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上一次的比賽讓他們都感受到了壓力」

乾低沉的聲音響起,打破了空氣當中嚴肅的氣息。

手冢聽到乾的話,並沒有回答。

「手冢,你看看不二,他更加努力訓練了呢,自從上次輸給跡部了以後,他的訓練量就加倍了!

訓練的時間也延長了,不過不用擔心,我看了一下,這些完全在他的身承受範圍之內。

看來上次輸給冰帝的跡部給他的刺激還有點大呢。

讓一向沉穩的不二都這樣刻苦訓練。

真是有趣,看來我又得從新收集數據了!」

乾的話語一句一句傳入手冢的耳中,讓手冢的心情更加沉重。

此時的手冢又想到了千夜雲川的那句話。

「手冢,我可是很期待和青學的比賽呢,下一年的青學!」

想到這裏,手冢的臉上露出了沉重的表情。

千夜雲川的話並沒有錯,如果沒有千夜雲川的噴霧,那麼自己的手臂根本就沒有辦法打球。

青學現在應該已經被淘汰了。

根本就走不到全國大賽。

要想進入全國大賽,就只有等下一年了!

但是這怎麼可能,即使是下一年自己的手臂也無法痊癒。

根本就無法發揮出全部實力。

千夜雲川的話是什麼意思,他知道下一年的青學是什麼樣的實力嗎?

可是這怎麼可能?

手冢的心裏現在是五味雜陳。

既有疑惑,又有期待。

千夜雲川對於手冢來說有特別的意義,因為千夜雲川給了他重新拿起球拍的機會。

讓他這個青學的支柱成為真正的青學支柱。

可以帶領青學走得更遠。

千夜雲川給手冢的幫助是非常巨大的,以至於當千夜雲川邀請他去冰帝的時候,手冢都動心了!

可是最後他還是選擇留在青學,就是因為一個承諾。

「乾,你說冰帝的千夜雲川如果是青學的一年級,那麼他的實力還會那麼強嗎?

他會不會是青學未來的支柱?」

手冢的話音裏面無悲無喜,但是他的眼神裏面卻是閃過凌厲之色。

聽到手冢的話,乾默默伸出手,然後把自己的眼鏡摘了下來!

低着頭看向了自己手中的眼鏡。

緩緩說道

「手冢,千夜雲川要是在青學不會有這種機會,青學不會允許他的這種情況發生。

龍崎教練…….」

乾說道這裏以後,就沒有再多說什麼,手冢知道乾會說什麼。

「是啊,乾,雖然我對於實力至上的冰帝不怎麼喜歡。

但是我卻不討厭,千夜雲川曾經邀請我去冰帝!」

聽到手冢的話,乾的目光帶着震驚,這是他沒有想到的。

千夜雲川居然邀請過手冢?!

不管乾的震驚,手冢雙手抱胸,然後緩緩說道

「我拒絕了,因為我是青學的支柱,我會把大和部長的心愿延續下去。

雖然青學不強,但是為了大和部長,我願意成為青學的支柱!

帶領青學一步一步走下去。」

手冢的話低沉,但是乾從他的語氣裏面聽到了怨氣。

他知道手冢還在為以前的那件事耿耿於懷,只是他沒有說出來而已。

「手冢,我會和你一起,讓青學的名字響徹整個全國,我們的目標還是全國冠軍!」

乾此時已經重新戴上了眼睛,手冢發現摘下眼睛的乾給人的感覺更加深邃!

「乾,你的眼睛是不是沒有問題?」

手冢鬼使神差地問出了這句話,乾的回到也很奇怪

「手冢,你是希望他有問題還是沒有問題呢?」

說完了以後就慢慢走向了遠處!並且邊走邊說道

「手冢,最近我正在研製一種果汁,但是還只是在設想階段,等我研製出來了,第一個找你分享」

手冢看着乾的背影,再轉過頭看着還在訓練的不二,最後再看着球場上的青學正選隊員。

「青學,一定可以的!」

此時手冢的目光當中精光爆閃!

渾身的氣勢開始散發出來,手冢的無我境界又進步了。

千夜雲川的到來不只是讓冰帝的隊員實力增強,青學,立海大的整體實力都增強了。

這可能就是蝴蝶效應吧!

