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星峰道謝了一聲,這才告辭離去。

回到家裡,雷星峰尋思了片刻,他這裡的朋友很少,既然找了青岩,那麼海元朗也要找找,不管怎麼說,海元朗對自己還是很照顧的,而且他在明澤盟時間長,比自己要了解情況。

在家坐了片刻,雷星峰再次出門,來到海元朗的家。

海元朗的消息就沒有青岩那麼多,所以並不知道明澤盟高層的動蕩,他在家裡煉製禁制構件,見到雷星峰進來,笑道:「怎麼有空到我這裡來?對了,上次給你的雷系材料,收到了沒有?」

雷星峰道:「收到了。」

海元朗說道:「來,坐吧,你是沒有事就不登門的傢伙,這次有什麼事情?」

雷星峰將前前後後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海元朗的臉色就青了,他說道:「竟然發生這種事情,白室牙這傢伙害人啊!」

海元朗也想不到雷星峰才來禁制總堂沒有多久,就惹下了那麼的事情,他有種無力的感覺。

很明顯,海元朗沒有青岩那麼鎮定,也沒有青岩的閱歷,他覺得這事情很難搞,說道:「我盡量找人幫忙吧,不過,這是高層的事情,我們這些小人物很難插手的。」

雷星峰搖頭道:「我沒有打算讓你出面找人,只是告訴你這事情,另外要你幫忙的是,幫我探聽一些消息,畢竟你熟人多。」

海元朗很爽快的答應道:「這個沒有問題,到現在還沒有什麼消息傳出來,嗯,我明天去找朋友探聽消息去。」

雷星峰謝道:「那就麻煩你了,海哥,我先回去,有消息就派人來說一聲。」

海元朗起身送雷星峰到門口,他說道:「最近就別出門了,在家等著吧,也許很快就要消息回來。」

雷星峰迴到家裡,他坐在院子中,思索這件事情對自己的影響,思來想去,也沒有覺得太嚴重,畢竟只是幫著布置禁制,這玩意屬於私活,很平常的事情,禁制總堂是不會過問的,唯一有點疑問的就是私挖環晶礦,可這也是白室牙給的報酬。

反而是巴斯霸等人有問題,因為他們求助長輩,給予了白室牙方便,那麼也算是共犯了。

想了半天沒有頭緒,雷星峰索性丟開手,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大不了一走了之。

第二天,雷星峰的家就被圍住了,庫奇等人驚駭的發現,竟然是執法堂的人,庫奇進房間報告道:「執法堂的人到門口了。」他眼裡有點迷惘,雷星峰所做事情,他們並不清楚,護衛的工作就是跟著雷星峰走。

雷星峰點點頭,他走了出去。

一個中年大漢,上前說道:「是禁制總堂的禁制大師雷星峰嗎?」

雷星峰說道:「是,請問有什麼事?」他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

那個中年大漢,說道:「我是執法堂的執事,保閆,有些事情要你協助調查,我們已經得到了禁制總堂同意,請跟我來。」

協助調查,而不是直接拘押,這中間迴環的餘地就比較大了,雷星峰問道:「我可以帶護衛去嗎?」

禁制大師的身份地位都相當高,哪怕是執法總堂的人來,也客客氣氣的請,沒有捆綁也沒有被禁制。

保閆說道:「可以帶護衛。」

就這句話,讓雷星峰心裡明白,事情並沒有那麼大。

帶著四個護衛,雷星峰跟著保閆向外走去,都在明澤盟的總部,所以眾人是走著過去的。

在路上,雷星峰看到海元朗站在路邊,一副無奈的模樣,他得到的消息就趕過來,還是沒有來得及通知,不過,他心裡也明白,一旦執法堂插手,這事就小不了。

來到執法堂,庫奇四個護衛被留在外面,雷星峰跟著保閆走了進去。

雷星峰心裡還是有點忐忑不安,他不知道這裡的規矩,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刑訊逼供的事情,不過,他已經在心裡有了明確的打算,什麼都說,當然這也是有技巧的。

保閆帶著雷星峰進入一個房間,雷星峰發現這是一個很乾凈簡單的房間,裡面就是一張桌子,幾張椅子,保閆讓雷星峰坐下,他叫來一個手下,說道:「去請泰利大人來。」

雷星峰心裡一怔,泰利?和泰伯什麼關係,他感覺事情有點不對,鎮定了一下心神,他淡然的坐著,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片刻,一個老人走了進來,保閆道:「泰利大人,這就是雷星峰。」

