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沈老師,本來似乎還想跟她講一些凌安安的日常表現的,但見她實在沒興趣,這才作罷。

出了附中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凌耀耀還是頭一次來這邊,查了下附近的公交,她決定打車回去。

這裡有點地廣人稀,車也少。

她等了好一會兒,才等到司機接單,頁面寫著是一輛黑色的車,將從近十公裡外趕過來。

可能是因為人少車少的緣故,等待沒有太久,就有一輛黑色的轎車從路口轉進來,極為平緩的停到了校門口。

「這司機很效率嘛。」凌耀耀這麼想著,想也不想上前拉開後座,直接坐了進去,同時嫻熟的報出自己手機號碼后四位數。

但下一刻,她發現,駕駛座跟副駕上的人都轉過頭來,詫異的看著她:「你是誰?想幹什麼?」 沙漠深處。

兩匹駱駝正在快速奔跑,後面還跟着兩匹阿拉伯戰馬,帶起了一路沙塵。

騎在兩匹駱駝背上的人,正是陳宇和梅利桑德。

此時,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

這裏又是阿拉伯沙漠深處,更加酷熱難耐,空氣似乎都快燃燒起來了。

正常情況下,沒人會選擇這時候在沙漠中跋涉。

就連那些生活在沙漠中的小動物,也不見了蹤影,以躲避酷熱。

頂着烈日在沙漠中平治的陳宇和梅利桑德,卻絲毫沒有停下來歇息的意思,反而不停快馬加鞭。

他們一個歸心似箭,想儘快趕到耶路撒冷,脫離險境。

另一個想在離開這裏之前趕到耶路撒冷,看看那座所謂三教聖城,在中世紀的時候是什麼模樣。

趕路的同時,他們偶爾也會大聲交流幾句。

「陳飛先生,你的國家什麼樣,那裏有沒有戰爭?」

「我的國家是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沒有宗教戰爭,沒有種族衝突,人民生活幸福安康,是一片人間樂土!」

「聽着真是一片令人嚮往的人間樂土!希望我也能生活在這樣的國家,而不是這樣一個常年戰亂的地方!」

「你是耶路撒冷王國的長公主,如果你父親始終沒有兒子,那麼你很可能就是未來的耶路撒冷女王,有機會為這片土地帶來一點和平!」

陳宇語含深意地說道。

事實上,在梅利桑德女王統治耶路撒冷王國的時期,這片四戰之地的局勢的確相對平靜一點。

後世耶路撒冷的很多著名建築,多半就出自梅利桑德之手,比如著名的聖安妮教堂,

說話間,他們又翻越一座沙丘,離耶路撒冷更近了一點。

正當梅利桑德要驅趕駱駝衝下沙丘之時,陳宇突然沉聲說道:

「稍等一下,梅利桑德,情況有點不對」

話音未落,左邊幾百米外的一座高大沙丘上,突然出現了幾面旗幟。

下一刻,幾名扛着旗幟的騎兵衝上沙丘,站在沙丘頂部揮舞著旗幟。

緊隨其後是上百名全副武裝的騎兵,策馬衝上了那座沙丘。

那些騎兵全部身披鎧甲,戴着頭盔,手持長槍或盾牌、腰懸騎士劍,並排站在沙丘頂部。

在正午的陽光下,他們身上的鎧甲反射著耀眼的光芒,如同一條銀色的線。

看到這一幕,陳宇的臉色立刻為之一變,變得非常凝重。

與他相反,旁邊的梅利桑德卻一臉狂喜。

「那是我們的旗幟,我父親派騎士來救我們了!」

梅利桑德直接歡呼起來,並拚命揮動着手臂。

緊接着,她就哽咽起來,然後淚如雨下。

「原來是一群十字軍騎士,那再好不過了,梅利桑德,你可以回家了,應該高興才對,而不是流淚!」

陳宇微笑着說道,暗自鬆了一口氣。

話音未落,梅利桑德已轉頭看了過來。

「你就是我的騎士!陳飛先生,你一定要跟我去耶路撒冷,我父親必定會重金酬謝,不管你想要什麼,只要我有!」

梅利桑德動情地說道,眼中異彩連連。

顯然,這位耶路撒冷王國長公主已暗生情愫。

情竇初開的她,剛剛被陳宇從阿拉伯騎兵手中救出來,躲過了淪為人質、甚至淪為玩物的悲慘命運!

將她從地獄里拯救出來的陳宇,自然而然就成為了她心目中的蓋世英雄、就是一個從天而降的白馬王子。

這種情況下,她對陳宇產生愛慕之情,再正常不過!

「你父親要是知道,他費盡心思運來耶路撒冷的那筆寶藏,大半卻落入了我的手中,恐怕不是重金酬謝,而是會讓人砍死我!」

陳宇暗自忖道,沒把這位公主殿下的表白當回事。

說話間,遠處那些十字軍騎士已衝下沙丘,向這邊疾馳而來。

他們排成一條長長的騎兵線,遠遠看去就像一波海浪,由遠及近,迅速向岸邊撲來,氣勢十足。

沒一會功夫,那些十字軍騎士已來到二百米範圍之內。

隨着距離迅速拉近,陳宇終於看清了對方的裝扮。

這些十字軍騎士全部身披鎧甲,腰懸長劍、手持盾牌或長矛,端坐在高大的阿拉伯戰馬上,在沙漠中快速平治。

隊伍中的那幾面旗幟,分別是耶路撒冷王國旗幟、鮑德溫二世國王旗幟,以及醒目的聖十字旗。

這些十字軍騎士手持的盾牌上,都印着碩大的十字架。

他們的衣服和鎧甲上、以及頭盔、包括戰馬上,隨處可見十字架標誌和耶路撒冷王國徽章。

「踏踏踏」

一百多匹戰馬齊頭並進的蹄聲,就像雷鳴一般,異常震撼。

就連這片沙漠,似乎也被震撼了。

整個地面都在顫動,沙丘頂部的沙子在緩緩向下流動。

看着這些全副武裝、策馬平治的十字軍騎士,陳宇感到一波巨大的壓力撲面而來。

就在此時,梅利桑德突然說道:

