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風,吹拂過江面,帶着絲絲濕氣,直撲臉龐。

南宮菲菲輕撫秀髮,微微一笑道:「熙熙攘攘皆為利往,三拒高升,你覺得只是因為留戀故土,難捨親人嗎?」

故土難離,乃是人之常情。可是為官之人,皆要聽受皇命所差遣,所以往往任期一滿就要奔赴下一個任地。

如此頻繁調動其中還有一深意,便是為了防止官員們拉幫結派排除異己。人情世故無非是禮尚往來,所以在一個地方待的久了,自然而然會有個三朋四友。

像柳南天這種一直留在故地任職的,確實是罕見。為防止其根深葉茂,朝廷也曾下過調令,可是並沒有將其調離。原因是因為,青州一百零八家商鋪聯名上書朝廷進行挽留。

這種事情並非沒有先例,只不過之前所遇到的無非是親朋好友、下屬門生們小範圍。像這樣以半城之力挽留確實是沒遇到過。

朝廷見其深得民心,一時再也沒有好的替補人選,便只好特批留在此地連任。直到第二次任期結束后,朝廷才發現當初做的決定是正確。

經過柳南天兩任的治理,青州城從一個邊陲小城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冉冉升起的新星。朝廷見其政績斐然,百姓富足,就連上繳國庫的稅務都是超額完成。一張升遷令欲把柳南天調到都城掌官三省六部中的戶部,可這次朝廷竟然收到足足有三百多位商家聯名請奏。

調派官員,無非是想造福鄉鄰,既然青州一切都是名列前茅,而且官民一心,這也正是皇家希望看到的情形,所以也就再次做罷,讓其繼續留在青州任職。

這一任又是四年,直到此次任期結束后,朝廷又下令要調動,宣旨太監與官員來到青州時,被眼前看到的場景所感動。官道兩旁站滿了百姓,延綿數十里足有萬人之多,無一不是潸然淚下。

這番情形下,就連皇帝都覺得如果執意調走可能會傷及朝廷顏面。便特封這位柳知府為青州「基石」。

「故土難離,」秦可卿眉睫一頓,語氣森森道:「青州地處周國北境接壤漠北,雖然比不上都城繁華,但是卻有着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稱之為肥肉也不為過!」

南宮菲菲微微點頭,以示讚賞秦可卿的說法,隨即補充道:「是大大的一塊肥肉!」

說話間只見小綠引著兩個手端食盒的丫鬟款款走來,瞟了一眼立在旁邊老者,上前施禮道:「小姐,桃花酥我做好了!」

南宮菲菲微微點頭,稍加思索一番,便對老者吩咐道:「你帶一盒回去。」

「我?」老者有些無法相信,便遲疑了一下,但還是伸手接過食盒拜謝道:「多謝小姐!」

「不是給你吃的,」南宮菲菲瞟了一眼老者,依舊冷冷道:「是給你小孫女吃的。」

老者聞言一驚,頓時脊冒冷汗。南宮菲菲說的確實沒錯,他是有一小孫女,不過一直是住在鄉下,昨天才剛接到身邊。

此時驟然聽到焉能不驚,連忙跪下說道:「多謝小姐!」

「一盒點心無需這般,」南宮菲菲擺了擺手,淡淡道:「早點回去盡享天倫之樂吧,畢竟子孫繞膝這種福分可不是人人都能享受的。」

老者起身緩緩退下,臨走之際忍不住看了一下立在一旁的溫子琦。

南宮菲菲瞟了一眼老者的舉動,頓時秀眉一豎,語氣森森地說道:「陶伯,難道你見過他?」

正在離去的陶姓老者連忙扭轉身來回道:「有過一面之緣。」

「一面之緣?」秦可卿聞言一愣,疑惑地看着溫子琦。

陶伯乃是菲菲手下的五子之一,她與菲菲不是姐妹,勝似姐妹,所以自然知道這個陶伯是做什麼的,如今聽到陶伯說見過他怎能不心驚。

原來這個陶伯乃是一名龜公。何為龜公,就是在青樓妓院內伺候人的苦力。端茶倒水,掃地除塵的雜工。他說見過溫子琦,想必那必定是在風月場所遇到過了,料他也不至於在這種事情上說謊。

