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陪在我的身邊,看見什麼都是幸福的。難道我們現在站著的地方就不恐怖么?書中記載,絕情湖方圓十幾里絕無生命氣息,我們現在還不是平平安安的站在這裡。」鄒美晴妙語連珠,似乎鐵了心的要跟莫默潛入湖底。

「好好好,我說不過你,我帶你下去行了吧?不過也得清點完這堆東西之後,行么?」莫默現在清點戰利品的情致已經不怎麼高了,所以臉上喜悅的表情也消失不見了,看著冰魔鳥一聲不吭,就有點來氣,「死鳥,你怎麼一聲不吭,死了么?」

冰魔鳥本來就能看透人心。所以在這件事上,她是旁觀者清。

莫默曾經下潛過絕情湖,雖然他確信自己下去沒有什麼危險,但是帶著鄒美晴,他還是不放心。

而鄒美晴除了好奇絕情湖的水為什麼這麼清澈之外,也好奇絕情湖底究竟有多大規模的屍骨。

這個秘密對鄒美晴來說,有著強大的吸引力。因為她從小到大看過的所有書中,都沒有關於絕情湖底的記載。

作為一個從小在封神學院長大的孩子,對知識的真實性,有著義無反顧的執念。

就好比,英雄追逐力量。色狼渴望釋放一般。

「邪神,你們兩個人的爭執,我怎麼吭聲啊。」冰魔鳥嘀咕了一句,心中暗想,你不爽,也不能找我一隻鳥撒氣吧。

「莫默,你生氣了么?」鄒美晴見莫默不高興的樣子,也有點不知所措。

莫默微微一笑,即便真生氣了,也不捨得怪鄒美晴。

「沒,沒有,我怎麼會生氣呢,只不過去湖底看看而已。我的女人別說想去絕情湖的湖底看看屍骨了,就是要看看皇帝老兒的菊花,我都給它摘過來……」

「哼,你真噁心!」鄒美晴笑了起來,指著面前的一堆屍骨說,「那就清點寶貝吧,我看這些屍骨都品質非凡的樣子。」

冰魔鳥一見二人冰釋前嫌、不再拌嘴了,急忙說道:「那是自然,他們三個共同挑選的東西,肯定比邪神自己下去強多了,上次讓邪神幫我多找點妖丹,竟然只找了那麼一點點。」

「什麼叫只找了那麼一點點?老子的乾坤袋裡現在還有七八十個妖丹好不好?你特么凈睜著眼睛說胡話,再說了,這些妖丹放在我這那麼久,你也沒說要用啊?」莫默鄙夷的說道。

「七八十個妖丹有什麼用啊,等我需要用的時候,七八十個妖丹還不夠我幾天的消耗。」冰魔鳥也鬼叫鬼叫的說著,心中有點不滿。


「嘿,你特么的用那麼多妖丹幹嘛?這些妖丹若都賣了,可以換不少錢的?上次若不是你說要用,老子早就賣了。」莫默心不甘情不願的回道。

「你就知道賣賣賣,能不能想著點我啊。你看你們人類,個個見到我不是說我是雞,就說我是烏鴉。你再不想辦法給我增加點修為,我就不伺候你了。」

冰魔鳥所謂的不伺候,莫默可是見識過的。

當時她被葉三奴役的時候,不就是裝瘋賣傻哄著葉三玩么?

