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弘也是沒辦法,要不是崔捕頭等人都不擅長騎術,以及騎兵作戰,他也不會讓石勒來組建騎兵。

一直以來,葉弘都清楚石勒並非真心歸順自己。

這也是葉弘遲遲不肯給與石勒真正組建新軍原因。

只是眼下,為了安邑縣十萬戶百姓安危,葉弘也只能冒險使用這頭猛虎了。

組建騎兵,可不是之前那種以騎兵作為工具,實則還是步兵戰術的崔捕頭老兵營。

而是完全採用胡人訓練手段,以馬術,以騎術陣列作為主要攻擊方式。

這已經接近純粹的胡人作戰方式,因此他才覺著這隻新軍,也只有石勒最為合適。

若有了這樣一隻足以和黑騎兵在野外抗戰騎兵,那麼安邑縣便可不用經受如此殘酷守城戰。

當石勒走後,葉弘便收拾了那種傷感情緒,邁步走下城頭。

街道上,很多流民被組織起來清掃城牆,修補那些破碎地方,還有人在用水潑灑街道,清理那些血液污濁。

整個街頭都呈現出一種忙碌秩序中,這就是縣尉大人威望所致。

每一個人都會在這種威望之下,安於眼下,並不會趁火打劫。

這樣場面不僅僅在一處,而是在安邑縣每一個角落,每一個視角。

他們或是組織,或是自發,總之保持安邑縣街面清潔,已經是他們無形間養成習慣。

因為他們憑藉這個好習慣,竟然躲過數次周邊蔓延瘟疫。

他們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他們深信縣尉大人。

由於對縣尉敬仰,甘願遵從規則。

葉弘一路走來,感到莫名欣慰,之前他還擔憂大戰之後會爆發瘟疫,疾病。眼下看來,自己多慮了。

習慣力量,使得他們可以自己去杜絕疫病傳播。

不過葉弘還是不安心,讓人以酒精,還有一些工業氯水,滿世界噴灑。

半日後,安邑縣城門緩緩開啟,有流民隊開始被放出城,他們開始清掃城牆外面屍體以及各種殘魄攻城碎屑。

若是等著這裏屍體都腐爛,那麼城內清掃再乾淨也是於事無補。

為了保證清掃隊安全,葉弘釋放出大量斥候,遍佈城外十數里每一個角落,只要黑騎稍有動作,他們便會以煙花示警。

還有熱氣球也自城頭放飛出數里,全力戒備。

在無數警戒之下,安邑縣四周已經成為一片絕對無人區。

因此葉弘才放出流民開始做戰場清掃,尤其是城門方向,哪裏屍體簡直堆砌成小山了,經過兩日發酵已經開始發臭,還有蒼鷹開始圍攏在上面亂飛。

於是葉弘便讓流民重點清除這裏,他們每一個人都佩戴口罩,還有一次性防護服。只要清掃之後,他們一切衣物和口罩都會被燒毀。

經過一日夜清掃,最終才將安邑縣四周那些戰死屍體給徹底運送到西南丘谷內掩埋。

雖說他們很多都是晉兵,但也是漢人,於是葉弘便給他們起了墓地,還尊為勇士碑。

當一切處理完成之後,已經是第三日天亮時分,葉弘整整一晝夜沒有合眼。

憑藉着內息術苦撐著,但人的精力始終有限,最後葉弘實在熬不住了。便吩咐陸明接替了自己工作,然後返回縣衙開始補覺。

這一覺,葉弘睡得很沉,一口氣睡了一整日。

也就是二十多小時,終於才懶洋洋伸了一個懶腰起身。

當他坐起之後,才發現自己身旁聚集了好幾張面孔。

其中有一張調皮,而又俏麗面孔,自然是小林夕。

還有一張是肉嘟嘟,很是欠揍的。

他就是石勒。

另外一張則是小家碧玉,十分含蓄的眼神。

自然就是翠兒。

三人都十分關切盯着自己,眼神各異,心境也各異,但表情卻莫名一致統一了。

那表情看得葉天有些心生古怪。

「你們?想做什麼?」葉弘下意識躲著三人。

「嘻嘻」小林夕先傻笑一下,緩緩朝着葉弘身上靠近道,「說吧,那個隨便點點就能吃到天下美食的寶貝在那裏?拿出來我看看」。

「是啊,還有可以日行千里鐵馬又在那裏?」石勒也不懷好意眼神盯着他。

「相公,我想和你一起要一張合照,結婚照那種」翠兒也是羞澀回道。

啊?。「終於來了!「看了眼賓利車上的牌子,李天賀毫不猶豫地轉身跑進酒店。

這是張家的轎車,裏面坐着的人必然就是那張燁華,所以他得第一時間通知徐福。

這時,在眾人火熱的目光中,賓利轎車的車門打開。

「真的是張家家主!」眾人臉色興奮的盯着車上下來的兩人,雙眼發亮。

《重生地球之徐福》第二百四十九章:山本雄二 轉眼到了2000年的春節,阿姨和易坤都要回老家了。我和冉茂傑請甘蓉一家人和易坤、何妮到家裏吃飯,為阿姨他們餞行。

由於我的住房太小,就在冉茂傑那裏宴請他們。那天上午,冉茂傑陪着唐經理和易坤到他們梅西化工廠區轉悠去了,何妮陪甘蓉推著小泉泉在小區里玩。阿姨陪着我在廚房裏做飯。

「嵐嵐,你們今年春節不回家呀?」阿姨問我。

「我們?阿姨,您是指我和冉茂傑嗎?」我問。

「那不是指你和冉茂傑,還指誰呀?」阿姨反問我說。

「冉茂傑比我們的命都苦,他是吃他們冉家溝百家飯長大的,從小就沒有父母。我今年想接他回我們老家,回去見見我的外婆,這春節他走不了,要在公司值班,我想陪着他。」我向阿姨說。