「咱們下去吧,陳飛先生!」

陳宇卻搖了搖頭,微笑着說道:

「別忘了你的身份,梅利桑德,應該是那些十字軍騎士上來,拜見耶路撒冷王國的長公主,以示尊敬!」

梅利桑德轉頭看了看他,然後點頭說道:

「好吧,咱們就在這裏等著!」

轉眼之間,那些十字軍騎士已來到這座沙丘的下面。

行至近前,他們迅速分散開來,整支隊伍呈半圓形,將這座沙丘包圍了起來。

兩邊遠端的那些十字軍騎士,直接策馬衝上這座山丘,向沙丘背面繞了過去。

陳宇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做什麼。

緊接着,這支十字軍騎士的領隊掀起頭盔面罩,沖着沙丘頂部高喊道:

「請問是梅利桑德公主殿下嗎?我是法蘭克的雨果德帕英,奉耶路撒冷國王之命,前來尋找梅利桑德殿下,接殿下回耶路撒冷!」

話音未落,梅利桑德立刻回應道:

「雨果騎士,你們終於來了,我就是梅利桑德,去年咱們在耶路撒冷王宮見過面」

說着,這位公主殿下就揭開了蒙在臉上、用來遮擋沙塵的亞麻布。

看到是她,雨果德帕英立刻從戰馬上下來,然後摘掉頭盔,單手扶劍、單膝跪地,行了一個騎士禮。

「見過梅利桑德公主殿下!」

其餘十字軍騎士並沒有下馬跪拜,而是用右手按在胸口,沖梅利桑德微微鞠了一躬,以示尊敬!

行禮完畢,雨果德帕英就看向陳宇,沉聲問道:

「尊敬的公主殿下,你身邊這位是什麼人?能介紹一下嗎?」

說着,這位十字軍騎士首領就帶着幾名手下向沙丘頂部走來。

行進過程中,他們始終保持一定的戒備,手按在各自腰間的騎士劍上,隨時準備拔劍戰鬥。

不用問,他們戒備的對象正是陳宇。

「這是陳飛先生,一位來自東方的遊俠,就是他把我從一些阿拉伯騎兵的手中拯救了出來,他是我所見過最勇敢的騎士!」

梅利桑德介紹了一下陳宇,滿眼的崇拜。

此時的陳宇,卻緊盯着向沙丘頂部走來的雨果德帕英。

「雨果德帕英,聖殿騎士團的創始人,第一任總團長,一位傳說中的聖殿騎士!」 進入到防守回合,克拉克頂替的是施耐德的中鋒位置,所以防守對位的也是身高體重都比他高的中鋒。

克拉克站在對方中鋒身旁,看上去就明顯的小了一號,不過克拉克渾然不懼,一直和對方糾纏在一起,哪怕對方一個重心下沉,一個背靠,就將克拉克的有利位置給佔據了。

克拉克咬緊牙關,雙手抵在對方中鋒的後背,整個上半身前傾,並用膝蓋別在對方的膝蓋內窩處。

不過這並不能阻礙對方中鋒接球,往地上重重一拍,一個背靠,克拉克就被撞開,後者直接順勢一個轉身重扣,扣完之後還對着克拉克怒視了一眼。

克拉克平淡地對上目光,撿起地上彈動的籃球,徑直走到底線,直接傳給羅伊德,隨後便往前猛衝,不過因為有了前面一次的「偷襲」,這次克拉克被盯防住了!

而且對方中鋒完全不給克拉克接球的機會,直接一擠,屁股一頂就將克拉剋死死的卡在身後。不過克拉克也不氣餒,開始繞過對方中鋒,並往後擠,但是不到一會兒,又被對方給重新擠到身後。

陳凡在下面看得尤為着急,不過克拉克天賦所限,基本上卡位搶不過對方,好不容易有一次稍瞬即逝的機會,陳凡看到了,急得在場邊跳着大喊「傳!傳!傳內線!」

不過羅伊德畢竟不是頂級的控衛,傳球視野沒有像陳凡之前點滿天賦點那樣的BUG視野,還是沒有注意到這難得的機會,直接就錯過了。

不過陳凡的喊叫也讓陳凡也讓羅伊德注意到了克拉克,在克拉克再次防止三秒而跑出油漆區的時候,羅伊德做了個擋拆的戰術手勢。

克拉克直接放棄和查爾斯懷特學院中鋒的纏鬥,提到上線給羅伊德做了個擋拆,擋完人後直接轉身看了一眼右側底角的辛普森沒有繞到弧頂的意思,便直接快下,緊盯着羅伊德。

雙手已經做好了隨時接球的準備,不過羅伊德突到一半,直接一個拋投出手。

克拉克便趕緊直衝籃下準備搶板,不過有利位置被對方中鋒給率先搶走了,陳凡一直盯着克拉克,不知道接下來他會怎麼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