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

老陸叫喊聲剛落,就看到幾名穿着背心,前凸後翹,身材極佳,扎着小辮,頭上帶着頭套的性感女人,就從遠處房間中跳了出來。

她們身手敏捷,速度迅捷,沒等葉宗會兄弟反應過來,已來到葉飛揚跟前,一臉憤怒的看着葉飛揚,“放開陸總!”

“好性感的女人!”看着女人背心處,由於未被遮掩住,肉肉的兩團時,葉飛揚不禁嚥了口唾沫,“不愧爲訓練過的,身材都這麼好!怪不得,老陸要跟我一百萬!”說着,還將目光轉向老陸,有點抱怨的看着老陸,“我說老陸啊,你年紀都這麼大了,還養這麼性感的女人在身邊,你吃得消嗎?還有,你那玩意都不行了!不如送給我吧!”

“我呸!”陸總氣憤異常,就要怒罵,但葉飛揚捏住他某個部位的手,卻讓他罵不出來,還沒等他開口,他就止住了罵。只能一臉無辜的看着葉飛揚,似是在跟他說,“不要在她們面前損我,我還行的!”

葉飛揚點點頭,“我知道你行,五秒真男人!”

“你……”陸總就要開罵,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只能靜下心詢說道:“我培養她們不容易,你想幹嘛?”

“嘿嘿!”葉飛揚一臉壞笑,“我想帶走她們!”

“帶走她們?”陸總臉色一寒,“她們八個,是我的心血,你忍心將她們帶走嗎?”

葉飛揚一臉無所謂,“她們留在這兒,也沒多大價值,頂多陪你聊聊天。但跟着我就不同。要知道,你培養她們,不就是想有一天,讓她們派上用場嘛。雖說你的想法不錯,但不經歷錘鍊,她們是成長不起來的。我們葉宗會剛剛成立,能提供給她們大量的錘鍊機會。你看我多麼大方,給她們錘鍊機會,都不要錢!你看你還扭扭捏捏不願意,我跟你說,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讓她們跟我走,還是讓她們跟我走!”

“你……”陸總險些沒摔倒在地。 而他難看的臉色,也讓站在葉飛揚對面一女人,想到了什麼,隨即冷哼道:“想讓我們給你賣命?”

葉飛揚搖搖頭:“美女,你怎麼能這樣說呢。我看你們武藝高強,姿色絕佳,想跟你們認識認識。或是吃個飯喝個酒,或是討論一下人生計劃!”

葉飛揚說的很真摯,好似他是真心想結實這些女人,但明眼人怎麼看不出他的小算盤?特別是,他掛在臉上的陰笑,更說明他動機不純。陸總本要揭穿葉飛揚的,奈何葉飛揚緊緊攥住他某個部位,不讓他開口。

而他的動作,也是惹怒了剛纔說話的女人,挺了挺胸膛後,她便朝葉飛揚警告道:“快放開我們陸總,不然,我過會兒讓你趴着出去!”

“喲——”葉飛揚小眼睛一眯,盡是委屈,“美女,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呢!我這是在跟你們陸總小弟會晤,哪有欺負他的意思!你看你們陸總,還笑呵呵的!我說的對吧,陸總!”說這話的葉飛揚,故意捏了捏陸總某個部位,隨即陸總就紅着臉笑了起來,“是啊,是啊!”

“嘿嘿!”葉飛揚得意一笑,“看到沒有,你們陸總多麼開心!現在知道,我並沒你們想象中那麼壞了吧,來來來,咱們認識認識!我叫葉飛揚,葉飛揚的葉,葉飛揚的飛,葉飛揚的揚!你們叫什麼呢?”

“神經病?”葉飛揚的自我介紹,並沒讓這些女人有半點好感,反倒是一臉不滿的朝葉飛揚警告道:“我給你一分鐘時間,再不放開我們陸總,我們就不客氣了!”

“怎麼個不客氣法?”葉飛揚一臉詭笑的看着她們,“集體在牀上欺負我?”

“滾!”

