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煙兒說:「讓她們進來吧。要是沒吃飯的話,我請她們吃。」

「好。」掌柜笑容滿面地出去了。

「老闆讓你們進去。」

掌柜出來一說,幾個姑娘高興得恨不得跳起來。

「你走在前面。」

「哎呀,你走前面。」

她們互相推搡了一會兒,由一個姑娘打頭排隊進了包間。

進了包間,一股說不出的香氣飄來。

幾個姑娘看來,一個大肚子的漂亮女人坐在椅子上。

這個女人肚子大,四腳卻很纖細,長相更是精緻。

「這就是我們老闆。」掌柜指著周煙兒說。

「我買了你主辦的連環畫。」

「時裝展示會太好看了,聽說秋冬時裝展示會又要舉辦了…」

有一個姑娘想當模特,羞澀地問:「你看我的條件適合嗎?」

「你有多高?」周煙兒抬了抬手,笑著說:「站直了讓我看看。」

姑娘個子挺高的,不管臉蛋還是身材都很優越。

「你很適合。」看完之後,周煙兒說。

「那模特隊還招人嗎?」姑娘眼睛亮晶晶的,看樣子她是真的想當模特。

「招,我給你一個地址,你直接去找這個人…」周煙兒說。

出了包間,幾個姑娘追著那個當模特的姑娘說個不停。

「你真的要當模特嗎?」

姑娘點頭:「我決定了要當模特。」

「你家人不會同意吧?」

「不同意,我也要當模特。我不想聽他們的話,安安生生地成親嫁人。」

周煙兒評價道:「那姑娘是個很有想法的人。」

春香說:「我懂你,你就欣賞這樣的姑娘。」

「我也欣賞你和春眠啊。」周煙兒說,

春眠:「呵呵。」

從月亮灣出來,夜有些深了。

葉子騫拿過披風,嚴嚴實實地把周煙兒裹起來,幾乎是半摟半抱著把周煙兒弄上馬車。

坐在柔軟的墊子上,周煙兒嘆氣道:「我覺得我越來越像顆球了,每天滾過來又滾過去,幹什麼都不方便。」

「那你就不能老實一點,不到外面跑了?」葉子騫說。

周煙兒抓住他的衣服領子搖晃著說:「你是不是早就想把我關在家裡,不讓我出來了?」

「我沒有。」葉子騫眼神微微躲閃著,一看就沒有說實話。

「你看著我的眼睛說。」周煙兒雙手捧住他的臉,明亮的眼睛緊緊地盯著他。

「我真沒有。」葉子騫聞到一股誘人的香味,是從周煙兒身上散發出來的。他早就聞習慣了,可還是覺得好聞。

「你對著我都不說實話?」周煙兒露出震驚的表情。

葉子騫跟她對視一會兒,無奈地敗下陣來:「好吧,我騙人了。但我不是想把你關起來,我是關心你。你說你肚子這麼大,還總在外面跑。我又不能時時陪在你身邊,難免會有些擔心吊膽。」

周煙兒滿不在乎地說:「有春香和春眠,還有青霧呢。」

「青霧也有自己的事做,不能每時每刻都陪著你。」葉子騫說。

「你擔心得太多了,京城還是很安全的。」周煙兒說。

相比於第一次,第二次的連環畫售賣顯得冷淡多了。

除了一些沒有買到的,很少有已經買過的人過來。

「咦,不一樣了。」

翻開第一頁,大家都會發出這樣的驚嘆。

推銷員還跟負責人說:「都說少奶奶算完遺策,這一次恐怕要失策了。你看這都一個中午過去了,根本沒有多少人來買。」

負責人也很擔心,但他沒有表現出來。

下午,情況並沒有好轉。

負責人擔心得一晚上沒睡好,第二天起來時掛著兩個大黑圈。

走到超市門口,他發現門前排起了兩排長隊。

就算這樣,他還是沒有放在心上,以為這些人是來趕早市的。

每天早上,超市的有些商品會打折。附近的人都知道,經常早起排隊,只為了買到便宜的商品。

。 久仰大名。

對於皇甫和玉口中最後的這四個字,楚塵可不敢苟同。

對方大概也就昨晚聽過自己的名字吧。

當然,這種客套的說法,楚塵也會,當即是一拱手,「久仰久仰。」

只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楚塵根本沒有聽說過『皇甫和玉』這個名字。

至於站在楚塵身旁的宋顏,對於拳界的了解,並不比楚塵多。

不過,皇甫這個姓氏,倒是引起了宋顏的注意,宋顏眸子不由得多看了皇甫和玉一眼。

「楚塵,你要怎麼賭,大可以跟皇甫盟主說,既然皇甫盟主答應當公證人,一定不會徇私。」衛秋根說道,「皇甫盟主乃我九城宗師聯盟五大盟主之一,更是當今羊城二沙島皇甫家族族長皇甫和禮的親弟弟,我想,你不會質疑皇甫盟主的公正性吧。」

