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路線都是機密,洪偉原本是不知道的,但是他在法院有學生。

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了,所以纔可以把這個信息傳遞給神祕人。

陳幸掃視四周,並沒有發現有提前來埋伏的人。

(怎麼回事?難道我猜測錯誤?)

陳幸也不禁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這個想法是最大膽的猜測,也是他認爲最接近事實的道路。


陳幸繼續觀察着,周邊環境。

這裏一片荒涼,也是因爲在附近有看守所,所以周邊的住戶比較少,這裏的樓盤都非常的少。

(他們真的會來救人嗎?如果不是,那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就在陳幸還在沉思的時候,遠處車聲引起了他的注意。

(有人!!!)

陳幸的警覺性立刻提高,他知道接下來非常重要,非常關鍵了。

陳幸的眼睛快眯成一條縫隙,他把車子已經摸透了。

遠處開來的正是警車,這是專門送犯人去監獄的車子。

性能非常好,普通人根本沒機會接近。

車子離陳幸的距離越來越近,但是依舊沒任何陌生車輛靠近。


(難道是我猜測錯誤?)

陳幸感覺難以相信,但是這是事實,現在這裏根本沒有其他人出現。

在高坡上,陳幸監視了附近的環境,沒有看到一個可疑的人物。


陳幸自嘲道:“看來是我想多了。”

陳幸準備起身離開,呆在這裏很久了,整個路線只有這裏人少,幾乎沒有人。

陳幸拍了拍身上灰塵,準備離去。

突然一陣破空的槍聲響起。

陳幸一愣,他對這個聲音非常熟悉。

是98k開槍的聲音,在克里斯訓練下,他已經完全熟悉了槍支器械。

陳幸猛然回頭一看,警車頓時停在路上。

隨後又是一陣槍響,陳幸看到了子彈穿透了防彈的警車。

隨後一輛麪包車突然從角落裏衝了出來。

一羣帶着面具人的人拿着***的人對着前車一陣掃蕩。

隨後鮮血直流一地,兩名蒙面壯漢來到車後身。

“開門投降,否則死!”

門緊緊關閉,沒有打開。

武警已經察覺到外面的情況,此時開門一定是死。

劉楓一陣怪笑道:“各位武警小哥哥,你們還是投降吧,對方不是一般的匪徒,他們可是國際****。”

一名武警一巴掌甩在劉楓嘴上,“閉嘴!”


劉楓沒有在意,只是不停怪笑。

外面的蒙面人等的不耐煩了,直接對着門鎖一陣掃射。

頓時後車鎖被打開,一名蒙面人立刻拉開車門。

然而迎面而來的是武警步槍的掃射。

頓時正面的兩個蒙面人直接被射成篩子。

“滾蛋!”一句島國話脫口而出。

陳幸此時已經摸到附近,隨後他就聽到了島國話。

(果然是島國人,他們一定是四國製藥公司派來的人,看來我的推測是成立的。)

但是此時已經處於非常危險環境,外面包圍着一羣匪徒,而車內只有四把步槍。

力量懸殊,武警遲早要倒黴。

“不能拖下去了,馬上幹掉他們。”

一名帶頭的匪徒揮了揮手,一名歹徒點點頭,隨後拿着***對着警車一陣開槍。

陳幸看到後,暗叫不好,但是此時他沒有任何辦法,對方的人太多了,他就是在厲害也沒有辦法在這麼多人下,不被打成篩子。

一分鐘後,歹徒婀娜矇住了鼻子,因爲***的影響太大。

“怎麼還沒出來?”

隨後匪徒再次開槍,***又打了進去。

陳幸此時看着着急,他沒有任何辦法。

他唯一做的就是報警。

“混蛋,怎麼還沒出來,不可能!”

此時歹徒頭頭內心焦急不已,託的越久,就越危險。

“不管了,強攻!”

隨着歹徒一聲令下,***立刻丟了進去,一瞬間,匪徒衝了進來。

武警戰士齊聲道:“時刻準備着!”

