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答應,那就兩敗俱傷。

「那你們可以走了!」

還未等柳修城說話,柳無邪先開口了,讓他們現在就可以滾出柳家,從此一刀兩斷。

柳無邪一番話,讓柳修城一愣。

剛才他們多次威脅柳修城,後者都是儘力挽留他們。

柳無邪倒好,直接送他們出去。

柳修城好奇的看了一眼柳無邪,自己的孫子,不像是胡言亂語,一定看出什麼來,所以索性不說話。

「我們柳家什麼時候輪到一個黃口小兒來做主了。」

柳笑天非常的惱怒,他堂堂靈玄境巔峰,竟然被一個小小的後輩給無視了。

「笑天說的沒錯,我們柳家現在成什麼樣子了,完全成了他們一家人說了算,我們這些族人還有地位嗎。」

五長老義憤填膺,認為柳笑天說得太對了。

整個柳家,已經被柳修城一脈牢牢把控。

連孫子都敢站出來干涉柳家內務。

「既然你們不願意聽我這個黃口小兒胡言亂語,那你們可以離開啊!柳家的大門已經打開,一旦踏出去,休想再進來。」

柳無邪聳了聳肩,一副嘲弄的語氣,氣的柳笑天等人渾身顫抖,對他投射過來怨恨的眼神。

柳修城眼神一縮,似乎發現一些苗頭。

柳笑天三番五次的提出分家,此刻柳無邪讓他們走,卻遲遲不動彈,果然有貓膩。

開始的時候,柳修城以大局為重,還是勸告他們,希望考慮清楚了。

這幾日一直開會,做他們的功課,希望能回心轉意。

商量到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必須柳笑天當選副家主,他們才願意留在柳家。

柳修城在考慮,要不要答應他們,這個時候柳無邪進來了。

柳笑天進退兩難,從這裡踏出去,意味著跟柳家一刀兩斷,老死不相往來。

留下來,豈不是笑柄。

「笑天,我們走,我受不了這個鳥氣了!」

五長老催促,讓柳笑天趕緊走,別留在這裡,大不了重頭再來。

有他們這些人在,就算不能成為超級大家族,成為一流家族完全沒問題。

柳無邪笑眯眯的看著柳笑天,他臉上的每一個表情,包括他的眼神,都看的一清二楚。

「真是可笑,柳家竟然出現這麼多一群愚蠢之人。」

柳無邪搖了搖頭,一臉的哀傷之色。

柳家當年可是超級大家族,如今落到這步田地。

「柳無邪,你罵誰愚蠢!」

五長老徹底暴怒,欲要對柳無邪出手。

「罵你們愚蠢,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柳無邪直言不諱,說他們都愚蠢,自始至終,他們全被柳笑天利用了,是他手裡的一顆棋子罷了。 衛湫然眼眸劃過一抹寒厲,開口對那隻小黑貂說道:「我不讓你動,你能動?」

「離我師尊遠一點。」

「……」黑貂噎了一下,轉而對黑衣人說道:「還是把他殺了吧。」

衛湫然此時卻突然開口道:「我師尊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

「等明暉死了之後。」黑衣人見衛湫然面露不悅,於是便解釋道:「我這可是為你著想啊,如果現在便讓然後醒來,絕對會驚動明暉的。」

「到時候別說救然後了,第一個死的便是你。」

黑衣人想了想又道:「還有黑貂大人,要勞煩您在然後的心口處再待一段時間了,不然會露出破綻的,明暉若是發現然後的星象不對勁必會第一時間找來。」

聞言,黑貂立馬回到衛湫然的肩頭上抗議著:「老子拒絕!」

衛湫然側頭觀察著自己肩膀上的小黑貂,怎麼也無法將它與魔族聯想到一塊兒。

在衛湫然的心目中,魔族的長相一直都是青面獠牙體型巨大的,說話也應當是粗聲粗氣。

可這魔神以精血所養的黑貂著實長得有點可愛啊,說話也奶聲奶氣的。

「你盯著老子作甚?!」黑貂不滿地瞪著衛湫然,它打從心底瞧不上這個小白臉,因為衛湫然在它眼裡實在是太弱了。

衛湫然也懶得和它吵,他看著那雙圓溜溜的大眼睛說道:「黑貂弒神其實是因為你的眼睛能看清所有神仙的命門吧?」

「既然如此你直接去暗殺明暉就好啦。」

黑貂白了衛湫然一眼說道:「蠢蛋,怎麼可能看得清所有神仙的命門,況且老子還沒近得了明暉狗賊的身就被當老鼠踩死了。」

「好了,別吵了。」黑衣人正色道:「衛湫然,你把你師尊先藏好,接著跟我回一趟魔界遺址。」

「然後現在這個狀態不能待在魔界,黑貂大人,然後長老就拜託你照顧一下了。」

「什麼?你要老子看著一個死神仙?!不可能!我也要回魔界!」

黑貂在一旁激動地喊著,可是它再怎麼蹦躂也沒有用,完全被衛湫然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我在這裡等你。」黑衣人很識相地走遠了。