話語一落,宋顏的面容猛地變色。

皇甫家族。

宋顏腦子裡立即浮現起了一連串的字眼……

天南商圈,十大家族,以寧家為首,寧家被稱為天南第一世家。

可是,還有幾大世家勢力,實力相比寧家,並不會相差很多,其中,就有同樣在羊城的皇甫家族。

天南十大家族,有其中五家,坐落羊城,可以說,羊城是天南的核心。

只是,宋顏怎麼也沒想到,皇甫家族這樣一位地位顯赫的人物,竟然是一位拳界宗師,還是九城宗師聯盟的盟主。

宋顏暗暗拉扯了一下楚塵的衣角。

楚塵打量了皇甫和玉一眼,他對皇甫家族並不了解,只不過,從宋顏的反應看得出來,眼前這個皇甫盟主的身份不簡單。

然而,在楚塵眼裡,天南第一家族的寧家公子,都得喊他一聲『楚叔』,他並不在意對方有多顯赫的身份。

「很簡單,昨晚我已經說了,今天我將會挑戰九城宗師聯盟,假如你們有人擊敗我,我親手將這份賭約撕毀,反之……」楚塵嘴角輕揚,「假如我再次贏了,你們……跪兩次?」

聞言,蕭天河等人的臉色陰沉。

衛秋根直接咬牙切齒,怒視著,「楚塵!」

「當然,你們還有第二個選擇。」楚塵淡淡地說道,「我在禪城做點小生意,對於九城製藥公司有點興趣,如果我贏了,你們八大宗師不跪的話,就將你們手中九城製藥公司的股份,移交到我……老婆名下。」

話語一落,宋顏眸子不由得睜大了幾分,看著楚塵。

楚塵鬧這麼大,最終的目的,竟然是為了九城製藥公司?

宋顏腦海中第一時間想到了夏言歡曾經說過的一些話。

禪城製藥行業基本上被幾大家族集團壟斷,即便夏家是羊城製藥行業的巨頭之一,可夏家旗下沒有一樣產品能夠打入禪城市場。

羊城製藥行業,唯獨有一種專治跌打損傷的藥水,進入了禪城的製藥市場。

而這種藥水,正是出自九城製藥公司。

當然,夏言歡在跟宋顏說的時候,只不過是在分析這個羊城唯一打入禪城製藥市場的案例,宋顏並沒有細想其他方面。

她怎麼也沒想到的,楚塵竟然將心思都動到了九城製藥公司上。

這傢伙,平常根本沒有關注過北塵製藥的進展,竟然一下子給她甩出一個王炸。

假如能夠得到九城製藥公司的一些渠道,對於北塵製藥打入禪城市場,有著巨大的幫助。

這些渠道,是夏家也不能提供的。

可這些,楚塵是怎麼想到的?

宋顏剛才差點就信了,楚塵是真的是為了爭一口氣,才在今天過來挑戰九城宗師聯盟。

以蕭天河為首的八大宗師,此刻神色都紛紛陰沉了下來。

他們八人背後都是羊城有頭有臉的大勢力。

尤其是蕭天河。

蕭家掌控著九城製藥公司三成的股份,是九城製藥公司的最大股東,再加上其餘七大宗師手中的股份,如果都輸掉的話,那麼楚塵將會贏得超過六成九城製藥公司的股份,幾乎可以說將九城製藥公司控制在他的手中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蕭天河。

很明顯,萬一賭輸了,損失最大就是蕭天河。

當然,一個九城製藥公司的三成股份,對於蕭家龐大的商業帝國而言,並不算什麼。

一切只看蕭天河的選擇。

蕭天河沉著臉,盯著楚塵,「你的胃口倒是不小,竟然還打起了九城製藥的主意,只是,你覺得,你能贏嗎?」

「我輸了的話損失也不大。」楚塵非常坦誠地回答。

八大宗師臉色再度低沉。

楚塵是拿著他們輸掉的賭約來當籌碼,說的確實是大實話,即便他輸了,只是毀掉昨晚的賭約罷了。

可是,這一張紙,對於八大宗師來說,絕對比九城製藥公司的股份重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