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為定。」

李子禮露出一絲計劃得逞的狡猾笑容。

不知為何,看到李子禮的那一絲狡猾的笑容,雪莉莫名的覺得有點不妙,彷彿自己不知不覺中掉坑裏了。

不過,事已至此,當然沒有反悔的可能,她當即點頭:「一言為定。」

「好,你們跟我來。」 一路上,吳芯看著穆妍的狀態,開始有些擔心。看著她一臉憂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卻也別無他法。由於穆妍的狀態問題,吳芯張揚只能帶著穆妍一起到了吳芯的住處。

「張揚,穆妍這個樣子,我們如何是好?」吳芯扶著穆妍在餐桌旁坐了下來。

「你說的也是我正苦惱的。」張揚隨意的拉了一把椅子也坐了下來。

張揚將捲軸在地板攤放開,說道「也許她會對這個有些反應。」

吳芯家的地面上鋪著一層厚厚的軟毛毯子,平時張揚最經常賴在這個地方。軟軟的一層讓人打心底里就有一種舒適感。張揚會選擇把畫放置在這個地方打開,可能有些許本能喜歡這裡的原因,但是更多的還是理智的想保護這幅畫。

應該來說說這幅畫了,這畫一眼看見,便作品造型準確精微,線條工細流暢,色彩絢麗清雅。不同物象的筆墨運用又富有變化,尤其敷色更見豐富、和諧,仕女的素妝艷服與男賓的青黑色衣衫形成鮮明對照。

圖畫上的人物栩栩如生,人物的表情動作都讓人會沉迷於研究思考,物品擺設非常精心細緻。一看便能讓你入神思考。

穆妍看著畫,眼淚又滴滴掉落。

「張揚,這幅話,你應該都知道的,對嗎?」吳芯雖然在言語上和張揚交流著,但是眼睛卻絲毫不能離開那副畫。

「嗯」張揚點點頭回應道。是啊,這樣一副畫,見了都會有似曾相識不是嗎?是啊~沒有任何猶豫,這副殘卷的風格人物會讓你不由自主的想起大名鼎鼎的《韓熙載夜宴圖》,這樣的傳世名畫又有幾人不知幾人不曉呢?雖說畫作的真品從未以展覽的形式會與大眾,但是從南唐畫作產生至今日,不斷湧現出自認為繪畫技藝高超的大師臨摹其版本,流傳於世,某些品味不俗的茶館也用此畫作來作為強的背景。

這幅畫原本就有著特別的身世,又經歷比較坎坷的流傳過程,最近一次的主人便是著名的國畫大師張大千。清朝雍正年間,此畫屬於當時的權臣年羹堯所有,所以圖上留下了年氏的收藏印。年被抄家后《韓熙載夜宴圖》收歸皇室,有書畫收藏癖好的乾隆皇帝弘曆對此畫十分傾心,他的親筆題籤和「太上皇帝」印文至今仍留在畫上。之後此畫一直被珍藏於清宮之內,歷經嘉慶、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宣統六朝,過了一百多年的「皇家生活」。但是這殘卷並非流傳於世的《韓熙載夜宴圖》。清末,它是末代皇帝溥儀逃往東北隨身所帶的行李之一。抗戰勝利后,偽「滿洲國」滅亡,《韓熙載夜宴圖》和許多「御藏」文物一樣,流失在長春街頭。當時,這些千年真跡在當地是論袋計價的:一麻袋文物多少錢。有些識貨的人就把它們買下來,並帶入了關內。只要一進入北京琉璃廠一帶,這些國寶的價錢就會成千上萬倍地飆升。最後,就被張大千以取捨一套親王府和此圖間買了下來。出於愛國重寶之心,半賣半送之下將此圖半賣半送給了祖國,目前收藏與故宮博物院。

不得不在普及一下,故宮博物院目前收藏《韓熙載夜宴圖》全畫分成五個段落:「聽樂」、「觀舞」、「歇息」、「清吹」和「散宴」。每段以古代常見的傢具屏風相隔,內容前後連續又相互獨立,構思十分巧妙。這種分段而又緊密相連的表現方法,頗具連環畫的特點,使全畫似斷還連。

而眼前展現在他們面前的便極為可疑是《韓熙載夜宴圖》,但卻不是公諸於世的那五個片段,而是另一個片段的殘卷,吳芯立刻取出電腦,將從網上搜索到的《韓熙載夜宴圖》投放到空白的那面牆上。

