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這女人正是張夢月!

蕭凡本來就對她不爽,這一刻肯定對她沒有好臉色。

只是他不知道這張夢月怎麼這次又這麼快就出來了?

當時常青丸的事,就是她害得。

後來,她也經常給陸嫣然添亂。

看到蕭凡過來,張夢月本能的一慌。

她這次剛出來,就聽見她哥張弘超死了!

而且,死之前還和蕭凡發生過矛盾!

所以,剛纔張夢月就在在和陸嫣然談論這個事情,讓她不要跟蕭凡在一起。

只是,沒想到蕭凡氣場強大,只是說了幾句話她就有些害怕,可能坐牢的陰影還沒抹去。

不過,這次,她來找陸嫣然是想讓陸嫣然和她的一個表哥和好。

而聽她說的,陸嫣然好像還和她這個表哥談過戀愛。

據說,這個表哥還是個海歸。

這幾天已經到達金陵了,正計劃着找陸嫣然見面。

蕭凡這時,冷着臉看向張夢月,他可是記得張夢月沒少阻攔他和陸嫣然的好事。

看到蕭凡臉色冷冽,張夢月有些害怕了,在這之前,根本難以想象,這個出身卑微,籍籍無能的鄉下屌絲,竟然能在她面前表現出如此的氣勢與威嚴?

尤其是剛纔蕭凡的那一席話的冷冽寒意,竟然讓張夢月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仿若此時站在她面前,根本就不是一個卑微無能的廢物上門女婿,而是一個位極高位,權勢滔天的豪門大佬?

不過,她依舊咬着牙說道:“蕭凡,你都跟嫣然離婚了!”

陸嫣然這時開口道:“夢月,以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了,但是以後你還是不要干擾我的生活了,我選擇和蕭凡在一起是我的意思,不是被逼無奈,也不是爲了頭疼病沖喜,況且我的頭疼病早就好了。”

“而且…我喜歡蕭凡,我愛蕭凡!我想和他過一輩子!”


“所以,你讓祝青陽就死了這條心吧!”

說完之後,陸嫣然就挽着蕭凡的手離開了,只留下滿臉震驚的張夢月,楞在那裏,久久失神。

以前,陸嫣然有多討厭蕭凡她可是親眼目睹。

即使後來蕭凡幫了她幾次,依舊沒能抹去蕭凡在她心裏軟飯王的位置。

可現在看來,兩人感情好的不能再好!陸嫣然更是對蕭凡死心塌地!

心雨五星級酒店。

一位大背頭男子此刻正抽着大煙,他氣質不凡,身上一身名牌,手上也是勞力士手錶,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沒錯,他就是祝青陽,陸嫣然的前男友!

“夢月,你怎麼了?”

“莫非是那廢物蕭凡對你動手了不成?”

“這種窮屌絲,人窮志短不說,脾氣還不小!你放心,只要我和嫣然在一起,我肯定幫你報仇!”

祝青陽見到張夢月眉眼驚惶,一回來就坐在地上很是不解,連忙走上來詢問。

張夢月這時候才從剛纔的驚顫之中平靜下來,她看了一眼祝青陽後,原本的驚惶散去,頓時氣憤的哼了一聲:“哼,這個蕭凡對人家兇巴巴的,好歹我也是嫣然閨蜜!他不就是現在靠着嫣然認識一些老闆嗎,有什麼可豪橫的!”

“一個軟飯王,被嫣然休了還這麼囂張,真是氣死我了!”

這幾天,她也聽說了陸嫣然接手了‘最美的青春’,而且現在公司如日中天,生意好的不行。

所以,她覺得蕭凡這樣做都是借勢,靠陸嫣然認識了一些大佬而已。

說到底,也還是個廢物上門女婿而已!

畢竟,蕭凡若真是大人物,怎麼到現在還不八擡大轎迎娶陸嫣然?

就算他們兩現在看起來感情好,也不能走多久,等陸嫣然沒有興趣了,自然就將蕭凡趕走了。

祝青陽說了幾句話勸解,然後陰沉着臉說道:“夢月,你放心,這兩天我就去找嫣然!當面和她說清楚,我相信她對我還是有感情的!”

“至於,那個廢物蕭凡,我會教訓他的,到時候你看着就行!”

聽到祝青陽的話,張夢月的臉色才緩和不少。

自己這個表哥祝青陽一表人才,多才多藝,人帥多金,關鍵是他還是個海歸,倍有面子,哪一點不比蕭凡強?

她就不信陸嫣然不心動!

此時,蕭凡已經開車直驅天堂島了。

現在這裏,只有他們兩人在。

而且,蕭凡在陸卿卿的幫助下還特意做了燭光晚餐。


今天接陸嫣然回家,就是爲了和她共進燭光晚餐,享受二人世界的!