便皺着眉頭,冷冷的問道:「你是在那裏見過他?」

「辛家村,」陶姓老者躬身回道:「下屬的老家!」

辛家村,玉崑山下的一個小村莊,溫子琦下山後第一個去的地方,也是他結識了遊方郎中地方,從而獲得了新的身份才能夠進入益春堂。此時聽到陶姓老者提到那裏,頓時心中湧出一股不安。

「好了,我知道了,」南宮菲菲不耐煩地擺了擺手說道:「你可以退下了。」

見陶姓老者離去,南宮菲菲一瞥一臉鐵青的溫子琦說道:「哇,看來溫大哥這是又動殺心了!」

「菲菲妹子,」秦可卿連忙搖頭道:「慎言慎行,你忘記了!」

「說我小心眼,」溫子琦雙眼一眨,笑着說道:「你們倆個也很記仇!」說罷走到桌前拿起一塊點心自顧自地吃起來。

「辛家村,」秦可卿雙眉一凝,淡淡地問道:「你去那裏做什麼?」

話一出口,秦可卿便後悔了,可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再往回收談何容易。若說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而且給她的感覺,此人依然在迷霧之中,即使是這樣有如何呢。

溫子琦並為感到意外,只是伸手搽拭掉嘴角的殘渣,淡淡一笑道:「去那裏為了兩件事,也是兩種選擇!」

「稍等一下,」南宮菲菲伸手截斷正要說下去的溫子琦,沖着小綠以及丫鬟三人吩咐道:「這裏沒有你們的事情了,你們先下去吧。」

三人紛紛點頭應諾,款款退了下去。

待到三人離去,南宮菲菲看了看夜色,笑着說道:「時值深秋了,這天氣有點涼,要不我們到裏面去?」

秦可卿微微點了點頭,應道:「聽菲菲妹子這麼一說,好似真的有點冷,我們還是趕緊進去吧!」

見二人都贊同,溫子琦自然不會提什麼反對意見,也跟着點了點頭。

紗幔低垂,朦朦朧朧,紅燭微搖,三人不分主次,隨意落座,南宮菲菲順手拿起桌上的杯子倒了杯茶遞給溫子琦。

溫子琦輕聲言謝,抿了一口緩緩道:「你們只知道辛家村,並不知道在其不遠的地方有座山叫做玉崑山。」

「玉崑山,延綿百里,宛如一條巨龍盤伏在大地上,山頂長年白雲繚繞好似仙境一般。」南宮菲菲雙眼閃光,心神嚮往地說道:「而且聽說上面有個「百花宮」。」

溫子琦聞言一怔,心中暗道:「看她神情這般激動,該不會想去師娘那裏拜師吧!」

心念未已,便聽到旁邊秦可卿打趣道:「菲菲當然知道玉崑山了,算起來她應該還是半個百花宮的弟子呢!」

「半個?」溫子琦一頓,指尖輕輕轉動着茶杯,笑道:「這個半個是怎麼來的呢,我到是很有興趣想聽聽!」

「這個還是菲菲妹子自己來說好一點,」秦可卿眉睫一動,雙眼靈光乍現道:「我說就有點調侃之味了!」

「三英四秀,不知道溫大哥聽過沒?」南宮菲菲一認真地問道。

三英四秀,如今江湖中又有多少人沒有聽過呢,一個個天縱之姿。

「何止是聽過而已,耳朵都快聽出老繭了,」溫子琦無奈地說道:「自從認識黃捕頭以來,他是時不時就念叨!」

溫子琦這話是不假,他是耳朵都快聽出老繭了,不過不是黃捕頭說的,而是師娘凌坤子說的。

「黃捕頭?」秦可卿聞言一怔,喃喃道:「他怎麼會知道這些呢?」

溫子琦微微搖了搖頭,一臉茫然地說道:「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據他所說,他年少時曾經又過俠客夢,闖蕩過江湖,估計是那時候聽說過的吧。」