葉飛揚的話,終於讓開口的女人,忍無可忍衝了過來。但還沒等她靠近,葉飛揚卻將身前的陸總推了出去,陰笑道:“陸總辛辛苦苦把你們培養出來,你不會連他都打吧!”說這話的葉飛揚,故意把手中的陸總,向衝來的女子推去,嚇得女子趕忙收住了拳頭,就要轉身繞過陸總,去襲擊葉飛揚,奈何葉飛揚精神高度集中,哪讓她有可乘之機。

Wωω▪T Tκan▪C ○


一時間,衝過來的女人,卻拿葉飛揚沒有辦法,氣的直接呼喊:“是男人,就把陸總放開,我們就來場一對一的比試!”

葉飛揚淡然一笑,“美女,你這是在給我下戰書嗎?”

女人點點頭,“是的!”

葉飛揚詭笑道:“ 有獎勵沒有?”

“沒有!”女人沒有好氣的搖了搖頭,“而且,就算有獎勵,你也拿不到!”

“你怎麼知道我拿不到?”葉飛揚一臉得意的看着女人,“這樣吧,我要是把你打倒在地,就當我老婆,順便帶着你的姐妹,跟我走!”

“行啊!”女人自信的點點頭,顯然不相信,只會拿陸哥當擋箭牌的男人能打過她,沒有猶豫就拍拍胸膛催促道:“來吧!”

嚇得老陸,就要提醒她,但還沒等他開口,葉飛揚捏住他那個部位的手,卻差點讓他昏死過去。反觀遠處的幾名女人,正一臉不屑的看着葉飛揚,“不知死活的傢伙,敢打菲兒主意的,他還是第一個!過會兒,看到他怎麼脫身!”

“來吧!”見葉飛揚沒鬆開陸總,被稱爲菲兒的女人再次朝葉飛揚拍拍手,催促道:“快點!”

“嘿嘿!”葉飛揚詭異一笑,鬆開了老陸,之後就擺出進攻架勢,在菲兒面前比劃開來。

樂的菲兒,及遠處的姐妹,不禁笑了起來,“你這是用的螳螂拳,還是鶴拳啊!好像很厲害啊!”說話中的菲兒,一邊笑着,一邊御足力氣朝葉飛揚衝來。

別看菲兒是女流之輩,可她展現出的速度,卻不是一般人能趕得上的,只是眨眼間,就來到葉飛揚跟前,惡狠狠的朝葉飛揚脖頸、胸膛打去。

葉飛揚驚歎菲兒速度之快,但還是在可承受範圍之內。微微調整下身體,就看到他側着身,躲過了菲兒的一擊,並且趁機拍了菲兒的臀部一下,“好翹,好有彈性!”

“你……”被拍到的菲兒,小臉通紅,險些沒氣昏過去,下一刻,就看到她掄起力氣十足的拳頭,就朝葉飛揚腹部打去。

葉飛揚小眼睛一轉,“美女,你是不是想摸摸我小弟弟啊!想摸就直說嘛,幹嘛用這種方式?來嘛,我不躲!”說這話的葉飛揚,故意伸出手掌,包住了菲兒襲來的拳頭,往他小兄弟上一放。

“爽不爽?”葉飛揚一臉得意的看着菲兒,“美女,你的小手真滑,要是給我打飛機,會是何種感覺?嘖嘖……你看,今天天氣不錯!這裏環境又那麼好,不如咱們到房間內探討一下人生規劃!”

“流氓!”再次被葉飛揚佔到便宜的菲兒,眼中盡是憤怒,邊掄起拳頭,朝葉飛揚打來,邊將嘴脣咬的赤紅,那樣子似是要把葉飛揚吃掉一般。

但……她的實力,跟葉飛揚還是有差距的。不說別的,就算此刻的葉飛揚,只用一隻手,一隻腳,菲兒都打不過他。

畢竟,一個是經過殺戮,成長起來的,一個是在溫室中成長的,論經驗,論狡猾程度,菲兒自然不是葉飛揚的對手。但要是把葉飛揚換做別人,那被玩弄的,就不是菲兒了。

看着被玩弄着的菲兒,不遠處的女人,也是氣憤的揮舞着拳頭,“這可惡的傢伙,竟是來回佔菲兒的便宜!走,上去幫忙去!”生怕菲兒再被葉飛揚佔便宜,本只是觀望的幾人,終於沒了剛纔的看戲心態,竟是握緊拳頭,朝葉飛揚衝個過來。

“羣P?”衝上來的其它女人,不由讓葉飛揚打了個寒顫,隨即朝菲兒說道:“美女,我們說好一對一的,你竟是喊人,這可太不公平了!”