「那我們走了,何妮也走了,就剩下你和冉茂傑了,春節怎麼過呀?」阿姨關切地問。

「何妮也不回去,她說她在釣魚,釣到魚再回去。」我回答阿姨。

「這大海里多難釣到,我們老家魚塘好釣得很。」阿姨認真地說。

「她說魚塘里的魚不好吃,她喜歡吃暢遊大海的。」我解釋說。

「你是說她找男朋友吧?看你把阿姨饒的。」阿姨果然聰明。

「嘿嘿嘿!阿姨智慧!」我向阿姨豎了豎大拇指。

「阿姨肯定聰明噻,我前段時間還當過一次偵探……」阿姨說完,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拍了一嘴的肉末末。

「阿姨,嘴上趴蒼蠅了?這廚房就是蒼蠅多。」我打趣地問道。

「就是,我嘴臭!」阿姨自嘲地說。

「不是嘴臭,餃子餡不能生吃,要拉肚子的,你說你吃就吃吧,還把動靜搞這麼大。」我逗阿姨樂。

「我說你們這幾個呀,一個二個嘴上都不饒人。」阿姨笑笑說。

「阿姨,你說你當偵探了,你偵探什麼呀?」我問。

「我把嘴擦乾淨,要不還真要趴蒼蠅了。」阿姨轉身逃跑了。

阿姨跑出廚房,聽見有敲門聲,忙去開門。

原來是自己的親外孫回來了,阿姨高興地從推椅里抱起小泉泉來,親熱地在小泉泉臉上親了一口。小泉泉一下哭了起來。

「媽,你在幹什麼呀?」甘蓉驚訝地叫道,「媽,您這嘴巴上趴的是什麼呀?你看小泉泉嘴巴上也有了,唉!您這老人家。」甘蓉埋怨起阿姨來。

阿姨又朝自己嘴上抽了一巴掌,自言自語道:「瞧我這破嘴。」

「媽,你嘴巴受傷了?讓我看看傷哪兒了。」甘蓉着急地說。

「是,我嘴巴受傷了,粉碎性破嘴。」阿姨自個生氣地說。

我躲在廚房一直笑。

「山嵐,你給我出來!我媽到底怎麼回事?」甘蓉見我在笑,便向我吼道。

「甘蓉,你媽媽在廚房跟我聊天,她說她前段時間……」

「嵐嵐,你?」我正說着,阿姨打斷了我的話。

「阿姨,您敢做,還怕我說呀!」我不顧一切地說,「你媽媽說,她前段時間看見我化的妝好看,想看看我的口紅是什麼牌子的,她也想買那一種,我說等一會兒再給她看,結果她着急,把餃子餡抹在嘴上了。」

阿姨屏氣凝神地聽着,聽我說完,雙手抹了抹自己的胸,長舒了一口氣,如釋重負地說:「嵐嵐,你嚇死阿姨了。」

「嵐嵐,你就跟我編嘛。」甘蓉沒再深究,對阿姨說道,「媽,您這樣糟蹋餃子餡,嵐嵐包餃子都不夠了。」

「我最喜歡吃餃子皮,最不喜歡吃的就是裏面的餡。」阿姨一邊說,一邊就拿濕巾紙給小泉泉輕輕地擦著臉。

「何妮,你給冉茂傑打個電話,叫他們回來吃飯了。」我對何妮說道。

「好呢!」何妮應了聲,就拿起電話來。

「嵐嵐,還有什麼我可以做的?」阿姨問。

「反正肉餡是沒有了,阿姨,您幫我把紅酒都倒上吧,算一下有幾個人,大家先團個年。」

午飯時,我們作晚輩的一起向阿姨敬了杯酒。

大家對阿姨說:「祝阿姨身體健康!生活幸福!」

唐經理、甘蓉也向阿姨說道:「祝媽媽身體健康!生活幸福!」

阿姨一手抱着小泉泉,一手舉杯回禮說:「祝你們新年快樂!工作愉快!祝小冉嵐嵐早日並蒂花開!祝小何早日遇見如意郎君!祝易坤身體健康!家庭幸福!」

「謝謝阿姨!」、「謝謝阿姨!」、「謝謝阿姨!」

「我提議大家共同舉杯,祝大家新年快樂!」唐經理說道。

「祝大家新年快樂!」

「大家都快樂了,我的小侄侄還沒快樂呢,我得給我小侄侄一個紅包,人家今天才第一次來我這裏。」我說完就去拿我早已給小泉泉準備好的紅包。

「小泉泉,謝謝你來看阿姨!今天是第一次來阿姨家過年,阿姨送你一個紅包,祝你健健康康地成長!天天逗爸爸媽媽開心!逗叔叔阿姨開心!」我將紅包握在小泉泉的小手中,俯身對小泉泉說。

小泉泉很懂事,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看着我,胖乎乎的小手胡亂地摸着我的臉,一股暖心的幸福湧上我心頭。

吃午飯時,阿姨說:「嵐嵐,小泉泉今天來你家,你還要給他開個葷,還要給他打發喜錢。」

「阿姨,開葷是什麼呀?」我問阿姨。

「這是我們農村的風俗,就是給小泉泉喂點菜、喂點酒、喂點湯,一邊喂,一邊說些吉利的話。」阿姨認真地解釋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