇蕾手指的觸感。

“纔不跟你拉呢,又不是三歲小孩。”

……

蘇蕾生日party的地點,定在南區的南華三星級酒店。

葉辰和她約定好了時間。下午6點,以男朋友的身份,準時過去參加。

而在此之前,葉辰要去一趟軍區醫院看望一下蕭天;蘇蕾則是,提前去招待幾個閨蜜,順帶佈置一下活動場所。

來到樓下,葉辰發現一件挺鬱悶的事。

自己不管是和女人還是女孩待在一起,都有專用豪車開,但輪到自己落單的時候,就淪落到只能在街邊攔的士了……自己是不是也該弄輛車開開呢?

好在小區門口攬活的出租車還不少,手一招就立馬有車停在跟前。

上車,出發。

半個小時後,葉辰來到軍區醫院的大門口。

不知道是醫院內部有交待還是其他原因,反正這一次,葉辰進去時,沒有遭到任何阻礙,甚至,門口的值班武警還向他敬了個禮。

在值班醫師那裏問清楚蕭天的病房,葉辰馬不停蹄地朝目標處走去。

特級病房。


身材容貌俱佳的特級護士,跟葉辰輕聲打了個招呼,然後悄悄退出醫房。

“感覺怎麼樣,好一點沒?”

葉辰朝坐靠在牀上的蕭天笑問道。

“還好。”蕭天握了握拳頭:“就是感覺左手有點使不上勁。”

“應該是麻醉藥劑的效果,還殘留在你體內,過段時間就好了。”

葉辰忽然臉色一肅,認真說道:“昨晚上的事,謝謝了!”

蕭天微愣,撓了撓頭笑道:“別這樣,很不習慣。再說了,我出手也不全是爲了幫你。”

“當然!”葉辰笑了笑:“換作任何一個華夏人,遇到昨晚上那種情況,你都會出手,正因爲這樣,才更值得敬佩,不是嗎?”

“其實,我也沒那麼崇高。”

蕭天再次撓了撓頭,嘿嘿笑道:“就是憋久了,拳頭髮癢,想找個人練練。結果,那個東瀛人正好撞到槍口上,只是沒想到,隨便一個人都能把我傷成這樣,看來師傅的話是對的,江湖高手輩出,行事需處處謹慎。”

葉辰忍不住在內心翻個白眼,你以爲昨晚上那樣的高手,隨隨便便都能碰得到嗎?如果不是恰巧都來找我,只怕你一個月能見到一個,都是運氣不錯了。

古武者,果然不愧有個“古”字,說話,辦法,都透着一股“古”的味道。

“你對這家醫院的服務還滿意吧?如果她們有任何怠慢你的地方,儘管跟我說,我去跟她們溝通。”葉辰問道。以他擺在明面上的中校身份,自然有資格說這句話。

“很不錯。”蕭天點點頭,接着,他面露苦色:“就是服務太周到了,整天有漂亮小護士陪着聊天解悶,喝粥,吃水果都她們動手喂,這……這也太那個了,反正,很不適應。”

待遇居然這麼好?極品小護士全天候陪伴?

葉辰頓時眼眸一亮。我是不是該找個機會,進來住住,再順便泡泡漂亮小護士呢?

“有小護士陪着多好,你們多聊聊天,培養培養感情。”葉辰用男人都懂的口吻說道:“說不定,哪天你就能帶她出去‘啪啪啪’呢。”

“‘啪啪啪’是幹什麼?”蕭天極爲認真地問。

“好吧,你自動忽略這句話吧。”葉辰嘆了口氣,滿臉鬱悶,跟不是志同道合的人溝通起來,果然很費勁。

他和蕭天又聊了一會,在醫院裏吃完中飯,這才坐車回南區。 “蕾蕾,你真不夠朋友啊,有男朋友了也不跟我們說一下,讓我們幫你把把關也好啊。”

“就是,就是,太不夠意思了……”

南華星級酒店,二樓某個包廂。

從天花吊頂到四周牆面上,扎滿了五顏六色的綵帶和氣球,靠門的牆上,用七彩貼紙,貼成一個英文的“happy birthday”,旁邊還點綴着幾個五角星狀的小氣球,生日氣氛十分濃烈。