“公平?”菲兒氣呼呼的,攥緊拳頭,“你欺負我,就算公平了?姐妹們,給我上來扁他!”

“讓你們欺負我們菲兒!”

“揍死你這個流氓!”

菲兒話音剛落,這些女人已衝到葉飛揚跟前,掄起粉紅拳頭,就朝葉飛揚胸膛砸去。 那架勢似是要把葉飛揚砸成肉醬。好漢不吃眼前虧,葉飛揚怎能白白捱打呢?沒等她們靠近,便向後撤退,氣的菲兒不斷呼喊,“姐妹兒,這種流氓活在世上,肯定要危害社會!懲奸除惡,別讓他跑掉!”

“小流氓,別跑!”菲兒話音剛落,就看到其她女人,加快了速度,屁股一翹一翹的朝葉飛揚追去,特別是,跑動中她們上下起伏的兩團,更讓葉飛揚倒吸一口涼氣,“好大!”

“流氓!”

葉飛揚的聲音雖不大,卻已傳到幾女耳中,隨即幾女如瘋子一般,就朝葉飛揚衝去,“還敢看我們的咪咪!”


“有咪咪看?”葉宗會兄弟,本在摸索着房間中的健身器材,並沒注意到有女人進來。聽到這聲叫喊,不覺明厲,隨即就如護花使者,不,是護草使者 一樣,衝了過來,“揚哥,我們來保護你!”

“我們來了!”

衝來的三百多名兄弟,張着手臂,說他們是護草使者,不如他們是劫匪,特別是他們猙獰的面孔,及一臉陰笑,還沒等靠近,那些女人紛紛向後撤離,並且邊跑邊喊道:“流氓,你敢喊人,有本事單對單啊!”

葉飛揚比吃黃連的啞巴還要苦,邊向後跑邊解釋道:“美女們,我沒有喊人,是你們太招搖,把他們引過來的!還有,你們八個揍我一個,也不是單對單啊!難道只許官家放火,不容我們百姓電燈!”

“不能!”帶頭的菲兒,連連點頭,之後就聽到她的提議聲,“要不我們單對單,你讓他們別過來!”

“不能!”葉飛揚學着菲兒的樣子,拒絕道:“來不來幫忙,是他們的自由,我管不了!”之後,就朝胖子喊道:“胖子,這幾個美女以後就是葉宗會兄弟了,速度把她們抓起來!”

“你……”不論是菲兒,還是陸哥,都差點背過氣去。

“葉飛揚,你敢把她們抓走,我活剝了你!”

“流氓,休想帶走我們!”

生怕胖子等人,將八女抓走,陸哥終於要爆發了,而在他叫喊聲中,菲兒也是晃動着手臂,一臉倔強的樣子。

但她們畢竟人數少,還沒等她們拒絕聲落,就看到胖子一臉鬼笑的來到了她們跟前,“好漂亮的妞啊,要是……”

“想什麼呢?”幻想中的胖子,一邊揮動着手掌,一邊想摸摸帶頭的菲兒,但還沒等他摸到,葉飛揚卻打斷道:“你要是敢碰到她,我就把這事告訴

美惠!”

“美惠?”這話如晴天霹靂,頓時讓胖子恢復了理智,隨即一臉不甘的舔起手指,那模樣及其可愛,笑的其他兄弟,險些沒摔到地上,“小五哥,你碗裏已經有美惠了,難道還想着這些?給兄弟們點肉吃吧!”

隨即,這些兄弟就朝菲兒等人撲過去了,邊撲邊舔着手,“哇,好挺立的雙峯,應該38的吧?”

“40的吧!”

一邊向這些美女靠近,這些人一邊用手估摸着她們雙峯型號。

氣的不遠處的陸哥,直跺腳,“葉飛揚,我操你大爺,我操……”

“陸哥,又罵我祖宗?”葉飛揚朝陸哥淡然一笑,就看到陸哥止住了嘴,生怕葉飛揚命令葉宗會兄弟,折磨自己,他趕忙請求道:“只要不帶走她們,你開什麼條件,我都同意!”