「這樣倒是也有可能,」南宮菲菲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道:「畢竟她們與黃捕頭年歲差不多,黃捕頭闖蕩江湖那些年,也正好是三英四秀初闖江湖的時間。」

溫子琦暗暗鬆了一口氣,總算將這事遮掩過去了。便笑着問道:「菲菲妹子,瞧你不過雙八年華,又如何結識她們的呢!」

南宮菲菲婉然一笑道:「若要是將這事細說,恐怕是一時三刻難以說的清楚的,簡單的來說就是緣分二字!」

緣分,一切說不清道不明的事情,都可以用這二字囊括。

秦可卿聽到南宮菲菲這個回答,噗嗤一下樂出了聲,笑着道:「菲菲妹子,這是怕你溫大哥看笑話還是什麼,還緣分!」

南宮菲菲神色略顯尷尬地吐了吐舌頭,委屈地說道:「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經歷!」 第四節,初期的輪換陣容相互試探之後,雙方在比賽時間還剩下8分鐘的時候重新換上了主力,進行最後的決戰,「beatla」的口號開始響徹整個大陸航空中心球館。這句口號本是凱爾特人球迷初創,現如今卻成為了美國體育界一句膾炙人口的口號,其意義,不亞於漢語中的「加油」。

喬治5尺處跳投偏出,隆多輕鬆將籃板球摘了下來,落地之後,迅速的帶球向籃網的半場攻過去,籃網的反應十分快,沒有做任何的沖搶,尤其是布萊德索,在隆多摘下籃板的瞬間,他已經迅速的回防了,對於隆多手上的球,他不太奢望可以容易斷下來.

隆多帶球前進速度極快,宛如一隻跳躍的精靈,在布萊德索的眼中,眼前的飄逸卻掩藏著無比的殺機,若是一不小心,就可以完成一次殺機.

此時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在兩人身上,在兩個人身體即將撞在一起,隆多的右腕輕輕將球往跨下一塞,球迅速的交到了左手,身體的重心迅速下沉,前傾的整個上身,似乎緊緊的靠在布萊德索的身上.

沒想到隆多如此的動作,布萊德索剛想退一步,以作下一步的應付,可是隆多卻沒有那麼容易讓他擺脫,整個人滑溜的如同一條泥鰍,讓布萊德索絲毫無著力之處,迅速的繞著轉到了他的背後.

不過事情並未因此而結束,在裁判眼光不及的瞬間,隆多的雙肘輕輕后抵了一下,在布萊德索的腰部輕敲了兩下,分散了布萊德索的注意力后,在無人防守的情況下,輕鬆上籃入筐。

在聯盟里摸爬滾打了五個賽季,隆多也學習到了不少的伎倆,他的籃球智慧用以對付布萊德索這種菜鳥駕輕就熟。

回到籃網隊這一頭,這一回合的進攻依舊由擋拆發起。此時球隊內線站著的是易建聯和蘭德里,二人都是有出色運動能力,有中距離籃子的內線球員,進攻端的擋拆之後,易建聯往外一步拆到三分線外,是否上前補防的難題就交給了加內特。

「如果加內特不上前,三分線外堅決出手!」這是方才布置戰術時史蒂文斯對易建聯說的原話,安德森被牢牢限制住,科沃爾這一輪系列賽失准,對於在進攻端極為注重空間的籃網隊來說,一定得有人在三分線外站出來,給凱爾特人一個教訓啊!

這一個賽季因為球隊戰術的緣故,易建聯在外線出手的頻率大大降低,命中率也滑落到28%,但是過去的兩個賽季,易建聯的外線命中率分別是34.3%和36.6%,是一個能投三分的大個子。

加內特本身的猶豫,外加易建聯接球后的一個試探步干擾了他的判斷,讓他錯失了封堵的機會,調整好呼吸,易建聯堅決的在弧頂處出手三分。

「唰~!」

易建聯三分命中,給了凱爾特人一個強勢的回應。

場邊的史蒂文斯也是激動的揮手,有了這一個三分球,就不怕加內特不出來。

場邊的里弗斯依舊是不慌不亂,大聲鼓掌激勵場上的球員。作為聯盟中最會餵雞湯的教練,相信他不當教練去搞傳銷也是一把好手。

作為聯盟中平均年齡最大,經驗最豐富的球隊,時間不僅僅把這群老兵油子給煉成了油渣子,同時讓他們的身體素質以一個不可逆的姿態穩步下滑,同時下滑的,還有依賴身體素質形成的單打能力。尤其是加內特,客串中鋒加劇了他的體力消耗,而今天凱爾特人一直處於被動的局面也讓他的上場時間多於以往,比賽進行到這個時間,攻防兩端他只能兼顧其中一項。

