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表面上看冰姑姑在王府挺有權勢的,也頗受尊重,可王爺和王妃經常冷著她,不理她。

原來這是王妃的另一著棋。

雲若月自信滿滿的眯起眼睛,「是,我要讓冰姑姑知道,璃王府是不會為了什麼討好她的。璃王府有實力保護自己,不用高攀別人,反而會吸引別人來高攀。冰姑姑現在出了皇宮,遭皇上懷疑,想要獲得皇上的信任更難,她現在的依靠只有璃王府,如果她不投靠我們,回到宮裡也很難自處。她如果聰明的話,就知道怎麼選擇!」

「娘娘高明,所以說現在不是咱們去求冰姑姑,而是冰姑姑要求璃王府的庇護。」陌離道。

楚玄辰也道:「對!從小蝶聽到的話來看,皇上已經開始懷疑冰姑姑,懷疑的種子一旦埋下,他就不會再信任她。如果她回宮,還要面臨徐公公那變-tai的壓榨,等待她的將是死路一條,到時候,本王也保不了她!」

雲若月點頭,「我們想要冰姑姑徹底折服,必面要先壯大自己。人們都喜歡向強者靠攏,我們只有無比的強大,才能吸引有識之士投靠。古人說過一句名言,叫悅近來遠。我覺得這句話說得很對。」

「什麼悅近來遠?」楚玄辰問。

月兒越來越聰明,帶給他好多驚喜,他對她的世界,更充滿了好奇。

雲若月笑道:「悅近來遠就是,使近者悅服,遠者來歸。也就是說,讓近處的人歡悅無憂,那麼遠處的人就會慕名而來投奔。我們想招攬人才,必須要先對自己人好,讓大家生活無憂,活出自己的價值,那麼人才就會自動投奔而來。」

「好,說得好!從此以後,璃王府的宗旨,就是『悅近來遠』!」楚玄辰讚賞道。

他沒想到,月兒除了會醫術之外,還懂招攬人才之道。

雲若月笑道:「你過獎了,我不過是借用古人的智慧而已。我看冰姑姑最近在璃王府過得挺滋潤的,估計她都不想回皇宮了,這樣就離策反她更近一步。」

楚玄辰點了點頭。

很快,徐公公就帶著太醫們回宮,向皇上復命。

當皇上聽完太醫們對楚玄辰病情的描述時,先把太醫們遣了下去。

然後看向徐公公,銳利的眯起了眼睛,「徐公公,依你看,這璃王是不是真的有病?」

失心丹一事他早從皇后那裡知道了,他並沒有責怪皇后,反而覺得她做得好。

但是,他這個皇帝還要假裝不知情,在明面上還要去慰問侄兒。

徐公公捂著臉上的巴掌印,心底閃過一絲冷意,道:「皇上,璃王殿下那樣子,像真的有病,只是,他那病時好時壞的,奴才也分不清楚他是真有病,還是在裝病。」

「時好時壞?」弘元帝犀利的眯起眼睛。

「是,他好起來的時候,和平時沒兩樣,可一發病,竟然就啪啪啪的打奴才的臉。皇上你看,奴才這張臉都差點被他打壞了,他出手實在是太重了。他打奴才的臉,就是在……在打皇上的臉,他一點都沒把皇上放在眼裡啊。」徐公公說著,委屈的哭了起來。 十大工會將懷安城倉庫內的材料平分成十份,各個工會領取完材料后就打道回府,開始返回自家工會所在的城池。

【隱殺】工會回家的路上,經過了一座二級城池。

「還是攻破城池爽呀,這次的收穫比前7天的總和還要多!」

「誰說不是呢,不過這才是十分之一而已,要是有一天能自己攻破城池,那才是發達了呢!」

「也是哈,就是傷亡會很大吧!」

「讓那些NPC去拚命唄,多招募些流民,轉職成槍兵就可以了!」

「等到我們公會自己攻破城池,在也不用管那個【逆而伐天】了,所有居民全部都殺了,看他能怎麼樣!」

「就是就是,氣死他!」

……

【隱殺】公會的成員,一邊聊著天,一邊推著木車運送材料。

忽然一陣箭雨襲來,箭矢密密麻麻,不下三千之數!

黑壓壓的箭矢遮天蔽日,一波箭雨過後,就有一千多名【隱殺】公會的成員化作數據碎片,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地金幣、裝備和材料!

轉瞬之間,已經射了三波箭雨,加上此次攻城戰中的損耗,隱殺工會的成員已經不足5000。

箭雨結束之後,又響起了轟隆的馬蹄聲!

2000騎兵發起了絕命衝鋒!

此時隱殺工會的成員已經大亂,無法組織有效的進攻,每輪騎兵衝鋒之後,至少減員百人。

5輪騎兵衝鋒過後,隱殺工會的成員已經被殺破了膽,正準備四散而逃,卻發現自己已經陷入敵方的包圍圈。

5000名槍兵齊頭並進,巨大的腳步聲,如同死亡倒計時,一步步靠近!