泰利笑著說道:「哦,這就是升職最快的禁制大師,呵呵。」說著他坐了下來,保閆也坐在他身邊。 雷星峰端坐不動,靜靜地看著兩人。

泰利道:「這次只是請你來協助調查,白室牙雇請你去尾槍大陸,在礦區布置禁制,這件事有沒有?」

雷星峰毫不猶豫道:「有,一共兩個禁制,一個迷幻禁制陣,一個禁制殺陣,報酬就是去礦下挖掘十天,所得到的礦石,算是設置禁制的報酬!」

泰利一呆,他倒是沒有想到雷星峰竟然毫不掩飾,原來還以為,雷星峰會竭力否認,他說道:「很好,很好,你很坦誠。」

雷星峰點頭道:「我當然很坦誠,這種承接私人業務,在禁制總堂很常見,沒有哪個禁制師會拒絕。」

泰利道:「這個礦,可是環晶礦?」

雷星峰道:「是的,是環晶礦,這沒錯。」

泰利道:「你知道這礦是明澤盟的資產?」

雷星峰堅決否認,他說道:「這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白室牙請我布置禁制,給我報酬就是挖礦十天,至於這是什麼礦,對我而言,沒必要知道,這是給我的報酬。」

泰利冷笑一聲,說道:「真的嗎?」

雷星峰也冷了臉,他說道:「既然你是說協助調查,那麼我有什麼說什麼,你不用懷疑!」

保閆大喝道:「要叫大人!」

雷星峰翻了一個白眼,說道:「是,大人!」


這話中的蔑視,誰都能聽得清楚,泰利擺擺手,說道:「這個倒不用,只要說清楚情況,就什麼事也沒有了,我再一次提醒你,你知道白室牙是私占礦脈嗎?」

雷星峰嗤笑一聲道:「如果是這樣,我一定會佔有一定比例的礦脈份額,我現在是取回了自己報酬,其他一概不知道!」他斬釘截鐵的說道,以他的聰明,當然明白孰輕孰重,根本就不可能落入他的圈套中。

泰利道:「你大概不知道我們明澤盟的規矩,如果你能全部交代,那麼我們就不會為難你,如果你故意說謊話,那麼對你就是嚴懲,後果會非常嚴重。」

雷星峰知道這傢伙在嚇唬自己,淡然道:「我已經說了自己知道的情況,若是你栽贓陷害,呵呵,我相信,你不會得逞的。」他根本就不怕對方亂來。

最起碼的他知道,如果他亂來,一旦得不到證據,後果也一樣的嚴重。

所以雷星峰打死也不會說,這個承認下來,後果不用說,的確非常的嚴重,那時候就算他有人也沒有用了,這點分寸,雷星峰把握的很好。

泰利眯著眼睛,他心裡明白,雷星峰說的半真半假,原本就是禁制師私接任務,他唯一的問題就是接受的報酬,如果不是挖礦的話,根本就沒有任何問題,可就算挖礦,那也是白室牙支付的報酬,這個的確也不不能拿來定罪。

保閆坐在一邊,他一言不發,只是安靜的看著。

雷星峰突然明白了,保閆是一個旁觀記錄者,所以泰利只能問,不能動,這讓他放心了點。

泰利又詢問了巴斯霸,艾七和麻爺,然後才說道:「今天只是詢問,協助調查,所以只要將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你真的沒有別的話說了嗎?」他還是有點不死心的問道。


雷星峰很果斷的搖頭,能說的他會說,不能說的,無論如何也不能說。

泰利點點頭,說道:「最近一段時間,不要離開禁制總堂,不得外出,隨時等候傳喚。」


這個雷星峰沒法反對,他起身道:「結束了嗎?」

泰利道:「嗯,你可以回去了。」

雷星峰轉身就走,他一點也不想留在執法堂。

帶著四個護衛向自己家走去,庫奇有點憂慮道:「問題嚴重嗎?」

雷星峰說道:「沒什麼問題,只是詢問一下情況。」

回到家中,海元朗已經坐在客廳里等待了,雷星峰進去后,說道:「海哥,有什麼消息嗎?」

海元朗道:「消息有點,你剛才是被執法堂的人帶去,說了什麼?」

雷星峰笑道:「沒事,只是詢問一下而已,暫時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海元朗道:「白室牙已經被抓了,他的長輩也被撤銷了總庫房的職務,目前也在接受調查。」