好在,加內特進攻端雖然失准,但回到防守端,他成功干擾了蘭德里的中投,沒有讓雙方的比分差距擴大到兩位數。

下一回合進攻,凱爾特人就及時調整了主攻方向,加內特上提到罰球線給隆多擋拆後接球,假意做一個手遞手,卻在球即將出手的時候反向傳給了底角的雷阿倫,三分命中。

作為迄今為止聯盟中最偉大的三分射手,雷阿倫的果決狠辣,將分差拉回到5分的同時,重新刺激了籃網隊這幫年輕人的神經,喬治利用易建聯的擋拆,一個加速就卡住了加內特的補防,回身一個背傳將球回給了切入的易建聯,自己因為收不住腳重重的跌落在地上,易建聯也沒有辜負隊友的期望,穩穩地一個籃下打板命中,一個漂亮的answerball。

拼搏,血性,強硬,這一場比賽,籃網的年輕人展現出來的勁頭讓史蒂文斯滿意,讓江銘亮滿意,也讓所有現場的球迷感到滿意。

即便是基德,卡特,傑弗森的年代里,籃網隊也許久沒有打出這麼有血性的一場季後賽了。

江銘亮襯衫上的扣子在慶祝中已經解開了兩個,在場邊用怒吼揮灑自己的熱情的同時,也讓人看到了江銘亮的另一面。

相比較其他女生,jessica確實關注籃球一些,這個不假,在新聞中看到勇士隊跟其他球隊打比賽,她也會在潛意識裡期盼勇士隊會獲勝,但是在如此近的座位,觀看這樣一場蕩氣迴腸的季後賽比賽,還是首次,這也是她第一次真正的體會到籃球的魅力。

凱爾特人屢次的追分嘗試都被籃網強而有力的回擊給頂回去。本賽季的籃網隊足夠讓人驚喜,這也不是籃網隊本賽季打的最好的一場球,但絕對是籃網隊最有血性的一場球。

最終的比分定格在102:97,在這個成功的賽季里,籃網隊贏下了為自己正名的一場比賽。這也是江銘亮時代,籃網隊贏下的第一輪季後賽,賽后的大陸航空中心,成為了一片慶祝的海洋。

這也是本賽季大陸航空中心到目前為止最熱鬧的新聞發布會,除了現場觀看比賽的記者,許多在看到轉播后的記者,也陸續趕了過來。

「這是一場很艱難的勝利。球員們證明了我們不僅僅擁有未來,現在我們就已經具備了足夠的競爭力,可以去跟凱爾特人抗衡。我們沒有讓這一輪系列賽失去懸念,我們依舊會奮戰到最後。」發布會上的史蒂文斯已經恢復了冷靜,肯定了球員們的表現的同時,繼續展現出自己的雄心。

劍已出鞘,至死方休!。 「眼光不錯嘛~~。」

我覺得沈書琮這隻豬的審美根本不像他自己說的那麼不堪。

那審美簡直就是不要太好~~

「那必須的。」

沈書琮一聽我誇他就開始嘚瑟。

禮服師見我們選的是彩紗,便建議我們再選一件白紗,到時候好穿插著拍攝。

這種合理化建議必須採納!

於是我又繼續仰仗沈書琮的審美標杆。

這一次沈書琮苦思冥想出來的是一件比較保守但又很仙氣的公主紗。

長袖長裙,緞面蕾絲,點綴水晶。

絕對的仙氣慢滿滿。

讓人眼前一亮。

哼哼~~這種眼光還敢說你不懂!

我覺得氣氛不錯,趁勢戳戳他。

Leave a Comment