對比著殘卷和投放畫面上的細節,更是明顯。

殘卷上紅色衣服的少年郎,一襲黃衣端坐、一把長須的家主,一襲天藍色窄袖綾衣的美人兒。

不曾想到從回市取出的會是這殘卷,這殘卷如果是真跡,那麼確是稀世珍寶,而且對於故宮藏品的補充和各方對於此圖研究和對歷史的猜測更是不凡的印證,但是這副殘卷的意義相信絕不與此,否則張弛長老也不需要勞神費力的把它藏到回市裡,而這副殘卷對於穆妍又是怎麼樣一種存在呢? S市馬明傑辦公室內。

馬明傑公司的人早早就下班了,現在就剩他一人在辦公室內待著。

馬明傑看著辦公室窗外市區CBD繁華的夜景,不由得嘆了口氣。

他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因為嚴禮告訴他自己要回C市了。

嚴禮和夏七打算回家舉辦婚禮,順便也搬回C市住了。

馬明傑看著桌上嚴禮還回來的邁巴赫車鑰匙和住宅的門禁鑰匙,內心悶悶不樂。

.…..

習晚家內,嚴禮正抱著習晚在沙發上看電視。

「今天和馬明傑說了離職的事。」嚴禮蹭了蹭習晚的臉,和她說著話。

「馬明傑有說什麼嗎。」

「什麼都沒說,就是同意了我離開。原本去他們公司也是因為你,現在我有你了,不用再繼續在馬明傑公司待著了。」

「我們什麼時候回C市。」

「這兩天收拾好就回去吧。C大上學的時候你不是說過很喜歡濱江花園的住宅嗎,我在那買了一套房,選了夜景最好的一套,已經裝修好了,回去帶你去看看。」

「我想養只小狗。」

「嗯。」

「你覺得薩摩耶怎麼樣?」

「很可愛,像你一樣可愛。」

「那我們回家買只薩摩耶吧。」

「好。」嚴禮寵溺地應著習晚的話,將頭埋在了習晚的脖子間,他故意呼著熱氣,「我們生個小寶寶吧。」

「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習晚在一本正經的問著他,不知嚴禮的手早就開始不安分了。

「你生的都好。」

習晚忽然推開嚴禮,「你幹嘛呢,認真點。」

「我很認真的。生男孩我和兒子保護你,生女孩我保護你和女兒。只要是你生的,不管是男孩女孩都很好。」

「生小孩很痛的。」

「蘇晟家裡開了一家月子中心,也有公司在經營母嬰類的產品。我會和他們一起照顧好你和寶寶的。」嚴禮說著又吻上了習晚。其實嚴禮早早就了解過母嬰方面的東西,他知道生小孩不容易,如果可以他都不願讓習晚生。可是一想到自己和習晚能有一個可愛的孩子,他又忍不住心心念念這個孩子,期待著孩子的到來。

「如果我變胖變醜你還會喜歡我嗎。」習晚看著嚴禮的眼睛,認真地問著他。

「我永遠愛你。」說完,嚴禮將習晚抱了起來,習晚熊抱地掛在嚴禮身上跟著他進了卧室。

嚴禮小心地將習晚放在床上,習晚忽然笑了起來,「為什麼我幾年前說的話你都還記得。」

「你說的我都記得。有些東西以前給不了你,現在我都可以實現了。」嚴禮附身看著身下的習晚,「我知道我以前忽視了太多,忽視了你的情緒,你對我的喜歡,都怪我。那時的我一心想著事業,也很不懂事。」

「要不。」習晚笑彎了眼,她伸手摟住嚴禮的脖子讓他附身下來,「生兩個吧,一兒一女,剛剛好。」

「好。」

…… 「咔嚓!」

想象中的巨響沒有出現,倒是於門主手中的巨劍,和陳天龍手中的宋家寶劍,在迸發出一道火花的剎那,同時斷裂成兩截!

與此同時,陳天龍身形驟然到跌出五六米遠。

反觀於門主……

雖然沒有炸響出現,但兩把劍碰撞之時,那股強大的勁力就已經順著劍身,湧入到了於門主的身體,並摧毀了於門主體內的五臟六腑。

他的人雖然還站在原地,但七竅卻在不斷流血。

更巧的是,其中一截斷劍,炸裂的瞬間,直接插進了於門主的心臟里。

於門主當場斃命!