5000桿長槍在陽光下爍爍放光,閃耀著死亡的光芒。

在如此窒息的壓力面前,終於有玩家承受不住,如同飛蛾撲火般向槍兵殺去!

「刺!」

一聲令下,所有槍兵刺出長槍,玩家如同殘破的布娃娃被槍尖高高挑起,隨後甩到地上!

「什麼異人玩家,不過如此。」

說話之人身高九尺有餘,端坐在馬匹之上,右手擦拭著的長槍。

正是二級城池【潼關】的將領【華雄】。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隱殺工會此次前來的所有成員全部被擊殺。

「可惡,竟然被NPC偷襲了!豈有此理!」

【殺破狼】正在城主府內無能怒吼!

此次隱殺工會當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什麼都沒有撈到不說,等級還降低了一級。

【殺破狼】先是被王霄逸當眾羞辱,隨後被NPC偷襲全軍覆沒!

盛怒之下,【殺破狼】昏招頻出,立即率領1萬玩家、1萬NPC前往討伐【潼關】。

不到15分鐘,【殺破狼】便率領手下殺往潼關。

華雄見異人玩家前來討伐,立即命令手下放棄物資,全部進入城內,準備防守。

依然是NPC打頭陣,扛著雲梯頂著箭雨向城牆衝鋒!

二級城池的士卒足足有1萬人,5000槍兵、2000騎兵、3000弓箭手。

箭雨如潮,接連不斷!

等到隱殺工會的雲梯搭到城牆,就損失了1000多名NPC。

華雄故意示敵以弱,城牆之上雖然箭雨不斷,但並沒有滾木、礌石砸下。

【殺破狼】見NPC如此輕易就登上城牆,立即率領自己的精銳部隊開始登城!

等到【殺破狼】登上城牆,卻是愣住了。

這一幕他剛剛見過,鋥亮的槍尖距離自己只有零點幾厘米。

殺破狼:ε(┬┬﹏┬┬)3

「你不要過來呀!」

「殺!殺!殺!」

一槍刺去,【殺破狼】就從15米高的城牆上跌落!

「我還會在回來的!」【殺破狼】輸人不輸陣,臨死前不甘的吼道!

【殺破狼】再次享受到了快速回城服務!

已經登上城牆的隱殺工會玩家,都如下餃子一樣,從城牆上掉下。

【殺破狼】陣亡之後,隱殺工會的指揮再次變得混亂。

有的玩家以為勝券在握,不要命的攻上城牆。

有的玩家以為大勢已去,開始準備撤離戰場。

華雄看準機會,身先士卒,打開潼關的西城門,率領2000騎兵開始分割戰場。

在騎兵的衝鋒之下,隱殺工會的玩家只能各自為戰。

至於隱殺工會的NPC沒了玩家的指揮,已經開始棄械投降。

華雄領命500騎兵,將棄械投降的NPC趕回潼關,暫時關押到軍營當中。

華雄自己則帶領剩下1500騎兵,繼續擊殺落單的玩家。

城牆之上的玩家已經被清理完畢,華雄命令所有槍兵傾巢而出,參與圍剿隱殺工會的玩家。

在騎兵的驅趕之下,玩家如同被驅趕的羔羊,慌不擇路的開始逃竄。

「快點跑,你們跑快點就能活了!」

華雄端坐在馬上,與玩家之間保持著一個極為曖昧的距離,讓玩家覺得自己只要跑的在快一點,就可以逃出生天。

在這種死亡的壓迫下,玩家只能死命的逃竄,體力在快速的消耗。

玩家們只顧著逃命,並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被趕入了槍兵的包圍圈。

「啊!」

一聲慘叫之下,沖在前面的玩家被長槍結果了性命。

「趕緊跑呀,等會騎兵追上來了!」

「快點跑,不跑等死呀!」

後面的玩家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麼,見前面的人不動了,就拚命的往前推!

最為滑稽的一幕出現了,在後面玩家的推搡下,前面的玩家被推到了槍尖上。

不害怕神一樣的對手,就害怕豬一樣的隊友!

隱殺工會的玩家怎麼會想到,有一天會死在隊友的手上!

和華雄這種將領相比,玩家們就好像人畜無害的小白兔,被華雄玩弄在鼓掌之間。

又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大敗,所有隱殺工會的玩家再次被團滅。

「沒事兒的,哪怕就是兩萬頭豬,讓他們殺也要殺一會兒!」

「在怎麼說,也能給他們造成傷亡的!」

「這次還是我衝動了,不過我也知道了他們的戰術!」

「同樣的招式第二次對待聖鬥士是沒有用的!」

「只要我想到破敵之法,攻破潼關,指日可待!」

【殺破狼】終於在盛怒的狀態下清醒了過來,勉強安慰自己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