隨後步槍不停掃射,上來的匪徒一個個被打成篩子,然而他們的子彈是有限的,不到一分鐘,子彈消耗完了。

4名武警一聲大吼,衝了出去,然而第一名剛剛衝出來,胸口中了一槍,緩緩倒下。 武警倒下那一刻,陳幸的心瞬間痛了一下。

眼睜睜的看着自己國家的戰士被一羣島國人殺害,他內心非常憤怒。

接着一名又一名的武警衝了出來,他們身體連中幾槍,但是他們完全不在意了。

這一刻他們拼了,直接撲向面前的歹徒,動作十分迅速,完全超乎了歹徒的想象。

武警拼命揮拳砸向匪徒,匪徒也被擊倒在地。

然後匪徒的數量太多,他們反應十分迅速,直接圍成一圈對着武警瘋狂掃射。

武警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去了,他們每個人都很年輕,才二十歲不到。

他們還沒有結婚,但是他們爲此付出了一切。

原本他們可以束手就擒,以取得一線生機。

但是他們的尊嚴告訴他們,華夏國的戰士從來不和敵人談條件。

這是他們堅守的信念,這是他們奮鬥的一切。

他們是國家的未來,他們曾經在**的國徽下宣誓,他們時刻準備着爲國家犧牲。

陳幸的雙眼已經溼潤了,他非常想衝過去,但是理智告訴他,不能這樣做。

如果衝過去,只能白白讓四名武警犧牲。

(冷靜冷靜!幾位武警同志,我陳幸絕對不會讓你們白白犧牲,我會一個一個把他們抓到。)

陳幸在內心暗暗發誓,他一定要抓到這羣歹徒,他要他們百倍償還。

子彈掃射的聲音漸漸停了下來,武警們已經完全被子彈射成篩子。

陳幸的心在痛,他只能眼睜睜看着自己國家的戰士被一羣外國人殘害。

“媽的,一羣華夏豬,臨死還這麼反感。”

一名歹徒走到武警面前,脫下了厚重的面罩,隨後吐了一泡口水在武警身上,他還不停踹着已經成屍體的武警。

陳幸雙眼怒視那個島國人,他的樣子已經深深的刻在陳幸的腦海。

(你死定了!)

“艹,傻逼華夏豬,居然這麼能打!”

“好了,住手,別人浪費時間,這裏的聲音肯定驚動了附近居民,等會來的人多了,我們就麻煩了。”

“怕什麼,來幾個老子殺幾個。”

那個不停踢着武警屍體的人,顯得非常不在乎,彷彿他還能再戰一百回合。

“呵呵,就你這本事,死了這麼多人,才搞定別人四個,你好意思吹牛。”

警車中傳來劉楓的嘲笑,那名歹徒聽了後,瞬間怒了,直接衝了進去一把提起了劉楓,直接拖了出來。

“你再說一遍?要不老闆要救你,我們誰願意來救你?你看看犧牲了多少兄弟。”

那名匪徒非常激動,他恨不得把劉楓吃掉。

然而劉楓顯得非常淡定,他微笑道:“你們就這點能耐,以多欺少,還死了七個人,嘖嘖,真的是厲害。”

“你說什麼?你給老子再說一遍,信不信老子斃了你!”

“你殺了我,怎麼秀和大人解釋?”

“你……你還有臉提秀和大人,要不是老闆幫助你,你能在華夏國混的這麼好嗎?你卻背叛了秀和大人,還背叛了國家。”

“我沒有背叛國家,也沒有背叛秀和麗子大人,我只是參加了別的組織,那是沒有辦法,對方太強大了,我不得不屈服。”

劉楓說完,拉着他衣領的歹徒一陣冷笑,“懦夫,我們大和民族,從來不會屈服!”


劉楓冷笑道:“大和民族可是從來不會以多欺少,大和民族是非常尊重對手的,而你?有資格說自己是大和民族?”

歹徒頓時愣住,隨後他指着劉楓半天說不出話。

這時候另外一個歹徒說道:“好了,趕緊走人,再不走一會警察來了,就走不了了。”

說完帶頭的走上前,鬆開了歹徒的手,隨後拿出鑰匙直接打開了劉楓的手銬。

“秀和麗子大人要見你,走吧!”

劉楓微微一笑,“我也非常想念麗子,走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