這下全國大賽的其他隊伍有得打了,說不定到時候青學會給他們一個巨大的驚喜也說不定。

因為現在的青學已經具備四強的實力了!

這樣算起來整個關東,就已經有三支隊伍的實力達到了全國大賽半決賽的水平!

這就有點恐怖了,不過現在其他地區的隊伍並不知道,他們只知道冰帝和立海大。

對於青學還沒有過多關注。

並不知道這支隊伍將在接下來的全國大賽你們大發異彩。

而此時越前南次郎的家裏面。

龍崎堇再一次來到了越前南次郎的家裏! 宋憲的話音剛落,他從省城帶來的那幫手下。立即就有四個人出列,強行架起宋仲彬跟馬曉麗,往門外拖去。

還有兩個手下,拿出兩根格外嚇人的皮鞭。

這皮鞭是執行家法用的,裡面纏著鋼絲,一般情況,強壯男子能扛十鞭。

像宋仲彬這種文弱男子,或者馬曉麗這種婦女,只要五鞭,就一命嗚呼了。

宋仲彬跟馬曉麗都是嚇得滿臉死灰,被拖出去的時候,甚至忘記了反抗。

宋青松此時卻站出來,開口道:「三爺,且慢。」

宋憲抬手,示意手下們住手,他淡淡的問:「老爺子,你有什麼話要說?」

宋青松求情道:「宋仲彬夫婦教子無方,他們是該懲罰。宋娉婷跟陳寧打傷三爺的手下,更是罪大惡極。」

「不過我希望,三爺能夠看在都是本家的份上,給他們一家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宋憲眯著眼睛:「將功贖罪,怎麼個將功贖罪?」

宋青松說:「我打電話把宋娉婷叫來,讓她乖乖的獻出寧大集團一半股份給咱們宋族。算是為家族做貢獻,也算是補償他們一家犯下的過錯,三爺你看如何?」

宋憲聞言微微點頭:「好,看在老爺子你求情的份上,我就給宋娉婷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你打電話讓宋娉婷立即過來,她若是識趣,老老實實的獻出一半股份給家族做貢獻,那麼還好說。」

「如果她不識趣的話,那她也要接受家法伺候!」

……

此時!

寧大集團,總裁辦公室。

趴在辦公桌上瞌睡的宋娉婷,忽然被她的手機給吵醒。

她拿出手機一看,發現竟然是爺爺親自打來的電話,她接通電話,疑惑的問:「爺爺,有什麼事情嗎?」

宋青松冷冷的說:「你立即來一趟祖宅,你若來晚了,你爸媽就要被執行家法打死了!」

宋娉婷聞言大驚失色,顧不得問清楚詳情,拿起車鑰匙,焦急萬分的趕回宋家祖宅。

當宋娉婷來到宋家祖宅的時候,才發現家族裡有頭有臉的人全都來了。

而她爸媽正被四個強壯男子,按著跪在台階前呢。

旁邊還有兩個凶神惡煞,手持皮鞭的傢伙。

宋娉婷失聲的喊道:「爸,媽!」

宋仲彬跟馬曉麗都是哆哆嗦嗦的喊道:「小婷!」

宋娉婷想要過去把她父母攙扶起來,卻是被兩個手持皮鞭的男子給攔住了。

宋娉婷轉頭望向人群中的宋青松,悲憤的問道:「爺爺,我爸媽到底犯下什麼錯,你們要這樣對待他們兩個?」

宋憲沉聲道:「你爸媽沒錯,錯的是你。你們之所以要被懲罰,是被你所連累。」

宋娉婷驚疑不定的望著宋憲,宋青松適時的介紹道:「這位是來自省城宗家的宋憲先生,按照輩分,你應該叫他一聲三爺。」

宋娉婷喊了一聲三爺,然後不服氣的詢問:「三爺,我到底犯下什麼過錯,為什麼我爸媽都要被連累,要被你們執行家法?」

千千 明落昔點了點頭,微微鬆了一口氣:「平安就好,平安是福。」她就像被抽空靈魂的空殼子,洛景煜聲音大些都捨不得。

「昔兒,本王已經去請溫神醫了,孩子不會有事的。」

明落昔沒有應他,而是看了一眼安兒,吻了吻他白胖的小臉,滿滿的奶香,抬手撫摸洛景煜的俊臉:「你怎麼又不眠不休的陪我,傷還沒好呢,吃藥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