說實在的,莫默也覺得自己對冰魔鳥不太大方。

「咳咳,好了好了,我算是服了你們兩個了。」莫默揮了揮手,實在不想跟冰魔鳥糾纏,「天下間,唯女人和鳥難養也!」

「哼!你們人類才難養呢。」冰魔鳥不服氣的反駁。

「哼!你們男人才難養呢。」鄒美晴也不甚愛聽莫默這番謬論,小嘴都快撅到了天上。 第415章鑒定獸骨

三人小小的爭論了一番后,終於把目光落在了面前的一堆屍骨上。

「咦,那個最大的那個,有三四丈長的那具屍骨是什麼玩意?」莫默皺著眉頭,有點好奇。

其實冰魔鳥也早就注意到了這具屍骨,只是腦中不停的徘徊思量,對自己的推測沒有太大的把握。

「這具屍骨沒有四肢,脊椎旁邊的胸骨都是呈筆直排列的。再加上頭大身小,想必是一隻罕見的水中妖獸。」鄒美晴根據自己的理論知識,初步的給出了一個判斷。

「沒錯,這傢伙的頭骨不僅大,而且還呈現非常明顯的紫色,莫不是……」冰魔鳥在贊同了鄒美晴的推測之後,自己又隨口說了兩句,但是很明顯,他沒有把想說的話說完。

「是什麼?你說啊?」莫默急不可耐的催促著。琢磨著,這麼大的一個傢伙,就算是個廢物,也不能一點錢都不值吧。

鄒美晴吐了吐舌頭,不好意思的說:「我只知道它是水中的妖獸,但是不知道它是什麼。這麼複雜的東西,沒有親自接觸過妖獸,很難判斷的。」

這時冰魔鳥的眼中閃過一絲喜悅之情,似乎終於看到了一個重要的線索,「這具屍體,應該就是你需要的紫羅怪豚骨!」

「紫羅怪豚骨?」莫默迅速在記憶中搜索這個名字,想了半天,「難不成是製造四級傀儡的材料之一?」

「不錯,紫羅怪豚也是我傳承記憶中的一種妖獸,此妖獸一身紫氣,叫聲巨大。光靠叫聲,就足以威震方圓十幾里的普通妖獸,如果修為低一些的妖獸在水中靠近它,光是聽到它憤怒的叫聲,就會命喪當場,連反應都來不及反應。所以紫羅怪豚也稱宏音怪豚。除了頭骨呈現紫色之外,喉部還有幾片發達至極的喉骨。」冰魔鳥娓娓道來,如數家珍。

「哇,好厲害啊!」鄒美晴驚訝的瞪著眼睛,對這具龐大的獸骨嘖嘖稱奇,「只是不明白它一個水獸,怎麼會來到絕情湖呢?絕情湖水不是劇毒無比么?」

這個問題問的,又把莫默和冰魔鳥問住了。

是啊,既然湖水有毒,那所有的妖獸就不應該從絕情湖中繁衍出來。可一個水獸不是在絕情湖中繁衍,難不成還能從空中飛來?


「這——也是啊,怎麼回事啊?」莫默的大腦也開始短路了。

冰魔鳥之前也沒考慮這個問題,此時想想,卻也很難解釋。

「或者絕情湖在很早之前,是沒毒的?」鄒美晴終於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推測。

「不可能吧,絕情湖之前若是沒毒,那現在的毒是從哪來的?絕情湖又不是一個小水坑,難道還能有人往絕情湖中下毒?那得多少毒藥啊?」莫默瞠目結舌的說道。

「是不可能,這麼強大的妖獸,即便毒死一隻,都需要大量而強力的毒藥,哪怕是封神毒藥榜排名第三的麻沸丹,也只能一次毒死這一隻妖獸。而據你所說,絕情湖底屍骨成堆,光憑毒藥的話,根本就不可能造成這種結果。」冰魔鳥也否定了絕情湖是後天投毒的說法。

「反正一會我要跟你下去,等我們下去了之後,再好好的看看吧?」既然想破了腦袋也想不明白,鄒美晴乾脆也不想了。琢磨著等會下潛湖底,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了。

「嗯,接著鑒定獸骨吧。」莫默迅速的把這具紫羅怪豚骨收集了起來,單獨放進了一個乾坤袋中。

「邪神你看,那裡還有一具玲瓏橙猴骨。」莫默胡思亂想著四級傀儡的事情,忽然聽見冰魔鳥一聲喊叫。

「霍,還真是!再搞點天羅墨狸筋、太白金,就又可以做一個一級傀儡了!」莫默興奮的跑了過去,迅速的把目光所及的玲瓏橙猴骨收了起來。

「還有那裡,有一具煉獄雪豹骨!」冰魔鳥的目光如炬,飛快的掃射著屍骨中的關鍵品種。

「哇,這就是煉獄雪豹骨,這輪廓看起來跟小三、小若好像啊!」鄒美晴也歡喜雀躍起來。

「那邊,還有那邊,那邊還有呢,邪神快點!」冰魔鳥噗拉拉的飛了起來,來到了屍骨堆的另一邊,「這裡有一條蠶絲神獅筋,還有這裡這塊銹跡斑斑的卜澈金,嘎嘎,還有那兒,天啊,修髓血蛙骨!」