剛下車,蕭凡忍不住問道:“你前男友要來找你了?”

陸嫣然一愣,沒想到蕭凡一路上眉頭思索,原來是在惦記這事。

“噗呲”一聲,陸嫣然哈哈大笑着:“你吃醋了!哈哈,你還會吃醋!”

蕭凡嘴硬,淡淡說道:“你想多了,我怎麼可能吃醋?”

陸嫣然見他這副態度,立馬解釋道:“好啦,別吃醋了,那個祝青陽是個海歸,再說他什麼時候就成爲我前男友了?”

“那時候QQ上認識的,我也不懂事,就被他在QQ上忽悠做了女朋友!”

“我們可什麼事都沒幹,你別亂想,他就跟我見過兩次面,還是在我大學學生會上。”

蕭凡勉強聽進去了,點了點頭:“哦,海龜前男友啊!” 天堂島。

陸嫣然的房間不得不說佈置的雅緻!

房間四角立着漢白玉的柱子,四周的牆壁全是白色石磚雕砌而成,黃金雕成的蘭花在白石之間妖豔的綻放,青色的紗簾隨風而漾,房間中間是一張公主圓牀,上面還吊着花飾,在腦海裏只有兩個字形容,那就是:奢華!

陸嫣然剛進房間就看見桌子上擺着的紅酒和小吃!

最中間是幾盤蓋起來的菜品!

她立刻明白蕭凡怪不得這麼着急跟她回家,原來是做了精心準備,不免心中一陣悸動。

這樣的感覺她的確是第一次,每個女孩都喜歡浪漫,只是她沒想到蕭凡也有浪漫的一面。

蕭凡尷尬的說了句:“我做了你愛吃的飯菜,現在還是熱的!”

陸嫣然:“哦!”

“你…一起吃吧!”

蕭凡:“嗯。”

接着,蕭凡和陸嫣然坐在檀木桌前,蕭凡主動爲兩人倒了紅酒。

陸嫣然緩緩打開蓋着盤子的碗,頓時一陣香氣撲鼻!

這……

當看見盤子裏放着的竟然是她想吃的耳光炒飯時,陸嫣然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接着,陸嫣然又把其他碗打開,竟然是辣子雞!觀音掌中寶!蒜苗炒臘肉!還有蔥燒海蔘!

這些都是陸嫣然最愛吃的!

心中一陣感動,陸嫣然先給蕭凡夾了片辣子雞。

蕭凡張了張嘴,接住這塊辣子雞幸福的笑了。

陸嫣然舉起酒杯展顏一笑:“乾杯!祝福我們天長地久好不好?”

蕭凡一愣,舉起酒杯和陸嫣然碰杯。


接着,蕭凡一飲而盡如同老牛飲水!

陸嫣然瞪了他一眼也沒說什麼,只是蕭凡這種喝法太不雅觀了,也沒情趣。

下一秒,陸嫣然正在吃一塊臘肉,蕭凡突然開口道:“你是母老虎。”

陸嫣然立馬不爽了,氣呼呼的鼓着嘴巴,不過下一秒她就立刻轉換勉強一笑說道:“我不是母老虎,你看!我是淑女!”

接着,陸嫣然就做了一個性感撩頭髮的動作,微微一笑。

蕭凡又開口道:“你是披着淑女皮的母老虎。”

陸嫣然這下氣壞了,也不知道蕭凡是不是腦袋長包了,突然說話怪怪的。

她平時是高冷點,也嚴厲點,但是都是爲了後來打算呀!蕭凡怎麼能說她是母老虎呢?

就在陸嫣然要開口時,蕭凡淡淡一笑:“傻瓜,是不是淑女是不是母老虎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歡就好。”

聽到蕭凡的話,陸嫣然輕咬嘴脣,笑了。

這種土味情話真的難爲蕭凡了,也不知道誰教他的?

蕭凡看見有用,心裏樂了。

這可是陸卿卿傳授給他的土味情話,最適合在燭光晚餐時啓用。

只是,蕭凡說出來多少有些尷尬。

不過,看樣子陸嫣然笑的真開心。

下一刻,蕭凡替她倒酒,乾杯。

這時,陸嫣然意味深長的看着蕭凡:“你想幹嘛?”

蕭凡一愣,茫然回答道:“什麼?”

陸嫣然壞笑着看他:“算了,沒什麼!”

雖然有好幾盤菜,但是分量也不是太多,所以蕭凡和陸嫣然一邊吃菜一邊喝酒,這些菜也差不多掃光了。

兩人不停地乾杯,還說起了好多以前的事情。

十二杯酒後。

此刻,陸嫣然已經臉頰緋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