蘇蕾和兩個閨密在包廂裏忙忙碌碌,不時,傳出一陣陣笑聲。

對於閨密的問題,蘇蕾笑了笑,不置可否。

她心想,我找男朋友是我的事,憑什麼讓你們把關?你們找男朋友的時候,也沒見過讓我把關啊。

“讓我們猜一下,我們大學時期,最璀璨的明珠——蘇大美女的男朋友,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說話之人叫孫倩,她穿着一身性感的禮服,臉上化着濃妝,整個人顯得豔光四射,與蘇蕾站到一起,竟然有種把今晚主角,都壓下去的感覺。

“大公司老總?豪門貴公子?大家族少爺?”孫倩嬌嫩的小手託着香腮,做沉思狀,這個動作讓她看起來,豔麗中透着點小可愛。

“那還用說嘛,我們蘇大美女的男朋友,肯定是年少多金,英俊瀟灑……對不對呀,蕾蕾?”另一位叫謝紅的閨密,掩嘴笑道。

蘇蕾再次笑了笑,沒有回話。她腦海逐漸地浮現出葉辰的身影。

他一會盯着自己胸部,壞壞地笑着;一會無比認真地對全世界宣佈:“誰敢欺負你,我一定會讓他後悔活在這個世上”;一會溫柔地對自己說:“來,我借你個肩膀,不收費噢”;一會坐在懸空天台上,背影是如此的孤寂……

他是什麼樣的身份,很重要嗎?只要自己喜歡就好了呀!

驀然,蘇蕾眼眸中閃過一眸燦爛,整個包廂都爲之一亮。

這抹燦爛落入孫倩描着眼線,刷着睫毛膏的眼眸裏,卻顯得有些刺目。

從大學時期起,和蘇蕾同寢室,容貌上又不分彼此的孫倩,私下裏,一直暗暗跟她在較勁。

所以她們即是閨密,又是對手……當然,這只是孫倩單方面這麼認爲!

事實上,每當孫倩穿戴着名貴衣飾,挎着奢華包包,牽着多金帥氣的男朋友,在蘇蕾面前炫耀時,蘇蕾總是手捧着一本書籍,擡頭笑了笑,然後低頭看書。

蘇蕾的平靜反應,每次都讓孫倩有種,全力一拳砸在空氣中的難受感。

可惜,那時的蘇蕾,對這些外在的東西並不在意,一直保持着一種淡然的心態,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讓孫倩對她沒有半點辦法,卻又氣得牙根發癢。


日積月累下來,這就成了孫倩心中最大的心病,不把蘇蕾比下去,她吃飯不香,睡覺不安穩。

後來,畢業了,同學們都各奔前程,孫倩也憑着自己的美貌和手段,吊了個金龜婿——某個大公司的老總,在沿河市有兩家分公司。

按說,孫倩應該也沒什麼遺憾的了,物盡其用,憑着自己的美貌,爲自己謀得了一份榮華富貴的未來。

可是有些人就是這樣的,自己的高大上,如果不炫耀給別人看,她就渾身難受無比。

所以每次同學聚會孫倩都積極參加,她憋足了勁頭,在往日的同學們面前,盡力炫耀自己的奢華生活,每當看着她們羨慕又討好的目光時,孫倩感覺就如六月天吃冰鎮楊梅般酸爽。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給她造成心病的蘇蕾,每次都找藉口不參加聚會,這讓孫倩在無可奈何的同時,怨念又加深了一層。

一次偶然的機會,讓孫倩打聽到了蘇蕾的生日,嗅覺敏感的她,立馬意識到,這或許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於是,孫倩主動牽頭,聯繫了所有能聯繫到的同學,集體向蘇蕾施壓,然後舉辦了這次生日聚會。

“蕾蕾,你這次過生日,你男朋友送了你啥禮物啊?跟我們這幫好姐妹分享分享唄?”孫倩笑魘如花的問。

“是啊,是啊!”謝紅湊熱鬧地來了一句。

“我還不知道呢,他說要給我個驚喜。”

聽閨密問道禮物的事,蘇蕾頓時來了興趣。說實話,她內心對葉辰的禮物非常非常期盼,也非常非常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如果不是爲了維持在葉辰面前的淑女形象,只怕,她早就威脅葉辰把禮物亮出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