「什麼?修髓血蛙骨!」莫默心中一驚,這可是製作三級傀儡的材料,「嗎的,真特么帶勁,這三個貨的眼力不錯啊!」

「那是肯定的,你對妖獸的了解,也不過是入門級的,人家三個傀儡,除了裘三冬的記憶差一些之外,另外兩人都算是半個奴獸師。」冰魔鳥雖然沒有挖苦莫默的意思,但也跟挖苦差不了多少。

「去你大爺的吧,老子現在心情好,懶得跟你計較,惹我生氣了,往你身上撒泡尿!」莫默瞪了冰魔鳥一眼,異常猥瑣的威脅了一句。

冰魔鳥渾身一緊,急忙變乖了一些,「邪神,快來這,這裡竟然又出現了木陰雕骨!」

「真的?」莫默嗖的一下就飛到了冰魔鳥旁邊,順著冰魔鳥翅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個木陰雕骨,「哈哈哈,天助我也,老子又可以製作一個二級傀儡了!」

鄒美晴見到莫默如此開心,自然也跟著開心起來,「看把你高興的,好像比見到我都高興的樣子。」

鄒美晴此話雖然酸酸的,但是不無甜蜜之意。

莫默腆著臉笑道:「瞧你這點出息,竟然還跟獸骨吃醋。」

「哼,誰讓你見了獸骨,露出色迷迷的樣子……」鄒美晴臉頰微紅,俏皮的看著莫默。


「那你也不用擔心我會對獸骨動情,獸骨這麼硬,難不成我還能跟它們硬碰硬?」

「硬碰硬?」鄒美晴思緒凝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什麼,隨後臉頰紅成一片,一直延伸至脖頸之中,「咳,你總是胡說八道。」

莫默就喜歡看鄒美晴這情竇初開,懵懵懂懂,欲拒還迎,扭扭捏捏的樣子,於是一邊收拾著有用的獸骨,一邊欣賞著鄒美晴那邊美妙絕倫的風景。


唉,一人成畫,說的應該就是鄒美晴這樣的姑娘了。光是一個人站在這裡,什麼都不做,就如一幅畫一般遙遙生意。若是偶爾再能笑上一下,絕對都可以讓世界花容失色。

真是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三笑傾天下啊!

「邪神,別耽誤時間了,想看鄒姑娘什麼時候不能看,真是色心不改,耽誤大事!」冰魔鳥實在是忍不了了,於是出言譏諷莫默。

「奶奶的,看晴晴也是正事,你懂個屁。等哪天你遇到一隻一見鍾情的公鳥,說不定你比我還騷氣呢!」莫默怒道。

「哼,你知道你騷氣就好,我才不會像你呢。」談到公鳥,冰魔鳥險些一口氣梗過去。她現在還小,傳承記憶中也沒提到這種事情。

鄒美晴心中美美的來到莫默面前,從後面抱住莫默,「莫默,等你做出了高級傀儡,送給我一隻好不好?」

「那當然了,等我做出了足夠強大的傀儡,肯定要留兩隻在你身邊保護你。」莫默一邊收拾著獸骨,一邊溫情的回道。

「我要傀儡,不是要他們保護我的,有你保護我我就知足了。我要他們,是為了你不在我身邊的時候,我可以要他們出去找你。」鄒美晴一邊說,一邊用小手給自己的臉頰扇風,如果停下來,就會感覺自己的臉頰火辣辣的。