衛湫然打橫抱起然後,把她帶進了山洞裡。

他看了一眼父母的骨灰,隨後緊緊地抱著然後輕聲說了句:「等我。」

黑貂也乖乖地回到瞭然后的心口上,衛湫然在洞口施了結界,他忽然想起自己結丹前小冉也是在這裡施了結界,接著又讓自己來這山洞修鍊。

「我就說,怎麼這金丹的天劫怎麼那麼輕鬆便過了,原來是你….」

衛湫然臨走前跪下磕了三個響頭后便回去找那黑衣人了。

「走吧。」

過了幾天,明暉親自領著天軍到了不信神殿門前,此時殿內正逢長老大會,所有人都在為衛湫然和然後突然失蹤的事而發愁。

明暉冷著一張臉前來要人,「萬掌門,不信神怎麼出爾反爾啊。」

萬榮擰眉道:「明暉上神,關鍵是我們現在也不知道衛湫然把然後帶去哪裡了啊。」

「呵,你們不知道?怕不是你們故意放人的吧?據我了解,在這不信神除了石墨,好像其他人都不怎麼願意把然後交給天庭啊。」

「明暉上神,我們已經問過所有輪值的弟子了,所有人都沒見過衛湫然出入過不信神啊,他之前一直都待在思華年守著然後的仙身。」

「那按萬掌門的意思是這兩個人憑空消失了?」

萬榮張了張口,不知道該怎麼和明暉解釋,可目前就是如此,萬榮現下最擔心的是衛湫然會做傻事。

不信神這邊正陷入了僵局,而衛湫然此時已經跟著那黑衣人達到了魔界。

他們的確沒有離開過不信神,而是直接通過黑衣人畫出的傳送陣直接到了魔界。

「這裡是魔界?!」。

衛湫然看著眼前的這片海域,美得已經不知道如何去形容了,與其說震撼,不如說嚮往。

這片海無暇,純潔,它融多種顏色為一種。

同時它也是平靜的,就像一面藍色的鏡子,映著魔界七彩的晚霞。

衛湫然不禁脫口而出:「好想帶師尊來看啊…」

黑衣人怔怔地看著這片大海說道:「聽我爹娘說這裡以前更美,水中還有鮫人一族,不過現在已經找不到了。」

衛湫然回過神來說道:「你不是帶我來看海的吧,接著要做什麼。」

「下去,去魔神的宮殿。」

「在海里?怎麼整得和龍宮一樣。」衛湫然說完便隨著黑衣人跳下了海里。

「魔神的真身便是龍,你文學課上沒聽課嗎?」

黑衣人帶著衛湫然來到一座氣勢恢宏的宮殿門前,儘管宮殿已經被破壞得差不多了,但還是不難想象它當年的輝煌。

宮殿裡外有許多凹槽,看起來原本應該是鑲嵌著什麼東西的。

「坐上去。」

衛湫然坐上最上面的椅子,結果整個人突然定住了。

他感受到魔力正源源不斷地湧進他的身體里,一些不屬於他的記憶也隨之湧進他的腦海里。

殿內突然迴響起一陣洪亮有力的聲音,大笑道:「哈哈,老子終於回來了!」

衛湫然暗道不妙,魔神是要奪舍自己的身體!

他轉頭看向那黑衣人喊道:「你沒說過會出現這種情況啊!」

衛湫然不斷地砸著自己的腦袋吼道:「啊..該死!」

那黑衣人笑得更歡了,「你也沒問我啊,不過你問了我也不會說的,你就在這裡慢慢消化吧,我還蠻期待你能活下來的。」

「畢竟我和你比較有感情一點,你說對吧。」

「湫燃師弟。」

黑衣人緩緩地摘下了面具,當衛湫然看見他的真面目時,瞳孔猛地一縮,不可置信地說道:「是你?!」

「你居然在不信神蟄伏了這麼多年!」

「哈哈,我不錯吧。」他對衛湫然笑道:「啊呀,我該回不信神了,不然他們該找我了。」

「那師兄便祝你活著吧!」

「活著回來看看不信神的屍山~」

衛湫然忍著劇痛想要追上去,可是他無論怎麼掙扎也離不開這該死的椅子!

「什麼屍山?!你把話說清楚!你要對不信神做什麼?!你這個死瘋子!」 【窩草!這李二竟然在夢中夢見了蝗災?真假的?難道是上天託夢告訴李二未來一段時間會發生蝗災?】

【還是這個李二擁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李恪聽到李世民的話后,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而楊妃聽到李世民的話后,卻有些不以為然道:「陛下,夢中都是假的,怎麼可能會有蝗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