雷星峰苦笑一聲,說道:「沒想到接個私活也那麼倒霉。」


海元朗道:「這次牽涉了很多人,大家都很緊張,問題是不僅僅是環晶礦的事情,還有很多事情都爆出來了,有不少人都被抓到執法堂去,阿峰,這次麻煩不小,你還是要想法子找人幫忙。」

雷星峰說道:「已經請人了,只是他們出去了。」

海元朗道:「是德馬和慶楚大人嗎?」

雷星峰點頭道:「也只有找他們了,我在明澤盟的熟人不多,高層尤其少。」

海元朗苦笑一聲道:「他們倒是能夠說上話,只是不在這裡的話,就比較麻煩了。」

雷星峰道:「只能等了,對了,海哥,若是白室牙罪名成立的話,他們會受到什麼樣的處罰?」

海元朗道:「最嚴重的懲罰就是進入死鋒營,輕一點的會進入懲戒營。」接著他又補充了一句:「不會被處死的,還沒有嚴重到那個地步,至於你們,更不會怎麼樣。」

雷星峰道:「這樣啊,好吧,我明白了。」

庫奇進來說道:「青岩大人到了。」

雷星峰和海元朗立即站起來,走出客廳,迎了上去。

青岩見到雷星峰也不客氣,說道:「進屋說!」他見到海元朗,也招呼了一聲,說道:「一起進屋。」

海元朗微微點頭,跟著回到客廳,三人落座,雷星峰問道:「青岩大人,如何?」

青岩嘆口氣,說道:「一團糟,被抓了不少人,其中還有幾個明澤盟的高層,據說問題很嚴重。」

雷星峰問道:「環晶礦怎麼樣?」


青岩道:「暫時被封存了,任何人不得進入採挖。」

雷星峰心裡微微一喜,這意味著午陽他們在下面挖礦,就不容易驚動別人,等一段時間后,若是再去採挖,估計什麼也剩不下了。

青岩繼續道:「環晶礦只是一個引子,白室牙的長輩,牽扯的事情很多,你只不過是被牽連進去的小人物,只要有人幫你說話,就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雷星峰道:「我已經被限制離開明澤盟了。」

青岩道:「這個沒有問題,只不過是程序問題,他們要隨時調取你去執法堂,有些事情,你是不能迴避的。」

海元朗道:「這次牽涉的人很多啊,我聽說幾個家族都被波及了,搞得我們禁制總堂都人心惶惶的。」

青岩道:「這是肯定的,我認為,這次會清洗掉一批人。」

海元朗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他們膽子也太大了。」

青岩倒是不奇怪,他說道:「又不是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我記得,自己還是禁制師的時候,我的一個長輩也是這樣,被牽連到一個家族中,結果被打發到一個偏遠的大陸,在那裡守了幾十年,修為沒有寸進,漸漸地就悄無聲息了。」

雷星峰道:「如果去了懲戒營,那些人不會逃嗎?」

青岩道:「封掉你的秘門,你怎麼跑?」

雷星峰心裡駭然,竟然還有這種手段?他說道:「封掉秘門?」

青岩道:「一個小禁制就可以做到,如果不能達到君王級,是解不掉的。」

雷星峰道:「有這個禁制的設計圖嗎?」

青岩道:「那是大宗師掌握的,我也不會,這是明澤盟的高級秘密,就算我也沒有資格接觸,除非我升職,才有可能學到這樣的禁制。」

雷星峰頓時死心了,禁制大宗師,不但是禁制總堂的絕對高層,也是明澤盟總部的高層,他當然不可能得到,禁制大師在禁制總堂雖然地位高,身份尊貴,可還是接觸不到這種東西。

雷星峰別的不怕,就怕這種禁制對進出鏡之界有限制,那樣的話,他就慘了。

海元朗道:「這種禁制很可怕,直接就可以將修鍊者遠程移動的能力取消了,就算能力超強,大概也不能到達外大陸了,而且我們的秘門本身就有問題的,一般到了道君老祖,秘門才能達到近距離的大陸,若是遠點就不行了,修為需要達到君王級,才能隨意行動,當然限制還是有的。」

雷星峰完全無法理解,他說道:「真君晉級后,不是要重建秘門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