「你個小妮子,就你鬼主意多。傀儡長的那麼特別,出去找我還不得被人抓住。」莫默打趣道。

「怎麼會呢,說了是高級傀儡嘛,高級傀儡不是有人形的么?」鄒美晴也看過附靈傀儡這本書,所以對裡面傀儡的構造也知道個大概。

「嗯,四級傀儡就可以製作成人形了,不過具體是什麼樣子的,我也不清楚。」莫默耐心的與鄒美晴閑聊,同時又因為看到一具玲瓏橙猴骨而心花怒放。

「好,那你的第一個四級傀儡就送給我吧,我要給他起個好聽的名字。」鄒美晴得意的笑道。

「什麼名字?」莫默接著隨口一問。

「嗯——就叫『莫默小賊』!咯咯!」

莫默把兩手伸到身後,然後朝著鄒美晴的肋骨快速戳去。鄒美晴輕輕一躍,開心的躲開了。

「真是個沒長大的孩子。」莫默回頭看了一眼,又開始收拾眼前的獸骨。

「邪神,挑的差不多了,你再把妖丹單獨放好,其他的,就可以隨便安排了。」冰魔鳥如釋重負,同時心情也非常美麗。

「嗯,等我收拾完這些東西,跟晴晴潛入湖底看看,你在外面等著我們吧?」莫默吩咐著。

「好,那你們小心一些,我現在要迅速的消化一些傳承記憶,不然的話,很多獸骨我也不認識。」冰魔鳥無奈的說道。

「靠,你老跟我提傳承記憶傳承記憶的,莫非你還是什麼神鳥不成?」莫默白了冰魔鳥一眼,明顯覺得冰魔鳥有賣弄之意。

「難道我還不夠神么?你真是個白眼狼啊,我幫了你多少忙啊!」冰魔鳥罵完莫默之後,嗖的一下飛到了遠處,然後還挑釁一般的鳴叫了兩聲。

「你個小母雞,翅膀硬了,竟然說我白眼狼!」莫默氣哼哼的咒罵一句,然後又忍不住笑了笑。 兩人一鳥邊說邊鬧。沒過很久,就把面前的一大堆獸骨處理完了。

莫默拍了拍手,略微鄭重的說:「晴晴,一會隨我下去的時候,千萬要抓住我,聽見沒有?」

「知道啦,沒問題的。」鄒美晴俏皮的笑道,靈動的眼神好像在對天發誓一般虔誠。

「還有,你閉氣的時間很短,如果覺得不適,就使勁的握我的手知道么?」莫默還是不大放心,所以事無巨細的安排。

「嗯嗯,一切都聽你的。」鄒美晴回答的乾脆,腦袋點的猶如小雞啄米。

「你別什麼都答應的那麼痛快,我可不是跟你開玩笑的。」自始至終,莫默都是一臉的嚴肅,確實沒有半分開玩笑的意思。

「我知道你沒有跟我開玩笑,我怎麼捨得讓自己發生意外,畢竟,我們才剛剛在一起。」鄒美晴痴痴的看著莫默,心中那點愛意,藏不住一點一滴。

「嗯,那我們就下水吧。」莫默緊緊地攥著鄒美晴的小手,小手如柔若無骨,軟嫩滑膩。

說著二人已經走進湖中。

「哎呀,好涼啊!」鄒美晴剛剛碰到湖水,就嚇了一跳。

「是啊,是很涼的,這麼涼你確定要下去么?」莫默循循善誘,希望鄒美晴能回心轉意。

「我確定,我一定要下去看看,到時候我還會改寫絕情湖在書中的記載。」鄒美晴倔強的說道。

莫默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抱住鄒美晴,「一會會有暗流襲來,到時候你只管抱住我就好。」

「知道啦,你都跟我說過好幾遍了。」鄒美晴雖然不停的聽到莫默在叮囑,但是語氣中卻沒有一絲的不耐煩。

「嗯,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與我分開,沒有我的話,你是上不來的。」莫默現在既像鄒美晴的媽,又像鄒美晴的爹。就連他自己,都快嫌自己絮叨了。

「咯咯,莫默,有你陪在我身——啊!」鄒美晴剛把話說了一半,忽然感覺一股強大的暗流席捲了過來。只來得及深呼一口氣就往湖中墜了下去!


莫默有過下潛經驗,自然什麼都不理會,小心的開啟了一層五行八卦符擋在二人身外,然後就緊緊的抱著鄒美晴,生怕鄒美晴被暗流衝到別處。

而鄒美晴也心潮澎湃,除了知道把自己的腦袋埋進莫默的懷中,其它的,也什麼都顧不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