“嘿嘿!”葉飛揚詭異一笑,“抱歉,除了這八個女的,你身上已經沒有吸引我的了!這八女我必須帶走!”

“你真TMD是強盜!”陸哥上氣不接下氣,似是想狂揍葉飛揚一頓,奈何不是他的對手,只能閉上了嘴,不斷髮着狠,“你要是敢把她們帶走,我就……”

“胖子,把她們綁起來!”不等陸哥發完狠,葉飛揚便朝胖子吩咐道。

“好嘞!”胖子興奮一點頭,隨即就從房間中找來繩子,遞給幾名兄弟,“把她們綁起來!”

這幾名女人,雖說經過專業訓練,有一定搏鬥能力,但面對三百多個大男人,也沒有迴天之術,最終竟是被胖子等人綁了起來。

待做完這些,葉飛揚才感激的看了陸哥一眼,“陸哥,咱們後會有期!”

“給我站住!”陸哥一臉不甘的朝葉飛揚喊道,奈何葉飛揚已不搭理他,就這樣領着葉宗會兄弟,走出了房間。

看着浩浩蕩蕩,綁着八女向外走的葉宗會兄弟,本還在議論,葉宗會與陸哥,有何種仇恨的女員工們,頓時閉上了嘴,趕忙逃到了一邊兒。

“那八個人,不是陸總健身房裏的教練嗎?怎麼被他們綁起來了?”

“看那樣子,這些人好像要把她們帶走!”

“我們要不要報警!”

三百多人的陣容,外加被綁着的八名女子,是人都會想到綁架。隨即,這些人就要拿出電話。

但還沒等她們拿出電話,陸哥的呼叫聲,卻讓她們打消了報警的想法,“飛揚兄弟,咱們能不能好好談談?我不能沒有她們啊!”

“我呸!”葉飛揚瞥了陸哥一眼,“老陸,你都是一把老骨頭了,還想啃嫩草啊!這幾個美女,在你這兒,只會跟着你吃苦!放心吧,我會把她們訓練成最強大的健身教練的!”

“別別啊——”陸哥還想挽留,葉飛揚卻沒給他機會,之後就領着一行人,上了大巴。

“嗡嗡……”

隨着發動機聲響起,大巴車帶起一屁股煙塵,就衝出了動物園。看着離去的大巴,及颳起的漫天的塵土,這些女員工,忽然想到了什麼,就朝陸哥望去。

可誰知,這時的陸哥,正盯着她們看,“你們幾個過來,跟你們說點事!”

“陸總,什麼事?”女員工們一臉恭敬的看着陸總。

陸總點點頭,“從明天起,你們就不用管動物園的事了,到我的健身房接受訓練!”

“真的?”女員工們如做夢一般,盡是不可思議。

陸哥點點頭,“真的!從明天起,開始訓練,誰都不許缺席,不然直接開除!”

“知道了,陸哥!”女員工們興奮的點點頭。 回到葉宗會總部時,已是晚上。生怕蘇柔擔心,葉飛揚趕忙竄回了出租房。

這時的蘇柔,正在房間踱着步,“都一天沒回來了,他不會有事吧?可是,我又聯繫不上他,他不會有事吧?難不成,他去救紫嫣姐了?可也不對啊,他說過,在找到靈玉前,不會去找紫嫣姐的!”

“我爲什麼這麼相信他?要是他真去找紫嫣姐,怎麼辦?”


不知如何是好的蘇柔,就這樣不斷在房間中踱步,以至於一天沒吃飯的她,竟不知道餓。

當葉飛揚出現在門口時,她才覺得肚子有點餓,隨即朝葉飛揚請求道:“一起去吃飯吧!”

葉飛揚伸出手臂,請求道:“抱抱!”

“我都要餓死了!”蘇柔抱怨道,“好啦,吃飯去吧!”

“咕嚕,咕嚕!”

伴隨着蘇柔請求聲落下,蘇柔的肚子也是響個不停。

一時間,葉飛揚竟笑了起來,“柔柔,你都這麼大個人了,我不在,你難道不知道去吃飯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