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頭尚多,先生何不再選幾物?」

那女修微笑道,不足訝然而視,輕咳一聲道:

「道友深諳商購之道,兼復修為不凡,怎得獨居此偏僻荒地耶?」

「呵呵,先生說笑了。先生已然有宗師之譽,縱吾大華之帝君亦是下旨相邀。小女子不過螢火之燭,哪裡敢與先生皓月相較!」

「仙子謬讚,某家愧不敢當!便如仙子之言,再覓得幾件物什罷。」

遂隨了此女修,上三層而去。三層乃是一座花地。內里方圓有十里之闊,其間皆百色名花,花間小道上,寶物靜靜漂浮,往來者信手可及。不足一步步入去,倒是有許多寶物不凡。然或者價大不能買,或者不識不敢買,便這般轉了一圈,行出。不足不忍那女修眼露失望之神色,遂臨行出時取了一顆與所剩等價之木珠兒。

「多謝先生購物,先生實誠人也。此去我大華之皇都,尚須小心才好。」

那女修傳音道。不足假意不知,只是其私下裡確然心中一動。

「多謝道友相陪購物,告辭。」

不足舉手一禮,而後轉身而去。

天鷹樓頂層,一修靜立窗側,眼望了不足之身形漸漸離去,迴轉身道:


「慧娘,以汝觀之,此修到底潛力如何?」

那老修觀諸此女修緊張之態,慢吞吞道:

「不必拘泥,直言即可。」

「師叔祖有問,弟子敢不盡心。不過以弟子之淺見,此修果然如野修所言,其道法境界深不可測!雖其功力不過入道,然焉知其他日不能霞舉飛升也!」

「嗯,這般高之評論?汝之言語中倒實實不多也。」

那老修聞言,應一聲道。隨即低眉垂首,久久不語。好半時,其忽然揮揮手,落座閉目,不再開眼。那女修躬身後退,悄然行出此地。

「哥哥,哪裡去來?」

「去購了禮物來也。」

「當真?」

那靈兒大喜,雙手拽了不足手臂道:

「哥哥,快快拿出來。」

那不足觀諸此二女,眼見得那風兒亦是眼巴巴張望,忽然一笑道:

「就是不知合不合身呢?」

言罷,將那法衣將出。

「啊!好美!哥哥,當真乃吾家相公也。」

那靈兒大喜,將了那物轉身即著於身上。風兒卻轉身入了內間卧房,亦是換了衣物出來。

不足觀之一呆,好美一對兒麗姝!(未完待續。。)

ps:希望諸君喜歡某之古白話文言。 娛樂圈之貴後來襲 。 風雨鎮外,千餘里之雲端,一修端據一座華麗之鳳舟上信然而來,其舟下法雲裊裊,有數女修相隨,盡皆風騷豐腴之修。而舟上居中而坐者,觀之孱弱瘦小。然其目中時有精光迸射,顯見得此修之修為不凡。

「往那風雨鎮尚有幾多路也?」

其修傲然問道。

「回欽差大人,大約千里罷了。大人不必惶急,待到了那風雨鎮,眾家姐妹再陪了行那無邊風雨之事兒可好!」

側畔一女修嬌聲嗲氣道。

「真是晦氣,攤上這等無趣之閑事!」

那舟中之修無奈道。

「大人,據聞此次聖上招安之修有宗師之譽也,出手當不致過於寒磣!」

「哼,不過入道之修爾,何敢言宗師耶?再說彼等似乎野修窮鬼,何好處耶?」

「大人陰陽合之境界,倒來往會下修!真不知朝堂上諸位大人怎生想法!」

另一女修冷聲道,其色晦氣不能改,似是失卻萬兩金銀般。

「哼!」


那男修冷哼一聲。

「上丘,富庶之地,兵家所必爭,卻落入外姓之手!大人堂堂親王之尊,下迎小修,聖上哪裡拿吾等為重臣也。」

「住口!汝何人?何敢言廟堂之事?」

「奴家不過是為大人所不齒罷了,反倒惹得大人這般生氣!大人何人?親王也。無處出氣,便拿吾等下人撒氣。好生英雄也!」

那女修大約往時頗為受寵,此時居然面含不滿,出言相諷。

「大膽賤婢,何敢笑吾!」

那男修突襲出手,只是一把便將那女修一顆完美之翹首抓個粉碎。可憐那女修致死亦然不知自家心愛之人居然會出手殺己!