望著場間的情形,周遭眾人愣了許久才回過神來!

「這是……贏,贏了?」

宋尋藝喃喃出聲,半晌沒敢相信。

因為在所有宋家人看來,今天都是宋家的滅頂之災。

巨劍門,實在太強大了!

可誰知道,宋家的危機,卻被宋家起初並不看重的一個客人解決掉了!

望著陳天龍傲然而立的身影,宋尋藝眼中逐漸流露出激動之色!

宋家,真的挺過去了!

她本來也只是想著試試看,將陳天龍邀請回宋家,沒想到,陳天龍真的幫宋家存活了下來!

「人花境……殺掉了地花境巔峰強者?」

此刻,周圍眾人也逐漸回過神來。

那些觀戰的客人們,以及參戰的幾個勢力武者,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人花境武者,能夠殺掉星級強者!

而且這個星級強者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月級了,只要一個契機,隨時就能夠邁入月級境界!

鐵扇公主和酒劍狂,本身都是心高氣傲之輩,所以哪怕面對死亡,他們也沒有後退,堅定不移地選擇幫助宋家。

可現在,他們被折服了。

因為陳天龍展現出來的天賦和實力,實在太恐怖了!

尤其是酒劍狂,當他從陳天龍的馬踏飛燕中感覺到了醉劍的意境時,還有些詫異,等他發現陳天龍掌握了劍勢,就徹底服氣了。

這就是天賦啊!

這樣的人才,不擔任副閣主,什麼樣的人才配擔任龍組副閣主?

「陳先生!」

這時,宋正平也終於回過神來,連忙面露激動之色,快步來到陳天龍身前,拉起陳天龍的雙手,激動得語無倫次,道:「今天多虧了陳副閣主,否則我們宋家將遭滅頂之災!你們愣著幹什麼呢!」

宋正平連忙沖著周圍的宋家人揮手,大聲喊道:「還不快將宋家收拾收拾,再去準備一桌上等的佳肴款待陳先生!」

「這就不必了,我是真的吃飽了。」

陳天龍微笑著搖了搖頭,道:「只是剛才鬧出的動靜太大,周圍街坊鄰里,還有即將趕到的警察,你們恐怕要安撫應付一下。另外,很抱歉的是,你們宋家的傳承寶劍,在我手裡折斷了……」

「嗨,區區一把劍,和整個宋家比起來,算得了什麼?」

宋正平連忙擺手道:「陳副閣主,從今以後,您就是我們宋家的恩人!只要你一句話,宋家上上下下,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 只是,也就在秦夢秋開口發出了聲音的那麼一刻,也就在這會兒,突然之間,空中響起了一陣冷笑來。

聽到這一個冷笑之聲,秦夢秋的臉頰上並沒有絲毫的震驚,所流露出來的是平靜之極。

她所流露出來的笑意當中,非但是沒有着任何一丁點兒的詫異或是畏懼之意,相反是在這會兒,流露出了一些個更加多的不以為然。

「這是小倩的聲音?」

季昆鵬倒也還是聽清楚了這一個聲音,畢竟正也是如他所言那般吧,在他的生命當中來說,始終都還是有着一些個必須要在意,要糾結的東西存在吧。

於情於理來說,這個黎倩與季昆鵬的關係上來講,也都還是有着許多的特別之處。

不僅僅是可以說那些個青梅竹馬,甚至還有着真正的同宗同源,那麼在這種時候,當其遇到危險之時,也就肯定會有着一定的擔心了啊。

「昆鵬,你可不可以冷靜一下?」

秦夢秋卻也已然是漸漸發現了這其間的有些不太對勁的地方,所以在這一刻,也就馬上上是沉聲開了口,對着季昆鵬說出了話來。

「夢秋,我真的聽出來這就是小倩的聲音。」

季昆鵬擰了擰眉頭,然後又是沉聲開了口,連聲不斷說出了話來。

對於在這會兒的情形上來說,季昆鵬也還是確實去感知到了一應的問題和麻煩所存在的地方。

那些事情上來說,又豈會是這麼簡單可以應對的?

「季昆鵬,我再次請你冷靜!」

季昆鵬的話音一落,秦夢秋又是為之擰了擰眉頭,同時沉聲開了口,就此連聲不斷地說出了話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