舟中女修觀諸是景,驚懼不敢稍動,只是戰戰兢兢靜立不敢語。

那男修觀諸那死屍落下雲頭,面色不變,只是冷聲道:

「快一些往風雨鎮去。」

「是!」

駕舟數修齊力施法,那舟便風馳電掣般往疆界處馳來。

嗚呼無論修凡。那等強者大能何時將下民為人一般看待耶?不過螻蟻。便是玩物,便是器物一般興緻所致玩賞一二,不樂便棄之如敝履爾。

風雨鎮不足之居處,那不足方大演天道**。將那陰陽禁真言法咒符文一一解得仔細。傳授七十六修眾得悉。並親往施法。以識神控天地元力而布設斯封禁大陣。

浮愛 、風兒二女往觀其布陣,得法陣之妙,而頓悟天機之理。二女亦是欣喜。

「哥哥,怎得皺了眉頭?」

忽然靈兒開言道。

「怕是有禍事來也。」

不足嘆口氣道。

「大人,何事艱難?」

那向忠上前道。

「大華之聖封親王臨幸,往來接吾等一干修眾也。只是此人恃寵而驕,性暴戾而殘忍。數語不合,取人生死。此人來此,或有尋釁,諸位不可造次!」

「是。」

眾修一聲吼。

不足往回而視,那二女淡然道:

「曉得了。」

遂道法結束,諸修俱各歸歇息處。

天鷹樓頂層,那靜修之大修忽然謂外間弟子道:

「廣瀘親王臨幸,著慧娘親往百裡外接駕。」

「是。」

不一時,那慧娘領一干數十修,並此間修道之宗門中數位高層急急駕了雲頭往百裡外而去。

不過一個時辰,便眼見天邊一道彩虹飛臨。其上一天舟,舟中據中一修,態度傲慢,狂放不羈。其法衣開解,迎風揚起,一副風流倜儻之大國親王狀。其身之左右兩列有一干艷麗女修十數人,而再往天舟之邊沿,則是持械修眾八人,傲然而立,皆雙目無有旁視。目無餘子之狀。親王身旁一老朽,狀如髦耋,靜立不語,然其威嚴不讓居中之親王。

遠遠兒觀得其舟楫將近,那慧娘高聲道:

「小修攜風雨鎮一干老小,恭迎大人臨幸荒野下處。」

一頭說話,一頭卻於雲端下跪行禮。

「免了!」

「謝大人。」

於是那慧娘在那雲頭上便介紹了風雨鎮一干大戶之族長等高層。諸修紛紛行來見禮,那廣瀘親王微微點頭算做回禮。而後慧娘等往迎親王回鎮。

天鷹樓側畔一家客居,乃是此地最為華貴之所也,此時早清了客人,打掃整潔,恭迎廣瀘親王入住。

天鷹樓頂層大修此時亦是躬身迎客。


「邊城風雨鎮中熠熠生輝已然多日!吾道有何貴人臨幸也!卻是聖駕之左右臂,廣瀘親王大駕親臨。」

「哦!哈哈哈……天鷹樓之天階大修來訪,本王實感榮幸!」

「哪裡?哪裡?豈敢!豈敢!」

二修一番寒暄,而後回歸正題。

「本王來此乃是奉召行事,不知那史姓小修身在何處?」

「那廝據此數月,日里講道演法,並不見往皇都而去之意。」

「哼,無召來,彼等何敢入吾國界,往來皇都耶?」

「廣瀘親王所言甚是。」

「報,野修史三味求見!」

那親王與天鷹樓之天階大修正閑聊間,忽有一修來報。

「嗯?野修?史三味?」

那親王將眼一瞧那天鷹樓之大修,觀其亦然迷惑狀,遂冷聲道:

「不見!」

「是。」

美食之牛氣沖天 ,而後方轉身去了。

「是了,其修或許便是那所謂宗師之野修呢。」

那大修忽然開言道。

那廣瀘親王聞言,冷哼一聲。

「此大修倒好心機!明知來者必是那七十六修眾之首領,卻裝出不識。哼,不過是欲本王招惹了此修,其天鷹樓好做善人也。哼哼哼!小伎倆爾!」

隨即將眼一轉,大有深意矚目那大修一眼。那修觀之,心下暗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